正文 第15节 准备离开

    “哒哒哒。”

    赵辰手中的枪骤然响起,下一刻,齐兴身体几抖,嘴里喷出一口鲜血,轰然倒了下去。

    看着齐兴倒下,赵辰的目光一闪,看向那已经逃到五百米之外的齐国,脸上浮现一抹冷笑,举起枪,对着其便是数发子弹打过去。

    “哒哒哒……”

    齐国反应很快,这边的枪一响,他便立即向着旁边的树后躲去,同时还拿起枪向赵辰还击。

    赵辰并没有急,举着枪,缓步向前,只剩下一个齐国,再加上他还受了伤,凭着众人的实力,灭掉他根本不算什么。

    躲在树后的齐国看着赵辰越来越近,不但是他,王大年也带着众人冲了上来,看着他们数十人,刚开始齐国还举枪反击,可子弹不久便被打光。

    齐国很急,很想逃走,可每次他一离开大树,赵辰他们的子弹便如雨下,尤其是那两个狙击手,给了他很大的危险,让他不得不躲起来。

    可同时,他也知道,一但赵辰他们冲过来,他将必死无疑,在这种情况下,齐国非常的绝望,怎么都是死,根本没有一点活路,最终,他只得抱着一丝犹豫,对着赵辰大喊道:“赵辰,你要是武者,我们就以武者的方式,以武决生死。”

    “我是武者,但我更是一名战士,你就收起你那一套吧。”赵辰冷笑道。

    齐国心一下子沉到了底谷,没想到这个赵辰居然油盐不进。

    绝望之下,齐国也彻底的疯狂了:“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一起去死吧。”

    声音落下,齐国突然自树后冲过来,在黑暗之中几闪,便到了赵辰他们方五十米处,瞬间拉下了手上两个手雷的拉环,扔向众人。

    “哒哒哒……”

    不用谁下命令,所有人都抠动了板机,数十把枪齐射,子弹就像疯狂暴雨一般射出,两个手雷还在半空就被击爆,齐国还没来得及躲向旁边的树子,便连中数十发子弹倒了下去。

    “停!”赵辰一摆手,所有人立即停止射击。

    赵辰走到齐国面前,用手电照着齐国的面孔:“齐家二爷齐国,果然是齐家人。”

    至从当年齐立参与追杀自己后,赵辰对几个追杀自己的人以及他们所在势力就非常的关注,对他们的家人也都无比的熟悉,所以一看到齐国,赵辰便一眼便认了出来。

    “我……我齐……家不会……放过你。”齐国满嘴鲜血,说一个字,便流出一大口,最后更是突然鼓足所有力大声道:“小畜生,你不得好死……”

    声音落下,齐国嘴里流出一大口鲜血,再也不动了。

    “死了。”赵辰试了一下,发现其确实死了,这才对着一个北剑士兵道:“按个坑,将两人埋了。”

    说完,赵辰走到王大年面前,此时王大年正招呼着几个北剑士兵将那两个受伤的北剑士兵抬出来。

    “怎么样?”赵辰沉声问道。

    “我已经给他们止了血,就是不知内脏伤得怎么样。”王大年面色凝重的道:“我必须将他们抬回营地,那里才有做手术的工具。”

    “去吧,你把二队带走,一队和我留下收拾残局。”赵辰点头,立即叫二队的北剑士兵跟着王大年一起,将两名受伤的北剑士兵给抬走了。

    看着王大年他们消失在黑夜中,赵辰这才跑去帮黑熊的忙,此时的黑熊正忙着带大家灭火,之前为了阻止红蛇继续过来,他下令点燃了地上的树叶。

    红蛇虽毒,但却是冷血动物,对于这些冷血动物,它们最怕见的自然就是火,一看到前面的大火,那些红蛇立即就逃了。

    红蛇危机虽然解除,可地上的树叶太多,一燃烧起来,灭都灭不了。

    幸好黑熊及时反应过来,让人将没有燃起的树叶弄开,将中间隔离开来,这才阻止了火势的蔓延。

    众人忙了一个多小时,大火总算是灭了,为了防止火星重燃,赵辰他们又守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再没火气,这才带着众人回营地。

    一进营地,赵辰便找到王大年,王大年刚给两名受伤的北剑士兵做完手术,一看到赵辰便说道:“运气不错,并没有伤到内脏,子弹已经取出来,不过需要休息一段时间。”

    “另一个骨头被打断了,我已经给他接上,并且上了药,伤好后,不会影响到行走,不过不能再做剧烈运动了。”

    “辛苦了。”赵辰在王大年肩上了拍了拍,心中却异常的难受,这才刚进来不到半月就残了一个,还伤了好些个,而这些人的受伤,都是因为自己,想到这里赵辰心中就一阵自责。

    “你也别难过,这事也怪不得你。”王大年拍了拍赵辰的肩膀安慰道。

    “我明白,你先去休息,我去看看他们。”赵辰转身向着帐棚走去。

    为了方便照顾,两个受伤的士兵都在一个帐棚里,那个腹部中枪的士兵脸色一片惨白,还没有醒来,而脚受伤的士兵则躺在那里发呆,他已经知道自己废了,之前还是一名特种兵战士,还在向着赵辰说的能够成为东方神剑的战特队而努力,可转眼一切都成了泡影,这巨大的转变,让他心里无比的低落。

    “怎么?堂堂北剑的战士,就因为这点伤而承受不了?”赵辰面色淡然的看着出神的士兵。

    士兵一惊,看向赵辰道:“总教官。”

    “好了,不要动。”赵辰阻止了要站起来的士兵,安慰道:“做为一名军人,你就要有时刻死亡的觉悟,尤其是北剑的士兵,你应该知道,北剑做为东方神剑的人才储备部队,每年都会有不少人伤残甚至死亡,这是我们军人的宿命,你虽然受了伤,但命还在。”

    “而且王教官已经说了,你的腿会恢复得很好,以后绝对不会影响走路,虽然以后不能再跟着大家一起,但你以后也不用每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可以像一个普通人一样,陪在亲人的身边,好好的孝敬老人,疼爱自己的老婆,教育子女,这未偿不是一件好事。”

    “总教官,我知道,至从我加入北剑那天起,我就有了这个准备,比起那些死去的兄弟,我确实幸运了很多。”士兵道:“只是我想到要与大家离开,心中就舍不得。”

    说到最后,士兵声音哽咽了,双眼也温润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放心吧,你不会与大家分开的。”赵辰拍了拍士兵的肩膀,道:“等你的伤稳定了,我就放你一月的假,回来后就去虎威公司帮忙,虎威公司离训练基地不远,你随时都可以过去与大家在一起。”

    “而且虎威公司关系着大家以后的吃喝用度,现在也没有信得过的人在里面,你去正好帮大家守着,以后兄弟们的身家性命可都全靠你了。”

    “谢谢总教官。”士兵感激的点头。

    “好好休息吧,先把身体养好再说。”赵辰帮士兵将被子盖子,走出了帐篷。

    这一夜赵辰没有休息,在营中坐着发了一晚上的呆,第二天一大早,他突然找到王大年道:“王哥,我想先离开这里,以后这里就全靠你了。”

    “怎么突然想回去?”王大年眉头一皱,突然道:“赵辰你别冲动,齐家势力很大,在南锡省的影响也很大,现在的你还对付不了他们。”

    “我明白,你放心吧,虽然齐家是必须要灭的,但我对自己有多少实力还是知道的。”赵辰笑道:“我是这么想的,齐家现在盯上了我,我接连杀他们那么多重要人物,他们肯定不会放过我,一但他们得知齐国两人死亡,肯定还会派人来对付我。”

    “如果我继续留在这里,不但要连累大家,且也将影响到大家寻找药材,如果我离开这里,就会将他们的注意力吸引走,你们就可以全身心的寻找药材,只要找到足够的药材,他们的实力才会迅速提升,成为我的助力。”

    王大年闻言,没有说话,而是低头沉思起来。

    赵辰继续道:“而且我一直有个心事,弄明白自己的身世,这也是这次我回到这里的原因之一,之前吕妈妈已经将一些东西拿给我,可我却没有时间去寻找,现在正好合适。”

    “行。”王大年也觉得赵辰离开这里也不错,便点头道:“不过你最好等两天,我们这些日子也找到不少的药材,等我将它们炼制成丹药,你全都带走。”

    “好。”赵辰点头。

    转眼一天过去,两名受伤的士兵恢复得很好,并没有出现感染等情况,而王大年也进入自己的帐篷炼药,不允许任何要打扰,为此,他还找了几个北剑士兵守在帐篷外。

    原本赵辰还打算看看丹药是怎么炼制的,可王大年根本不给他看,说这是家传之秘,不是他们家的人,根本不允许看。

    对于王大年的说法,赵辰只得抱以苦笑,这是龙国的传统,家传之秘不外传,也正是因为这样,不知有多少古老传承遗失。

    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年不管洪青凤怎么求他,他就是不将古武修炼之法教给她,因为那修练之也是他家传的,绝对不能外传。

    “总教官,你的电话响了。”一个士兵突然来到赵辰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