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节 齐家二爷

    “好了,有关蛇的情况就给大家说到这里,这大蛇虽然危险,不过肉却非常的鲜美,大家今天有口福了。”王大年呵呵一笑,便招呼众人将那些蛇肉清理出来,准备做蛇汤,幸好在来之前,众人带了几口铁锅,虽然为了方便都只是小锅,不过也够众人喝的了。

    而在众人清洗蛇肉时,王大年则拿出刀,将大蛇的那足有一个小碗大小的蛇胆给取了出来,喜滋滋的走到赵辰面前。

    “看你高兴的样,这玩意我没听说有什么用啊?”赵辰笑问道。

    “那是你孤陋寡闻,蛇胆,尤其是这些蟒蛇的胆,用处大了去。”王大年说着,就拿出一个瓶子,将蛇胆放进去装好,然后又从身上的包里拿出一株药材递给赵辰道:“今天的运气不错,不但得到一枚蛇胆,还得到一株六十年的七叶参。”

    “哦!”赵辰双眼一亮,拿过王大年手中的七叶参看了看,这与普通人参差不多,不过上面却不多不少长了七片叶子,而且叶子呈红色,且参的根须长得也像人类的手 脚一般。

    “不错,运气确实不错。”赵辰有些兴奋的点头,神农架虽然药材丰富,但上了五十年以上的药材,也不是随便就能找到的。

    来前王大年就曾说过,他前后来神农架五次,每次都会在这里呆一月左右,可也仅找到两三株用得着的药材。

    “好了,休息一下吧,下午还得继续。”王大年从赵辰手上拿过七叶参放好,两人便坐旁边修炼起来。

    半个小时后,浓郁的香味让两人再也坐不住了,拿出不锈刚盅就向锅边挤,此时的蛇汤已经做好,做饭的北剑士兵立即给两人盛了一盅。

    蛇汤雪白,香味有一股子清炖土鸡的味道,非常吸人胃口,赵辰两人也没客气,端起便喝了起来,味道非常的鲜美,比清炖土鸡还香。

    “难怪那么多人喜欢吃蛇汤,这味道确实不错啊!”赵辰忍不住赞叹一句,随即看向旁边的人,笑道:“还看什么,赶紧动手啊,慢了可没了。”

    众人轰然大笑,纷纷拿出不锈刚盅,跑了过去。

    “这汤好好喝哟,我还没吃过这么美味的东西呢?”孙成然端着蛇汤来到赵辰他们身边坐下,一边喝着蛇汤,一边吃着压缩饼干和牛肉干,一脸的享受。

    对于这位孙大少,赵辰现在也被他弄得没了脾气,以前不过是想逗他玩玩,可现在看他每天装傻的样子,赵辰突然发现,其实自己更像傻子。

    以他对孙成然的了解,孙成然每次离家出走,必定是孙家发生了什么事,让他心烦,他不想见到他们,对于出来的他,根本就没有目的地。

    而且孙成然装成傻子后,在家中的地位骤然下降,也没朋友,他一个人出来,整天也就无所事事,不就很无聊吗?

    可自己呢,居然将他抓了过来,如此一来,他不再是孤单的一个人,每天都有人陪着他,虽然大家看他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但大家对他都比较真诚,这不比他在外面晃荡更有意思?

    自己这简直就是帮了他一个大忙,可自己之前还沾沾自喜,说不定在孙大少的眼中,自己才是一个大傻子。

    吃了东西,休息半个小时,众人再次出发。

    下午众人的运气不错,没有再遇上大型的野兽,只有一个小队遇上野猪,结果野兽被他们给吓跑了,不过大家的运气也不好,因为下午再没有找到一株药材。

    转眼三天过去,赵辰他们一路向东,因为要寻找药材,大家的速度都不快,两天也就走了三十多公里,可惜除了得到那株七叶参,便再也没有找合适的药材。

    不过大家是彻底的见识到了神农架里生活的动物的丰富,尤其是大型危险性猛兽,众人都遇上好几次,不过因为大家的警惕都很高,一般在百米外就能发现这些猛兽,在猛兽没有发现他们时,也就绕开了。

    当然,也不是次次都能绕开,就如之前遇到的一只豹子,它一发现人类,就想进攻,不过北剑士兵一鸣枪,也就将它给吓跑了。

    神农架外围,一个脸色惨白的中年男子跌跌撞撞的从森林之中走出来,他一只手无力的耷拉着,裤子上沾满了鲜血,腿也是一瘸一拐的走着。

    他一走上公路,没多远就被人发现,片刻,便来了两名神农架风景区的工作人员:“先生你怎么了,你受了不轻的伤,我们先将你送去医院吧。”

    “谢谢,我没事,我进入风景区太远了,遇到一只野猪,我自己可以去医院。”男子客气了一句,便不再理会两名工作人员,独自沿着公路走了。

    两名工作人员对视一眼,觉得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立即拿起电话报了警,可等警察来,那男子早就不知踪影。

    就在警察找人之际,齐中已经找了一件干净衣服换上,又在与一位倒霉的游人擦肩而过时,顺走其手机,来到一个无人之地,拔通了齐家的电话。

    当齐家知得齐松和齐山都死了,就连齐霖都死了后,齐家瑜怒不可揭,让齐中找个地主先养伤,家族马上就派人过来为三人报仇。

    挂了电话,齐中狰狞着面孔,阴森森的道:“小畜生,你就等死吧。”

    齐中并没有告诉家族齐山和齐松两人是中了齐霖的枪才被赵辰他们杀死的,他就是要让家族上下彻底暴怒,而且他也知道,就算他说了,家族也会直接忽视。

    将手机一扔,齐中找了一家小诊所,在付出一笔不菲的金钱后,对方帮他将腿上的一颗子弹给取了下来,然后他又找了一个宾馆住了下来,静等家族中人的到来。

    一天之后,齐家人来了,数量不多,只有两人,一个须发半白的老头,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一看到两人,齐中立即恭敬的道:“五长老,二爷。”

    五长老,自然是那名老者,在齐家,想成为长老,实力必须达到玄境高阶,这是唯一的条件也是必须达到的条件,否则你辈份再高,也根本成不了长老。

    而整个齐家,除了家主之位,便只有五名长老,他们是整个齐家的依仗,平时根本不轻易出动,今天为了对付赵辰,齐家居然派出了一名长老,由此可见,他们对赵辰的恨意有多深。

    至于二爷,他叫齐国,是家主齐瑜的二儿子,也是齐霖的父亲,整个齐家现在除了齐立的父亲齐正之外,便是他最有权力。

    这次听到自己最得意的儿子死了,齐国差点气疯,原本齐瑜是不允许他来的,可他坚持要来,而且说如果家主不允许他来,他就私自前往,最后齐瑜也没有办法,只能答应。

    毕竟跟着长老一起,比他独自一起要安全得多。

    “那畜生现在在哪里?”齐国阴沉着脸孔看着齐中,那目光让齐中感觉好像被野兽盯着一般,让他全身都不自在。

    “我现在也不知道他们具体在哪里。”齐中道:“当时他们一百多人拿着枪追击我,我好不容易才逃出来,还差点迷了路,而且我和他们分开离现在已经三天,他们肯定已经没有在原来的地方。”

    “那你留在这里还有什么用?”齐国怒火冲天的看着齐中,齐中一皱眉,眼中闪过一抹怒色,虽然齐国的父亲是齐家现在的家主,他在齐家的地位比齐中要高出一点。

    但他的实力却不比齐中强,古武家族一切以实力为尊,所以,齐中在家族中的地位并不比齐国低,现在被齐国这么无端喝斥,他心中也是无名火起,更何况为此,他的手还废了,没有一年半载的休养根本好不了。

    “好了,齐霖没了,齐国心中愤怒,你不要与你计较。”五长老查觉到了齐中眼中的怒意,对着齐中解释一翻,他也知道齐中已经尽力了,对方有一百多人,个个都带枪,哪可能是齐中三人可以对付的。

    “将你最后与赵辰分开的大致地点告诉我,你就回去养伤。”

    “齐松他们遇害的地方离这里大约有四十里的样子,我们进去时,在树上做了记号,他们来此的目的是寻找药材,应该不会离开那里有多远……”齐中将赵辰他们的方位和距离说了一遍,然后提醒道:“五长老,虽然你实力强大,但那赵辰他们有一百多人,个个都还有枪,你们进去会很危险的。”

    “这个你不必担心,我们来时便已经从南兴帮调来了一百名精锐,每人都带了强大的火力,他们已经先进入神农架。”五长老信心十足的道:“只要一遇上那赵辰,他们就必死无疑。”

    心中一喜,齐中兴奋道:“好,那混蛋的天赋太好,背后又有国家,如果这次不能将他弄死,等他回去,我们齐家就会有大麻烦……。”

    “好了,不必再废话,五长老,我们走吧。”齐国很无理的打断了齐中的话,转身就向门外走去。

    这次五长老也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跟着齐中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