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3节 不同寻常的杀手

    “赵辰、王大年你们在哪,给本少爷出来,有人花了一亿叫本少爷来杀你们,赶紧出来送死。”

    一个无比嚣张的声音自大门口传来,赵辰刚坐上车,先是一愣,眉头一皱:“还真是嚣张,我倒要看是谁这么嚣张,要我和王哥的命。”

    赵辰下了车,顺手关上车门,理向着大门走了过去。

    还没走到大门,赵辰便看到一个二十六七岁左右,身着一身休闲服的男子四处张望着走了进来,而在他的身后,两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北剑士兵正紧握着拳头跟着,不过两人都没敢再冲上去阻止。

    “古武者!”赵辰看着男子,微微皱眉头。

    “总教官,对不起,我们拦不住他。”两个负责守门的北剑士兵一看到赵辰,便跑了过来,低着头沉声道。

    “没事,你们才接触古武,实力不如他很正常。”赵辰笑道:“他可是从小就吃着丹药长大的。”

    “你就是赵辰?”青年一脸高傲的看着赵辰,疑惑道:“不是说你是古武者吗,我怎么看不出你的实力?”

    “你怎么就认定我是赵辰,而不是王大年?”赵辰笑道,虽然这青年叫嚣得无比的嚣张,不过他没有伤害那两名北剑士兵的举动,让赵辰却有一点好感。

    “王大年脚有问题,你刚才过来,脚并没有伤。”青年再次问道:“你还没有告诉我,我怎么看不出你的实力?”

    “如果我说我的实力超过你,所以你看不出来,你相信吗?”赵辰笑道。

    “不相信。”青年摇头道:“你和我的岁数差不多,我已是我们家族的天才,从小就吃了不少的丹药,现在才初境颠峰,而对龙国各古武家族青年一代的弟子都认识,根本没有你,证明你不是出自古武世家。”

    “而你在这里组建一个破保安公司,也不可能是古武门派的人,他们那些家伙比我更高傲,是绝对不会放下身份来开一个保安公司的,所以你只是一个运气好得到古武功法的散修,没有丹药和各种资源,普通散修又怎么可能超过我这个天才少爷?”

    青年在说这话时,脑袋仰得高老,骄傲得鼻孔都朝天了。

    “分析得很有道理,不愧是天才少爷。”赵辰一脸佩服的点头。

    “那是,本少爷是什么人,不说千年一遇,至少也是百年难见,家里那些家老家伙还看不起我,说我出来绝要饿死,我当场大怒,便与他们打赌。”青年鄙视的道:“这不,我刚出来,就接到一笔大生意,一亿的资金杀两个人,由本少爷出手,那还不手到擒来,等拿到一亿龙币,我看那些老家伙还能说什么。”

    “赵辰是吧,别怪哥心狠,只能怪你运气不好,要是平时,我就放过,可现在我得向那些老家伙证明自己的实力,所以只能牺牲你了。”

    青年顿了一下,又道:“不过哥也不是绝情之人,看你能弄这么大一个地盘开保安公司,应该还有点钱,你如果能拿一亿给我,我也可以放过你。”

    说着,青年看到赵辰直皱眉,便急声道:“我说,你皱什么眉啊,钱难不成还有命重要,你怎么还皱啊,算了,看你也挺可怜的,要不这样,你将钱拿给我,等我回家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再还你得了,怎么样?”

    “赵辰,这小家伙哪里来,太逗了。”听到声音过来的王大年听到青年的话,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家伙不会是脑子有问题吧?”鼻青脸肿的李良平等人也是哭笑不得,刚才听到有人叫嚣着要杀赵辰和王大年,他们都怒火中烧,拿着武器就冲了过来,却不想一过来就听到这么一段极品话。

    “笑什么笑,这位天才少爷可是来杀我们的,你们这么一笑,把气氛都给破坏了,严肃点。”赵辰强忍着笑意看着王大年等人。

    此言一出,李良平等人笑得更欢了。

    “我说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就不能严肃一点?”青年有些恼怒的看着李良平他们:“你们的总教官都要死了,你们还笑得出来,真是一群没良心的家伙。”

    众人脸上的笑容一下凝住了,一个个脸色都变得无比的古怪。

    “总算良心还没有坏透。”青年看着李良平他们脸上的表情,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扭看向赵辰,叹息道:“既然你不愿意拿钱,就不能怪我心狠拿你们的头去换钱了,来吧,别说哥欺负你们,你们两人一起上,哥让你三招。”

    说着,青年便向着赵辰和王大年招了招手,身上的气息也开始提升,不过它的那气息完全是古武者实力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却并没有丝毫的杀气。

    由此可见,青年从来就没有杀过人。

    不过看青年要动手了,李良平他们脸色也严肃了,敢闯到这里来叫嚣着要杀赵辰和王大年,对方的实力肯定不弱。

    为此,李良平等人的手都不自觉的摸上了腰间的枪。

    “等等。”青年突然一声低吼,看向李良平他们“我知道你们身上都有枪,但我杀赵辰和王大年,那是我与他们之间的事情,你们摸枪干什么,难不成你们还想动枪,那可是破坏规矩的事情,你们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听着青年那正义十足的话语,李良平等人对视一眼,脸上都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心中全都在想:哥,这可不是比武,你是来杀人的,我们能不管吗?

    “好了,你们退下吧。”赵辰笑着对李良平他们摆了摆手,看着青年道:“能告诉我是谁要你来杀我的吗?”

    “不能说,我不能出卖顾主,这是信用问题。”青年摇了摇头,道:“动手吧,杀了你们,我好去领钱,你再不动手,我可就要出手了!”

    “行,那你就动手吧,我的脑袋能值一个亿,死了也值了。”赵辰一副视死如归的道。

    “兄弟,你可别怪我,谁叫你惹了你惹不起的人呢!”青年叹了一口气,对着赵辰一拱手道:“你可要注意,我出手了。”

    “来吧。”

    “小心了,你挡不住,可就要被我杀了。”

    “我知道。”

    “你放心,我会很果断的杀掉你,不会让你太痛苦的。”

    “多谢。”

    “不用谢,注意,我要出手了……”

    “尼玛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这么啰嗦。”赵辰忍不住,咆哮道:“再啰嗦小心我给你将嘴缝起来。”

    “对不起,我只是提醒一下你,毕竟你一但失手,命就没了,大好的青春年华就此葬送,实在划不来……”青年一脸尴尬的说道,可他的话还未说完,赵辰再也忍不住,一声怒吼,冲了过去。

    “妈的比,你不出手,老子出手了。”

    身影一闪,赵辰便出现在青年的面前,对着他面部便是一拳砸了过去。

    青年心中一惊,声音戛然而止,不过他的反应却非常的快,脑袋猛的一扭,便避过了赵辰一拳,可就在此时,赵辰的另一只拳头又过来了,他再也躲避不了。

    “碰。”

    一声闷响,青年鼻子顿时塌了,鲜血狂射而出,他捂着鼻子连忙向着一边躲闪过去。

    可赵辰根本没有放过他的打算,再次冲了过去,又在他脸上打了两拳,还踹了几脚:“老子让你啰嗦,看你还啰嗦不啰嗦,你还真以为这是你家啊,在这里装疯卖傻……”

    “别打了,我认输,我不是你的对手,我不杀你了,我现在就走。”青年连捂着脸,就向门口逃窜,却不想赵辰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他的面前,飞起一脚踹了过去,将青年给踹倒在地上翻了几个圈,这才狼狈的停下。

    “抓起来,拉去当陪练。”赵辰拍了拍手,一声低吼,李良平他们就如狼似虎的冲上来,拿起一个大铁链将青年给锁了起来。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我可告诉你们,非法囚禁他人,那可是犯法的,被抓到是要判刑的。”青年惊恐的看着被李良等他们强行锁上的铁链,少说也有三十斤啊。

    不但如此,他们居然还拿出一副更重的锁在了他的脚上,跟怕他是古武者,在那沉重的铁链下,抬脚都变得困难。

    “杀人更是犯法,被抓到还要枪毙。”李良平冷笑道:“要不我们现在就将你送到公安局?”

    “哦,那还是算了吧,这里离城里可不近,不用受累了,我就呆在这里吧。”青年连忙说道,脸上有些慌乱,就好像被吓着了一般。

    “带走,这下有了两个陪练,效率就将更高了。”李良平满是兴奋的对着众人招呼一声,众人便推着青年走了。

    至从齐霖被抓来之后,众人便与齐霖对练,齐霖算是被赵辰暗算的,心中也是怒火熊熊,却没有办法找赵辰泄火,便将火泄到了李良平等人身上。

    他出手狠辣,根本没有一点留手,敢与他对练者,只要中上一拳,必定受伤,这种给人压迫的感觉远不是之前大家互练可以比拟的。

    毕竟大家都是兄弟,虽然看似出手狠辣,但众人都知道,对方是绝对不会下狠手的,从心里就没有感到太大的压迫。

    可齐霖不同,他本就对众人怒火,那可是没一点留手,如果被他抓住,他就会往死里弄,这才是真正的压迫,而在这种压迫下,所有人都拼了命的修炼,实力进步的非常的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