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1节 被带走的原因

    “有你解释的时候,现在我代表市局党委向你宣布解除你派出所所长的职务,立即交出证件。”罗大川一招手,立即就过来两个刑警,郑冲见此,身体颤抖了好几下,这几站稳。

    东西一交出,两名刑警立即上前,一左一右,将几乎瘫软的郑冲给架走了,而看到这一模,旁边的另外几个警察也是脸色一白,一个带着枪出来的警察更是当场软倒在地上。

    罗大川至从当上警察局长之后,对警察进行一次大的整顿,不少的警察都落了马,尤其是那些与四大帮有勾结者,更是一个不剩,要不是被开除公职,就是被送进了监狱。

    而郑冲算是运气比较好的,当时的他只不过一个副所长,因为在派出所受到排挤,没有什么权力,四大帮也不怎么看得上他,在罗大川的整治过程中,他不但没有落马,反而被扶正了。

    可惜郑冲本就不是什么好鸟,之前没与四大帮有勾结,那是因为手中没有权力,人家看不上他,现在成了所长,大权在握,而四大帮因为之前的关系全都落了马,也得找新的关系,两者便一拍即合。

    不过郑冲也知道罗大川对与四帮有勾结的人很痛恨,所以他做事都比较谨慎,一直没有被罗大川发现。

    而那纹虎男子牛历正是猛虎帮派这一片小混混的一个小头目,两者关系非常的好,以前有什么事,郑冲都会帮他解决掉。

    今天牛历听到手下说对方实力很强,他就多了一个心眼,在找赵辰麻烦时,让一个兄弟呆在了旁边,只要情况不对,就打电话叫郑冲过来。

    所以,郑冲来得很及时,而且早就下班了的他们,居然还带了四把枪出来。

    可惜这一次他们没有再向以往那样无往不利,反而落到了赵辰的手上,他更是一紧张开了枪,误伤了人。

    郑冲落马了,罗大川只要一查,他以前做的那些事情就会被查出来,而跟着他一起捞油水的几个人,都别想跑掉。

    以他们以前做的那些事情,足够他们在监狱里呆上几年了,所以一看到郑冲被带走,他们也吓傻了。

    “这里的事情交给你了,我就先走了。”赵辰很不客气的与罗大川打了一个招呼,便准备离开。

    “你觉得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能就这么离开?”罗大川面色严肃的看着赵辰。

    “那你打算怎么样呢?”赵辰笑问道。

    “怎么也得跟回去做一个笔录。”罗大川突然笑道:“如果不出意外,恐怕用不了多久卫军他们就会打电话来,他们正在找机会对付你,可你却在此时还搞出这么大一件事来,这不是往枪口上撞吗?”

    “我没错,我怕什么?”赵辰笑道:“那群混混在打一个乞丐,而且还要抢他的包,我做为一个警察,既然遇上了,就不能不管,而且当时那么多人看着,我还不相信他们能白的变成黑的,再说了,不是还有你这个局长帮忙吗。”

    赵辰跟着罗大川他们回了公安局,而周冰等人则留在现场调查取证,最主要就是向路边的商贩们讯问事情的经过,刚开始商贩们还怕得罪猛虎帮,根本不敢说,不过在周冰他们将赵辰是警察的身份说了,众人再没什么顾忌,便将经过如实的说了。

    有了数十位商贩和行人的证词,也没人能将赵辰怎么样,在做完笔录之后,赵辰也就回训练基地了,而这期间,谷柔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来讯问赵辰,生怕他出什么事。

    “辰哥哥,对不起,我给你惹麻烦了。”赵辰一从车里出来,早就等在这里的谷柔便眼泪汪汪的跑了过去。

    “好了,哪有什么麻烦。”赵辰笑着帮谷柔将眼泪擦掉,旁边一直等何的李良平和黑熊又走了过来:“辰哥,没事了吧?”

    “能有什么事?”赵辰笑道:“我是看到他们欺负乞丐实在看不过意,出手帮忙,我这是见义勇为,都回去休息吧,告诉其它人,我回来了,没事了,不必担心。”

    “好的。”李良平点了点头,与黑熊一起走了,他必须去告诉其它人赵辰回来了,要不然大家都不安心,其实他们刚才都要在这里等的,一些人更是吵着要去公安局接人,李良平因为不想将事情弄大,到时让本就没事的赵辰反而变得有事,所有劝说了大家。

    现在大家虽然各自回房,但他们心中一样在担心,甚至连修炼都没有。

    “走吧,我们回去。”赵辰拉着谷柔向屋子走去,刚一进门,谷柔突然就将赵辰给紧紧抱住,就像一个大袋鼠一般,双手挂在赵辰的脖子上,那两条修长的玉腿却夹在赵辰的腰 间,动作暧昧至极。

    “辰哥哥,我要……”谷柔声音软绵绵的,带着一**惑,一说完,便狠狠的亲在了赵辰的嘴上。

    赵辰被谷柔的突然袭击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双手托着谷柔那弹性十足的臀部,一边亲吻着她,一边向着房间跑去。

    屋里很快便响起了让人联想翩翩的呻吟声和床铺传来的嘎吱声。

    一直到两个小时后,声音终于停了下来。

    “辰哥哥,余风现在好可怜哟,你帮帮他好不好。”谷柔脸上的潮红还未退去,依偎在赵辰的依中,用她那水汪汪的双眼看着赵辰,样子非常的可爱,任何一个男人见此,都不忍心拒绝她的要求。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赵辰苦笑道:“难道忘了他以前对你做的事情?”

    “那不是什么都没发生吗!”谷柔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同情心彻底的泛滥了“他怎么说也是我的学生,他现在好可怜哟,辰哥哥,求求你了,帮帮他好吗?”

    “哎。”赵辰无奈的叹息一声,道:“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帮帮他,不过有些事情我得先问清楚才行。”

    此时的赵辰心中无比的郁闷,余风那可是被他打断双腿的,可现在他还得去找医院再给他医好,这不是讽刺吗?

    可面对谷柔的哀求,他实在开不了拒绝的口。

    “辰哥哥,你最好。”谷柔大喜,狠狠的在赵辰的嘴上亲了一口。

    “我答应你这么大一件事,才亲一下怎么能行,这也太没诚意了。”赵辰嘿嘿一笑,翻身就将谷柔给压在了身下。

    见此,谷柔大惊:“辰哥哥不要,你太厉害了,我受不了了,我那里现在还在疼呢……”

    一夜转眼过去,当其它人起床训练之时,赵辰也醒了,看着旁边抱着自己,熟睡中还带着幸福笑容的谷柔,赵辰心中也一阵满足:“要是一直能这样该多好呢?”

    微微叹息一声,赵辰知道,事情不可能就这样,最终必定会有一个结果。

    “为了谷柔妹妹,我也要成功。”赵辰眼中闪过一抹厉色,轻轻从床上爬起来,帮谷柔盖好被子后,便出了门。

    此时还不到六点,按规定,北剑的士兵五点半就必须起床,只有十分钟洗潄的时间,五点四十便会开始训练,而这个习惯,到了这里,也一直保持着。

    虽然离天亮还很早,但训练基地在电灯的照耀下却犹如白天。

    赵辰围着训练的众人转了一圈,大家都看到了他,不过一个个仍然认真的训练着,这让赵辰非常的满意。

    眼看天色还很早,赵辰来到楼顶,就地盘坐,打算修炼一会儿。

    功法一转,周围的天地灵气就像受到吸引一般,向着赵辰聚集起来,在他周围形成四个虚幻的影子,如果有人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这四个影子分别是一条翱翔九空的龙,一头仰天咆哮的虎,一只展刺而飞的大鸟,以及一只缩头缩脑的乌龟。

    对于自己修炼的功法,赵辰至今都没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当年他还很小时,孤儿院那台十四寸的电视上每天都播放着神雕侠侣,看着那些以一战百甚至战千的武者,赵辰是羡慕不已,总想着自己如果能有那些大侠那么厉害就好了,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欺负自己了。

    为了这个,赵辰跑到太古街,找到那里买小人书的一个老头,告诉他自己要买武功秘籍,让人没有想到的是,那老头居然真拿了一本武功秘籍给他,并告诉赵辰,这是他家祖传四象决,修炼到极至,可以飞天遁地。

    当时赵辰非常的兴奋,也没管是不是真的,就用自己的所有积蓄五毛钱买了下来。

    也算是赵辰毅力大,居然一直坚持修炼了两年,从他七岁买到书后一直修炼到九岁,他就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被骗了。

    而在他九岁时,在一次修炼中,一股奇怪的力量突然出现在他的身体中,他试着控制这股力量,结果发现自己不管是力量,不是速度,在这股力量之下,都会猛进一大节。

    当时那个兴奋啊,赵辰就像疯子,围着孤儿院跑了好几圈,见人就说自己成大侠了,更让人没有想到的是,那天周平正好回来看母亲,结果被赵辰拉着说了好几次。

    刚开始周平根本不相信,还笑话赵辰是小疯子,赵辰哪能愿意被冤枉,当即便控制体内的内劲,对着面前的一张饭桌一拳打了下去,直接将桌子的一条腿给打断了。

    当时的周平已是北剑的教官,本身的实力也达到了初境高阶,赵辰一催动内劲,他立即就发现了情况,整个人都震惊得呆住了。

    

作者有话说



    新书求收藏,求鲜花,求一切,大家看了书,别忘了点一下加入书架,顺便点一下鲜花,如果大家觉得还能入你们的眼,就投点贵宾或盖个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