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少阴经脉

    屈辱,绝对的屈辱。还没有人敢对自己说这样的话。“这人间要变天了吗?竟出这个一个狂暴之徒?”担忧胜过自己的荣辱,应龙此时只有隐忍。他要了解眼前的人究竟是什么来历。如果真的是个十恶不赦的人必须通报上面,这样的人多活一天对人间就多一份危害。

    “你别以为我在求你,像你这种孽账还不配我求饶。我只是想知道祭坛里的魔气现在外泄了没有。”应龙忍痛说道,仰首挺胸,直得像竿枪。

    我不配?叶舟几近疯狂,他受够了各种鄙视。是个人都能鄙视我吗?我要让鄙视我的人都不得好死。叶舟想要挣脱彩衣的拥抱。“姐姐你放开我,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彩衣更加慌乱,“他是怎么了?动不动就要shā rén。”她没有办法,只有将叶舟抱得更紧。“我不放,我不放。告诉我你怎么了?”彩衣泪如雨下,泪水湿透了叶舟的背。冰冷的泪水让叶舟心神一震。“我是怎么了?怎么这么暴躁?”他连忙运行“清神咒”抵制自己的不良情绪。

    应龙在等待,忍辱等待。叶舟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人家可是口口声声喊着要杀掉自己呢,这话就是对自己最大的侮辱。

    叶舟在清神咒和彩衣的帮助下压制了自己的暴戾情绪。“谢谢姐姐刚才制止了我。”他握住彩衣搂住自己的双手说道。彩衣见自己的手被握住,本能地想要缩回,可是她没有这么做。任由叶舟握着,自己依旧将他搂得很紧,很用力。

    “里面的魔气再也不会外泄。”他即使恢复理智也不想和这个伤害彩衣的人多说什么。

    这什么意思?魔气不会外泄,这口气不像是没破坏结界,仿佛魔气自己消失了一样。可是刚才战斗时分明感觉到结界已经被破坏这绝不会有错。“魔气不会外泄是什么意思?”应龙见他语气平和,倒也自然和气起来。

    “魔气全部被我绞杀。它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叶舟突然有种显摆的冲动。这说明原来那个叶舟真的回来了。彩衣听他这么一说也放心了,可是她依旧没放开叶舟,她不忍放开。

    魔气,被绞杀?还没什么了不起!应龙真不知道自己现在什么心情。只是因为蚩尤当年在这里呆过一段时间,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魔气就让自己在这里守护千年。魔气的恐怖他是切身感受过的,人魔大战时候它没少受过魔气的罪。黄帝,蚩尤两个人类最伟大的天才都没有办法对付的魔气他居然说没什么大不了?“这可是黄帝都无法对付的魔气啊!”应龙不自觉地感叹道。

    叶舟顿时有种强烈的成就感。“对,黄帝都解决不了的问题竟然被自己胡乱解决了。”叶舟有点飘忽。想手舞足蹈一番。可是使劲时才发现自己还被彩衣控制着。顿时涨红了脸。在别rén miàn前这样拥抱着未免太不雅。“姐姐,姐姐……”他愣是不知道怎么开口让彩衣放手。

    “什么事?”彩衣还没从美妙的感觉中醒来。手依旧用着同样的力道。

    “没,没事。”叶舟也不忍心打破这分美好。拥抱,他突然想到自己和小香也曾拥抱过,短暂却终生难忘。他希望彩衣一直这样抱着自己。

    应龙此时处境很尴尬,对面的两个这么个姿态,让他的老脸都感觉无处放。“用不着这样秀恩爱吧!成何体统。”但是他也没去打破。

    各人都不说话,彩衣才察觉自己的失态,连忙松开自己的手,抽身立于叶舟身旁整理衣服。

    “谢谢姐姐”,叶舟压根找不到话说。只有连声道谢。至于为什么要谢,谢她什么,他没空思考。满脑子全是刚才拥抱的画面。

    “你是怎么做到的?”应龙见二人分开立刻问。

    “我也不知道,反正这里的魔气已经没有了,被我吸入体内绞杀了,不过绞杀过程中它还残留一些气息在我体内。但是已经失原有的狂暴。变成灵气储存在我的少阴脉之中。”叶舟向应龙大体上说了自己和魔气的斗争结果。对这战斗叶舟自己的确不能完全明白。

    “少阴脉”?应龙思考着,他知道这少阴脉的来历,也听说过要想控制魔气必须将它*入少阴脉加以炼化。这少年是如何得知?“少阴脉,真的能储存魔气?”他问叶舟。

    “少阴脉,只能储存转化过后的魔气。前辈也知道少阴脉?”叶舟问完便觉不妥,忙说,“刚才多有得罪,还请前辈见谅。”有事没事赔个礼总不会有错。

    这话应龙听得很受用。大笑道:“战斗难免会有损伤,我将你的朋友也伤得不轻,实在罪过。”他说着谦身赔礼。

    所谓一笑泯恩仇,各自都不是小气之人,何况战斗对修仙者来说是益处多多。叶舟立刻忘记了自己刚才还喊打喊杀。一副晚辈姿态想要请教对方问题。“请问前辈尊姓?”

    左一声前辈又一声前辈让应龙很舒服。“老朽应龙,黄帝陛下手下一名士兵。”应龙不是想跟他客气,只是说出自己的身份太折损黄帝威名了。这小子是何来历还不清楚。

    应龙!黄帝手下第一战将!这刺激太大,自己居然能和这些传说中的人物对战?“这,这,原来事应龙将军。晚辈叶舟有礼了。”

    “只不过是个马前卒而已,不比小友少年英武。”应龙这话绝不是恭维。他有资格接受这样的夸赞。“这少阴经脉是蚩尤族长长期同魔气斗争过程中发现的,人类特有的一道经脉。他将这发现第一时间告诉了黄帝,请求黄帝帮助。于是黄帝便和他在此处寻求克制魔气的方法。经过他们的努力,终于找到封印天魔石的办法。而这里也因为蚩尤的存在而遍布魔气。”应龙的解释颠覆了黄帝战蚩尤的故事。无穷疑问堵在胸口。他不问不行。“黄帝和蚩尤不是敌人吗?蚩尤不是魔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蚩尤是除黄帝陛下外我最崇拜的人,他为了拯救族人拯救苍生独自将天魔石搬运到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可是他自己却被魔气侵蚀得神志不清。他苦苦探求终于还是没有办法控制魔气,并且发现魔气还在自己体内增长,乘着清醒之时将封印自己的办法告诉黄帝陛下,不久便彻底疯掉。黄帝只有忍着悲伤将其分段封印,来抑制魔气滋生。”应龙说得老泪纵横。

    剧情变化的太快,怎么蚩尤一下子成英雄了?叶舟一时间明白不过来。关于黄帝和蚩尤的故事一半是从书本中得来,一半是彩衣告诉他的。他疑惑地看着彩衣。他不明白,彩衣何尝不是一头雾水。“这故事到底有多少个版本?”她只有静听下去。

    得不到彩衣的回应叶舟只有向应龙询问dá àn。“前辈您能不能说仔细点?还有,人体不都有十二经络吗?为什么少阴脉却是人类特有的?难道仙,妖,兽体内不是十二经络?”

    “对,少阴脉是人类特有的,或许仙妖也是十二经络,但是这少阴脉的位置和穴位绝对和人类不同。天地五行正好对应人体的十道经脉,所以人们一直以为人类也只有十道经络,可是蚩尤大人却发现手足少阴两脉。这给黄帝陛下能封印,甚至可以绞杀魔气tí gòng了很大帮助。对于修仙者当时的修仙者来说这两道经脉是个新天地,用什么样的灵气去填充还是个未知数,所以充斥着无限可能。人类控制魔气又多了一层希望。可是他们并没有成功,黄帝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认知,改造这少阴脉,祈求能得到消灭魔气的办法。可是时不我与,仙界爆发战乱,陛下不得不中断研究选择封印魔气。”

    “少阴经脉不也在五行之内吗?手少阴心经属火,足少阴肾经属水。这是怎么回事?”叶舟抛出问题期待dá à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