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大展神威

    经过仔细考虑后叶舟决定破解这结界,一来可以增强自己对结界设置的领悟,二来破解结界后里面的灵气散发出去对三大家族的修士来说帮助更大。利人利己何乐不为。

    按照原来的思路,他重点查找结界的五行分界点,以土属性为突破口。没有了魔气干扰,他的进度很快,没用一天时间结界便被他破解了。一事顺,事事顺,叶舟别提有多开心了。临走还不忘将三件器物收入“小香”中。“这东西得带回去好好研究一下!”

    他出来便高声呼唤彩衣,一声,两声……

    没有回应,“人呢?”叶舟恐慌起来,这结界很有可能受人控制着,那么……

    “姐姐,姐姐。”叶舟拼命叫喊,胡乱地奔跑在这寂寥的古迹中。怎么会没有人?他的心越发慌乱。“姐姐你千万不能有事,千万不能有事。”无助的叫喊,拼命地奔跑。

    “轰,轰”叶舟奔跑一个时辰后听到不远处的山谷里发出两声巨响。他的心顿时纠了起来。向着山谷以最快的速度奔跑。

    “小狐狸,别再顽抗了,我念在你一身仙骨才没忍心杀你,你别*我下shā shǒu。”叶舟听到这声音整个人都快崩溃了。“要杀我姐姐,我先让你去死。”叶舟朝着山谷爆吼。他已看清楚和彩衣对阵的是一个高大的军人模样的人。

    此人正是石龙所化之人。

    “你一个元神分身就想杀我未免太高看自己了。”没错这是彩衣的声音。这一声给了叶舟莫大的安慰,虽然显得急促而又憔悴。

    “姐姐不用怕,我来了。”这几百丈的距离这么就这么远,叶舟对自己的速度不满到了极点。

    彩衣闻得叶舟的呼唤一下子瘫倒在地,“你总算出来了。”这二十天来彩衣过得很艰难,叶舟进入结界后没过五十息对面的怪人就出现了。他一出现就直接走向结界,彩衣怎能让他就这样进去,何况她感觉到这人身上还隐约散发着仙人气息。阻止,拼命也要阻止此人。

    一番简短无效的对话后双方便展开战斗,一打就是二十天。起初全力迎战还不至于落败,但是对方的作战能力,作战经验让她很吃惊,加上一身戎装。她断定此人来头一定不小,能在结界破坏后这么短时间内就赶到的除了守护者这一类人还能有谁。

    作战过程中她得知此人名叫应龙,黄帝麾下第一战将。自己居然和应龙作战她的压力实在不小。进一步了解后才知道眼前的人不过是应龙的一个元神分身,修为停留在分身之初。

    她拼尽所有修为与之对战二十天,已经快到极限了,只因有着保护叶舟的信念支持才没有倒下。如今听到叶舟的声音她一下子失去了站立的气力。她太累。

    叶舟见彩衣倒地顿时火冒三丈,一个“战斧之光”就向应龙劈去,人迅速来到彩衣面前扶起她关切地问:“姐姐,你没事吧。”

    再次回到叶舟的怀抱,彩衣同样羞涩万分,勉强说道:“我,我没事。”话音一落便想挣脱叶舟的拥抱。她虽然依恋这怀抱,但是眼下还有战斗。敌人不分青红皂白的动粗让她很窝火。

    应龙对这个看上去毫无修为的少年竟然能发出这么强大的攻击感到很吃惊。“隐藏修为吗?不像,可是……”他决心先问清楚。“你就是那个进入祭坛的人?”

    “是又怎么样,你欺负我姐姐,我要让你不得好死。”见彩衣如此虚弱,叶舟失去了和他说话的耐心。自从大战钱塘后他就发誓以后再也不能让彩衣为自己受罪。如今眼前的这个人却将彩衣打得遍体鳞伤。火大,火很大。痛扁眼前的人无疑是降火的最好方法。“空间绞杀”之后叶舟手持水灵剑向应龙杀去。水灵剑何其锋利,所遇之物无不被其削断。加之叶舟向剑中注入储存的寒气,这让此剑更是威力无比。

    应龙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毫无章法可言的攻击很是头疼。近身搏斗本非修仙者所擅长,何况对方来势凶猛,大有将自己生吞活剥之势。还有这剑的威力实在惊人,剑本身就是一个恐怖的存在。“哪里跑出来的蛮牛?”应龙连声叫苦。连续二十天的战斗已经让他苦不堪言,对付擅长法术攻击的半仙他或许还能略有优势。可是叶舟是谁?那就是修仙界的一个怪兽。应龙大有不祥之感。他在考虑要不要叫援兵,或者召唤自己的本体。他不愿意这样,不到生命垂危,他没权力这么做,因为守护这里是他的使命,一个不能完成任务的士兵不配作士兵。何况自己有着无限荣光。人间这么一个小鬼都解决不了,还有什么荣耀可言?战斗唯有战斗才是守护荣誉的唯一途径。

    “小子别太张狂,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实力的差距。”应龙在恐吓叶舟,同样也在为自己打气。让敌人分心,或者胆怯是取胜的必要保障。经历无数战斗的他深知这一点。

    差距?叶舟从来只有面对彩衣时才会想到这个词。他无视应龙的废话。“你要差距,我就让你看看五属性全部小成境界是何等威力。”近身攻击没取得多大效果后叶舟改变战略,它准备释放法术将应龙打败。杀了最好,欺负姐姐就是死罪!空间锁,火球,冰刺,石林接二连三地攻向应龙。就在叶舟发动一系列攻击的时候他突然有种想法,既然五种灵气可以融合,法术可不可以融合,将各种法术揉合成一招,这样既能增加威力有可以节约时间。同高手对战,速度永远是克敌制胜的有力保障。

    这乱七八糟的法术轮轰让应龙彻底无语。“不会打架就别打。乱打一气不是让人笑话么?”十息过后应龙便不再有这样的想法。叶舟的法术攻击走的是五行相生的顺序,一招比一招厉害。“这小子练五属性?!而且境界都不低!”应龙有些恐慌,请求支援?他节节败退却还在犹豫。让他放弃尊严请求帮助还不如让他去死。请求支援和逃跑有什么区别?只有战死的士兵,没有逃跑的勇士。他准备作殊死搏斗,于是分出一缕元神作事后传递消息之用。他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必须问叶舟。“你进入祭坛,里面的魔气现在什么情况?”他没有觉察到有魔气外泄,故心里没底。如果自己战死而魔气却已外泄,那么自己的牺牲将毫无价值。

    “魔气,你很需要魔气吗?好我就给你魔气。”叶舟愤怒地将少阴经脉中经过转化的魔气释放出来凝聚成猫眼大小的透明球体。“魔气怎么呈这种状态?”他没来得及细想就将圆球抛向应龙,“去死吧,伤害我姐姐的人必须死。”叶舟咆哮道。

    “这是什么法术?”应龙皱眉苦思。这完全不是自然界灵气转化而成,也没有魔气的味道。“这小子究竟哪里冒出来的?”应龙绝望了,这不足入眼的小球散发着强大的能量。这到底是什么?已经容不得他细想。逃,这一从未有过的概念出现在他脑海,第一次感觉到逃跑的羞辱与无助。“原来逃跑是这种感觉!”他连续三个空间遁还是没有躲过叶舟的攻击。“噗噗”两声透明小球穿体而过,伤口处一道道阴阴邪之气侵入体内,似魔气而非。“他难道炼化了魔气?连黄帝和蚩尤都无法炼化的邪恶之气他怎么可能炼化。可是这的确应该是魔气的衍化物。”他忘记了剧痛,忘记了荣耀,忘记了所有,专心思考这个问题。“朋友住手,我有话要说。”他这是在求饶,可是他丝毫没有愧疚。

    住手?想得美,你伤害姐姐的时候怎么没有助手?叶舟再次凝聚魔气。他见一招有效准备多给他几下。可是一只柔软的手握住了他。“停下,看他说什么。”彩衣的话就是命令。

    “跟他有什么好说的,我要杀了他。”叶舟狠狠地说到,目光中充满了暴戾之气。彩衣慌忙搂住叶舟。“快停下,我不要你怎么暴躁。”说着泪水已经滴落。叶舟这才回神,“姐姐他伤害了你,我绝不放过他。”说着狂暴之气又起。

    “不要”,彩衣更加用力地搂住他。她的柔情融化了叶舟,他收去魔气,平复心情。彩衣散发出来的香气让他格外安静。“你有什么话快说,我不会放过你的。”短暂的安静之后他冷冷地对着应龙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