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多了一个人

    叶舟起床习惯性地和彩衣打招呼,对于彩衣的守候他已经习以为常。如果哪天醒来见不了解彩衣,他真不知道自己会是什么反应。有彩衣便心安。他的世界已经离不开彩衣。

    彩衣见叶舟一如既往地醒来便和自己打招呼,她立刻收起烦乱的心,“他还在,这便足够,未来,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她的思想本来就简单,除却对叶舟的想入翩翩还真没有什么事能扰乱她的心神。所以她对叶舟这问候报之一笑。

    “姐姐,你今天好美,做仙人就是不一样。”叶舟见彩衣笑对自己立刻不无恭维地说。夸她,再自然不过了,随口就来,无边无际。让自己夸上三天三夜都不会觉得烦。

    “你什么时候学得这么油嘴滑舌?”彩衣嗔道。她说完便转身不再看他。

    “可能是昨天吃的太多油还残留在嘴上吧。”叶舟和她开起玩笑来,也得心应手。只要关shàng mén,对付彩衣还是很容易的。叶舟想着就乐。“原来她的温柔还在,羞涩依旧。”这个早晨叶舟终于找回记忆中的彩衣。“她一直不曾离去!”

    “贫嘴,赶紧洗漱,我们该出发了。”彩衣美滋滋地说道。“他今天怎么跟吃了蜜糖似的?难道夜里他发现自己看他?”彩衣很窘,这太丢人了。自己这属于tōu kuī啊!

    叶舟得令二话没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洗漱完毕。“姐姐,我们可以出发了。”

    “这么快?还没三十息他就搞定了?”彩衣瞥了他一眼。只见叶舟已经向门口走去,边走边用肩膀抹去脸上的水。“真是个活宝,又没人跟你抢,干嘛这么火急火燎?”

    叶舟出门便吃了一惊,虽然他想过会有很多人围观自己,但是他没想到自己有这么大的号召力。三大家族的族长都来了,无数的围观者。他们都是冲着彩衣来的。美丽的仙子啊,仙子是想见就能见到的吗?不知道修了几辈子才有这样的福分。谁都不愿意错过这机会。

    “这次她风光了”,叶舟有些嫉妒,“唉,和她比我就一无是处。”他很奇怪,怎么一出房门对彩衣的情感就变了!屋里的她只属于自己一个人,而现在她属于所有人。这让他有点不能容忍。“姐姐是给我看的,你们哪凉快哪呆着去。”

    “恭迎仙人”,李贤意见叶舟和彩衣出来便率先说道。这先机万不可失了。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李家才是这里的主人,才是唯一有资格邀请仙人的家族。

    王家,史家自然也不落后,他们纷纷向叶舟二人问好。一番寒暄过后他们一行浩浩荡荡杀向古迹。

    伊山县城北,轩辕丘古迹。

    虽然名为丘,却不见一方土,更没一座山。古迹存在于一座祠堂里。祠堂并不大,方圆不足十丈。门前一尊石盘龙,龙须撩天,龙目注视着正前方,仿佛在监视着往来行人。叶舟盯着龙目看了一眼便有些头晕目眩。“这石龙好邪门。”他自语道。

    “姐姐,你注意到那石龙没有,我看它很奇怪。”叶舟低声对彩衣说道。

    彩衣随着叶舟说得看过去,没有什么异常。她释放神识查探,也没发现不妥。“难道他的觉察力比我还高?”彩衣疑惑不解问:“你看到了什么?”

    “我怀疑这石龙是活的。”叶舟说着又和石龙对视一眼。奇怪的是这次并没有什么不适。“难道刚才是我太紧张了?这石龙如果是摆设那应该是一对,可怎么就一尊呢?”叶舟还是怀疑这石龙有问题。

    活的?石头怎么可能是活的。彩衣放开全部神识运起半仙修为再次查看这石龙。她可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疑点。要保证叶舟的安全她必须小心谨慎。没有结果,石龙还是石龙。“我没看出来,你有什么发现?”彩衣虽然泄气,但是她要弄清楚叶舟为什么会这么说。

    她都没发现,一定是我刚才太紧张。“没事,我刚才看了一眼石龙的眼睛就头晕目眩,不过现在再看就没事了。估计是我太紧张。”有了彩衣的确认叶舟不再担心。认定是自己眼花。

    眼睛?彩衣着重留意石龙的眼睛,但是她依然没有发现。虽然石龙雕刻的很*真,但确确实实是石头。没有任何异常。

    走到石龙边上,叶舟有意无意地触摸了一下石龙,的确是石头。他彻底放心。“我怎么会这么紧张?我不是没把这古迹放在心上吗?看来我的心境还不稳固。”他的心境自然不稳固,虽然有一身本事,但完全没有修仙根基。五年来吸纳的灵气全部以战斗力的形式累积在体内。本体修为等于零。也因如此他的金属性领悟才异常困难。五年有一半时间花在领悟金属性上。

    “的确是石龙,是我多心了。”他对彩衣说,说完又看了一眼石龙,他还是感觉石龙仿佛盯着自己。“一个石龙就把自己吓成这样?真没出息。”奚落完自己他跟着众人踏进祠堂。

    李震山请香对着祠堂北墙正中间挂着的黄帝像拜了三拜。然后由巫师设坛拜祭,祈求保佑众人平安。一切完毕之后李贤高声宣布这次古迹之行正式开始。当然他还给了众人一个震惊。他宣布这次进入古迹共有二十一人。此言一出,满屋哗然。

    “你李家虽然是第一家族,但是也不能说加人就加人”,“就算加人多出来的一个也应该通过比试来确定名额。你这样做未免也太儿戏了。”众人对李震山的举动十分不满。

    李震山当然不会给他们反对的机会。多出来的一人除了李贤还能有谁?李震山将李贤请到人前。“这位是木子前辈,结丹大修士!”他认为这样的介绍已经足够。

    惊愕,疑惑,费解。众人立刻不再说话。在结丹修士面前发表议论,他们还没有这个胆量。“他真的是结丹修士吗?”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疑问,但是没有人敢问。质疑结丹修士他们更没有这个胆量。

    李震山很满意,这安静已经说明一切。“既然大家没有异议那么我们就请木子前辈随同我们这些后辈一同进入古迹。”

    “你这也太嚣张了,真不知道你从哪里挖出来这么一个老怪物,他进古迹能干嘛?你们那位先祖不也是结丹修士吗,还不是一样疯掉。结丹修士很了不起吗?只不过又多了一个疯子而已。”史苍茫恨透了李家这么横行霸道。要加人怎么也得和我们两家商议一下。你还真当古迹是你们家的啦!

    王乐天气愤之余更多的是担忧。李家有这么个老怪坐镇,史家也曾请到过仙人,相比之下王家算是裸奔上阵。这叫他如何不担心。他早就吩咐过王家修士进入古迹后不要生事,但是他还不放心。于是又叮嘱一遍。形势对自己家太不利。

    对于加人三个散修当然没意见,他们哪敢有意见!能进去已经是大机缘了。他们都是为修炼而来,所以没有三大家族的担忧。

    商议已定,李震山再次请香三拜,然后凭空虚点了几下,画成一个八卦。随后将成型八卦打入黄帝画像之中。嗡,画像一阵抖动。神案前出现一道门。

    “这就是古迹入口?”叶舟见李震山开启古迹的方法有些失望了。这只是一个普通的结界啊,这样的结界里会有好东西吗?魔气居然被一个简单的八卦结界困住?

    随着古迹之门的出现众人又开始骚动了,有资格进入的人满脸激动,没资格进入的人充满嫉妒与不甘。

    “你们有一个月时间,记住了,只要你们感觉到不适就立刻出来。不要贪恋里面的修炼条件。欲速则不达,你们好自为之。”李震山作对着十八个修士作最后训示。

    李贤走在最前面,接着是彩衣,叶舟,随后自然按修为高低自觉排队进入古迹。

    这会是怎样一片天地?叶舟无限期待着,心不能平静。这可是他出道以来最有挑战性的一次经历。他能不激动,能不担忧吗?何况他还觉得有人关注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