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先斩后奏(三更)

    火球不断*近李震道,众人的心都提到喉咙眼。这一招下去他还会有命在吗?看着忙碌,颤抖的李震道大家都是一阵心凉。

    李震道几近崩溃,原本赌博的心越发慌乱,拿自己的命赌真是疯了。眼看火球就要到自己跟前,他能怎么办?心一横,眼一闭。把自己给押上去。

    嘭一声火球碎裂,如巨大的红色莲花般散开。,火花四溅,大厅到处燃烧着细小的火焰。热浪翻滚,烟雾弥漫。

    闷响之后李震道感觉身上多处被火焰灼烧。但是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疼痛,难道火球没打中我?他缓缓睁开双眼。到处火星,自己身上也有几处细小火光。他迅即挥手扑灭身上的火。他庆幸自己没死,庆幸对方手下留情。“多谢前辈不杀之恩。”他虽然嚣张但不傻。此时正是拍马屁的最好时机。胜利者的心情永远都是好的,尤其是刚取得胜利的时候。

    “你很不错,在我这火焰攻击下不选择逃跑的人不多。小子,不错,李家就该有这样的骨气。哈哈”李贤放声大笑,对付李震道那是太简单了。他不是不知道结丹期和筑基期有着本质区别,但是这样秒杀的效果他还是第一次体会。想当年他突破之后便和祭坛干上了,接着被魔气侵蚀。当他能镇压住魔气的时候才知道和自己一同进入古迹的人就他一人出来。期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他不清楚,但是他推测这些人很有可能被魔化后的自己统统杀掉了。他不愿意这么想却只有这一种解释。这是他的一块心病,也是他提出将自己锁住的原因。

    听他这话的意思是很了解我们李家,同时也很在意我们李家。他到底是谁?众人都在猜测木子的身份。同时他们都肯定此人对李家没有恶意即使有人这么羞辱他,他都没有出杀招,连个警告性的出手都算不上。这太让人难猜了。大伙除了看着李震山别无他法。“李震山什么时候这么沉得住气了?真是天大的怪事。”

    对于一次次询问的目光李震山自然表现出不屑与爱理不理之色。“想让我告诉你们吗?我怕说出来吓死你们。”他不打算和这些人多说什么,反正没人再敢反对自己的决定,这就足够了。就算李贤不让自己保密,他此时也不想说出他是谁。平日里他没少受这帮人的气。“什么长老会,什么家族高层。看你们以后还敢在我面前耍威风,我可是有先祖罩着的。”李震山欣赏着众人的窘态。这感觉妙极了。

    这长老会里的人哪个不是七老八十,哪个不是人精。如今都想孩子一样在呕气。这让叶舟很想笑,尤其是听李贤叫李震道“小子”的时候,直接把叶舟乐翻了。虽然李震道对于李贤来说小得不能再小,但是他怎么说也是七八十岁的人,当面被人唤作“小子”,遇到这场面想不开心都难。更何况李震道还一副很受用的样子。叶舟内心在爆笑。

    “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我们是不是该正式向木子前辈和叶舟小友他们道个歉。请他们原谅我们的过失。”李震山在战斗结束一刻钟后高声说道。

    “道歉,必须道歉,怠慢这么厉害的角色道歉是最低的。人家不发难就是对我们莫大的纵容。”还有谁敢说不道歉?他们齐声道歉,请求李贤不要怪罪。李贤对李家修士更加满意,“这孩子把家族治理的可以啊,很好。”李贤的一颗老心很欣慰。千年以来每位族长对自己都言听计从从不把自己当疯子看待。如今出来了又见其他族人这般上进,他还有什么不安心的呢。

    叶舟见一群不知大自己多少岁的人谦身向自己道歉,连连称不敢当。他的确不敢放,接受比自己年长许多的人对自己行此大礼他很过意不去。“这叫我如何是好?”

    彩衣则坦然接受李家修士的歉意。他们有错在先,道歉也是理所应当的,何况自己的年龄可以接受这群人的谢礼。

    道歉过后李震山回到李贤面前低声说道:“木前辈实在对不住,都怪我平时管教无方让您看笑话了。”

    李贤本来就很满意李震山,听他这么一说更加开心。随即道:“不要在意我这老头子,怠慢的二位仙人。”说着他向叶舟他们郑重行礼。

    “对啊,他们才是贵客,我怎么把这事忘了,该死,该死。”李震山美好情绪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担忧与羞愧。“这下不好收场了。”他眼巴巴地看着李贤,“先祖这该怎么办?”他虽然将人请了回来,可是之后还怎么款待却没有主张。不过有先祖在他倒不用太费神。“有人罩的感觉就是好!”

    李贤知道李震山没了主意,他又何尝有主意?见这架势李震山决定甩手了,让自己这个先祖来处理。没办法,谁让自己辈分这么高。李贤还能怎样,先请安再说。他一行礼,李震山跟着下拜,众人也都泱泱跟着和道。“这事太莫名其妙。”

    他俩你推我让,自是心知肚明,可大伙不干啊。“你李震山身为一族之长,怎么待客还需请教外人?”,“仙人?他们两个是仙人?!怎么可能,仙人会参加我们的大比?”他们不怀疑木子前辈是有能力之人,也不怀疑叶舟二人也一定法力无边。但是李震山的言行太让他们惊诧了。仙人,是我们这些人能看到的吗?

    “从现在开始木子前辈不仅是我们李家的贵客,更是我们李家长老会的一员。”李震山高声宣布。“他不让公开身份,又没说不能在李家任职。说不准他哪天就云游去了,这可是巨大损失。能多留他一天就多久他一天。”

    嗡,一片哗然,“胡闹,长老会是你想拉谁进来就拉谁进来的吗?”,“你来有没有一点族长的样子”,“我们不能同意。这太胡闹。”众位长老都表示反对。“他根本就是没把我们放在眼里,这是在示威啊!”一旦关系到自己的利益,众人便不能淡定。

    “这样哄闹可不行,在仙rén miàn前如此混乱那太危险了。”李震山见众人喧闹不止,大声呵道:“安静,成何体统,在仙rén miàn前如此放肆,你们都活腻了吗。我如果没记错,族长应该有权力举荐一人入长老会。我举荐木子前辈你们谁有不同意见?”

    众人顿时安静,谁敢不同意?长老会李清田最大,大伙现在都在等他说话。

    李清田没让大家失望,“他不姓李,这恐怕……”李清田反对得实在没底气。

    “不姓李,没资格。”众人仿佛看到一丝希望。

    “他姓李就可以做我们的族长!”李震山没有反驳,只是抛下这么一句。“这事就这么定了。”

    “胡闹,你还有一点族长的样子吗?”李清田火了,“这李家还轮不到你一人做主。”他顿了顿接着说,“如果木子前辈不介意可否屈尊做我们的客卿长老?”他不傻,李震山既然要请他去长老会自然有拉拢之意。他岂能错过这个机会?

    “客卿长老,你,你……”李震山气得快要爆炸。“他可是我们的先祖!真不知道你们以后怎么个死法!”

    李贤也被李震山这招先斩后奏给弄迷糊了。“这小子存心想留我在族里啊,用心不错。你不说我也不会抛下你们不管的,你们照顾我千年,也该轮到我做点事了。”李贤无限感慨地望着自己的后人。同意,完全同意。李贤笑道:“我没意见。”

    李震山心里美啊,苍老的脸,年青的笑容,在这大厅里格外引人注目。伊山县最有威望,最有权势的老人,如今孩子般地在李贤面前献宝。

    亲情的魅力真是无限,叶舟见此刻突然很想家。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