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伏羲卦印

    李贤得到李震山的肯定之后再次将目光聚焦到叶舟身上,放开神识,毫无保留地窥视着他。但他没得到一丝反馈,叶舟在一个结丹修士神识的扫射下泰然自若。“这对他根本就没影响吗?这是……他真的一点根基都没有,还是强大到我根本无法窥探的地步?”

    既然要进古迹,李贤肯定是关键。如果让他陪着一起去,绝对有百利无一害。想要保护叶舟先得治好李贤的病。彩衣只能如此计划。“他倒好,漂亮话一说,剩下的什么都不干。”彩衣埋怨叶舟的同时也感觉到些许自豪。“为他做任何事都是一种幸福。”

    “前辈,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你恢复?”治疗李贤势在必行,彩衣果断问道。

    李震山激动无需再表,他早已乐到天上去了。彩衣的话对李贤的刺激更大。“什么意思,你想治好我的疯病,你能有办法控制我体内的魔气?”这惊喜来得太突然,以至于他都忘记了激动。“有,此时我体内的魔气已经被我压制在‘气海穴’中,但是它正在不断括散,当他冲破我元神包裹时我就会失去理智。不过如果对其施加封印我便能恢复。”封印魔气谈何容易,但是只要有一丝希望他都要争取。希望,总让人不顾一切。

    “封印,这小事一桩!”叶舟心下更美了,但是他没立刻说出口。低调,我要低调。

    彩衣也看到一丝希望,“他封印结丹修士都能压制的魔气应该没有问题。”于是问道:“不知前辈需要什么样的封印?”

    有戏,他们真的能做到!李贤双目闪光,嘴唇干裂,激动得声音都颤抖起来。“需要‘伏羲卦印’”。

    “伏羲卦印”是伏羲衍卦的基本封印,属于封印术的中阶低级。要求施印者必须达到土属性小成境界。其基于伏羲八卦理论,加之施术者对之的领悟。叶舟土属性已经小成,施展它自然不是问题,何况他已经熟练掌握封印的方法和步骤。

    叶舟听说只要“伏羲卦印”更是无忧无虑,这没有挑战性。他立刻说道:“没问题,这封印我可以完成。”

    “你可以完成?”李贤疑惑了,惊愕了。他原本以为彩衣才有能力完成,没想到叶舟会说他能封印魔气。“这两个人究竟是从哪里请来的。”李贤不自觉地看向李震山。而李震山的惊讶程度丝毫不比自己小。“原来他也不知道,这小子真神了,这么两个jí pǐn都能被他请来。看来真是天佑李家。”

    既然能封印那还等什么,千年恶疾眼看就能被治愈。这样李贤一刻也不想多等。做疯子的感觉不好受,整天和一团小小的魔气苦战更悲催。这样的日子就要结束了。骄傲,荣耀将重新回来。

    叶舟根据李贤的提示,在其腹部结印。“天地定位,山泽通气,雷风相薄,水火不相射,乾坤相对,阴阳两长,卦成印结”叶舟结成卦印将其打入李贤体内“气海”之中。他分出元神控制卦印将魔气封印。他元神一入李贤体内便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气息在哪见过?魔气在卦印的围剿下拼命反抗,左突右撞,很不情愿被封印。叶舟见状很好奇,“这魔气难道有自己的意识?”他想释放一点魔气让自己好好看看。但是想到这是在李贤体内,总不能把人家的身体当作自己和魔气的战场吧!他打消想法后专心封印魔气。两个时辰后魔气失去所有反抗,被封印在卦中,化作一白一黑两个圆点分立于卦印两端。

    李贤见叶舟出手干净利落,动作简单迅速顿时起敬畏之心。“果然是大能。”但是他发现叶舟在施术时仍然没有丝毫修为表露。“没有修为也能施展法术?难道他已经到达随心所欲的境界?这是什么样的修为?”他更加尊敬叶舟。不是因为他帮自己解除千年顽疾,而是叶舟这深不可测的修为让震惊不已。如果他知道叶舟真的一点修为都没有肯定当场吐血。

    封印结束叶舟收回元神笑道:“搞定!”这轻松,太轻松了。李家三人都目瞪口呆,他们怎么会想到自己的运气居然这么好!惊诧片刻三人一同拜倒感谢叶舟救命之恩,李贤,李震山更是喜极而泣,哭得稀里哗啦。

    重新完全掌控自己身体的感觉就是好,李贤感激过后沉浸在夺回身体的喜悦中,他释放神识走遍自己的每一寸肌肤,这感觉是那么得熟悉而陌生。一千年了,一千年没有感受过真元力流转全身的感觉。他运气周行全身,骨骼咯吱直响,他似乎触摸到突破的迹象。这让他再也控制不住喜悦。他运足真力,挥手,跺脚,扭腰。哗啦啦,啪,啪,啪,一阵铁索碰撞断裂之声,李贤挣脱困住自己千年的枷锁。自由,他自由了。站直身体,双手举天,头颅微扬,他在感受自由的气息。

    “恭喜先祖恢复,在先祖的带领下我们李家一定更兴旺。”李震山跪倒在李贤面前。

    “震山,你不错,我们李家要感谢的是二位恩人。”李贤扶起李震山,他越看越顺眼,“这孩子长得还像我呢!”他当然不记得这李震山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后代。“只要是李家的孩子都像我。”一事顺,事事顺。李贤笑得合不拢嘴。

    “多谢仙人对我们李家的再造之恩。”就算李贤不发话,李震山也准备再次感谢叶舟他们。这恩惠,感激生生世世都不为过。

    “仙人?他们都是仙人?对,一定是。不是仙人对法术的运用会这么随心所欲。但是仙人为什么把自己的根基都隐藏起来,这是不是太变态了。降低修为也得有个度啊!扮猪吃虎,也得扮成猪才行,你倒好,直接以寻常人的身份到处跑!”李贤心里很不是滋味,如果没有这该死的魔气或许自己也有这样的修为了吧,如今呢!运气好的话不久将突破到结丹中期。可是和仙人比起来不知道要差到什么地方去了!

    听说是仙人李天豪的脸色顿时青一块紫一块,像是被爆揍一样。他还打算以自己的魅力去征服眼前的美人呢,比赛场上优美的姿态,举手投足间都投射无穷的魅力。李天豪自打第一眼见到彩衣就被她迷住了。那眼神足以让人为她付出一切。这样的美人只有自己才配得上,也只有自己才能征服。至于叶舟他可不放在心上,一个连打架都不会的人对自己有威胁吗?没有!可惜他的思念仅仅持续了不到一天,这么短暂的幻想将让他永生不忘。能得仙子一顾死也足矣。他现在还有机会吗?没有,一点机会都没有。“该死,你一个仙人跑筑基期段的比赛场凑什么热闹!这不是坑爹么?”他的相思病好了,心却碎了。就连看不上眼的叶舟都有着深不可测的修为,这让他很受伤。

    “先祖我们先出去再说。”李震山建议道,没错,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他在想如何款待叶舟他们,这可是仙人!以什么样的方式,用什么样的礼仪接待都必须深思熟虑。

    “出去?”李贤轻声重复着,他时刻想出去,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外面的世界如今是什么样子?他不知道。李贤犹豫了一下立刻说道:“好,我们出去,不知道还有没有老友在世!”

    “能活千年的人,附近还没有。先祖的老友……”李震山不知道怎么回答,幸好人家也没问自己。

    “出去,去到那个真实的世界,还有我的舞台吗,还有我熟悉的人吗?”李贤的步伐有些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