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看天喝茶

    款仙阁,天字一号房,门外。

    李震山双手交叉很不自然地垂于腹前,低头谦身立于门边。他没有勇气去敲门,就算是来拜访那也只有等待仙人的召唤。他在等,等叶舟他们唤自己进去,一天不开门他就等一天,两天不开门他就等两天,既然来了,没有回话他绝计不敢擅自离开。不过他有信心,最多等三天。因为三天后他们要进入古迹。现在是考验自己耐心的时候,他必须拿出决心来,让仙人看到自己的决心。

    听到脚步声后,叶舟雀跃起来。“姐姐他们来了,我们是不是让他们进来?”他小声问道。

    “不急,现在是他们拜见我,我们自然要拿出架子,不能失了身份。”彩衣整理着衣服说道。

    “这下你拽了,一个惊动三界的人儿就是这个架子吗?”叶舟怎么也看不出她有什么架子。“还和以前一样的笑容,一样的神情。难道架子就是让别人穷等?”

    “我们什么时候让他们进来?”叶舟不习惯思考,有彩衣在身边,定策略,拿主意的活不用他干。

    “先让他等半个时辰吧,小二送早餐的时候我们顺便让他进来。”彩衣已经有了全套计划。

    半个时辰并不长,却也不短,叶舟不知道在房间里转了多少个来回了,李震山却丝毫未动,入定般站着,心头只有一个意念。等待,毕恭毕敬地等待。

    敲门声终于响起,叶舟箭步向前,欢天喜地的拉开们。

    小二胆怯地说道:“客官这是我们为您准备的早点。”他说话都打哆嗦,能不怕吗,门口站着县城最有权势的人,这压力巨大。来时掌柜的可特意吩咐要小心伺候。怎么个小心法?没有人告诉他,因为连掌柜都不知道什么样的fú wù才能算小心。李族长死活没让自己跟来,这让掌柜的很诧异。“什么样的人物能使李震山如此低声下气?专门守候在门口。”他搞不明白,也愿意花精力去搞明白。“只要你们在我这消费就好。什么李族长,王族长的我还是县太爷的大舅子呢!难道你们还敢明目张胆地欺负我?”

    “嗯好,有劳小二哥了。”叶舟接过小二手中的托盘道谢道。开门的一刹那他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激动,他没有第一个招呼李震山。却先对小二哥道谢一番。这让他有点搞不懂自己的行为。见李震山垂首而立,他突然不想立刻让他进来。“怎么说也是你来求我们,何况彩衣还没发话。这样的人我可搞不定。”

    “谢天谢地,不是什么凶神恶煞的主。”小二虚摸了一下额头,这颗心算是放下了。他随即站直身体,用余光扫射一下李震山,见他依旧不动如山,面无表情。他立刻收回目光,款款说道:“客官还有什么吩咐,如果没有小的就不打扰二位用餐了。”离开这儿,尽快离开,小二虽有好奇,却也知道这里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连李震山都只有站着的份,自己还呆在这里不是找死吗?”

    叶舟把盘子放到桌上,两碟糕点,一壶清茶。糕点每碟五块,呈梅花状排列其中,给人充实却不凌乱,精致而雅观的感觉。其质晶莹剔透,散发出浓浓的桂花香。看得叶舟直咽口水,真想扑上去猛吃一顿,可是他不能,门外还有个人看着呢。

    “来人可是李族长?”彩衣见叶舟打发小二离开对着门口轻轻说了一声。

    “晚辈李震山见过仙人。”李震山满含热泪地说道。“仙人终于肯搭理我了,这语气没有丝毫恶意,我是几辈子修来的福份!”

    “李族长若不嫌弃请进来一同用餐。”这声音多么动听,多么有魅力。李震山老泪纵横。“仙人对我如此友好,还叫我一同用餐!”兴奋,感激,不安,胆怯。他心情很复杂。

    李震山终于踏进屋内,短短几步他走得很辛苦。手心额头都已渗出了汗水。进屋之后他依然垂手而立不作言语。他在等叶舟他们再开口。光是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仙人就已经可以永载家族史册,就算放眼整个神州又有几人能有此机遇?他不再恐惧,不再犹豫。“人家能正眼看待自己已经是莫大的荣幸,何况是还要请自己吃饭?”他满心欢喜和感激。

    “李族长,这边坐。”叶舟立刻腾出一个凳子请李震山坐下。李震山哪里敢坐,但是更不敢推推辞。他只是不言语。等待被问是他唯一能做的事。

    “李族长不要客气,我们也是借花献佛。”彩衣也邀请道。语气没有丝毫傲气。这让李震山摸不着头绪。“仙人都是这么和善吗?对,怎么说人家也是仙人,会和自己一般见识吗。”他决定以后要改改自己的脾气,不能整天喊打喊杀,这多**份。他想明白后觉得自己的心境又进一个层次,大喜。“仙人给人的真是无穷无尽,只相处一会自己修为便有提升。如果长时间……”他不敢想象。

    他蹑手蹑脚地走到桌前,顶着巨大的压力小心翼翼地从盘子里拿了一块糕点。他没有立刻吃下去,要在平时任谁请他,求他,他都不屑吃这些东西。可今天不同,这可是给仙人吃的东西!自己能随便吃吗?他发誓回去之后一定将这块糕点供奉起来,早晚一炷香。以求福泽后世。“在仙rén miàn前暴露自己的吃相绝不是明智之举!让仙人见笑事小,打扰了仙人雅兴那就罪该万死了。”

    叶舟可没有他那么多顾虑,见李震山拿了糕点后迅即开吃。他的吃相可真不敢恭维。一手一块糕点,左咬一口,右咬一口。咀嚼之余不忘盯着盘中剩下的糕点。好像害怕别人跟他抢一样,表情十分滑稽。落在平时李震山早已将此人哄出去,“吃饭都没个正形,还能做什么?”如今他看叶舟如此吃法,又“顿悟”了。“不愧是仙人,已经做到返璞归真了,这一举一动无不符合天道自然。”他注视着叶舟祈求从中获得更多的启发。

    对于叶舟的吃相,彩衣已经见怪不怪。她给叶舟倒一杯茶,然后给自己和李震山也倒了一杯。

    “李族长,我们想知道一些有关古迹的事,您不会介意吧。”彩衣将茶杯放到嘴边轻轻一抿这顿早餐算是吃过了,随即问道。

    “仙人就是仙人,说话永远那么和善,动听。还带尊称!”李震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位仙人对自己用尊称?这是无上的荣光啊!他必须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回仙人话,鄙处古迹实乃当年黄帝封印天魔石时聚集灵气的场所。事后便留下这个被我们称为古迹的地方。”李震山回答简单明了。仙人当然不愿意听自己在这废话。

    “依李族长所言,古迹其实就是一个聚灵阵?”彩衣思索着,“聚灵阵内怎么会有邪气?”

    “仙人所言甚是。”李震山见机恭维道。

    “聚灵阵是……”叶舟已经消灭所有点心还乘机喝光彩衣给他倒的茶,抹嘴就想问,“聚灵阵是什么玩意儿。”可是他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是仙人伴侣,如果问这么弱智的问题肯定让人笑掉大牙。于是他话说一半端起彩衣面前的杯子一顿猛喝。如今这场面他能做的也只有喝茶和静听他们谈话了。

    叶舟打量着茶壶,那么小的壶也放不了几杯茶,这样一口一杯肯定不行。他又瞟了眼杯子,“这更小,一口三杯都没问题。”他发现原来喝茶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既要听故事,又要有计划地喝茶,叶大少今天真的很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