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带点邪气的地方

    史家修士一片欢腾地离开比试场,能请到这样两个人让史家挣足了见面,尤其还是在李家失利之后。连李家都请不动的客人居然被史家请走,这堪称奇迹。“难道史家真的要崛起了?”一些散修开始想要结交史家,毕竟他现在还没壮大,门槛相对低一些。

    事情的发展一如是苍茫所设计,到了“款仙阁”史苍茫立刻打点一切。现在这种情况已经不需要征求叶舟他们意见。他直接包下一个雅间请叶舟二人入内。自己只带着史青邺和其他三位有资格进入古迹的族人随入。叶舟不知道怎么拒绝,彩衣根本不想拒绝。于是这客是真请成了。史苍茫长吁一口气。剩下的就等吃饭时详谈。他细心组织语言,编排说话次序。

    “多谢史族长,我们二人还想劳烦族长告知一些有关古迹的事。”彩衣知道史家必然有所求,但是她也懒得等对方开口之后再问。与人方便自己方便。

    “这下更没问题了,他们既然也有求于我,那么该不会为难我。”史苍茫的心算是彻底放下。这古迹中的是本来是决不能对外说的,但是对方已经取得进入古迹的资格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告诉他们一些自己知道也没关系。何况他们知道的越多对自己越有好处。这样可以更好地保护我们史家的人。

    “老朽正要和二位小友说说我们的古迹。”史苍茫压制喜悦和声说道,“这古迹是上古时期,黄帝所留。两千年前被我们史家祖先发现,后来先祖邀来李家先祖和王家先祖一同进入古迹。他们发现古迹中灵气浓度是外界的很多倍,于是他们欣喜地就在其中修炼,可是不久他们便发现这里的灵气带有一丝邪气,能扰乱修炼者的心境。先祖们经过一番察看发现邪气来源于古迹中间的一个祭坛。祭坛被强大的结界包裹,至于里面有什么谁也不知道。”他语气中充满了无奈。

    “既然有邪气,为什么你们还要守着它?”叶舟不解,他们护着这邪恶的东西做什么。

    “小友有所不知,当初先祖也准备放弃,可是这儿的确是个修炼的好场所,灵气浓度之高,非外界能比,在里面修炼一个月胜过外面修炼三年。因此先祖不忍心离开。虽然冒着有可能破坏心境的危险,但是只要把握修炼的时间,就能获得最佳修仙效果。先祖们经过多年实验最终定下这二十年一度的规矩。”史苍茫感慨地说。

    “既然是你们三家发现的,为什还要让那些散修加入呢?”拿自家的宝贝给别人分享,这太不合理。叶舟不理解这三家的行为。

    “小友说得对,起初只有我们三家后人才能进入古迹,但是一千年前李家出了一个惊世骇俗的修炼天才以筑基后期巅峰的修为进入古迹,这修为已经披肩我们的老祖。也不知道他在古迹中干了什么,那次进入古迹的二十人只有他一人出来,可是他出来时已经神志不清。虽然修为突破到结丹期,可心境已经崩溃,成了疯子。后来古迹里面的灵气虽然又增强许多,但是邪气变强了更多。普通修士能呆在里面的时间更短了。所以八百年前我们三家经过商讨决定将古迹开放,希望能有人可以破解其中奥秘,但是有哪位大能愿意花时间来参加我们这些低修为人所组织的huó dòng呢?因此这秘密一直到今天都没有人知道。上一次呆在里面时间最长的也只有三十五天。所以这次我们设定三十天期限。”史苍茫很无奈地摇摇头继续说,“如果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我们不得不放弃它。这可是祖宗的基业,怎么能断送在我们手里。”

    还有这样的事,叶舟对古迹充满期待。邪气?会是什么样的气息?里面又有什么样的存在?

    “那位在古迹中突破的前辈现在何处?”彩衣问道。她知道修为达到结丹期的人寿命会曾加千年。结丹期是修仙者的分水岭。结丹期之下的人并不比常人多多少寿元,可是一旦突破结丹期无论是修为还是寿元都有质的飞跃。

    “那位李家修士,已经失踪很久,有谁会关心一个疯子,即使他修为再高。”史苍茫又一番感慨。

    彩衣有点失望,他可能是唯一知道里面情况的人。“看来他们除了知道古迹中灵气浓度高之外什么也不知道。”彩衣面有忧色,她担心叶舟会作出什么出格的事。他可是一点修为都没有。能经受里面邪气的干扰吗?

    “二位小友老朽话说多了,请见谅。”他是何等世故,岂能看不出彩衣已经担忧。

    “多谢史族长告诉我们这么多。”彩衣施礼谢道。

    “哪里,哪里,二位不嫌老朽啰嗦已经是老朽的荣幸。”史苍茫准备告知提出自己的请求。正好这时候饭菜上桌,他顺势说道,“二位请用餐,我们边吃边谈。”

    果然是饭桌上好谈话,史苍茫找准时机表明自己来意。在饱餐之后他立刻说道:“二位小友实不相瞒,老朽有一事请求二位帮忙。”

    吃人嘴软,再则叶舟本事热心之人,所以他忙说:“史族长有事但说无妨,晚辈能做到的一定尽力。”

    “这事对于二位来说只是小事,我希望二位进入古迹能关照我们史家修士一下。老朽感激不尽。”他说着要下拜。

    “我们一定尽力周旋,再说史家修士个个英勇了得,我也未必能帮得上忙。”叶舟劝慰道。这是夸史家修士,更是在夸自己。

    “多谢,不知二位能否赏光到寒舍一叙。”史苍茫小心翼翼地问。

    “感谢史族长厚意,只是我们散漫惯了,还请见谅。”彩衣不是不想去,她有她的打算。

    果然还是请不动,不过他们答应周旋就足够了,怎么说自己也是第一个请到他们的人。这份荣耀不是人人都有的。史苍茫没有为彩衣的拒绝而失落。达到目的就行,还想别的那不是智者所为。

    叶舟见彩衣拒绝史苍茫的请求,颇有失望。怎么这样一个老人你都忍心拒绝?他很想知道彩衣在想什么。他满腹疑问地看向彩衣。彩衣也正看着他,四目相接,叶舟心神一荡,久违的慌乱。自从他发现彩衣的强悍后,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羞涩却又让人依恋。他忙收回目光很不自然地胡乱找些话题和身边的史青邺聊天。他在掩饰自己的慌乱,也在表现自己的失神。有句话叫欲盖弥彰,可惜他完全忽视了。

    彩衣见叶舟仓促地看了一眼自己,随后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也心生暖意。只要发现叶舟在乎自己的样子她总是很满足。

    一番长谈之后已是戌时,史苍茫知道今天的相约该结束了。他拱手说道:“天色已晚,我们就不打扰二位休息。”他说完起身外出,“我已经在这里订好房间,以便二位休息,我们改日再叙。老朽告辞。”

    连房间都订好了,真够用心,叶舟对史苍茫一百个满意。“做人如此,还有什么让人说的。”他决定好好学习史苍茫的处事之道。

    送走史家修士叶舟忙问:“姐姐你为什么拒绝史家的邀请。”

    彩衣莞尔一笑,笑得有点神秘,带着一丝邪恶。“你不想知道,王家,李家对这古迹又有怎样的说法吗?”

    “你的意思是……”叶舟这才明白彩衣的意图。“这丫头真是鬼精灵。”每当彩衣展示出她那惊人的好奇时,叶舟总会想起眼前的她有着几百岁的年纪。

    “我敢保证,明天天一亮,李家和王家就会派人过来请我们。”彩衣自信地说。

    “那我们去不去,去哪家?”叶舟当然没主意,主意向来不用他想的嘛。

    “看心情。”彩衣抛下一句便跟着小二去到预订的房间。

    “不是我高兴,就是看心情,真拿你没办法,什么时候能靠谱点。”叶舟挠头自问,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