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请客有学问

    李家不愧为这里的第一家族,二十人当中有八个李家修士。王家各有四位,史家三位,叶舟,彩衣,外加三名散修。近千名修士经过五个时辰战斗后仅剩下这二十个人。史家比较悲剧,本来最有希望的那个被阴出局,这让剩下的三个将举步维艰,弄不好一个也出不来,家族为了培养他们耗费多少资源?史家损失不起,他们必须想办法拉拢叶舟二人。可是有那么容易吗?李,王两家会不打他们的主意?不过史家有着一个另外两家不具备的先机。

    相对于史家的抑郁,落选散修们的心情可以说是绝望了,浩浩荡荡好几百人的队伍,入围的只有三人。自己到底干嘛来了?每个散修都不禁反思,是感叹,是悲伤。命不如人,“实力不如人,这还有什么好说的。”然而散修们不是一点安慰都没有,怎么说加上叶舟二人也有五人入围。这团队并不逊于王,史两家。若论实力,李家也未必是对手。叶舟彩衣的实力那是有目共睹。“史家的修炼怪兽都不是叶舟对手,李天豪就一定能打得过他吗?”

    这问题不止散修们在想,王家,史家都有这样的想法。“这叫叶舟的少年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别人怎么想倒无所谓,可是李天豪此时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没想到看似上不了台面的家伙居然有这么恐怖的实力。”他已经没有和叶舟正面对战的心思。若是对战,胜固然可以巩固自己的威望,但是如果败了那后果就会很严重。轻则威风尽失,倘若比史青邺败得更干脆,那也就再也没有什么名声可言。这样的险他绝不能冒。“如果能在古迹中把他给……”李天豪想到这里诡秘地笑道:“叶兄神勇,这位仙子更是貌美无双,不知二位肯否赏脸到寒舍一叙。”他的潇洒无处不在,举手投足间都投射着自信与优雅。美,无处不在,他善于发现美,更善于创造美。他很享受这一切。

    叶舟看他很不爽,“耍酷耍到我面前来了,我偏不去。”他对李天豪的厌恶有点莫名其妙,反正见他那副尊容就来气。受尽冷眼的他对别人的自傲很敏感。这么卖力表演都得不到期待中的欢呼,自己这么华丽的战斗,居然得不到赞美。这对叶舟来说又是一个打击,所以当他看来李天豪自信满满地邀请自己时。虚荣夹杂着傲气让他直接一口回绝李天豪:“我们兄妹二人野散惯了,所以恐怕要辜负李大少爷的好意了。”

    被拒绝?李天豪目露凶光,可瞬息又恢复原本的优雅,“在女rén miàn前保持优雅是必要的。”他和声说道:“叶兄果然快人快语,只要叶兄愿意,李家随时欢迎。”说完抱拳向叶舟致意后转身离开。“你以为自己是谁?不过一个不入流的散修而已,既然你不识时务,那么这次你就别想在出来。”

    看着李天豪离开叶舟还不解气,狠狠说道:“我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嚣张。不就是一个筑基后期吗!”他这话不只是为了泄愤也是说给身边的彩衣和史青邺听的。他总感觉所以人都鄙视自己,不管自己怎么努力都得不到想要的尊重。

    彩衣觉得叶舟这样下去会走岔路,她有一种危机感忙说道:“人家也是一番好意,你也不用发火。我们修仙之人最重要的就是修心,荣辱不过是幻影,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方乘大道。”

    “这什么意思?你也看不惯我了?”叶舟见彩衣教训自己更为不快于是讪讪而语:“漂亮话谁都会说,想他庄周一生还不是明于辩而惑于辩。”他说完便是一阵心虚,“难道我真的错了?我此行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扬名,为了回家?”他陷入沉思,“扬名之后我就能心安理得地回家,风风光光的迎娶小香?那么这些年欠下的债用什么去偿还?父母为自己担心这么多年,难道仅仅用虚无缥缈的名声就能弥补的吗?”,“我究竟为什么而有家不回,为了什么四处奔波?”

    彩衣见叶舟神情凝重,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话说得重了点。“走,我们会客栈,大吃一顿,庆祝我们入围。”彩衣笑道。

    有吃的还在这里想什么,吃饱饭才实在!叶舟大赞彩衣善解人意。“还是姐姐对我好。”

    他向史青邺拱手道:“史兄,多有得罪,咱们后会有期。”

    史青邺本来也想邀请叶舟去他家族做客,可是见他一口回绝李天豪便打消了这个念头。“人家压根看不上我们这地方!”出于礼貌他没有离开,如今叶舟提出要走,他自然没有阻挡。“不是人人都有机缘的”,请教叶舟修炼问题的想法他不再奢望。“叶兄保重,后会有期。”他不是婆妈之人,顺口回道。

    “叶道友请留步”,就在叶舟准备回去吃大餐的时候史苍茫的声音传来。一位朴实却散发着些许威严的老人迎面走来。

    “请问老前辈,找我有什么事?”叶舟疑惑地问。

    “想必小友初来此地,老朽未能尽地主之谊,实在惭愧。若二位小友不嫌弃,请随我一同道款仙阁用餐,不知可否?”史苍茫这番话说得很小心,没错这是在邀请,他却表现出自己正好顺路一样。因为有了李天豪的前车之鉴他不敢显露自己特意邀请的意思。再者他们二人正好要回去用餐,所谓投其所好,无往而不利。

    “这位老先生倒客气。”叶舟找不到回绝的理由,“这样太不好意思,我们就不麻烦老前辈了。”他说完拉着彩衣欲走。

    史苍茫一听这话,心里太激动了,“有戏,至少没一口拒绝。”打铁趁热他接着说:“二位小友多虑了,我也是顺道,二位若不嫌老朽年迈走得慢,我们就结伴同行如何?”我不是要请你吃饭,我们只是顺路,同行,这点面子总能给吧。到地儿后抢在你们之前付账总可以吧!

    这已然不给叶舟拒绝的机会。如果这样一个要求都拒绝,那也太不算东西了。人可以嚣张,但不能张狂。叶舟这点世故还是有的。当下忙道:“前辈请。”

    “一切顺利,这次史家有救了。”史苍茫欣喜道:“多谢二位小友,青邺,还不赶紧备车。”

    史青邺不是傻子,他看得出叶舟算是同意自家族长的请求了。他立刻转身,欢天喜地的离开。

    “二位小友我们一起走,恰巧我们族人也要去用餐。”史苍茫还在强调自己绝不是特意请客。

    “有劳前辈了。”叶舟不知道史苍茫打什么主意,可彩衣知道。“我们对这里形势以及古迹里究竟有些什么全然不知。从史家这里得到些资料也好。”

    “哈哈,顺路,顺路”史苍茫再也掩饰不了激跃的心情,放声大笑。笑语间满怀得意地看了一眼李震山和王乐天。“看,这就是语言的魅力。请客也是一门学问!不是所有人都懂得请客之道地。”

    王,李二人嫉妒得给了史苍茫一个鄙视的眼神。同时他们又相对一望。他们怎么容忍史家在自己面前这么嚣张。联手对付史家的策略在这一望中达成共识。“任这小子如何厉害,我们两家联手也不怕他。”

    人来如聚烟,人散如退潮。观众过足了眼瘾,别的修士当足了陪衬。主角,是每个人的理想,但主角却只能有一个。此时此地的主角是叶舟。他们除了投以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剩下的也只能发誓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