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相隔一层纸

    “这下完了,怎么把她说出口了?!”彩衣的问题让叶舟心跳加速,脑门冒汗。“怎么办?她要是知道小香的事还不跟我拼命!隐瞒,必须隐瞒。”叶舟打定主意,说道:“小香是我mèi mèi。”心虚的人说话都颤抖。

    “你还有mèi mèi?是不是你找过的姑娘?”彩衣说着紧握拳头,她的心也在颤抖,抖得莫名其妙。

    “胡说,才不是,她是我表妹。”谎话才说两句就露馅。叶舟心神慌乱。“再说下去肯定会被她知道。”

    “表妹?”彩衣顿时很失落,仿佛什么宝贝被夺走一般,急躁,痛苦,彷徨。她不知道说什么。叶舟说找姑娘她会毫不犹豫地暴揍他一顿,可人家是他表妹,一定从小就认识。自己只不过是外来者。还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她虽然如此想,却不甘心。不甘心叶舟心里还藏着别人,更不甘心在他心中还有比自己更重要的人。她越想越来火,“居然当着我的面说别的女孩子比我好。”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表妹对你很重要?”彩衣并不急着发飙,她想弄清楚一些事,“她是怎样一个女孩子?”

    没来火,语气很平和,似乎还带着一丝哀愁。这什么情况?叶舟很后怕,“她该不会等着喷发吧?这不是她性格啊!”

    “没,没有。我只是想到一些事。”叶舟在编故事。

    答非所问,还故意转移话题。这分明就是掩饰,“他还为她掩护!”彩衣目露凶意,准备随时给他一顿暴揍。“想到什么事?”彩衣冷漠地问。

    这语气分明是要爆发了!“说多错多,这故事该怎么说?”叶舟不知所措,这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非要瞒着小香的事,但是他清楚彩衣知道一定很生气。“难道只是为了不让她生气才隐瞒?还是自己没勇气向她坦白。”,“我在害怕什么?一个可以向全世界公开的秘密为什么唯独不敢告诉她?”叶舟注视着彩衣,早已熟悉的模样,早已深入骨髓的记忆。她的出现是那么得让人恐惧,她的笑容是那么的迷人,她的关怀是那么地无微不至,她的嚣张,她的强势,她的温柔。叶舟发现,彩衣留给他的记忆不比小香少。

    不说话,就是默认!还面带微笑,太张狂!彩衣气氛到极点,单手一招一个火球砸向叶舟。“让你犯花痴。”

    叶舟见火球飞来本能想躲却还是慢了,“噗”一声,火球落到身上衣服燃烧起来。“哇,你还真打我”,他蹦跳着用手扑火。用手岂能救火,何况他还没心情救。十息过后火势扩大,叶舟感觉自己快被烤糊了。“这什么火,怎么扑不灭?”

    “快用冰灭,你个笨蛋。”彩衣没想到叶舟这么简单的一招都躲不过,本来打算多给几招的她现在除了关切地看着,别的什么都忘了。

    得到彩衣的提醒叶舟立刻运行“玄冰诀”在自己体表凝聚出一层冰,冰逐渐熄灭火焰。“真玩命,这也太暴力了,小香多温柔。”这次他只能用想的,借他一百个胆他都不敢说出口。

    “你干嘛又打我。”叶舟假装气愤地问。

    “谁,谁让你骗我。”彩衣当然不会说出真实想法。“谁让你在我面前发呆,连个火球都躲不过,真丢人。”

    “我那有发呆,是你长得太好看,我不忍移开目光。不然十个火球我也躲得过。”叶舟不知道说这话是为了安慰彩衣,还是在表达爱慕。

    “再说好听的也没用,我是不会原谅你的。”彩衣嘴上发狠,心里其实好受多了。

    “我说得是真的,刚才真是看你看入迷了,我想到我们刚见面的时候你也是凶神恶煞,动则shā rén的模样。就和现在一样。”叶舟进一步解释。

    “我有那么凶?”彩衣羞涩地问。女孩子还是很在意自己的形象滴,被叶舟这么一说她顿时也觉得自己很暴力。“平时我不是这样,怎么一遇到和他有关的事我就这么不理智。”彩衣在心里嘀咕着。

    “不凶,一点都不凶。”叶舟还敢说真话吗?“你不凶就没有凶人了!”这话只能烂在心里。

    “说得那么勉强,一听就知道在说谎!”彩衣鼓动嘴巴说道。“看来他真把我当坏人了,什么时候才能明白我的心意。”她有种莫名的伤悲。一种不被理解的痛苦。

    “千真万确,我就喜欢你对我凶。”叶舟说完都感觉自己有病,但是这的确是他真实想法。如果哪天彩衣变得和小香一样温柔那他肯定没有这么喜欢她。原本的火焰和清泉已经悄然调换了位置。只是他还没有察觉。

    “你有毛病吧,喜欢别人对你凶。”彩衣的气消了一半,语气也柔和了许多。她还有个自己都感觉诧异的念头:我要尽量展示我的温柔,不是只有小香才温柔的。她把气转移到这个陌生女子身上。这让她很惊讶。“为什么我会对她产生敌意,同时却更加在意叶舟?我刚才还恨他入骨!”

    “你又不是别人。”叶舟怎么可能承认自己有病,却也不否认自己这奇怪的思维。

    “那我是什么人?”彩衣想确认些什么。

    天变一时间,人变一瞬间!刚才还说打就杀,现在又一副惹人疼爱的模样。这变化速度老天都比不过你。“你,你是我姐姐。”叶舟回答道。

    我只是姐姐吗?彩衣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dá àn,但她确定这绝不是自己想要的dá àn。“姐姐,mèi mèi你都有了,这下开心了!”彩衣不打算给他日子过。“不给我想要的dá àn别想这么便宜就放过你!”呃,她的想法又变了呢!

    叶舟在思考,这问题回答不好肯定又得挨揍。可是怎么回答才合适?“姐姐最好?不行,这明显献媚。”,“开心,你们都是我的亲人?不行,这么模棱两可还不被她劈死!”,“小香真的只是我的表妹,我们之间……唉,我这是在干嘛?为了讨好她就能这么无视我对小香的情义吗?”,“直接告诉她,小香是我未婚妻!千万不能,说了谁能知道我怎么死?”

    爱恨皆苦,叶舟很矛盾,一个简单的问题,或许还算不上是问题就让他焦头烂额。欺骗,永远是件痛苦的事,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不用真心的交流注定是种煎熬。然而真心真的可以随时随地见人吗?每个人都是一个城堡,里面包裹着不愿见人和不敢见人的心。既然是城堡就必然有守不住的时候,当有人攻破堡垒进入你的城堡时,他们或许可以看到你不愿见人的心,却不一定能看到你那颗不敢见人的心。

    对于彩衣来说她虽然已经进入叶舟的城堡,也见到了他不愿见人的心。而他不敢见人的心就是他对小香的爱。

    这个世界多么神奇,对大头一伙或者对别的任何人他都敢大声说出的爱在彩衣面前却始终不敢说。不为别的,只因为他对彩衣也有一份爱。他不敢因为他害怕。害怕彩衣不理他,害怕彩衣离开他,在她知道后。两份爱该怎么调和,他不知道!就算哪天彩衣知道了自己对她保守的最后一个秘密。

    他当然不会知道,任何一份情感都需要两个人共同缔造和维护。单方面的思念,担忧,彷徨,那都是枉然。爱与不爱之间仅仅相隔一层纸。有勇气穿过屏障的才能得到应有的幸福。

    不过爱情也很需要那种徘徊于心门之外的憧憬和无奈。生活并不美,但是希望的生活却很美。上天给予我们想象就是为了让我们去发现,去创造世间的美好。

    叶舟,彩衣正在导演爱情的前奏,一丝忧伤,几处哀愁下隐藏的是满足,是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