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豪赌(二更 求收藏)

    “大城市就是不一样,看这告示牌黄铜柱,楠木牌,最关键的是这告示是用正宗蔡侯纸,标准柳体字写成。大手笔啊,写告示之人一定是书法名家!”叶舟不无卖弄之心地大声说道。

    鄙视,他迎来的依旧是鄙视和不屑,“丫的,你是来接活,还是来欣赏书法?在猎妖师面前卖弄文水,有病吧你!”众人见叶舟如乡下人进城一般在这文不对题地乱说一气,又见他无半点修为,均想:“跑这来看热闹,真是闲到骨头疼了。唉,这世道什么人都有!”

    他们投向彩衣的目光就不同了,美丽的人到哪都吸引眼球。当然他们关注不仅仅是因为她人漂亮,重要的还是人人都看不出她的修为,唯一能肯定的就是她一定是个修仙之人。这样一个美丽而又神秘的人任谁不想多看两眼。

    打击无处不在,和比自己高明的伙伴出行就得做好时刻接受对方给予无限打击的准备。叶舟对于众人看待他们的巨大差异虽然很淡定,但是心中的不爽已经没有语言表达。同样一个师父教出来的两个人差距怎么总是这么大!

    “不和你们这帮粗人一般见识,我是来赚钱地!”叶舟的自我安慰神功已经到了无敌的境界了。这样的平衡都能被他找到,试问还有什么能打击到他?

    “姐姐,选好了没有?”自从认知自己只是赚钱工具后叶舟也解放啦,除了杀妖外一切留给彩衣解决。“做工具也有做工具的优势”果然他已经无敌了,不仅仅是在自我安慰方面。

    “嗯,选好了,这次我们低调点,就是它。”彩衣笑道。

    叶舟看向彩衣选定的那张告示:千年藤妖,炼气后期巅峰,城东九十里红树林,木系,擅长空间逃跑。危险系数三星,斩杀难度四星。悬赏金额三千两。

    叶舟有点失望,不是最高的啊!“我们揭这张?”他想直接接赏金五千两的!

    “怎么,你觉得有难度?”彩衣狡猾地笑着。

    “笑话,我是嫌档次太低了好不好!追杀一个只会逃跑的妖能有什么前途!”叶舟心头翻着若干想法,可是现在她才是老板!“好,就它了,我倒要看看它有什么样的逃跑本领。”叶舟一不小心又提高了说话声音。众人投之以怀疑,“你小子就是跟在仙子后面跑腿的吧,真不知道哪来的狗屎运!”羡慕嫉妒恨!

    叶舟同意后彩衣去揭那张告示。“道友仙子且慢,那张告示我也看中了。”人群中传来个不太和谐的声音。

    “你看中了就一定是你的吗,谁这么狂口气?”叶舟回头寻找声音的来源。他看到人群逐渐散开,让出一条小道,每个人都十分恭敬地低头致意。“看来这人来头不小。”人群小道中缓缓走出一人,此人身高不足五尺,一身锦衣,背一柄足有七尺长的巨剑,看上去很不协调。紫色腰带上系着一对虎形玉佩,行走之时相互撞击砰砰直响。他非常喜欢美玉相互撞击发出的声音,清脆而又高洁。

    “道友仙子,在下也看中那份悬赏不知能否割爱?”巨剑男子对彩衣和声说道。先礼后兵总不会有错,他的目的是那份告示,所以只要得到告示他不介意用什么方法。手段只是为了实现目的,他很明白这点。

    “道友对它也有兴趣?”彩衣见对方已是筑基初期巅峰修为,自然知道他有能力和自己抢这份悬赏。但是就这么给他那太丢人了,想要在猎妖界混,固然不可以太高调,但是如果随便站出一个人都能夺走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么你就没法混了!

    “很有兴趣”,巨剑男子依旧很和气。和气生财嘛,何况对方还是大měi nǚ。不到万不得以绝不能展现自己暴力的一面。女人都喜欢那种温和而不失霸气的男人。他自认为对于女人他再了解不过了。不管什么样的女人她都是女人。而对付女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征服她们的心。一旦某人女人对你死心塌地,那么不管你对她们如何暴力,都没关系。柔弱的人内心对暴力永远是那么向往,甚至渴求。巨剑男一番想象后目光顿生一丝*邪。

    “可是我比你先看到,而且它如今在我手中。”彩衣玉手一闪揭着告示对着巨剑男晃悠。

    挑衅,*裸地挑衅!巨剑男还没有发作观众就已sāo luàn起来,“不知死活的丫头”,“她这是在自取其辱”,“王大师一根手指就能灭了她。”

    巨剑男享受着这番恭维,他有资格享受。这享受是他用热血拼出来的。他的身高不仅没有影响他享誉美名反而给他的成功更添一层chuán qí。身形与成就的剧烈反差使他在这里家喻户晓。

    他叫王小虎,可是成名后他觉得小字太有损形象于是就去掉中间的“小”字,不过他现在更喜欢听别人叫他王大师。他的名声来自猎妖,所以尽管现在很有名,他还是不时杀两个妖怪用以巩固自己的名声。既然是作秀,他自然不会傻到去挑战那些厉害角色,但是自己大师的身份又不能去猎杀三流小妖。于是他对外界宣布自己猎妖不是为了钱财,所以拒绝一切聘请。但是猎妖是自己的本分,因此每次出手都选择悬赏榜三到四名位置的妖怪。选择猎妖榜也是他仔细推敲过后的决定,对外人来说杀妖是猎妖师,杀妖挣钱也是理所当然。而大师出手必须是为民除害。所谓名利双收,何乐而不为?选择三,四名更是他的高明之处。这排名绝不低,需要大师出手才能解决,这赏金并不高,显得大师不是为钱杀妖,当然这一切还必须有一个巨大的优势存在:所选妖怪自己都可以轻松击杀。

    “想必你现在已经知道我是谁了,年轻人有魄力固然很好,但是也要量力而行。现在可以让给我了吧。”在众人吵闹一刻钟后王大师终于开口道。

    “怎么到哪都被鄙视!”叶舟很郁闷,“这日子还怎么过?是个人都能鄙视我,我长得那么让人不屑一顾吗?”他目光转向彩衣。见彩衣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哈哈,矮子,你惨了!”他心头巨乐。“终于有人代替我做受气包啦”,解放的感觉真爽!

    “你真的想要?”彩衣并没有生气,还满脸堆笑。这什么情况?叶舟有种不祥的预感,“矮子,你要倒大霉了。”他不禁替巨剑男王大师感到惋惜。“遇到这妖精活该你倒霉。”

    “真的很想要!”王大师很肯定的回答,看她这架势是要服软啊,他连忙摆出自我感觉最潇洒的姿势凝视着彩衣。“今天说不定还有意外的艳遇!”他想不乐都不行。

    “好,我可以给你,但是我们打个赌”彩衣的笑容更加迷人。叶舟已经很不淡定,“这是要倒大大霉啊!”

    “赌什么?怎么赌?”王大师自然不会怕赌。胜利已然属于自己,从她答应给出那张告示,她已经输了。

    众人的眼睛很亮啦,他们仿佛已经看到彩衣惨输的样子,说不定,“唉,又一个měi nǚ被糟蹋了!”众人惋惜,不平,可是没办法,这个世界看的是实力。

    “就赌看谁先完成任务!”彩衣再次扬起玉臂,雪白的手腕露出的那一刻有人直接喷出鼻血来,虽然只是那么一闪,可是在场的人都永远无法忘记那美丽,美得让人心碎的瞬间。“第三张给你,第一,第二张我留着,我们就比谁快。赌注是赏金的十倍!”

    彩衣话音落下后全场死寂。“这也太疯狂了!”,“她究竟什么来头?”,“她是疯了吧”,“这是胡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猜想。可是不管结局怎样,这都是一场好戏!没错,好戏!围观者最大的志向就是能天天看好戏,管他演员是谁,管他结局如何,咱们要的是戏!

    这次轮到样大师角色不好看了。“比杀妖就比杀妖喽,她竟然想二比一?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不是找死吗?”,“既然你要自找难堪我就如你所愿”,“出道这么多年我还没怕过谁”,“你再厉害身边跟着凡人也不会有多大出息。”王大师权衡利弊之后爽快地回答道:“好,仙子的赌局我接了。”

    这才是我们要的结果!这才是我们要的好戏!

    “唉,矮子,赶紧回家数好钱吧!”叶舟虽然看到彩衣出手,巨剑男爆糗,但是他依然有不祥的预感。“我怎么会有这种预感呢?哪里出错了?”

    “现在开始”,彩衣抛下一句转头对叶舟说道:“我们走。”

    “噢,我们……”这一刻叶舟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感觉要有坏事降临。“这杀妖的活得我干啊!”天,你怎么样才能放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