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黎族传说

    “老张你凑什么热闹,以后这些事就没你的份了。”黑袍青年嘲笑道。

    “怎么没我的份,我还没退出呢!”老张涨红了脸说道。这太不公平!说完他便后悔,因为他看到了新娘子,脸色很不好看。“这低级错误绝不能犯,要犯那也等以后有机会的”,想明白这利害关系他忙笑脸相迎,“我只是和他们吃饭,我保证连酒都不喝一滴。”

    众人狂笑之余不忘狠狠鄙视他一把。“这么快就学好啦,有家室的人就是不一样”他们不知道是嘲笑还是在羡慕。

    “姐姐,我们到归州干什么?”叶舟对他们是羡慕万分,“这才叫生活,这才叫豪爽,这才叫……”他都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

    “你也想去仙梦居找漂亮姑娘?”彩衣见他这副模样怎么可能给他好脸色,“你就这点出息!给我捉妖赚钱去。”

    “又被鄙视,又被当工具!”不过他现在却有一种满足感,“被鄙视那已经麻木了,充当挣钱工具那最少说明自己对她还有价值。”

    完了,我们的叶大才子彻底沦陷了。小香,可爱小香在哪里?初恋,美妙初恋在哪里!

    “好,我一定努力杀妖,努力挣钱。”能证明自己存在还有意义,那还有谁不为之奋斗呢。

    “别忘了还有努力还债。”彩衣提醒道,“不过我看呢,你不杀几十个妖怪是还不上这债的,加油吧,少年。”说完以长辈的姿态拍了拍叶舟的肩膀。

    “开什么玩笑,杀一个不入流的妖怪都能收获万两,何况我们要杀的必须是响当当的妖怪。钱还是问题吗?”叶舟没有说出他心里话,只是投给彩衣一个鄙视的目光。“你也太小看我了,太小看妖怪了!”对于妖他是一无所知,虽然和妖相斗相伴五年,但是那些妖怪完全是原生态。他们也争,也抢,但是总数就那么一点,地盘就那么大,再过千年万年都是一个样。自从杀了蛇妖之后他认为天下的妖怪一样富。是妖怪必然有钱,很有钱!

    “刘大哥,小妹有一事相问。”彩衣待众人安静后来到刘成面前。她想打听一些那个黎寨主的事情。

    “小妹?!你比他爷爷的爷爷都大好不好。”叶舟直接笑喷了。彩衣知道叶舟因何大笑,顿时瞪他一眼,双手紧握作出蹂躏状,“怎么看我都是个小姑娘的好吧!”彩衣郁闷之下盘算着怎么狠狠剥削他。

    “贵客恩人请讲”,刘成拱手相应。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他们都在等待,这样一个花钱如流水的人会问什么问题。

    “那个黎寨主是什么人?”彩衣的话让他们再次震惊!“这小丫头问他那个败类做什么?难道想报复?得罪有钱人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你会死得很难看。”他们不禁为可怜的瞎眼的黎寨主默哀。这家伙死定了,就算逃到天涯海角!

    “他是我们这里几大强盗团伙中实力最差的一个,当然其他强盗也都是些不入流的角色。”对强盗的震慑是他们最有成就感的事。

    “你知道关于他的一些事吗?”彩衣追问道。

    “他是五年前来到这里,凭着刚才那种吐血战法很快发展了自己的势力。他也算一个非常厉害的人物吧。很多人都调查过他,但是结果都一样,没有知道他来自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姓不姓黎。”刘成继续陈述,“不过我能确定他的确姓黎,我从一个和他相好三年的女子那里得知一些有关他的事。”刘成说到此处有些尴尬,自己找姑娘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但是要在这么一个měi nǚ面前说出来的确需要勇气。谁让对方是自己的财主呢。丢人也得说。“据那女子所说,他本名黎少天,世代居住在洞庭湖畔的一座山里,后来因为他的血液能让人疯掉被赶出家族,经年流浪后便来到这里。”

    “他们家族叫什么?”彩衣很好奇地问。

    “好像叫黎族。不过在这片地区并不只有他们自称黎族?”刘成的话有些鄙视的味道。

    “此话怎讲,黎族很出名吗?”叶舟凑和道。

    “黎族,当然很出名,不过这都是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啦。这里但凡强盗土匪甚至有些妖怪都自称自己是黎族后裔,哈哈,他们以为这样自己就有打家劫舍的资本,就会有人怕他们,其实他们就是跳梁小丑。”刘成一说到强盗就很激动。强盗是他们的死敌,也是他们的经济来源,是他们的生活保障。如果哪天强盗绝迹,那他们也就失业了。

    “黎族究竟怎么厉害法?”叶舟对故事,传说有天生的好奇,他催促刘成讲下去。彩衣则静静地听着,刘成不知道黎少天的恐怖,但是她知道。那狂暴阴邪的气息让她都有点胆寒。

    “上古或者更远时候这一带有着一个强大的族群,它便叫做黎族。这庞大的族群又分九个相对独立的小族群,所以又叫九黎族。他们占据整个长江流域,经年征战不断扩张自己的疆土。”

    “九黎族,好熟悉的名字”,叶舟似乎想到什么,“蚩尤,蚩尤就是九黎族的大族长!”他暴跳起来大叫道。

    对于他的反应刘成等人只能付之一笑,还能怎样,“大哥你的反应是不是太迟钝了点?”

    “恩人说得对,黎族就是因为有蚩尤才让人闻风丧胆,直到现在都有很多人不愿意提到他的名字。不过他再厉害也还是打不过我们的黄帝!蚩尤战败,九黎族却并没有因此投降,这让黄帝很来火,于是调集重兵围剿九黎族。所以他们惨了,围剿过后九黎族再也没有昔日的雄风,族人四散。”刘成顿时感慨万千。

    他不知道蚩尤成魔的事,但是叶舟知道。他能想象到故事的真实模样,所以他听得心惊肉跳。

    “黎少天真的会是黎族吗?不是所有入魔的人都被封印了吗?他散发的难道是魔气?”彩衣不敢想象!这不是她能想通的事,因为当年究竟是什么情况她也不知道。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更不是她能解决的事。“如果师父在就好了”,想到烛青,她无意识地看了一眼叶舟。“他承载着怎样的命运?”

    “恩人,我知道的就是这些”刘成叙述完毕躬身对彩衣说道。

    “多谢刘大哥,对了我们什么时候能到归州?”彩衣也知道在纠缠这个问题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dá àn。

    “快了,今晚在此休息,五更出发,明天午时便能到达归州。”刘成欣喜地说,归州,好酒,好菜,豪赌,měi nǚ都在等着呢!

    “住这里?遍地死人,你叫我们住这里?”叶舟心中叫苦,“这些人也太疯狂了,用血染红的红盖头也就算了,还要和这些死人共宿一宿?他们敢不敢再威武一点!”

    “强盗们会不会再来?”叶舟可不想住在这里!

    “哈哈他们敢来就别想回去,”在客rén miàn前这样魄力是必须的,何况刚才那一战就是最好的证明。其实他一万个不愿再碰到强盗,夜里行走最不安全,可是如何才能避开强盗?他决定不走。一来他们太累,再赶路就更累,如果遇到强盗那就真不知道自己怎么死了。二来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有谁能够想到他们竟然就在尸堆中过夜。不仅过夜还举行了一个婚礼,平分了一大笔钱!人生在世就得做出些惊世骇俗的事,不然岂不对不起天地!

    第二天一路太平,他们毫无悬念地安全到达归州。对于没有强盗袭击这事,保镖们都很不爽!“怎么都没有强盗呢,来两个好让我们再赚点小费!”

    叶舟二人辞别刘成一伙后沿途问路直奔猎妖通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