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怎么一文都没有?(一更 求收藏)

    叶舟充满期待地等着彩衣告诉自己他人生中第一次巨大收获。

    “咳,咳,你做好心理准备。”彩衣的表情神秘而又迷人。

    “我准备好了”,他准备什么?压根就不知道作什么准备,震惊?失望?还是其他。他没有概念。

    “我捡了一万两银子,又在你找来的东西里翻出十三个金樽,纯金的,不知能值多少钱。还有……”,“什么?”叶舟爆叫道。一万两!八辈子也赚不到这么多钱!“这妖怪怎么这么有钱?”叶舟欢喜得快疯掉。

    “注意形象,后面还有呢!”彩衣提醒道。形象,还要什么形象!凭空占有这么一大笔钱,谁还有空关心形象。叶舟听不到彩衣的提醒,他围着彩衣直打转,扯衣,挠头,蹬足。总之把自己能发泄喜悦的动作不停地重复。“这蛇妖只是个不入流的小角色,充其量就一小丑。看把你乐的。”

    彩衣的话犹如一道闪电击中叶舟。不入流?小角色!这样的人都有如此巨大的财产。那入流的……叶舟不敢想象。他也没能力去想!一个一天挣七十文钱就巨满足的人你让他去想象一次挣一万两而且是长期的,他能想什么?只有三字:不可能。

    “发财了,发财了”叶舟欢乐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就凭这一万两完全可以风风光光,大张旗鼓,昂首阔步地回家。叫他如何能淡定。

    “你先别得意这次你一文钱也分不到。”咔嚓,又一道闪电。“为什么我一文钱也分不到,凭什么?”叶舟听完彩衣的话大声疾呼。

    “因为你使用了‘斩妖诀’作为对你的惩罚剥夺你分钱的权利。”彩衣面如桃花笑声说道。

    “心如蛇蝎啊。太腹黑!”叶舟真有大骂出口的冲动,但是他不敢,自己犯错在先,没理由和人家争辩,可他绝不甘心就这样算了,“这处罚是不是太重了点。”他哭腔都出来了。只要能分到钱让他大哭一场也行。

    “我还嫌太轻呢,由于你暴露‘斩妖诀’害得我要帮你善后,这次帮你杀了一个妖怪,要我出手可是很贵的。念在我们交情甚好的份上就收你两万两一个。记住了,两万两一个!”彩衣的笑容才真叫叶舟哭死的心都有了。自己一文钱都没拿到,还倒欠她两万两!还有天理吗?她真的是我认识的彩衣?!

    “你杀了谁?”叶舟在找麻烦,哪怕让她吐出一文也是好的。

    “我帮你杀了那老头,就是那只老鼠。”彩衣鼓着腮帮指着不远处一只老鼠的尸体万分委屈地说。

    “你真是我的灾星!”不知怎地叶舟突然想到卖书老者评价他的话。他原封不动地奉送给彩衣。再美丽的,再温柔都是假象,一见到钱谁都不认识。“唉,女人,多么恐怖的存在!”

    “我这是为你好,也为我们的安全考虑,这么一个不入流的妖怪都能让你中毒。我不对你严厉点那怎么行。”得了便宜还卖乖,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但是人家说的有理有据,坑你钱不算高明,让你心甘情愿被坑才霸气。

    叶舟知道自己是没法从彩衣手里要到钱了,心那个疼!“好姐姐,那你能不能请我吃顿饭?”,“一定要吃最贵的,住最好的!哈哈反正用的不是我的钱。”他这算盘打得可真不高明!

    “这个没问题,今天我发财,请你吃大餐。”彩衣回答的很干脆。不是自己的钱用起来就是过瘾!“他们来了,又是一笔收入。”彩衣的笑容就是叶舟流泪的源泉啊现在。

    叶舟也发现几十条人影向他们走来。你们还来干嘛?叶舟很没情绪,眼不见为净。他打算待会儿什么话也不说。

    “见过两位大师,小人张广富。”来到废墟的一群人中为首的拱手行礼道。这个人怎么看都是一团和气。

    “我们游径此地见有蛇妖横行便随便帮你们处理一下。你们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彩衣说起鬼话那也是无边。

    “小人明白,小人明白,王三还不把准备好的银子献给大师。”这张广富变脸的速度那才叫快,谦卑和威风的转化已达神速。他不知道经历多少这样的场面了,猎妖师不好做,猎妖师公会的头目更不好做。哪个不是能完美控制自己情绪的老怪。

    那个叫王三的青年捧着一口xiāng zǐ恭敬地来到彩衣面前轻轻打开道:“请大师过目。”

    “不用了,我相信你们不会在这么小的数目上作假,你可以回去了。”彩衣接过xiāng zǐ看都没看一眼。这话说得妙,既给足对方面子,又显示自己对这点钱压根不在乎。

    身为会长的张广富岂能听不出彩衣的意思,当下谦身说道:“多谢大师对我们的信任。”

    彩衣可没空跟他们在这拉家常,“这些东西都是蛇妖留下的,对我们也没什么用。就送给你们吧,废墟里还有很多。”

    真是老天开眼,我也有这样的运气,他打量着这堆东西。眼中就差没冒出火来。“多谢大师,多谢大师。王三快献见面礼。”他当然明白这些东西不能白拿。

    “和聪明人做生意就是简单”,彩衣很佩服张广富察言观色的能力。

    “既然交接完毕我们也就告辞了。”赏金到手还留在这里做什么,闪人。

    “大师慢走”,走吧赶紧走,别挡着我发财。大师级人物他不是没接触过,自然明白大师们的特性,所以他挽留都没挽留。对于大师,只要做到她说什么就是什么,要做什么那就让她做什么。那么你必会走运。张广富希望他们立刻消失。因为他在这堆杂物里看到了散发金色光芒的东西。金子!这绝对大赚特赚,金子的出现让他坚信:三千两的见面礼花得值。

    这丫头什么时候变这么精明?叶舟算是彻底开眼了,卖东西都不用讲明,人家就心甘情愿掏钱。“比卖书老头高明多啦”,他真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嫉妒,反正对彩衣是完全改观。女人,一种永远等待被认识的存在。

    “真厉害!”叶舟发自肺腑地感叹道。感叹也只有感叹!赞美,那是不可能的。“对一个刚剥削完自己的人还心生赞美,那么不是他精神失常,就肯是受虐狂。”他坚决地认为对彩衣没有任何好感,至少现在没有,以前种种那都是她的wěi zhuāng!“对,一点好感都没有”,他在心里反复确认着。这确认是多么脆弱,叶舟只觉得自己越确认越心虚。看来强势的女人还真不得男人欢心。被控制的感觉不好受,尤其是被女人控制!但是他有解脱的办法吗?没有。

    “这次收入一万四千二百两,你还欠我两万两,人人都说猎妖师赚钱,看来是真的。”彩衣也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和叶舟说话。这话太让人抓狂,叶舟很崩溃,“感情我就一赚钱工具!”自尊,自尊在哪里?他在滴血,他在呐喊。

    “这怨谁呢?还不是自己手贱乱用‘斩妖诀’,该,真该。不过有她的监督也是好事,至少以后不会在用它。相信不用它,我也一定能斩杀妖怪。”叶舟终于还是找到平衡了,这平衡也就只有他能找到!梦想的第一桶金不仅一文都没见着,还落下巨额债务。理想与现实的差距也太大了!

    你不相信命运,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