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蛇妖的悲剧(三更 求推荐求收藏)

    终于要动手了,叶舟心潮澎湃。这可是自己踏入猎妖界的第一战。说不紧张那是骗自己。他还想再说会儿话舒缓一下紧张情绪。但是蛇妖不开口他找不到话说。和妖怪能说什么,让他乖乖被自己杀死?

    “为了让你做个明白鬼不妨告诉你一些事”蛇妖面对一个看上去没有修为的人和一个看不出修为的人也没把握一击必中。所以他要作两手准备。

    “噢?他也紧张?”叶舟以为蛇妖也和自己一样便稍微安心些,“什么事?”

    “你知道他们为什么悬赏猎杀我吗?”蛇妖仿佛要作一番长谈的样子,又给自己倒了杯酒,示意身边的měi nǚ给叶舟他们也倒一点。“先喝杯酒,听我慢慢说。”

    这是两个要杀死对方的人吗?分明就是在拉家常。

    “不用,酒使人迷糊。”叶舟哪里敢喝,谁知道他下没下药。

    “酒也使人胆壮。”蛇妖并不在意他喝不喝酒,自己又喝了一杯。

    “希望它能壮你的胆,我不想赢得太轻松。”叶舟道。

    “我不会让你失望,其实我们并不需要不死不休。他们猎杀我是因为我的出现威胁到他们在这里的地位和利益。而你只是为了钱,我的钱并不比他们少。”他说着倒第三杯酒。

    “你和他们的事我不想过问,我对你的钱也不感兴趣。”叶舟渐渐平复心情道。

    “这酒味道真的很好,桃花更美。”白袍人不知怎么突然感慨道。

    “我可以等你喝完这杯酒,同时保证今年的桃花对你来说永不凋谢。”叶发起狠来也很恐怖。

    “那我真该谢谢你,不过我更喜欢花落时的凄美。多么让人心碎,如同shā rén一般。”蛇妖也不示弱。说着喝完第三杯酒,这次他没有倒酒,而是负手立于花下。“你不奇怪这里此时为什么会有桃花?”

    这什么意思?这里不该有桃花?叶舟感觉不妙,隐约觉得呼吸困难。

    “这里或许该有桃花,但是此时却不能有。”白袍蛇妖一改和善厉声说道,嘴角的笑容如花般灿烂。“美丽的东西往往都有毒,小心谨慎的人最容易中毒。”

    “你下毒?!”叶舟快要窒息,身体仿佛被千万只蚂蚁啃噬一般剧痛。

    “酒便是解药。”蛇妖更得意了,但是他忽略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彩衣,那个他最忌惮的人。看来人还是少点得意的好。得意使人忘事,而有些事是绝对不能忘的。

    叶舟暗自运行“清神咒”准备将dú sù*出来。“嘭”,“嘭”数声响,那几个美艳女子接连倒下。“你连自己人都杀?”叶舟愤怒大过痛苦。

    “用大脑shā rén永远比用手shā rén来的赏心悦目。”白袍蛇妖陶醉在自己完美的shā rén策略中。

    “是吗?”一直无语的彩衣终于开口。

    “你没有中毒?”蛇妖有些恐慌,他见彩衣神色自然,完全没有中毒的迹象便后悔自己没按计划发现叶舟中毒后立刻将其斩杀。当下运口诀,凝聚出一杆铁枪,向彩衣扑去。“说话误事,以后绝不能出现这种错误。”他还能有以后吗?

    “别白费力气,你的对手是他。”彩衣指着叶舟对蛇妖说道。

    “收拾了你再解决他也一样。”蛇妖轻蔑道。“拿命来”,蛇妖听得一声大喝,随即感到巨大的压力向自己袭来。他努力想看清是什么东西攻击自己,可惜他的动作太慢,连目光都慢了。头颅离开身体后才发现斩杀自己是一柄若隐若现的气斧。这是什么招式?那个遥远的传说?他没有机会想明白,也没有机会再享受生活。当然他也绝不会明白自己原来只不过是个小丑罢了。太爱自我陶醉的人都会死得很惨,更要命的是他的死相还很难看,头颅和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因为叶舟将dú sù*出来凝聚在气斧中。而失去蛇妖法力支撑的庄园瞬间化作一座废墟。哪里有什么桃花,哪里有什么竹林。叶舟被这景象震惊了,“这太夸张了!”

    “夸张的是你,又用‘斩妖诀’,你是怎么答应我的?”彩衣嗔怒道。

    “对,对不起,我手贱”,叶舟说着猛抽自己一个耳光。我说大哥,你手贱抽自己耳光干嘛?

    彩衣也没理他,径直走向原本存在阁楼的地方。叶舟很好奇,“姐姐你去干嘛”。

    “蛇妖不是说自己很有钱吗,我还能去干嘛。”彩衣已经在废墟中搜寻。这是打劫啊!反正他已经死了,干嘛不把银子拿走。叶舟飞奔到彩衣身边一起发财。

    “这里有个金樽,不对,是一堆金樽”,“这里有银碗”,“咦,这是什么?”叶舟有原则!很强的原则,那便是:见东西就捡。他左一趟,右一趟,不厌其烦地来回忙活半个时辰后发现彩衣坐在不远处的石头上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太不厚道也不来帮忙。好吧,我也休息一下。”叶舟看着自己面前堆积如小山的锅碗瓢盆等杂货拍拍手弹去身上的灰尘准备向彩衣邀功。

    “你忙完了?”彩衣见叶舟过来主动让出点空间示意叶舟坐下。

    “还没有,休息一下再干。”叶舟可不想放弃任何东西,那怕是一个碎玉片只要出现在他眼前他都照收不误。

    彩衣实在忍不住了,这憋着太难受!“哈哈……”彩衣毫无忌惮地狂笑,笑弯了腰,笑的喘不过气。这场面叶舟什么时候见过,曾经多么腼腆的姑娘怎么一下子发疯一样狂笑?有什么可乐的事?叶舟被她笑得有点心慌。这里只有两人,那她的笑……是嘲笑!叶舟抑郁了。“难道我又做出什么丢人的事?”

    “你捡吧,我在一旁给你把风,哈哈”彩衣刚忍住的笑意又喷发出来。

    “好像是你起的头吧!有什么好笑的。疯丫头!”叶舟根本不屑和她多说,捡宝才是第一要务。

    “我是去找银子,不是去收破烂。”彩衣捂嘴笑道。

    “破烂?!”叶舟终于明白自己又干了件蠢事。对啊,我干嘛要捡这些。太丢人啦!“师父弟子不是故意要丢您的脸,这一切都是您另外一个好徒弟叫我做的。”叶舟双手十合放在胸口大声祈祷道,丢人也得拉个垫背的。吃亏的事咱可不干。

    “师父他老人家明察秋毫,才不会相信呢。”彩衣说着扭捏起来,“过来再歇会儿,一会儿等着收钱。”

    对啊,怎么把这事忘了,叶舟一拍大腿,仔细整理好衣服。要拖着蛇妖尸体去领赏,怎么也不能衣冠不正,满身泥土。“咦,蛇妖尸体哪去了?”他到处找,不见了,尸体还会跑么?想不明白。“姐姐蛇妖呢?没他我们怎么去领赏。”

    “被他自己的毒烂得连骨头都没有了,不过还剩一滩血。他们应该认识。”彩衣终于不再大笑。“姑奶奶,您总算停下了,下次好歹给人家留点面子!”

    “他们,谁?”叶舟很不解。

    “自然是猎妖师公会的人,我想过不了多久他们就该到了。”彩衣站起身走到叶舟捡来的杂货堆前,蹲下挑捡着。

    “你还不是一样捡破烂?”叶舟见状平衡了,开心了,他想大笑却没笑出口,“傻呀,在这干笑,待会儿就来人了!”

    “姐姐,你说我们该捡点什么?”叶舟决定这次一定要拖她下水,不能每次出丑的都是自己呀。

    “好了,这些都不用捡,待会儿就便宜点买给那些人吧。”彩衣再次打击了叶舟,能不能给点面子,一个小姑娘这么强势,不好!

    “又被她抢先一步!不过这样省了我很多事。”叶舟寻找心理平衡的速度不是一般的快,没办法,和这么一个人在一起,如果没有时刻被打击的觉悟那绝对死得很难看。“姐姐这次我们都捡到些什么?”叶舟不能不问,这可是自己的第一次啊,好的开头那是成功的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