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赏金猎人

    叶舟对周围人的目光并不过敏。低调,从来不是他风格。他要成名,不为别的只为能风光地回家。成名,从赏金开始。他们揭的是赏金最高的那张,所以众人震惊而又怀疑。叶舟他们不知道这张通告已经贴那多久。但是别人知道。这张告示存在这儿已经三年,期间不是没有人揭过,但是每次都无一例外地从新贴出。而揭告示的人从没有再次出现过。

    这张告示如同催命符一样存在于这小城。众人见它又被揭下,震惊过后不免为叶舟二人祈祷。对将死之人起码的尊重是必要的。

    “二位可知这张告示意味着什么?”彩衣揭下告示后便有为中年男子问道。

    “意味着一千二百两银子。”叶舟毫不掩饰对金钱的贪婪。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钱。

    “唉”,中年男子欲言又止,只落得一声叹息。当真是人为财死!他感叹生命的卑微,对于叶舟无知的贪婪很无语。自己能说什么?这口气和自己揭下第一张告示时是多么相似。他再次看了看眼前的二人,摇首离去。口中念叨:“天之道,何其杳;人之道,何其渺。茫茫浮尘,道心何驻。”

    “姐姐他也是猎妖师吗?”叶舟对这中年人的古怪言行很不解。

    “是,我看他应该是快要突破炼气期达到筑基期的修士,大概是三品猎妖师。”彩衣对中年修士最后的话很有感触。同为修仙之人她自然能听懂中年人的感叹。那是无奈的叹息。

    “什么是炼气期?”叶舟虽然修行但是对修仙茫然无知。烛青不告诉他就是怕他因修仙而耽误修炼“斩妖诀”。这“斩妖诀”一半是逆修仙,在没有绝对实力之前同时修炼只会两无所成。而且还可能有生命危险。

    对于叶舟这么低级的问题彩衣很诧异,“你这几年到底都干了什么?不仅一点修为都没有,而且最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疑惑归疑惑,彩衣还得耐心解答他的问题。于是将修仙的阶段全部告诉叶舟,省得他不住提问。

    “猎妖师也是修仙者!”叶舟愤愤不平。为什么我修炼五年却什么都不是?凭什么!

    “是,不过他们都没你厉害,你虽然一点根基都没有但是战斗力不比他们差。”彩衣试着安慰叶舟这话中听!叶舟最禁不起夸,何况这夸赞还出自彩衣之口。分量当然也与众不同。“姐姐,我们能打得过这个妖怪吗,我看那个人好像很担心我们。”叶舟不傻,他能看出中年修士的意思。

    “你不用担心,我现在可以秒杀这个蛇妖。”彩衣拍着胸脯道。

    “好,我们就去会会这个妖怪。”有了彩衣的保证还怕什么!干,成功从这里开始。

    这告示又被揭下,这消息很快传遍小城。这次会是什么结果?人人都很期待。小城里难道真的来了厉害的猎妖师?会不会是某位大师偶尔经过?还是又是一次无谓的牺牲?猎妖师公会的此处分会高度关注这事。

    他们不关注不行啊,三年了,还没将这蛇妖除掉。上面很不高兴,已经准备将这分会的负责人革职。分会因办事不力经费也被扣除很多,所以他们拿不出太多赏金吸引高品猎妖师,毕竟还有很多妖怪需要他们花钱消灭。他们不是没有想过全力以赴花重金聘请高手去斩杀蛇妖,可是他们不敢冒险,如果斩杀失败他们失去不只是高额聘金,还将因为亏空而失去立足的机会。这个世界小人物想要立足并不是容易的事。所以他们只有贴出通告悬赏杀妖。他们在赌,跟天赌。聘请和悬赏最大的区别就是,悬赏,猎妖师公会不没有任何投资风险,见到妖怪的尸体他们才给钱。而聘请则需要先付全额报酬,然后猎妖师才会帮你杀妖,而且不管结果如何聘金是一文也拿不回头。

    只要有人揭,那就是希望。至于成不成,只能听天命。

    叶舟二人按照按照告示上的信息很快找到那蛇妖的住处。好大一座山头,好大一座庄园!这是妖怪住的地方吗?豪华,绝对的豪华。叶舟惊叹之余还发现这庄园很有雅气,幽竹曲径,山水相应,繁花似锦。如此享受,真是做妖也风流。蛇妖自然风流这除了本性之外他更多的是从人类那里学来的。原来生活可以如此美好。

    金钱,权力,地位都是至高无上的享受。没错他追求的不是血腥的杀戮,也不是枯燥的修仙。他追求的是享受生活,金樽美酒,高楼佳人。当然还有这舒适的居住环境。他之所以能忍受猎妖师公会对自己的悬赏追杀,一是因为他知道凭这里的公会实力根本请不起能斩杀自己的猎妖师,二是因为想要享受生活需要很大的人力,物力,财力,有着人类的劳动自己可以无偿得到想要的一切。这何乐而不为,何必将事情闹到天下皆知。如果惹怒上面公会那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这样蛇妖和这片土地上的人有着莫名的平衡。我要的只是你们的劳动成果而非你们的命。你们想要我的命却不可能。

    “这妖怪还挺会享受!”叶舟感叹道。

    “是啊,这妖怪很聪明。”彩衣见蛇妖将自己的住处设置的如此优雅也是赞叹。

    “不过,他的好日子到头了。”叶舟说完便喊门。

    经过他狂喊几声后朱红色的大门缓缓开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出现在他们面前。这就是蛇妖?叶舟自问道。

    “我家老爷有请,二位随我来。”老人没问他二人来此的目的,直接邀请他们进园,言语没有丝毫怠慢之意。

    “呃,这是哪一出?”叶舟搞不明白,他唯一能推测出是眼前的人不是蛇妖。“还是请你家主人出来吧,我们找他有点事。”叶舟说着将告示展示在老rén miàn前。

    老人波澜不惊地道:“我家老爷知道二人的来意,特意让我请二位进园一叙。”

    “这是玩什么把戏?”叶舟心下疑惑,可绝不示弱。“你让我进去我就进去,你还吃了我不成?”打定主意后叶舟爽快地答应道:“好。”

    他们随着老人来到花园,一位白袍青年男子正坐在桃花林中的石桌边,几位貌měi nǚ子伺候下饮酒。酒香,花香,美人香,如果不知道的肯定以为这是哪个世家公子呢。“这生活也太惬意了。”叶舟有些嫉妒。

    “贵客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来,请这边坐。”白袍青年见叶舟二人忙抽身相迎赔罪道。

    “有必要对要杀自己的人如此友好吗?阴谋,肯定有阴谋。”叶舟思破这一点便道:“我们来的目的想必你也知道。出招吧。”

    白袍青年竖起食指缓慢摆动着,“我们都是文明人,打打杀杀的事还是少做为妙。不如我们把酒言欢,一醉方休。”蛇妖说话见眼神在彩衣身上直打转。叶舟没修为是个妖都能看出来,可是他看不出彩衣的修为,心下打鼓道:“她会是什么修为?”

    叶舟被说得一愣,随即道:“我不是来喝酒的。”

    “之前不是不代表现在不是。”白袍青年人依旧一副和颜悦色,但强硬之态不言而表。

    “现在不是,以后也不会是。对了,你已经没有以后。”你横,我比你更横。

    白袍青年面露不屑,独自干了一杯酒。“道友何必如此,我可以给你双倍的钱。”

    竟然想收买我!叶舟很无语,我是那种见钱眼开没有原则的人吗?我最多是见钱眼开!被你一个妖怪收买以后还怎么混。“人妖不两立,你不用白费口舌。”

    “哈哈,我倒想问问我怎么就和你不两立了?好像我并没有得罪你。”白袍青年反问道。

    “你的确没得罪我,但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叶舟不知道如何作答便抛出《斩妖诀》中的话当作理由。

    “小子,我看你白白净净本不想杀你,shā rén的滋味并不好受,不过相比被杀我还是情愿承担这不好受。”白袍青年也准备出手。他说话只是顾忌彩衣,所以想拖延时间。但是见对方并没有谈判的诚心和耐心也就不准备说话。说话能解决问题最好,不能解决他并不在意用拳头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