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吸收雷剑(二更 求收藏)

    钱塘在冰与火的夹击下越战越勇,他将自己的雷电攻击发挥到极致。渐渐的叶舟二人便处于劣势。雷电之力果然非同凡响。这巨人什么来头?我跟他无怨无仇,干嘛发疯一样打我们。叶舟想找他理论。可能吗?钱塘沉浸在战斗的喜悦中,胜利在望的他倒不急着打败对手了。好多年没打得这么过瘾了。他怎么可能轻易把这样的敌手打败。这样的对手是留着挑战自我的。用这样的对手展现自己的实力是最好不过了。一则他们绝逃不出自己的手掌,二则想要取胜的确需要拿出实力。

    “小子看你还有点实力,就陪我玩玩吧。我下一招是‘雷神之光’,很厉害的哦”。靠,拼命时还告诉对方自己下招是什么?有病吧你!不对,他这在戏耍我啊!叶舟哭笑不得,有实力就可以随便戏耍别人吗?“我要让你知道轻视我的代价!”叶舟越想越气愤。

    “我很期待,小子拿出你的真本事吧,不然你输定了。”钱塘的确很期待叶舟能给他一些意外的惊喜。三个时辰的战斗各方招式皆已用老,他也知道彩衣基本上已经可以忽略不计。倒是后来居上的少年让他刮目相看。如此年轻却有这么强的战斗力,奇怪的是他竟然一点修为都没有!难道自己看不穿?不可能!只要是有修为的人不可能将自己的根基都隐藏。能隐藏根基却保留战斗力的他从没见过。最让他惊讶的还是那把剑!他觉得很惋惜这样的好剑在少年手中简直糟蹋了它的存在。百分之一的威力都发挥不出来。“这剑必须是我的!”

    “想我拿真本事,那要看你够不够资格”,叶舟自然不会让他看扁,起码在口头先不输给他。他到目前为止只是用了水系功法和巨人对阵,因为这个他最熟,加上彩衣的完美攻击倒也不需要用到别的。大山历练培养了他这种战斗风格,可那是在大山里啊!你无敌当然可以随心所欲,面对这样一个强劲的对手你不拿出真本事行么?

    *裸的挑衅啊!钱塘怒了,不知多少年没听到这样奚落的话了。再不一招收拾你就太对不起观众了。而观众当中还有自己的哥哥!是可忍,孰不可忍。“不知死活,看我不一招灭了你。‘千雷流’”。

    原来钱塘君风风火火调兵来助阵,上来一看便知道钱塘在戏耍他二人。于是安心地做起看客来。他见钱塘发怒不禁替少年默哀,“千雷流”!洞庭君也只是听说过自己的弟弟有这么个绝招,却从没亲眼见过。据说他唯一一次使用是当年大闹天庭时候,一举击伤二十个仙人。没想到他们能让钱塘使出最大的绝招。你们死得不冤!洞庭君瞪目仰望,他也很想知道这一招究竟有多大威力。

    钱塘话音刚落,无数道雷电从天而降,汇集到钱塘体内。他在吞噬雷电,无数的雷电!不对,雷电经过巨人体内转化成雷剑,无数雷剑,射向叶舟二人。挡是绝对挡不住,逃!叶舟单手结印“时空遁”,拉着彩衣遁走。“时空遁”属于结界的一种,能将人瞬间转移。绝对是逃跑的利器。

    “想跑?拿命来。”雷剑脱离钱塘后仿佛依然受他控制,成群雷剑扎向叶舟二人消失的地方,随及也跟消失。

    叶舟遁走后并没有摆脱雷剑追杀,它能穿透时空?巨人究竟是怎样的存在!逃,只有逃,必须先逃到岸上。叶舟接连几次时空遁逃后到达岸上。雷剑依旧穷追不舍。“拼了!”,“封山印”,“树界降临”,“天石盾”。叶舟连续设下三道屏障后继续借用“时空遁”逃跑。“封山印”形成一个圆形封印空间,作为第一道阻挡,属于土系功法。“树界降临”是一片由木元气催生的森林,作为第二道阻挡。属于木系功法。“天石盾”则是将土壤凝结成石头形成一道实体防御墙。战斗经验或许不老道,但是他的逃跑技术绝对一流。当他还是菜鸟的时候爬着都能逃过追杀。何况现在!

    马有失蹄,人有失策,叶舟的三道防御很快就被攻破。这下完了。雷剑越来越近!结束了吗?逃跑时候的他比打架时候的他冷静多了!仿佛逃跑才是他的绝技!这雷剑无坚不摧?那我干嘛要阻挡,让它跑个够!叶舟取出“小香”对着迎面而来的雷剑道:“收”。雷剑嗖地一声专到玉瓶中。

    接下来轮到叶舟潇洒了,来多少雷剑他就收多少。“这个果然是好东西!”叶舟心下叫好。当然是好东西!叶舟现在已经能随心所欲向瓶中装东西和取东西。而且他还感应到自己留在瓶中的元神在不断变强。瓶中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世界,他还不大了然。但是可以肯定那绝对是个好地方。他也曾尝试过让本体元神进入其中但一直没有成功。在没弄清楚里面什么情况时他本体是不敢轻易进入的。如今它还可以收雷电!这加剧了他的好奇。“找机会一定要进入看看。”

    钱塘不断控制雷剑追踪叶舟,可是他突然发现和雷剑失去联系!雷剑消失了?没有任何征兆地消失了。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绝是被少年毁掉的。他身形一闪冲向雷剑消失的地方。

    叶舟见不再有雷剑追来,长嘘一口气道:“莫名其妙,那疯子干嘛追杀我们?还好我跑得快,”回想之前的惨状他倒吸一口凉气。这太危险了!“姐姐你还好吧,我们赶紧走,被他追上就惨了。”叶舟不完全在征求彩衣的意见。

    “嗯,我没事,我们也用不着再跑。”彩衣脸色惨白,但是她还强打着精神。怎么也不能在这里倒下,彩衣决定拼命也要给叶舟制造逃跑的机会。

    叶舟明白她的意思,巨人已经追来。“该死,阴魂不散”,他也想着争取让彩衣逃跑的时间。

    “前辈,为何苦苦追杀我们!”叶舟不能不问,若是这样不明不白死了,太不甘心!钱塘在雷剑消失之后再也不敢轻视眼前的少年。他见叶舟问话,倒也想听听他想说什么。“明知故问,在我面前装糊涂你还嫩点。”钱塘不准备给他什么好脸色。

    叶舟糊涂了!我这怎么叫明知故问,我明知什么了?“晚辈无知还请前辈明示。”他虽然心里迷茫但他知道话万不能说岔。谦卑之态那是必须摆出的。

    “别跟我套近乎。识相的乖乖跟我回去,把你来这的目的说出来,不然今天就让你身死道消。”钱塘恐吓道。

    我来的目的?我纯属路过,连打酱油的心思都没有过!冤,太冤!“晚辈只是路过贵地,没有任何企图!”叶舟如实相告。

    你只是路过!你没有企图!没企图你又造冰又放火?钱塘笑了,大笑。笑完阴沉着脸说道:“看来不让你出点血,你是不打算说实话。”

    又要打架!我说都是实话,你不信我能拿你怎么办。“晚辈说得句句属实,前辈若是不信我也不能证明什么。如果前辈一再使横,我也不是好欺负的。”叶舟知道和这巨人也说不出什么来,话的尽头便是战斗。

    如今只有暴露“斩妖诀”了,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打败他,但是制造让彩衣逃跑的机会肯定没问题。“姐姐我待会儿使出全部‘斩妖诀’你找机会逃走。”他嘱咐彩衣道。

    “那你……好”彩衣停顿一瞬明白叶舟的意思。“你甘愿为我牺牲,我又何尝不是。”彩衣心里暖暖的,她是何等聪明,如果拒绝叶舟肯定无法专心迎敌,所以停顿一下马上同意。她心里的dá àn却是:我不会让你一个面对强敌,绝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