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抄书赚钱

    这超越时空的暧昧我不得不将它打破,因为前程还在远方,故事必须继续。

    西风呼啸,残照当头,又是一年将尽时。他们来这儿已经整整五年。弹指一挥,叶舟已经摆脱了昔年的稚嫩。而彩衣依旧着从前的青涩,时光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这是多么让人羡慕的事。青春不老,原来并不是可望而不可及。

    学以名师,伴之佳人,叶舟还真是享尽其人福。但是他享福的日子就要到头了。因为他要离开,因为他要开始艰难的拼搏。

    人生至悲,莫过离愁。然而该走的终究要走,伤悲那也只能留在心里。烛青将毕生所学所悟摘录成书赠给叶舟和彩衣。然后没跟他们道别就离开了。从此他又要开始漫无边际的流浪。五年对于他来说算什么?无尽岁月的一点浪花而已!孤独的人本该适应孤独的生活。那些快乐,那些寄希就在心底吧。

    叶舟和彩衣带着失落的情绪沿着烛青留下的通道走出结界。

    天空还是那个天空,大地已经不在是熟悉的大地。人,师父已远去。他们回望着生活五年的地方,眼前只有矮矮的坟墓。“我哪天也能制造出这样的结界就好了。”大禹是叶舟的偶像,同是传承“斩妖诀”,同是这片大陆上的人。大禹也成了他的目标。努力!修行!

    “姐姐我们先去哪?”别看叶舟斗志昂扬,信心满满。可他还是依赖彩衣。面对这世界他是什么?之前十五年从记事起就整天泡在书堆里,两耳不闻窗外事。接着在结界中度过五年,虽然生活多姿多彩,可是这个世界实在太小。而彩衣虽然也过着封闭式的生活,但是她毕竟活了几百岁。所以叶舟向她询问方向。

    “按照你修行路线,我觉得我们应该先去斩妖城看看。”彩衣思索着道。“斩妖城”!好露骨的名字!他们不怕妖怪群起而攻之?当然不怕,它之所以叫斩妖城,是因为那是斩妖圣在人间的行宫。斩妖圣陨落之后人们为了纪念他,将行宫扩建成城。千万年来虽然再也没有出现过像他那样的天才,但是一个经营这么久的地方底蕴自然不用说。当然他能够存在而没受到妖族的绞杀还有两个重要的原因。一,它被结界保护着,二,妖族如今绝大部分生活在自己的领地里。当年大禹的追杀让妖族大伤元气,至今没有恢复过来。因此禹帝之后的几千年是神州大陆最安宁的时段。安宁到很多人都放弃甚至遗忘修仙这回事。妖族就这么甘于失败?这样的安宁还会持续多久?

    叶舟一颗心狂跳,“斩妖城在哪,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他迫切想知道dá àn。

    “在益州北八十里,是天下猎妖师的圣地,我们就先去那吧。”彩衣也一副向往的样子。

    “好,我们就去斩妖……呃,你,你不害怕?”叶舟想到彩衣也是妖心下犯嘀咕。

    “别忘了我可是半仙!我可以隐藏本体气息,一般人看不出来。还有,斩妖城妖也是可以进去,只要你不怕被杀。”叶舟这才知道她和自己同去有多么危险。“谢谢”,叶舟拱手道。彩衣心头一暖,乐滋滋地走在前面。

    如今已是天宝十一年冬,一如五年前,叶舟满怀希望踏上新的征程。只是这次的路和上次不同。这条路将充满血腥,而成功只能筑基在粼粼白骨之上。他做好准备了吗,做好杀戮与逃命的准备了吗?不管准没准备好,从他踏出第一脚的时候一切都已注定。

    他们从会稽出发沿水路逆流而上。社会的繁荣对于那些引领时代潮流的来说是无穷的乐事,可是对于“失踪”五年的叶舟来说就有一个致命的问题摆在面前!钱不够花了,五年前十五两银子怎么说也是相当一笔财富,如今呢?只能算零花钱!繁荣的标志就是钱不算钱,叶舟很无语!他没钱,彩衣就更没有。她根本用不着钱嘛,身上怎么可能带钱!没有钱,吃什么?人家压根就不用吃东西!叶舟欲哭无泪,为什么我没修仙?为什么我还要吃饭?赚钱,这是他必须解决的问题。怎么赚?自己想办法。

    十天之后他们到达荆州,银子的问题已经必须解决了。赚钱这事他不想麻烦彩衣,何况她又不会变银子!重要的是他觉得赚钱这事必须男人去干。他花开最后一两银子买了笔墨直奔一家书行。他想干嘛?他还能干嘛,准备替人抄书挣钱。这生活还真是戏剧!他准备科考时用“斩妖诀”保命,他准备当个猎妖师时却要抄书挣钱。这猎妖师当得也太文艺了!

    彩衣并不知道叶舟想做什么,一路好奇地跟着。当她听到叶舟和书行老板谈生意的时候才知道叶舟在干嘛。她很无语,但是也没告诉他还有别的赚钱渠道。要知道猎妖师在这片大陆上可是最赚钱的职业啊,因为绝大多数人都不再修仙,他们更乐意花钱请人保护自己!钱是衡量一个人成功与否的唯一尺度!他们已经离道太远。

    叶舟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最终和老板达成每本十文。叶舟喜不胜收。十文一本啊,凭我现在的精力可以日夜抄书,一天五本不成问题,不久我就成富人啦。他乐,老板更乐!天上掉下个傻子来,我一本书卖五十文,这生意哪里去找?叶舟对这世界的认识还停留在五年前,他虽然感觉钱不经花,但是他没想到钱更不经赚。他屁颠屁颠找个客栈住下来开始他的赚钱事业。触摸书本的感觉就是好,叶舟越发觉得自己太热爱这个职业了。彩衣静静地看着做发财梦的叶舟,不知从何时起她恋上这静静的守候。他开心自己就开心,虽然很想告诉叶舟不用这么拼命干也能赚到钱,但是见他沉醉的样子她又不愿意打破他的梦想。

    十天过后,叶舟交上七十本书,速度比自己想象得要快很多。书行老板更是喜上眉梢,书写整洁,没有错字,关键是高产!这哪是天上掉傻子,这是掉财神啊!这样的人绝不能让别家抢去。老板决定和叶舟签个长期合约。当然他给出叶舟怎么也想不到的好处。老板直接抛出二两银子当作预付金让叶舟专门帮他抄书。

    有这好事,怎能不干!第一次就收入这么多钱叶舟乐得合不拢嘴。他要请客!请彩衣吃饭,请一个不吃饭的人吃饭?你还能有点出息不,就不会买点小礼物什么的?对于叶舟的邀请彩衣自然爽快的答应。吃,必须真心真意地吃,出门前她还特意打扮了一下,换了一套新衣服,白色厚裙。这可是第一次有人请自己吃饭,而且还是自己钟意的人。想不重视都不行。叶舟竭力夸赞彩衣漂亮,用尽自己所谓想到的词。心情好,嘴自然甜。彩衣喜得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

    工作进展很顺利,老板财神一样供着他,彩衣从来是百依百顺。这生活很惬意,惬意到在这安家落户的想法都有了。家!一个神奇的地方,当你身处其中时并不会觉得她有多么美好,有时候甚至有想要逃离的冲动。可是一旦人出门在外,她便有着无穷的魔力让你怎么也摆脱不了她的牵绊。尤其是年关的时候,家家张灯结彩,处处欢声笑语。叶舟虽然让自己沉浸在工作中,可是那颗想家的心让他不得安宁。回家!不回!他在纠结中度过了这一年的最后一天和新一年的第一天。结束便是开始,岁月无尽地轮回着。

    “我该走了。”新年第二天叶舟向书行老板辞行。这怎么行?老板加钱,一倍,两倍,三倍都没有打动叶舟。他只有哭丧着同意叶舟离开。接近两个月的抄书生涯就此结束。他的这份经历恐怕是猎妖师所能经历的事中最chuán qí的。谁能将抄书匠和猎妖师联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