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拜师烛青(三更 求收藏)

    美丽的面容,玲珑的双眼,彩衣还是那么让人心醉,尽管脸上泪痕未干,衣服湿而结冰。叶舟见到彩衣如此模样才知道这些天来受苦的不仅仅是自己,“是我让她受这样的苦。”叶舟没想到自己的痛苦会带给别人痛苦。望着楚楚可怜的彩衣,叶舟有把她搂入怀中的冲动,可是他的脚却像扎根地下一样,怎么也迈不出。他唯有深情地充满歉意地望着彩衣。他很想说声对不起,却又羞于开口。“我还是这样的懦弱!”叶舟恨透了自己。

    “彩衣见过烛仙人。”彩衣向烛青缓缓下拜。“咦,你还有着觳朔那老怪的血脉,恩,不错。”烛青仔细打量着彩衣惊讶地说。

    彩衣一怔,忙问:“您认识我们的老祖?”

    “认识,何止是认识,那老家伙,唉,好多年没见了。”烛青笑声中充满了无奈,“哈哈,那老怪果然色心不改,哈哈,没想到人间也有他的血脉。真是十足的色狐。”

    彩衣见烛青这般戏说自己的老祖,心下很不开心,在那边鼓弄着小嘴。“好了,好了我不说。哈哈,有机会上去再找他算帐。”烛青沉浸在回忆中。

    叶舟此时心乱如麻,该怎么面对彩衣,继续和她在一起,他想,却又在抗拒。就此和她分离,他不愿意,却又认为这样最好。他又该何处何从?不知道,没有目标,也没有方向。“对不起,我不知道会弄成这样。”彩衣哭泣着对叶舟说。

    泪水,泪水让叶舟的心更加慌乱。“这是天意,并不是你的错,谢谢你这些天一直陪着我。”叶舟简单地说些门面话。

    “狗屁天意,在我眼中天意就是狗屁,狗屁都不如。”多年怨恨累积导致烛青对什么天意,命运之类的词语非常感冒。他最见不得人说这些。“你按照自己的想法说话,做事就好,天意是弱者逃避的借口。”

    烛青的话如同一道闪电劈开叶舟脆弱的wěi zhuāng。按照自己的想法?叶舟现在有想法吗?有,只是很混乱。看到彩衣的眼泪想要把她留下的冲动顿时暴涨,可让她离开的心意也随之增加。他更加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唉,我也懒得管你们俩的事,我走了。”烛青见他们扭扭捏捏心里很不快活,打算离开。

    叶舟一听烛青说要离开,连忙道:“仙人留步。”

    “还有什么事?”烛青掉头不耐烦地说。还有什么事?叶舟感觉灵光一闪便道:“我想跟着仙人,学习。”

    烛青猛然转身,两眼瞪得通圆:“什么?”

    “我想跟随仙人学习。”叶舟坚定地回答。

    “不行,不行,带着你我还这么逍遥人世。绝对不行。”烛青两手直摆,哭丧着说。叶舟一听他这话,心头一喜。有戏!忙下拜道:“晚生叶舟恳请仙人收留。”

    “赶紧起来,我是不会带着你的。”烛青忙拽起叶舟。

    “多谢师父收留”,叶舟自然不是傻瓜,如果烛青不想收留自己早跑没影了,于是大胆地叫他师父。

    “我什么时候说收你为徒了?”烛青的眼瞪得更大了。“师父的眼神告诉我的。”叶舟也跟他玩起神秘。

    “你有什么资格做我的徒弟?”烛青板着脸道。

    “弟子可以给师父解闷。”叶舟知道一个逃命几千年的人多少有些孤独。

    “我一个人天南地北不知多逍遥,还要你解闷?”烛青不屑地说。他见眼前的少年聪明伶俐倒也不失为可造之才。心下很是喜欢。

    “你跟着我,那位姑娘怎么办?”烛青邪恶地问道。“这个,这个”,叶舟还是打不定主意。烛青见状已经知道叶舟的心思便对彩衣说:“彩衣你也跟着我吧,谁让你是故人之后呢。以后又有得烦哦。”他不知道自己是欣喜还是郁闷。“果然尘世烦恼多”。

    叶舟听闻烛青让彩衣也留下自然十分高兴,他早已不怨恨彩衣,只是找不到妥协的理由,而烛青刚好解决他的问题。

    “彩衣拜见师父。”彩衣的心思又何尝不失如此。守护叶舟是老者的嘱咐,也是她愿意做的事。

    “一下子收了两个徒弟,倒大霉了!”,“也好,好久没人烦我,也该热闹热闹了”。“先帮你们收拾一下。”烛青随手一挥两股暖流包裹住叶舟和彩衣。叶舟感觉无比舒畅,暖流烘烤自己,原本结冰的衣服半刻钟没过就干了。烘干衣服后暖流通过眉心流入体内。“咦,你们两个?我这次捡到宝了,哈哈。”烛青将其流注入他二人体内惊奇地发现都修炼了清神咒。“叶舟,你过来,把你有过的机缘说给我听听。”烛青已经忍不住笑意。叶舟将遇到卖书老者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烛青。

    “哈哈,道祖你这回失算了吧,哈哈,白给我捡了两个宝。”烛青听完叶舟的陈述乐的一塌糊涂,又是拍腿又是跺脚,还带弯腰。

    “师父,道祖是谁?是那卖书的老先生?”叶舟想知道的是太多,当然最想知道的事就是那个老者到底是谁。

    “他没告诉你他是谁,自然有他的道理,我也不能告诉你。那老家伙的算盘打的可细啦。他想让你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我就先替他做几天你的师父。”,“哈哈,看你以后还在外面前神气。”烛青自打决定收叶舟为徒就没停止过笑声。几千年来他何尝这般开心。

    没有得到想要的dá àn叶舟虽然不开心却更加好奇老者的身份。“师父,你会教我本领吗?”叶舟转移话题道。

    “当然会,你拿出你所有的本事来学吧。”烛青抚摸着叶舟的脑袋,满是笑容的脸上出现一丝凝重。

    “好了,以后我们师徒三人一起逍遥人间,哈哈。”烛青沉思片刻大笑道,“我可没老道那么富裕,但是还可以勉强送点小礼物给你们。”烛青单手一招,手中出现一个玉瓶和一把短剑。他拿着玉瓶递给彩衣道:“这里面有颗‘洗魂丹’,可以让你的元神直接进阶到半仙境界。”

    仙丹!叶舟那个羡慕啊,都快流出口水来。“多谢师父”,彩衣欢喜地接过玉瓶仔细观察着。

    “这个小玩意就送给你了。它是我在不周山偶然得到的。应该是天帝的佩剑。”烛青很无奈,“丢人啊,送这么一个不知来历的东西,老道,你怎么能这么大方!”

    不周山!天帝!叶舟心中狂喜,身形却僵直站在那里。

    “怎么,看不上眼?你先收下,等我找到什么好宝贝再送你”,烛青见叶舟发愣以为他看不上自己的礼物,心道:“和道祖抢徒弟压力可真大!”

    “不是,多谢师父。”叶舟忙接过短剑。寒冷刺骨,叶舟触摸到短剑时不自觉打了个冷颤。“果然是好东西”,短剑躺在叶舟手中不住颤抖。“师父,它还会动呢”,叶舟激动地说。

    “恩?”烛青回神瞥向短剑,顿时变色,“快给我”,他夺过短剑扔向河中,随即飘身追去。

    这是哪一出?叶舟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