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创业艰难

    “彩衣你也知道斩妖圣的故事?”走了半个时辰后叶舟实在憋不住了,这问题不搞清楚,自己非憋出病来不可。

    彩衣一愣,停下脚步满脸疑惑地问:“你真的不知道?”

    他当然不知道!“恩,我不知道。”

    彩衣犹豫着,她知道眼前的少年一定有过什么奇遇,否则不可能有“清神咒”,如今他还有着“斩妖诀”,不知道他还有什么秘密。她对叶舟本来就有一丝好感,更重要的是她忘不了那黑夜中的拥抱。对叶舟彩衣有说不出的感觉,沉寂几百年的心仿佛因为这少年的出现一下子活跃起来。“屠狮说的没错,‘斩妖诀’的确是斩妖圣所创,但是并不是如他所说在禹帝开山驱兽之后就绝迹了,它一直被神秘地传承着,你怎么会有?”彩衣凝视着叶舟充满了期待。

    “我,我无意中拣到的。”叶舟没把真相说出来,不是他想保留什么,只是因为他觉得真相太过荒唐,说出来怕自己都不信。彩衣虽然看似十七八岁,可是人家怎么也是活了几百年的人,岂能看不出叶舟在撒谎,只是她觉得叶舟撒谎肯定有自己的理由于是也没深究。

    “斩妖圣很厉害吗?我看你刚才好像很害怕。”叶舟准备转移话题。

    “何止是厉害,当年他让天地之间的妖都闻风丧胆。时至今日我们妖类提到他的名字都心有余悸。”彩衣眉头微皱露出惺惺之色。

    “哇,那么厉害!”叶舟很不淡定,美好的未来又浮现在眼前。但是他很快就清醒过来,他需要了解的事情太多。“那禹帝又是怎么回事?”叶舟双目炯炯期待着彩衣的回答。

    “那时候天地之间已经很不和谐,神州大陆上到处是战乱,人,仙,妖,兽,各自为政。禹帝就是传承了“斩妖诀”的人,他经过多年征战杀伐终于平定战乱,但是简单的制止战争并不能解决神州大陆面临的危机,因而禹帝将那些战斗力强的妖,兽驱赶到一起并且设下结界阻止它们进入人类领地。”叶舟被震惊了,还有这么一段故事,他好奇心大增忙问:“后来呢,这里怎么还有妖?”

    “一个人的能力再大也是有限的,在此之后禹帝不断绞杀遗留在神州大陆上的妖魔鬼怪。最后战死于会稽山。”

    “什么妖怪这么厉害?”叶舟继续问。

    “是共工!”彩衣也一脸悲切。“共工!那个折断天柱的神?”叶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恩,水神共工本是仙界第一勇士,后来和天帝争夺权位被天帝打伤,下落不明。天帝调查几万年都没有结果,谁知道他一直躲在会稽山下养伤,正好被禹帝遇到,于是爆发了持续一年的战斗。结果双方双双战死。”叶舟听得热血沸腾,这才叫威武!

    “那怎么还会又妖怪?”叶舟准备疯狂地提问。

    “禹帝驱逐的只是战斗力强的妖,外加后来他斩杀的妖,足足让神州大陆几千年来没出现什么厉害的妖,不过洞主说可能会有大魔头出现。”彩衣神色黯然叹息到。

    “大魔头?不是大妖怪吗?”叶舟问。

    “妖对人类的威胁并不是最大的,对人类威胁最大的是魔。”

    “魔?对了按你说的禹帝时代好像没有魔,怎么又有魔?”叶舟太多疑问了。

    “不错,在禹帝时代魔已经被封印。”

    “被封印?谁这么大手笔?”叶舟感叹道。

    “是黄帝,他将所有的魔都封印了。”彩衣露出无限崇拜之色。

    “那黄帝怎么不把他们全部杀死?”叶舟很不解。

    “魔本体强悍,很难被杀死,而且数量莫名其妙地越杀越多。黄帝后来发现魔的来源是九黎族地的一块天石,便用先天阵将其封印。谁知封印了魔石,魔的数目虽然不增加可是他们的战斗力却超乎想像地增大。尤其是九黎族族长蚩尤更是怎么杀都不死,黄帝很苦恼,无奈之下请来广成仙人和另外三位仙人大能,用不同的封印术将蚩尤身体分五份封印在五个地方。封印蚩尤之后黄帝发动一切力量将神州大陆上的魔都抓捕到一处,准备以身化印彻底绞杀他们。可惜就在此时仙界大bào luàn,黄帝不得不上天平乱。最终只是留下一道元神将群魔封印,并没有杀死。”叶舟听得心惊肉跳,他仿佛看到一位老人鹤发童颜,面对着群魔化作一道流光。然后天地震动,万魔哀鸣。

    “原来我的祖先那么厉害!”叶舟由衷地感叹道。

    “的确,经过他们的努力这神州大陆终于成了人类的乐土,虽然还有些妖怪,却对人类构不成威胁。而且他们的能力一直有人传承着,就算有什么厉害角色出现也翻不起大浪。”彩衣表现得有点失落。怎么说她也是妖,终究是他们让自己失去家园,流落在这不属于自己的世界,成仙,谈何容易,不成仙,难道只能躲在阴暗潮湿的洞穴里?她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她仰望天空,云淡风轻,有谁能了解自己的悲哀,又有谁能帮助自己脱离苦海。

    “你怎么没谈到那个斩妖圣?”叶舟并没有发现彩衣的神情,依旧沉浸在那个风起云涌的大时代里。

    彩衣见状唯有苦笑一声道:“斩妖圣的故事更久远,那时候天地初开,人,妖,仙,兽同处一处。随着各自的强大,矛盾也随着增加。终于爆发了持续千万年的战争,斩妖圣就是这场战争的终结者。在他的统一下各方过了千万年的安宁生活。”叶舟飘忽了,不是一般的飘忽。

    “看来斩妖圣比黄帝还要厉害。那我岂不是也很厉害。呃,不对啊,禹帝之后就再没有出现什么厉害的人物。最多传说有几个成仙的人。她说的是真的么?”叶舟眯着眼打量着彩衣,想要看看她有没有说谎。他能看出来吗?当然看不出来。就在和彩衣对视的一瞬间他立刻红着脸转头直向前走。“真的,她说的我都信。”

    “恩人,你练的真是‘斩妖诀’吗?”彩衣实在不相信眼前的少年会使传说中的“斩妖诀”,从某种意义上讲,它的出世便意味着灾难,那个大时代又要重演了吗?彩衣忧虑着。

    “是的,我是不是很厉害?”叶舟见她屡次向自己询问还以为她开始崇拜自己了呢。于是不免自恋一把。

    “你能跟我说说是怎么得到的吗?”彩衣神情凝重地问。

    叶舟心下发慌啊,看来自己的谎话人家压根没信。他不敢再说谎,于是老老实实把真相说出来。“看来他应了传承,或许不是什么大魔头要出世。”她不禁嘲笑自己的无知,面对浩渺的历史长河自己能了解多少呢,更何况这懵懂的少年。

    “你相信我说的?我自己都不相信!”叶舟无奈地摇摇头。

    “相信,一切都有定数,天道不是人能左右的。”彩衣一扫阴霾笑着说。迷人的微笑,动人的微笑,叶舟心魂荡漾。

    “恩人,以后打算做什么?”,彩衣不免有些担忧,这“斩妖诀”或许会给他带来灾祸。“你以后不能告诉别人自己会‘斩妖诀’,你现在太弱,人家知道你有这宝贝,会杀了你的。”她告诫道。

    “哦,知道了,我去赶考然后回家娶……去。”小香二字愣是被他生生咽下去。不知为何他不想让彩衣知道有小香的存在。想到自己终究要去kǎo shì,要娶小香,顿时心生茫然。“我还要那‘斩妖诀’作什么?不如送给她吧。”

    “彩衣,‘斩妖诀’送给你吧,你学会了就没有人敢欺负你,还有‘清神咒’,将来你成仙后别忘了我。”叶舟说着便倒出行李找出这两本书送到彩衣面前。一幅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彩衣。梦想再美好,如果离得太远那也是空想。所有的虚荣,所有的未来都在这简单的一问中荡然无存。

    是欣喜,是迷惑,是茫然,这一刻彩衣只是默默地看着叶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