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又成大师

    “嚣张,非常嚣张”,在场的所有都这么想的,就连叶舟自己都有这种感觉。

    叶舟话落络腮胡大汉足足愣了十息时间,然后破口大骂。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鸟气?从来都是自己威胁别人,今天居然有人威胁自己。这不逆天么!死,必须死。络腮胡大汉在心里已经判叶舟死刑。“小子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在本大师面前逞威风,你还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大汉带着满口污言秽语,卷袖向叶舟扑去。

    好戏登场,观众个个打足十二分精神,虽然他们知道这是毫无悬念的战斗,但是每个人眼球都在冒火。有什么比围观战斗更让人热血沸腾的呢?没有!这是一群怎样的眼神哦!一群经历太多血雨腥风,生离死别后麻木却依稀火热的眼神。他们当中哪家子弟没有过和妖怪搏斗的经历,哪个没体验过亲人在眼前被杀的恐怖。所以他们胆小却不惧怕战斗,有些人甚至热衷于此。

    叶舟见对方闪烁着两颗门牙的头颅不断靠近自己,心里直打鼓。他不是没打过架,可是他经历过的真的叫打架么?不叫,那是玩耍。这次玩大啦,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络腮胡说动手就动手。“这什么人啊!”叶舟见状本能地一闪躲到彩衣背后。

    “轰”,大汉如离弦之箭般的身体被彩衣一只手接住托在空中。大汉双手空挠,眼珠直转,“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他向彩衣吼道,双手握拳向彩衣身后的叶舟捶去。可惜他拳未挥出一半,自己就飞回他几个手下那里。高大的身躯落地自然要带两个小弟垫背。他们七八个人顿时乱成一团。

    “无耻小人,懦夫,有本事自己和我打。让一个女人保护,真不要脸。”络腮胡大汉,虽然吃了一亏,但是他立刻明白对面那小子就是一个菜鸟。这么多年的打杀生涯自然练就一身随机应变的能力。他知道今天是绊到铁板了,可是当着这么多人,还是自己平日里经常欺负的一群的面岂能一下子就示弱。他决定先从事理上压倒对方。

    观众们见到这一幕更是起劲,这里的人谁没被他欺负过,如今期待中少年爆飞的场面没出现,却意外地出现大汉被揍飞的场景。岂能不来劲?终于有人帮我们出气了。就在大汉飞落的那一刻每个人都觉得那一招是自己使出的,别提多过瘾。

    叶舟还真被络腮胡激将了。他那少侠的自尊猛然高涨,打就打我还怕你不成。他走上前去,面对大汉。此时的大汉已在七八个手下的帮助下站了起来。他一站稳脚步便下意识地摆脱手下的搀扶。大庭广众这面子万不可丢了。

    “大个子,我们无冤无仇,你确定要和我打?”叶舟一万个不愿意和他打,他擅长的是嘴上功夫,打架嘛,那是匹夫所为。络腮胡闻言倒也有一丝犹豫。“这架能不打就不打。人家只是微微一出手便将自己扔出去,再打,那不是找虐么?”,“打,打,屠大师,必胜。”观众的呼声让络腮胡很是不爽。“打,打,打,推我入火坑,看我待会儿怎么收拾你们。”

    “打,打”,屠大师身后的手下的情绪也被带动起来。他们见老大出师不利,都是愤愤不平。作为老大的手下绝不能接受这样的失败。他们必须支持打。反正又不是自己打,支持那是肯定的。

    屠大师转头怒视这群起哄的手下。

    “打,打”所有人都呼喊着,有些人已经做起了啦啦队。当然他们的口号是高度统一的:屠大师,必胜!

    屠大师心里怎么会不知道这群人的险恶用心。他发誓此事过后一定要狠狠地修理他们。如今的局面已经不好控制,这架,不想打也得打。

    “小子,你也听到了,乖乖投降我可以放你过去。”屠大师借势虚张一下自己的实力。“能唬住最好,不能唬住,上去直接给他一刀。”屠大师盘算着怎么给对手一个措手不及。“一群疯子,相眼不怕大!”叶舟此时也很无语。正面交锋肯定不行,又不能让彩衣出手,偷袭,谈何容易。

    就在叶舟思索如何取胜的时候,一道耀眼的白光从眼前闪过。定神一看原来是屠大师抽出腰间的鬼头刀。什么!要动刀,这是在玩命!?事态严重啦。“屠大师,你要和我玩命?”叶舟继续拖延时间。

    “我是要你的命。那女的不许出手。”屠大师举刀向叶舟劈去,嘴里念叨着“气焚”,说完鬼头刀上生出huáng sè火焰瞬时将刀身包裹。都拼命了还提条件!傻瓜才理你。

    不幸的是,叶舟就是个傻瓜,被人鄙视的滋味可不好受,尤其是当着这么多rén miàn。“我照样能收拾你。”叶舟见鬼头刀如火蛇一样扑来,心里想着“截妖斩”,“弑妖斩”,他还没想好用哪一招便开始聚气,由于心里想得是两种招式,所以他一下子按两种法式聚气,形成的气团如同一把断剑。他心下虽然诧异却没有时间思考,直接将气团射向大汉。

    “噗”来势汹汹的huáng sè火焰去也匆匆。屠大师身体爆退三丈,右胸前隐隐约约插这一把剑。他嘴角不住流血,双目中充满了疑惑与恐惧。“你这是什么功夫。”屠大师抹去嘴角的鲜血凝视着插在自己胸前的断剑难以置信地问。叶舟比他更震惊,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胡乱一击竟然这么厉害。“斩妖诀”,叶舟大大咧咧地回答。

    “砰”屠大师的鬼头刀落在地上,下巴一紧,双目收缩,怔在那。身旁的彩衣则在不住地颤抖。周围的观众还沉浸在叶舟带给他们的震撼中,个个瞠目结舌,都以为这是自己的幻觉。一时间只有叶舟东张西望。“彩衣你怎么了?”叶舟见状忙握着彩衣的双肩稳住她。

    “你刚当使的是‘斩妖诀’?”彩衣胆怯地问。

    “是啊,有什么问题?”叶舟不知道彩衣怎么会吓成这样。

    “小人该死,有眼不识泰山。大师饶命。”屠大师跪在地上不住地磕头赔罪。叶舟郁闷了,自己怎么又成大师了?他一脸无辜地看着彩衣,又望向屠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