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踏上征程

    从那次简短的谈话后叶舟将精力又集中到备考上,对于明年的kǎo shì他志在必得。不为别的只为父母的希望和梦中的小香。经过一个多月的修炼叶舟发现虽然自己的本领没有增长但是每次练完“清神咒”都是精神百倍,所以每当读书疲惫的时候他便练一次“清神咒”。“原来它还有这等功效,哈哈,著书者要是知道我将这神技用于背书时提神会不会气得吐血?”叶舟一脸小人得志的坏笑。这倒也是一个良性循环,读书和修炼双得益。在“清神咒”的帮助下叶舟读书有时候可以几天不休息。这大大延长了读书时间,他可以读更多的书。

    因读书的需要叶舟的“清神咒”也颇有进步,按他自己估算三个月下来应该到了第二重境界。当然他不知道这第二重意味着什么,也不求自己的修炼一定要取得什么实质性效果。因为一切为kǎo shìfú wù,只要这“清神咒”有助于学习就好。所以他放弃学习貌似很牛的“斩妖诀”,偶尔想到也只是一想而已,他不许别的事情打扰自己读书的进度。这样又过了三个月。时已入冬,出发的时刻到了,十多年的努力,十多年的梦想,十多年的期盼,他这一叶轻舟终于要在这个冬天启航他的计划是在扬州呆两个月后和其他学子一起去长安。因为在扬州有个辅导班,他要为kǎo shì作最后努力。既定离家的日子终于还是到了,沉淀许久的期盼瞬息转化成一丝不舍。对家的依恋深埋在每个人心中,或许只要一个眼神便能将之激发。对于叶舟来说虽然美好的前程占据他所有幻想,但那离别的痛苦依然萦绕心头。

    这一天他起得很早,其实他一夜未眠,不是读书。往事前程在他脑中飞旋,过去的点滴随着时光的流逝越发醇美,而未来则有着无限的可能。以后我会是什么样?做个大官光宗耀祖,然后取小香,然后呢?不知道,和小香一起生活,或许有一堆儿女,接着……对还要去寻找那五座大山,宝藏,会是什么?很多金银珠宝,仙人遗物,仙丹?恩,我要和小香一起做个神仙眷侣,那我们的子女怎么办?一起成仙,成仙之后呢?周游世界。“发财了,发财了”,未来如此美好叫人怎么入眠,希望这东西总能给人无限动力。

    早餐很丰盛,他吃得很卖力,很快把肚子塞得满满的,叶舟抹去嘴上的油花,恋恋不舍地望着桌上剩余的饭菜。他第一次发现母亲做的饭如此好吃,“娘,我要把这些带着路上吃。”

    “好,没出息,多这么大人了”,花氏拭去泪水道。

    “娘,你哭啦?”叶舟愕然发现自己忽略了什么。

    “没有,娘今天太高兴了。”花氏忙道。“对,高兴!”叶恒补充道。花氏包裹着桌上的饭菜,叶恒若有所思地坐着。叶舟有点不知所措。离别的痛苦煎熬着他们,要说些什么?不知道,没有什么语言能表达此刻的心情。“舟儿,东西都收拾好了吗?衣服多带点,出门在外要处处当心,未晚早投宿,不要累着自己。”花氏已经无数次这样说道。

    “知道,娘您放心,我已经长大,会照顾好自己。”叶舟的回答也重复过好多次。

    “该带的书都带了吗?那封介绍信一定要收好,到了那,嘴巴放勤快点和别人相处好总没有坏处。”叶恒同样说着重复许多次的话。

    “是,爹一切尽在掌握中。”叶舟对于自己的交际能力虽然不自信,但是他笑脸迎人的本事还是有的,做到别人不讨厌自己那是绝对没问题。“这是十五两银子,其中有五两是花先生送你,预祝你金榜题名。”叶恒拿出一袋钱递给叶舟。

    “十五两,这回真是发财了,从没见过这么多钱。”叶舟一阵窃喜。

    “花先生的女儿让我把这个交给你,还嘱咐我叫你别去看她。”花氏将一个香囊送到叶舟手中。叶舟接过香囊的瞬间与花氏四目相接,心头一酸,所有的苦水倾泄而下,“娘”叶舟一把搂住花氏放声大哭。娘亲的怀抱永远是儿子最安心的地方,离开这熟悉的地方已经很多年,如今又回到母亲的怀抱,又这样放肆地哭泣。“叶舟,出发啦。”门外传来大头的声音打乱了这安静的哭泣。叶舟抽身离开母亲的怀抱,整了整衣服。“爹娘,孩儿去了。”说着给二老磕了三个享头。转身向屋外跑去。他不敢回头,害怕看到母亲的泪眼,害怕自己心中的悲痛再次爆发。

    村里只有大头去过扬州,而家里多年积蓄全都给了叶舟,所以叶恒要赚钱维持生活无法同去。最后选择让大头陪同叶舟去。大头自然是一百个愿意,还主动要求路费自己出。在叶舟面前耍威风那是再威武不过的事了。能在未来官老爷面前指手画脚,大头想想就乐。

    “我们这次一定要玩个痛快。”大头磨拳擦掌连走带跳地对着叶舟道。看到大头兴奋的样子,叶舟也跟着乐呵起来。“扬州很好玩?”叶舟好奇地问。

    “当然,要我说那不是一般的好玩,跟你这没见识的人说了你也不懂。书呆子知道什么是乐趣!”两句话没说大头便开始卖弄。

    “切,有什么了不起,我还去京城呢!”叶舟可不甩他这点威风。

    “对了,你父母没给你什么好东西?”大头凑到叶舟身边问。

    “有,好多吃的!”叶舟只想到刚才打包的饭菜。

    “你没救了,除了读书就是吃。”显然大头对叶舟的回答很是不满。“没有传jiā bǎo,平安符什么的?”大头继续问。

    “没有,难道你有?”叶舟反问道。

    “当然,看,这是我娘求的平安符。”大头掏出一个香囊在叶舟面前晃了一下立马揣到怀里,生怕叶舟来抢一样。“你娘没有给你平安符?”大头仿佛不相信。

    “要平安符作什么,吉人自有天相。”叶舟不屑的瞥大头一眼。

    “你不知道路上会有妖怪?还有强盗!”大头厉声说道。

    “妖怪?你故事听多了吧,现在正当盛世哪有强盗。”叶舟继续不在意大头的话。

    “你小子就是没吃过苦头,我可听说一路上有好多妖怪,强盗也很多。出门在外一个字:难。”大头摇头晃脑给叶舟一顿教育。“不过,有大头哥在,你不用担心,凭我这身手一般强盗奈何不了你。”说着他握紧拳头手臂连续弯曲着向叶舟显示自己结实的肌肉,“看这就是实力。”

    “要是遇到妖怪呢?”看大头一脸得意叶舟冷不妨一句反问。“妖怪嘛,嘿嘿,我自有解决的办法。”大头拍着叶舟肩膀道。

    “你真的没有别的东西?这可是出远门,你们家也太不把你当回事了。”大头叹道。

    “胡说,香囊谁没有!”叶舟说着也晃动自己的香囊。大头这下眼直了,“里面是什么?”总算看到想看的东西,他迫不及待地问。

    “我怎么知道,小香送的。”叶舟打开香囊,是一束头发,和一张纸条。“头发?”大头挠头不解。“纸上写什么?”叶舟打开纸条一阵墨香袭来,多么熟悉的味道。“结发为君妻,白首莫相遗。”简单的一句话包含着多少决心与思念,美丽的身影浮现在叶舟眼前。“写得什么?”大头再次追问。叶舟从思念中回过神来。“是情书,没见过吧。”

    “没劲!穷酸!”大头很失望地看着叶舟。

    “这叫艺术,没文化!”叶舟毫不客气地说。

    背着简单的行李,怀着美好的梦想,两个年轻人踏上了他们的寻梦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