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意外补偿

    “老头,你给我站住。”叶舟大叫,话语一出他便后悔,“该死,我应该到他面前在叫。”追,叶舟打定主意拔腿向老者跑去。在叶舟的叫喊声落后,老者感觉到有人要找自己麻烦,望着狂奔而来的叶舟摇首叹道:“至于么,不就四十文钱。我逃。”老者也不含糊收起书本逃将起来。叶舟见老者逃跑,一边暗骂自己打草惊蛇,一边加快速度。“我就不信连你都追不上。”“给我站住,你逃不掉的。”叶舟明知无用却依然拼命叫喊。别看老者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跑起来却一点不慢,这或许是多年逃跑练出来的。叶舟追的很是吃力,但是眼看离老者越来越近,他便越有斗志,毕竟有希望追到老者。希望这东西总是能让人为之付出一切。夕阳下叶舟和老者一追一逃形成昏黄中一道独特的风景。这样的拉锯战持续了约莫两刻钟,最终以叶舟在一个大草垛前追到老者而告终。

    “我说小伙子,干嘛这么拼命。”老者满是皱纹的脸上闪烁这诡异的笑容。“你个大骗子,把我的钱还给我。”叶舟不打算和他废话。

    “交易是你情我愿,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有到你口袋掏钱么?”老者若无其事地道。

    “反正你就是骗子,什么绝版资料,骗子。”叶舟大口喘气之余道。

    “资料是你自愿买的,我又没有强迫你买。”老者很淡定地说,显然这种场面他见过太多。对付叶舟这样的毛头小子根本不需要费什么脑筋。

    “我不管,你蛊惑我买你资料,而你的资料和你兜售时所说的不符,所以你就是骗子。还我钱。”叶舟伸手向老者要钱。“钱是你自愿给的,再说钱早被我买酒喝了,没有钱。”老者打死不还钱。叶舟气得暴跳,“你不给钱,我就,我就……”他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了,唯有发穷狠。双手握拳作出击打状。

    “难道你想打我?光天化日,你欺负一个老头这算什么本事。你打啊,反正没钱。”老者顺势扮演弱者。叶舟真没勇气打下去,也不忍心打下去。他摩拳擦掌在老者周围团团转。“你不给我钱,我就一直跟着你。”叶舟向来不达目的不罢休,尤其这等被骗的事,要是被大头一伙知道指不定要嘲笑多久呢!他越想越不是滋味,却又无计可施,所以无奈之下放出这么一句话。

    “好啊,正好我老头缺个伴,你跟着还可以帮我背点书。”老者这从容让叶舟有点抓狂。“你,你,你为老不尊。”叶舟弄指虚点着老者道。“你不是要跟着我嘛,进来吧。”老者似乎不屑与之争辩,转身专进草垛。

    “别跑。”叶舟见老者专进草垛以为他要跑,忙拽住他衣服跟着进了草垛。庞大的草垛竟然是空的,一个石凳,一张木板床。“看起来这里有人住,谁会住这里?”叶舟思考着。

    “笨蛋,当然是我住这里。”老者似乎真能知道叶舟在想什么。“你把我带你家来做什么?”,叶舟诧异道。“你不说说要跟着我么,以后这里便是你的家,今天晚上你就扯点草睡地上,明天我想办法给你弄张床。”老者说完打着哈欠,放下书本躺到床上。叶舟彻底无语,这老头压根软硬不吃,刀枪不入。

    叶舟见老者若无其事,根本当自己不存在。蓦然感觉到自己很可笑。枉自己读了几年圣贤书,如今却如dì pǐliú máng一般为了几文钱穷追一个老者。虽然他的确骗了我的钱,但是正如他所说钱是我自愿给的。叶舟略感有些悲凉,“处世之难非我学人所能洞解。”思及此,叶舟准备离开。

    “没趣,真没趣,你们读书人个个穷酸样,你还是莫要读书,说不定还有大事等着你去做。”老者见叶舟傻站着不说话,也从床上坐起来。“不读书能干嘛?”叶舟闻言反问道。

    “可做的事情太多了。比如求仙问道,行侠仗义,拯救世界什么都可以,反正比读书有趣。”老者缕着花白的胡须道,“要不你跟着我一起卖书。”

    不提卖书还好,一提书叶舟就火大。“我才不要和你这大骗子一起。”

    “看在你我有缘的份上,我在卖的书你随便挑一本作为补偿。”老者摊开书,“算我倒霉,遇到你着小气又穷酸的人。”老者倒显得颇为无奈。

    “你能有什么好书,都是骗人的玩意儿。”叶舟不相信他说的任何一句话,尤其是那句“你我有缘”。

    “小子,不给你看看我的真本事,我是改不掉骗子的头衔了。过来,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库存。”老者含笑招手示意叶舟过去。

    “反正钱要不回来,再拿本书也不错。”叶舟思考着,便走到老者跟起。“看这本《千金要方》,不过对你来说太高深,这《医术基础》倒可以一看。”老者兜售书那便有无穷无尽的活力。“还有这个《内丹修炼法》,对于强身健体很有帮助,适合你这种书生。对了,忘了你是读书人,看《青牛记》chuán qí最新佳作。《李太白诗集》当今最流行的诗集,曾经有人追随李太白几千里,为的就是求这本诗集。《沈宋集》kǎo shì必读书目,通通十文一本。怎么样,要哪个?”提到钱老者总是两眼发亮。

    “你不是说送我一本么?”叶舟皱眉怒道。

    “小气”,老者说完又从怀里掏出一打书开始推销,就这样一打一打老者看似无物的怀中仿佛藏着无穷无尽的书本。

    “你的书是放哪里的?”叶舟见老者面前的书已经堆有半人高,这些书都是从老者怀中取出的。叶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你这些书是怎么放到怀里的?”他继续问道。

    “我自有我的办法。”老者故作神秘地说道。叶舟开始对他有点兴趣了,“你还有什么书,都拿出来给我看看。”

    “哇,你想累死我,我还有很多书。”老者诉苦道。

    “你说过你的藏书我可以随便挑一本,你不都拿出来我怎么挑。”叶舟见到老者哭丧着脸,格外得意地说。“今天出门没看黄历,遇到你这灾星。”老者叹息道。他虽然叹气却伸手取书,一番摸索后老者怀中取出的书堆得满“屋”都是。

    叶舟彻底被老者迷住了。“好厉害,你是怎么做到的?”他现在感兴趣的是老者怎么把这么一堆书放到怀中。他蹑手蹑脚走到老者身边笑嘻嘻地说道:“老先生能借你的怀我看看么?”

    “没空,我要取书。”老者根本不理他,叶舟眯着眼随着老者的手看向他怀里,空空如也,他什么都没看到!“你会变戏法?”叶舟抓住老者正在怀中摸索的手问道。老者一怔,随即道:“你看看有什么书适合你,挑一本赶紧走。你个灾星,累死我了。”老者打算挣脱叶舟的控制。叶舟感觉老者要甩开自己忙用力握紧。“老先生你就教教我嘛。”叶舟心想,“如果学会变戏法那在大头他们面前就威风啦。”就在他们这样僵持下两三件东西从老者怀中掉下来。

    叶舟见状忙捡起。两个拳头大的玉瓶和一张羊皮卷。“这是什么?”叶舟新奇地问。

    “这,这,这不是什么好东西。”老者略带迟疑地说。叶舟打开羊皮卷,“咿,地图”。卷皮卷上弯弯曲曲画着的正是地图。“我们现在在什么位置?这,这,不是,我们在哪里?”叶舟完全忽视了老者的存在开始专心研究起来。

    “我们在这里”,老者指着地图上中间部分最左边道。“哦,那长安在什么地方?”叶舟凑道老者面前问道。“上面有字,自己找。”叶舟又琢磨一会把地图还给老者道:“你要到处卖书这个对你肯定很重要。”

    叶舟心想,“地图还可到别处买,他不能没有地图。”想着又把玩着玉瓶,这玉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就是温温的,他里里外外看了几次,“这也不是什么宝贝吧。”想着便准备还给老者。

    “舍本逐末,没眼光。”老者摇头叹道,“这可是上古遗物。”老者对于叶舟的无动于衷很是不满。

    “你骗谁啊,上古遗物怎么会标有长安字样,明明就是一张大唐疆域图。”老者骗子形象在叶舟心中已经根深蒂固。

    “凡事不能只看表面,它看上去只不过是普通的地图,没错,其实他还是一张藏宝图。”老者悄悄地对着叶舟耳朵说道。“要是藏宝图你还告诉我?”叶舟更加不相信。

    “不信,你看,它是不是变了摸样?”老者把羊皮卷放到与叶舟眼睛平行处说,“你再看,和刚才不一样,这才是这张图的真实模样。”叶舟随着他说的看去果然和刚才完全不同。现在的地图比原来的复杂很多,而且更神奇的是里面的山峰仿佛真的一样,从图中凸起。叶舟接过羊皮卷目不转睛地看着。

    “怎么样,神奇吧。五十文卖你。”听到老者的话叶舟顿感无趣。“肯定又是什么骗人的把戏,不要。”

    “你不觉得好玩么,会变的地图,多酷。”老者似乎又想狠宰叶舟一把继续兜售。

    “这倒是很好玩,有了他以后在大头他们面前肯定很拉风,让他们羡慕死。”想到能摆酷叶舟真想买。

    “心动不如行动,五十文它就是你的。”老者道。

    “我没钱。”虽然能摆酷,但是没钱买,再酷也是白搭。叶舟打算离开,在这多呆一刻便多一份不舍。“这样我再次吐血,外加一个玉瓶一共五十文!”老者眉头紧缩,模样很是痛苦。

    “你别唬我,一个玉瓶就不只五十文,你两样才五十,肯定是假的。”叶舟发现这老者越来越不靠谱。

    “谁让我们有缘呢,你就是我的灾星。遇到你我活该倒霉。这次血吐大了。”老者摊手作无奈状。“五十文,真的五十文?”叶舟奸笑着问。

    “的,的确。”老者发现情况有些不对。

    “成交”,叶舟迅速掏出十文钱加上自己用四十文买到的绝版资料一齐递给老者。“这五十文,给你。”叶舟夺过羊皮卷和玉瓶拔腿就跑。“哈哈,我也宰你一回,叫你知道我叶舟可不是好欺负的。”叶舟心里别提夺高兴了。这不仅报了仇还骗了点他的东西,这地图多酷!不过他好像忘了,自己的五十文钱都给个老者!

    叶舟跑出草垛,向前狂奔,过了一会见老者并没有追来才安心把玩着羊皮卷,开心地往家的方向走去。“哈哈,这老头一定气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