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卖书老者

    “你从哪里冒出来的?”大伙一齐问道,显然对于老者的出现他们都很吃惊。老者露出仅有的黄中带黑的两颗牙齿微笑道:“我就这么走来的。”他迅速摊开书兜售道:“小伙子,我看你眉清目秀,一表人才将来必成大气,看看这些书都适合你,这本《进士kǎo shì考前冲刺五百题》kǎo shì必备,里面有详细的题解及参考dá àn,绝对是一kǎo shì神器。啊哈,还有这本就更厉害了《历年进士考题大全》,全面纪录历届考题,并且还有状元答卷。怎么样心动了吧。”老者把两本书递给叶舟,微眯着双眼打量着。

    “哇,从哪里跑出来的jí pǐn,这造型也太吓人了。”叶舟心道,可是在老者的殷勤推荐下他也不好一口回绝。接过《进士kǎo shì考前冲刺五百题》翻开,“默写《太史公自序》”;“作阳春赋”;“论沈宋诗之妙”。叶舟边看边摇头,“这些我都会,还有那本《大全》我都做过好多次了。”他将书还给老者,拔腿欲走。

    老者见状忙用双手挡住叶舟道,“我还有绝版资料,你等着我拿给你。”说着老者腾出一只手伸到怀中摸索着。“这可是绝版资料,放眼整个乡镇,乃至全道只此一本。今天你我有缘,便宜点卖给你。”老者摸出一个薄薄的本子,郑重其事地用双手捧到叶舟面前。

    《天宝七年进士kǎo shì终极模拟卷》,李林甫编。叶舟眼直了,“这,他,他,你瞎弄的吧。”

    “胡说,这货真价实,如假包换,你看这编者,李林甫,不得了,宰相大人!”老者看着本子两眼快要冒出火来,继续道:“我敢打赌明年kǎo shì至少十之**是这个上面的。”

    叶舟听完有点心动,不过他又想:“如果这样那不是泄题么?”

    “不算泄题,全国也只有几本而已,我花了很大功夫才从京城弄来的。小子你走大运了,有了它明年你一定高中,你我有缘我给你最dī jià,一百文怎么样?”老者似乎看穿他的心思直接开出价钱。

    “一百文,您shā rén啊,看我像有钱人么?”叶舟听到价钱立刻想走人。老者见状忙道:“小伙子我看你真心想买,这样吧,我吐血降价,五十文,五十文怎么样,五十文买个进士出身,这好事只有你才有的运气,若在京城你捧再多钱都买不到。”老者皱眉哭丧着说道。

    “五十文也太贵,我不买。”叶舟身上总共五十文还打算买礼物送给小香,虽然这本子的yòu huò很大,但是小香在他心中排第一。所以他万万不会花五十文买这个。看叶舟要走老者急了,“小伙子,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只要五十文而已。”

    “太贵,我没有那么多钱。”叶舟心虚地说。

    “我知道你有五十文,这样吧,老头我也不和你玩虚的,四十文。”老者面无表情地说。

    叶舟闻言大为吃惊,“你怎么知道我有五十文钱?”

    “哎,今天倒了八辈子霉遇到你这么个穷鬼。四十文,成交。给钱。”老者说着伸手向叶舟要钱。叶舟还在疑惑,“你怎么知道我有五十文?”老者只是晃着爬满皱纹的手,催促着“给钱。”对于老者的举动叶舟茫然失措,不自觉地取出钱袋,留下十文钱连袋子都给了老者。老者接过钱袋摇了摇也不数直接揣入怀中道:“小伙子,够爽快,我看好你。有机会再见。”说完转头便走。

    叶舟看着老者离去,直到消失了背影才回过神来。“今天真是见鬼,出门就被骗。”想到自己的四十文钱换来这不知真假的薄本子,心锥刺一样疼。他收起本子,使劲搓了搓心口,想要问问大头他们怎么看。可是他回神一看身边哪还有他们的影子,早不知跑到哪里了。叶舟又是一阵唏嘘,“这些家伙太不仗义”,咒骂一句便向学堂走去。

    安东镇虽然不算大镇,但每逢集会也是热闹非凡。半月一次的集市除了给家家户户tí gòng购买交换日用品外,最重要的作用就是能让孩子们尽情玩乐。孩子的嬉笑声充斥整个集市。

    叶舟穿过热闹的人群直奔集市中心的学堂,正对着院门的是授课室,后面有两间屋子那是学堂先生的家。整个学堂在竹篱的环绕下显得分外幽静,朗朗的读书声和着墨香让人心旷神怡。这里或许出不了什么大人物,可是知识的甘露浇灌着其中的每一个人。

    学堂只有一位先生名叫花万崇今天五十岁,开元十一年进士,做过一些年官,后来厌倦guān chǎng争斗便在这小小的安东镇落户,也算是一种隐居吧。开这学堂一来消遣时光,二来挣点生活费,三来给孩子们启启蒙。总之生活安宁而惬意。家中无子唯有一女便是叶舟口中的小香,今年十五岁,比叶舟小几个月。如今有了叶舟这半个儿子他对生活更是满意。整天喝着小酒看着闲书。可谓是享尽其人福。

    叶舟走进院子便看到花先生坐在学堂前的大柳树下的石桌旁倒腾着。“先生又在干嘛?”叶舟嘀咕着上前问好:“先生好。”花万崇头也不抬,“香儿在后院,北次三经之首,曰太行之山。其,其…”他话没说完有开始念叨,且手中的笔在纸上挥动着。

    “其首曰归山,其上有金玉,其下有碧”,叶舟开口接道。花万崇停笔微微抬头笑道:“好小子,这都会背,你对它也感兴趣?”

    “恩,上面好多离奇的怪兽和山脉。”叶舟也不谦虚地说。花万崇招了招手示意叶舟坐下,“我最近老是觉得我们神州大陆好像少了点什么,你看啊,这书中所说的很多山脉、鸟兽都失踪了。”他缕缕胡须作沉思状,“它们跑哪去了呢?”叶舟看着进入沉思状态的花万崇,果断地走向后院,因为他知道这次和先生的对话已经结束。

    后院的梨树下的秋千上坐着一个少女,双手扶着绳索,在那无心地晃悠着。少女身着粉红色长裙,头上插着簇一尺长带叶的梨树枝,圆圆的脸蛋,白里透红,修长的头发垂于脸颊,微风中散发着迷人的气息。见到叶舟走进来,她忙从秋千上跳下来,整了整裙子笑道:“叶舟哥哥你来啦。”

    “恩,小香,你越发漂亮了。”叶舟一时无语只能胡乱夸赞一句。闻言少女微红的脸更添一丝红晕,低头道:“哪有的事,叶舟哥哥尽会骗人。”

    “怎么没有,小香是最漂亮的。”叶舟接着恭维道,一见小香他总想用最美的语言诉说心中的爱慕。可是往往也只是空白地夸赞她美丽,漂亮,可爱。

    “再说,不理你。”小香嗔道,说完走向屋里,“叶舟哥哥,来我送你一见礼物,一见顶有用的礼物。”叶舟心头一暖,“还是小香对我好”,他说着竟然也脸红,想到自己没给她买礼物,随即又开始咒骂那个卖书的老头。“都是你害的”,骂着无奈地揉揉胸口跟着进屋。

    小香从枕头下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这是什么?”叶舟忍不住开口问。小香笑而不答,把盒子递给叶舟“给你的”。叶舟伸手去接,一不小心碰到她的手,温滑柔软,不禁心神一荡。

    “别傻看了,打开盒子吧,里面的东西肯定适合你。”小香发现目光呆滞的叶舟正盯住自己便打岔说。叶舟恋恋不舍地移开目光,打开盒子里面一块绣着梅花的方巾,好像还包裹着什么。“这方巾好漂亮,谢谢小香。”叶舟欣喜欲狂。

    “方巾里面才是重点,看把你欢喜的,都十五岁了还这么浮躁。”小香有些埋怨道。叶舟小心翼翼地打开方巾,他发现自己的双手有点颤抖,手心冒出汗来。他闭上眼睛一咬牙,扯出方巾。心头暗骂自己没出息,这种场合竟然如此紧张,“还曾经多少次梦想过把小香拥入怀中呢。真是太丢人。”

    叶舟稍微恢复心神,睁眼一看,傻了。盒子里赫然躺着《天宝七年进士kǎo shì终极模拟卷》。“你,你这从,从哪里弄来的?”叶舟浑身颤抖,嘴直打哆嗦道。

    “开心吧,一个老先生卖给我的,这可是绝版资料哦。”小香得意地说。

    “一定是那臭老头,大骗子。”叶舟一屁股坐到桌前凳子上,拿起一个茶杯便往嘴里倒水。“大骗子,下次见到他看我不把你揍扁。”叶舟气得直拍桌子。

    “叶舟哥哥,怎么了,谁是骗子?”小香胆怯地问。

    “还能有谁,就是卖书给你的老头。”叶舟咬牙切齿地道。

    “怎么了,叶舟哥哥不喜欢我送的礼物?”小香略带抽泣地问。听到小香的声音叶舟才回过神来,忙道:“喜欢,喜欢,小香对我真好。”他从气愤中恢复过来,勉强微笑着。

    “你明明发火了,我好害怕。”小香彻底哭了起来。叶舟见到她哭,心里更乱。“你别哭,都是我不好。”说着狠狠抽了自己两巴掌。“以后我再也不惹你哭。”他刚要抽自己第三巴掌手已经被抓住,被一个他做梦都想抓住的手抓住。望着那双含泪的眼睛叶舟一个伸手便把她拥入怀中。“只要你不哭,叫我干什么都行。”他安慰道。

    “恩,我不哭。”小香伸手搂住他的腰脸颊贴在他胸口说。一阵清香袭来,叶舟发现自己身体僵直,脸像被火烧一样。这梦寐以求的场面竟然让他不知所措。时间仿佛停顿一般,一时间你不言我不语就这样相互拥抱着。

    “刚才你说什么骗子”小香渐渐把手缩回去问。叶舟也只有放手,这美妙的时刻也太短暂,叶舟还在回味拥抱的感觉。“那个老头,是大骗子,这不是什么绝版资料。那,我也有一本。”说着他从怀中掏出花了四十大文买来的几页纸。看到叶舟手中的本子小香咬着银牙道:“你怎么也有一本?”

    “也是那个老头卖给我的,说什么绝版,说什么宰相大人。胡扯。就是大骗子。”叶舟跺脚狠骂道。

    “看来他真是骗子。”小香玉手插腰,鼓着小嘴道。叶舟见状心头一乐,所有不快都抛之脑后,“不过这也没坏处,至少说明我们家小香和我一条心,心有灵犀。”他顺及打趣道。

    “谁是你们家的!”小小掉头低语。“就是我们家的,我们家的小香。”叶舟立刻追述道。“不理你。”小香头更低了。转身向外走。

    “别走,我还没看够。”叶舟追出去。“不给你看,你坏。”

    “那可不行,我偏要看”,“不给你看,你追不到我”,“看我不逮到你”。他们你一言我一语,追逐着,嬉闹着。快乐如此简单,如此纯美。那天空的白云,闹市中的小院,树下的秋千,都跟着洋溢出甜甜的微笑。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转眼已是傍晚。叶舟头上扎着绣了梅花的方巾怀揣两本绝版资料,带着甜蜜的回忆告别学堂走在回家的路上。那**的拥抱牢牢占据他的心房。出了集市叶舟对着夕阳大吼一声,跨步向前。他模糊地看到前方有个熟悉的身影,待到近处一看,原来是他,那个深恶痛绝的老头正在向一群小孩兜售着什么。“真是冤家路窄,看我怎么收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