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断臂重生

    哪怕是当初地丹碎裂,苏林也绝对没有如此的痛苦过,不过即便是忍受着巨大的痛苦,苏林却仍旧是在一声闷哼之后在苦苦的支撑,咬紧牙关不发出一丝щwwlā

    他能感觉的到那无数缕极其凌厉的剑气在他的五脏六腑之间不断的徘徊,有无数次苏林都怀疑会不会把自己的内脏全部给绞得粉碎。本站新域名可樂小說網(k1xsw)的首字母,最大的免費言情中文網站,趕緊來吧。

    不过好在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这些剑气在苏林的体内仅仅只是乱窜,并没有伤及苏林丝毫。

    而也就是在那四道真气融入木盆当中之后,苏林便感觉到又有一种磅礴之力再一次涌入他的体内,不同于剑气那种凌厉,反而显得十分的温和。

    这种温和的感觉出现之后,苏林原本由于剑气肆虐在体内的痛苦也是得到了些许的缓解,如浴在云端当中一般。

    但那也仅仅只是开始而已,在那木盆当中的药力逐渐全部涌入到了苏林的体内之后,他再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温和,而是逐渐变得霸道了起来。

    随着这股药力越积越深,已经开始渐渐的盖过原本剑气在他体内所带来的痛苦,那种如同千斤巨石压在心口上面的感觉让苏林有些喘不过气。

    “啊!!!”

    终于再也无法忍受这种痛苦的苏林抬起头怒吼了一声,此时他的眼神当中也是布满了血丝,更为奇异的是,在他的双眼当中竟然隐隐约约的有一股薄薄的红雾渐渐的覆盖在他的双眼之上

    “诸位道友,不要分身!集中真气!稍有丝毫偏差就会酿成大错!”苏林的这一声怒吼所影响到的不仅仅是他自己,还有对他万分关心的灵虚道人,觉尘狂僧,以及苏尘三人,三人差点就要停止运转真气,不过蜀山掌门却是非常及时的提醒了一声,这才没有酿成大错。

    而此时唯一注意着苏林身上变化的蜀山掌门更是仿佛愤怒一般的吼了一句道:“苏林,停下!再这样下去你会再次入魔的!再忍耐忍耐!”

    没错,就在那药力堆积到最后一刻的时候,苏林已经感觉自己有些支撑不住,体内的魔气竟然隐隐的有些压不住的要涌出。

    再之前苏林都是在刻意的不去动用真气,但是在这时,他体内的魔气却是已经不再是压不压得住的问题,而是一种本能一般的就要重新涌出。

    也就是听到蜀山掌门的那声怒吼之后,苏林的眼神才终于逐渐的变回清明,在忍受着莫大的痛苦的同时,他也在极力的压着自身的魔气。

    这种坚持足够让人骇然。

    好在的是,也许是因为那一声怒吼,又或许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苏林突然觉得自己体内的疼痛感觉稍稍有所减缓,不过为了避免发生之前的那种事,苏林还是将为数不多的情形全部放在了压制魔气之上。

    “诸位道友,这最后一步不可大意!将全部的真气全部注入到苏林的左肩位置!”

    随着时间的推移,四人的额头之上都慢慢的布满了汗珠,如果仅仅只是散出真气倒也没什么,但是最关键的是,他们还要同时去与那木盆当中的剑气做抵御。

    也就是感受到木盆当中的剑气之后,其余不明白其中玄妙的三人才得知这木盆当中到底有多么的恐怖,更是对苏林的忍耐不禁有些钦佩。

    而听到蜀山掌门的指示之后,三人没有丝毫迟疑,在同一时间将自身的真气朝苏林的左肩位置汇聚而去。

    也就是四道真气全部汇聚到自己的左肩位置之后,原本的那种钻心的疼痛终于再次浮现,苏林再一次难以忍受的抬头怒吼了一声,只不过这一次再也没有发生那种魔气控制不住的情况,因为苏林此时最关心的就是这个,也因为他很清楚,如果自己再次失控的话,说不好这整座天音寺都会被他一个人给搞得鸡犬不宁。

    在那四道真气同时汇聚在自己的左肩,苏林感受到体内的那两股一道凌厉,一道霸道的两道气息也是在同一时间朝自己原本被邪气所腐蚀的有些恐怖的左肩位置,那里的皮肉原本已经由于邪气的腐蚀而变得有些腐烂,而那剑气的作用也是在这一刻发挥了出来。

    在苏林的左肩不仅仅只是腐蚀那么简单而已,虽然外表上看不出来,但是只有苏林才清楚那里所蕴含着的那种邪恶的邪气,原本苏林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但是那剑气此时却是直接如同刀刮一般开始将他左肩位置甚至覆盖在骨髓上残留着的邪气一点一点的剔除,而他左肩原本腐烂的皮肉也是在那凌厉的剑气之下一点点的剔除,同时也有鲜血流出,很快这木盆当中的一盆水便被苏林的血水所染红。

    而同时在发挥着所用的还有苏林此时体内蕴含着的药力,这股霸刀无匹的药力也是在同一时间朝苏林的左臂位置汇聚而去。

    但同时苏林也是在经受着一种非人的痛苦,如果不是心中的那股信念支撑,恐怕他早已经再也支撑不住昏厥过去,下唇早已经被他的牙齿所咬的渗出了鲜血。

    蜀山掌门见状并没有丝毫的意外,此时更是精神无限集中了起来,因为他还有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步没有完成。

    蜀山掌门独自收回真气,双手抬起变化了无数个收势,嘴中更是在同时不知在念叨着什么口诀,只见那木盆当中所剩不多的药力在同一时间也是汇聚到了苏林的左臂位置渐渐的形成了一个由药力所凝成的虚化的手臂。

    然后苏林左肩位置上面的皮肉便开始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的开始如同树木一般生长了起来

    只不过此时的苏林已经看不到这一幕,因为早在蜀山掌门开始施展手诀的时候他就已经昏厥在了木盆当中早已经被他的鲜血所染红的血池当中

    其他三人也早已收回各自真气,不过却是没有擅自乱动。

    苏尘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感受着苏林体内的生气,不禁长长出了口气,嘴里喃喃道:“孩子,苦了你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