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5章 红眼病集体爆发

    这些天度日如年,恨不得插上一对翅膀,沿着踪迹,追寻陈易而去。

    那日她看得清清楚楚,陈易与坂崎燎在山中大战无数回合,一直处于下风,待到她不顾危险想要去援助的时候,两人在天空中几个闪烁,一番拳脚之后,就不见了踪影。

    她与伏千里还有滑柏骨几人遍寻山野,只见到两人留下的那如被火箭炮阵营轰炸过的痕迹,却难寻到他们。

    不久之后,亚伯拉罕,阿贾尔耶还有青犴小瘪三一瘸一拐的从山中回来,几人了解到事情过往,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陈易这货也忒胆大包天了,竟然敢生吞天魔焰,那玩意是人吃的吗?

    即便没有被坂崎燎杀死,也会被自己作死!

    这些天她又急又怒,既着急陈易的安危,又气恼他乱来,既然有一战之力,为什么不把坂崎燎引到附近,他们群策群力呢?难不成他认为自己这些人,还有伏千里等高手,根本无足轻重?

    自大狂,自大狂!

    直到现在她还在不住的骂着,同时时刻与4762总部保持联络,让他们时刻关注陈易和坂崎燎的动态。

    为此,4762不惜暴露大量情报人员,如同一张大网般铺开,只要是华夏附近出现任何风吹草动,他们就会在第一时间收到信息。

    也正因为此,无论是西方还是南海诸国,也都掏干净耳朵擦亮眼睛,不明白华夏如此行事的目的,不得不小心防备。

    “队长,据感刚刚收到情报,南海某海域出现异常漩涡,地震局检测,当地并无地震发生。”

    “可曾看到漩涡中有人?”

    “目前还没有,伤亡情况当地政府也在加紧统计。”

    “辛苦了,继续搜集!”

    “是!”

    一把将耳麦摔在桌子上,道:“这死人,就没有一天不让人担心的!”

    伏千里在一边不言不语,他盘膝坐着,身上隐隐约约间有氤氲雾气蒸腾,体内灵力崩腾纵横,隔着十几米距离,依然能听到阵阵低沉的咆哮之声。

    他在加紧突破进入大圆满,超级百草丹二号不要钱般的往嘴里狂塞不止,就是为了能在最后时刻,可以阻止坂崎燎那个杂碎。

    他同样没有料到,坂崎燎会去而复返。

    伏千里不愿意看到陈易陨落,不想一个年轻天才,华夏未来绝对的顶梁柱英年早逝,更不想亏欠了陈龙象。在自己面前,陈易被人杀死,他不知道日后该去怎么面对这个对他有大恩大德之人。

    “噗通!”

    房间门被人从外面粗暴的推开,伏千里不悦地睁开眼睛,怒气冲冲。虽然说冲击大圆满不会有走火入魔之类的,但被如此粗暴打扰,灵力如急刹车般地戛然止住,冲击的经脉还是很不舒服的。

    “伏部长,xiǎo jiě,那个,陈,陈易,他”

    来人是英俊的西方美男子亚伯拉罕,他气喘吁吁,满脸通红,瘸着的腿也不瘸了,满脸都是激动神情,激动到了语无伦次。

    “陈易怎么了?”的心揪了一下。

    伏千里虎目含煞,也朝他看去,好似若是亚伯拉罕说不好,就要把这小子脑袋拧下来一样。

    “陈易,陈易,他回来了!”

    亚伯拉罕好久之后才憋出一句囫囵话。

    两人先是一愣,继而狂喜,尤其是,“嗖”的一声,从桌子前离开,来到亚伯拉罕身边,一把揪住他的领子,道:“你说陈易回来了?他在哪里?快带我去见他!”

    “咳咳,咳,松手,死人了”,亚伯拉罕接连咳嗽。

    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放开手,又道:“他在哪里?,快带我去见他!”

    陈易回到濮林族寨子,看见那些既淳朴又狡诈的村民,见了无数大江大河甚至是一望无际的大海的眼帘,忽然间映入这些鸡飞狗跳炊烟袅袅,恍如隔世。

    向村民讨了一瓢生水喝下,刚从水井中压出来的清水甘冽润喉,再次厚着脸皮向村民讨了一根烟,吧嗒半晌之后,陈易这才确认,他不是在梦里。

    从挖开那个巨大空间,到遇见坂崎燎,再到吞下那块致命却又救命的蓝色水晶,厮杀出半个南海,直到此时归来,他总是感觉有那么一丝不真实在里头。

    这尼玛也太快了点!

    前两天坂崎燎孩子啊叮嘱他,进入大圆满之事不易操之过急,需要徐徐图之,可转眼间他就违背了他的叮嘱,而且不仅没有因此而损耗潜力,反倒是将潜力挖掘到了最大最大!

    “哈哈,待会见到老伏,指定叫他惊掉下巴”,陈易这么想着,掐掉了烟头,拍拍屁股就想走人。

    “嘿,陈先生啊,啥好事儿笑成这样,不会是要娶媳妇了吧?”刚才给陈易水和烟的那个濮林族人,拿着米尺测量宅基地,又露出满口黄牙,打趣道。

    陈易“嘿嘿”一乐,道:“比娶媳妇还高兴呢。”

    “你做了什么,比娶媳妇还高兴?”

    就在这时,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军靴上沾满了黄泥,深一脚浅一脚踩着残垣断壁过来,眉目含煞,冲着陈易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哼,恐怕在你心中,还没有哪个媳妇能占据重要位置吧?呵呵,坂崎燎都敢一rén miàn对,要是死了,她们都守寡,你就高兴了!”

    实在是气坏了,这货也忒不长心了,他在外面酣战淋漓,却不知道自己在这里操碎了心!

    万一他要真有个三长两短,她要如何跟洛雁韩闻雪她们交代?把她们的男人拐出来,不干好事就罢了,还葬送人家的性命,她就是以死谢罪都没办法浇灭她们心头怒火!

    尤其是洛雁,还怀着孩子,马上就要临盆了,这货也敢瞎折腾,哪有半点快要当爹的样子?

    一边骂着,还一边用二指禅小拳头,在陈易身上招呼来招呼去,陈易也相当配合,故意做出一阵龇牙咧嘴的模样,半晌之后,锤够了,忽然又一下子紧张起来。

    “陈易,坂崎燎呢?你怎么把他甩开的?他会不会再回来?”

    伏千里老早就想要问这个问题,只是看着人家小两口你侬我侬,没好意思打断,听到替他问出来,不由支棱起耳朵,仔细听去。

    坂崎燎可以说是他一生的敌人,从年轻的时候就开始,斗了三四十年,在他进入大圆满之前,一直都被伏千里压着,他如今马上就要突破,正寻思着要去找他晦气呢!

    “坂崎燎啊,现在正在畅游太平洋呢,小日子可舒服了”,陈易说道。

    “什么,畅游太平洋?”不明白陈易的意思。

    “你小子说清楚点,他小日子舒服,会让你知道?”如果陈易是他的下属,伏千里指定打死他!

    陈易笑眯眯得将事情讲了一遍,等到听他说完之后,好大一会儿,几人都没有从那懵逼的状态回过神来。

    “你说,你跟坂崎燎大战两天一夜?”亚伯拉罕捂着下巴,以免把脚面砸折了。

    “你说,你跟坂崎燎转战三千里,搅出天大漩涡?”阿贾尔耶使劲摇晃脑袋,他觉得不是自己傻了就是陈易傻了。

    “你说,你把坂崎燎的脑袋拧下来了?”也觉得天旋地转。

    “还把他穿了好几个窟窿,最后喂了渔,正在鱼肚子里畅游太平洋?”伏千里不怅然若失,最大的对手嗝屁,他却没有想象中的高兴。

    陈易使劲点头,对他们很无语,自己就那么不靠谱吗,连句话都不相信。

    “欧,卖糕的,我听到了什么!”亚伯拉罕抱着脚,下巴已经掉了地上。

    “我一定是疯了,我一定是疯了,陈易你竟然说你杀了坂崎燎,欧,卖糕的,不,我的老天爷啊,这个世界太疯狂了!”阿贾尔耶使劲锤着脑袋,恨不得锤出一个窟窿来。

    “我,我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露出一个苦涩笑容,她以为终于可以和陈易站在一个台阶上,可还没来得及等她欣赏一下风景,这货忽然抻了个懒腰,一跃而上,到了众山之巅,迎风猎猎,好不骚包,彻底把她甩得远远的。

    “也就是说,你进入了大圆满,还是一进入就能干掉坂崎燎?”伏千里同样嘴角带着苦涩,感觉就像一个孩子眼看着自己心爱的玩具被人抢走,却连哭号的权利都没有。

    伏千里当真是欲哭无泪,这尼玛什么世道啊,他努力了几十年,都没能迈过去最后一步,可这个被自己耳提面命的后生晚辈,却忽忽悠悠就成了大圆满。

    “唉,咋说呢,运气,运气,咱们不说这茬,滑叔呢,他的药膳还有没有剩下,快给我弄点,饿死我了”,陈易摆摆手说道,很明智的不去提这一茬。

    “要吃自己去,我要闭关,没工夫伺候你!”伏千里语气生硬的走了。

    “你滑叔在跟你小婶婶一起炼药,你自己找去!”面色也不好。

    “那个,陈先生,我们先告辞了,最近在修行上有些问题,想要相互切磋一下”,亚伯拉罕和阿贾尔耶也气哼哼地走了。

    陈易看着他们的背影,极是无语,尼玛,这是红眼病集体爆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