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小寡妇忍不住了

    跑腿的任务最为简单,但是也是最为蛋疼,看着新手村里面那跟下班高峰期一样的路,浩瑟觉得蛋疼得紧。

    那个会长派来小跟班自己跑去练级去了,按照他的话来说。“跟着你这样的‘新手’太伤自尊了,完全跟不上节奏啊。”

    略微沉思了一会,浩瑟也是认真的点了点头,毕竟这小子并不是自己,自己可以越级杀掉野狼,但是他却不可以,自己虽然没玩过网游,但是对于游戏,还是有一点自己的认识的,何况童芯也说过,这是一款ziyou度比较高的游戏,当然是自己玩自己的比较好。“这样吧,反正咱两一起也没有什么效率,要是我遇到了什么不懂的,再私聊问你吧。”

    “行!”火凤凰流年与脸郁闷的点了点头,随后自己去练级去了,要是再这么跟着他一起,估计自己都练不了级了,毕竟这家伙好像不是什么一般人。“但是你自己要注意,一旦出现什么不知道的,马上问我,而且你也知道这个游戏的开放度很高,而且npc的人工智能的程度也不一般,我姐还说这里面的任务还能够自己挖掘,反正你自己跟npc说话要小心着点。”

    听到流年这小子同意了之后,浩瑟这才喜极而泣,这年头太不容易了,玩个游戏居然还让人盯梢,要是派个jing灵长耳朵měi nǚ来,养养眼也是不错的,可是谁出的主意派个男人啊。

    为了补偿自己受到了打击的心灵,他决定赶快升级以后永远不要让这些家伙跟着自己,到时候自己跟他们差距几级的时候,看他们怎么跟。

    等到他终于从无数女人的胸前蹭到了村长身前的时候,他已经感觉到自己快要挂了。

    “真是人挤人胸挤胸啊!”好不容易到了村长面前,将那黑se的水晶球交给了村长老头。

    白胡子村长老头一脸震惊的看着浩瑟。“这是从哪里来的,我可以感觉到这里面一股浓郁的黑暗魔法的气息。”

    老头刚说完,黑se的水晶球就裂开了,随后一阵黑雾包围了他。

    “老村长你没事吧!”浩瑟凑了上去,看着眼窝深陷嘴唇发黑,活像是被一百个非洲黑熟妇给**米似的老头,他现在可没有了刚才那慈眉善目的模样。

    “我没事!这是黑暗魔法的虚弱诅咒,如兰竟然用这个诅咒来对付我,她应该是早就意识到了整个村子里也就只有我是牧师,所以也只有我有光明的力量能够驱散黑暗。她要虚弱我,昊天!我现在动不了,你拥有无限的潜力,我想要去阻止她!”

    有门!这绝对是任务的后续,将事情交给玩家去做,别看白胡子老头虚弱成这个样子,现在这家伙的属xing都比自己要高。可是他还是将任务交了出来。

    “什么虚弱诅咒,肯定是被一百个非洲黑熟妇给**米了!”不屑的瘪了瘪嘴,浩瑟轻松又愉快的接下了这个任务。

    “我要怎么做?”

    “你要去跟踪如兰!我要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还有她的黑暗魔法是怎么来的!”老村长说完就坐在了地上不停的喘气,随后就一言不发的看着浩瑟,就好像是一副我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了,你可以去死了的表情。

    “这什么任务啊,什么光明魔法黑暗魔法的,老子可不知道,不过跟踪俏寡妇,这个我有心得啊!”浩瑟几乎是一蹦三丈高,飞快的爬了起来,朝着俏寡妇的房子飞奔了过去。

    工口的汉子从来不做跟踪那种没有技术含量的事情,真正有技术含量的是wěi háng!

    走了半天的路,浩瑟总算是到了那如兰的店铺门口,wěi háng的重要先决条件就是要知道对方要走的路。

    游戏里都有地图,这一点很是方便,只要大致看一眼,就可以知道前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形,可是浩瑟也知道,现在wěi háng这个叫做如兰的npc最大的困难就在于不知道她要去哪里。

    几分钟之后,这如兰才如约离开了自己的房子。

    “嘿嘿!老子的第一次wěi háng终于要开始了!还是处啊!”贱人saosao的想着,自己的处给了这个小寡妇也不错,至少符合小男生被shǎo fù吃掉的恶俗剧情。

    等到如兰出了村子之后,浩瑟这才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变化了,所有的怪物全都消失了。而且玩家也消失了。“小寡妇终于忍不住,开始制造二人空间了,这可是很甜蜜的哟!”

    游戏之中只要是有特殊任务,npc需要离开自己的岗位的,通常会制造一个镜像任务空间,让接到了相关任务的人进入到这个镜像空间里面去。

    这样一来就不会有其他人打扰到做任务的人了,而且这附近可是没有任何的其他怪物,也就是说在这个任务空间有的只是任务怪,但是这些任务怪一般来说就只会产出任务需要的东西。

    这一次没有任何的怪物出现,浩瑟一双眼睛却是一亮。

    这个叫做如兰的女人竟然是走到了一个山洞之前,随后突然朝着后面看了看。

    只有一片树木而已。这周围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影。

    就在那个叫做如兰的女人突然头上冒出**的惊叹号,显示的是有任务可以交了。

    浩瑟一双眼睛却是在看着那个女人丰满的翘臀,顺带着拍了好几张zhào piàn。

    俏寡妇虽然没有广阔的胸襟,但是却有圆润的翘臀。在身后不足两米的地方拍摄还是个非常不错的位置,这个角度正好可以从她裙子的缝隙里面看到她的群内的绝对领域,那介乎于看得见和看不见之间。地方正是工口的汉子所追求的啊!

    看了好几分钟,工口的汉子这才收起了自己饥渴的双眼。福利啊!这游戏公司这一点还是相当不错的,至少这福利可不少。

    看的过瘾了,不管怎么说还是得先把任务给交了先。

    就在浩瑟准备交任务的时候,俏寡妇却是突然一动。

    原本就沉浸在wěi háng状态下不可自拔的贱人,下意识的用出了自己最得意的wěi háng技巧视角躲避。

    往旁边横跨一步,浩瑟正好站在了她的视觉死角上。

    “没有人跟来!那就可以去做了,明天之后我就可以见到你了!”俏寡妇呢喃自语着走进了山洞。

    这算什么?想要交任务的时候人走了。浩瑟一脸郁闷的跟了上去,可是到了这里wěi háng的难度急速上升。

    从开始的平地,就直接窜进了山洞里面,这里不仅光线昏暗,就连地面上还遍布着大大小小的水坑。一个不小心就会踩在里面发出响声,最重要的是,这里的环境很是昏暗。

    “好在我玩过一代到x所有的作品,要不然这地形就真把我给难住了,哈哈哈!”工口的汉子在内心疯狂的大笑着,整个人却是没有任何的停留,紧紧的贴在了小寡妇的身后。

    越走越深,浩瑟的脸se也是越来越怪。“这是要做什么?幽会小情郎么?不过想想也是,一个小寡妇新婚丈夫就死了,守不了寡也是正常的事情,人之常情!人之常情!”

    一边摇头晃脑的跟了上去,浩瑟一边打量着这个洞穴,这个洞穴的入口很窄,可是往里面走却是越来越大,直到最里面竟然是存在着一个巨大的石室。

    “小寡妇的情郎妥妥的是一只穿山甲啊,这地方居然还能弄出这么个大洞。”浩瑟苦笑着跟了上去,只是他并没有进入到那个石室里面去,只是跟在了外面,这个小妮子到了这里来了,若是真的有什么人来了,那自己就死定了,这个门口还有地方可以让自己爬上墙,但是似乎洞口也没有人过来。

    等在了那里好几分钟,浩瑟这才看向了洞穴里面,很显然这个俏寡妇来这里不是为了找人。

    看着她蹲下来在那里不停的摆弄着什么,随后站在了那个石室的zhongyang,嘴里呢喃有词的说着。“以吾之血召唤!魔王古兰克。”

    看着如兰在那里割自己的手腕,让鲜血留下来,浩瑟几乎是双目圆睁的看着这个女人。“这小寡妇疯了!没有那男人了,怎么能这样啊?自残这种事情太重口味了。”

    等到那鲜血落在她的脚下的时候,她的脚下却是出现了一个一米五大小的魔法阵。

    那鲜血就好像是蒸腾了起来似的,竟然是在整个石室里面形成了一片红雾。“这到底是什么?”

    “女人!你又因为什么事情打扰伟大的古兰克的休息!”那个红雾逐渐的形成了一个人形,只是那人形看上去只有半个人大小,一对犄角长在了它的头上,浑身呈现出一种古怪的红se,那身上仿佛是环绕着的红se的火焰似的,看上去好像是很有威势,可是这样子半米高,配合上那巨大的耳朵,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魔王啊。

    “古兰克魔王大人!您答应我的,只要我帮您的忙,我就可以见到我那复活的丈夫!”如兰一脸乞求的说着。

    浩瑟看着那个身高还够不到她的腰的所谓的魔王,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笑意。

    这分明就不是什么魔王,最多最多就是个小恶魔而已,,而这样的家伙竟然是骗了如兰。什么丈夫复活,对于这个游戏里面的复活技能,浩瑟多少也知道一点,这个技能最少都是二十级的技能,可是这个新手村最高的就只有十级而已,要在十级里面出现二十级的东西,难道这个恶魔还能够用复活技能?

    浩瑟一双眼睛瞪得老大,因为这个时候俏寡妇正好跪在了那个小恶魔的面前。那丰盈的翘臀正好对着自己。

    “了不得了!了不得了!这俏寡妇要逆天了!”一边嘀咕着一边说着,双手没有停下来不停的连续拍摄。

    “不得了!不得了了!这样的弧度!这样的位置,实在是太yòu huò了!”

    就在浩瑟走到洞口的时候这个女人的头顶上这才又出现了**的惊叹号,这就是代表着有任务可以交的情况。

    “还好啊!我原本以为她突然行动就交不了任务了。还好还好!”

    浩瑟笑眯眯的凑了过去。“如兰xiǎo jiě!你的那个珠子我交给村长了,怎么样?你怎么跑到这样偏僻的地方来了?”

    “你终于做到了!你终于做到了!”那个红矮子被称之为魔王古兰克的小个子却是大声笑了起来。“那个黑暗发球能够让村子里唯一掌握了光明魔法的人瘫痪,我就可以让这里的魔法阵启动,到时候我就可以从这里汲取那些诅咒的能量,这样的话,你的丈夫就能够复活了,同时我也将获得力量!魔王古兰克终于可以成为真正的魔王了!”

    那红se小矮子大声兴奋的尖叫着!

    “如兰!我虽然可以理解你要复活你丈夫的心情,但是你为什么不去相信教会,而去相信恶魔呢,它可是恶魔啊!”

    这时候老村长拄着拐杖从外面走了过来。

    “其实我还能够理解的!尤其是这种小寡妇忍不住想要男人的心情!”浩瑟笑眯眯的摆了摆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