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回家过年

    常进和隋慕新都是体校毕业的学生,身体素质不错,一万米对他们来说无非出一身臭汗,但刚入警就遭到惩罚,无论如何也是一种心理打击。

    “进哥,咋整的,不是安排好了么。”隋慕新哭丧着脸问道。

    “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回头我打听一下,这小子有什么背景。”常进道,眼恨意一闪而过。

    一万米跑完,人家已经在进行“科学发展观”教育了,两个倒霉蛋匆匆换了警服,来到教室喊报告,授课教员让他们进去,在最后一排就坐,很不巧的是刘汉东和林连南也坐在最后一排,冲两人比出指。

    常进不敢说什么,只能以口型告诉对方:“我弄不死你。”

    刘汉东鄙夷的一笑,日子长着呢,在纪律部队如何整人,他太熟悉了,他有一百种方法能整死常进和他的跟班,还不会被领导批评。

    七天的政治思想学习只是餐前小菜,将培训分成两部分是因为间隔了个春节,学员们过年不过年无所谓,可是教官们得过年啊,所以间有个七天的假期,可以让学员们放松一下,毕竟等待他们的将是三年无休的漫长服役期。

    学习期满这天,已经临近春节了,各单位都没有心思工作,大街上充斥着公车,忙着送礼走关系,警官学院小礼堂考场里,一百五十名考生正伏案答卷,七天的政治思想灌输需要一次考察。

    刘汉东当年高考成绩很好,这种死记硬背的考卷根本难不倒他,别人都头疼的大论述题,他能洋洋洒洒写几百字的dá àn,很快做完试卷,交卷出场,常进和慕新还在抓耳挠腮,试卷上一片空白。

    考完不能直接走人,下午还有政治思想课,刘汉东正蹲在教学楼外的花坛上抽烟,只见张亚森倒背着手过来了,赶紧掐灭烟头站起来敬礼。

    校园内倒是不禁止抽烟,但这不影响张亚森找茬。

    “你考完了?”

    “报告教官,我考完了。”

    “考完你就出来了?”

    “报告教官,我怕影响同学们kǎo shì,就先出来了。”

    “如果这是战斗,你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就能将战友们置于敌人的包围么!一万米,顶风跑,立刻!”张亚森吼道。

    刘汉东差点气笑了,不过作为部队里混了八年的士来说,他懂得这是教官在杀学员的威风,同时建立自己的威信,这回活该自己倒霉,他没有顶撞,乖乖去跑步了。

    张亚森走进考场,将刘汉东的试卷拿来看了看,眉头一展,这小子看起来很粗豪,但是字迹非常飘逸俊朗,硬笔书法相当过人,答题也很有水平,面miàn jù到严丝合缝。

    看看窗外,刘汉东在大操场上迎风跑步,挺胸抬头,神采飞扬的,张亚森嘴角浮起一丝笑意。

    下午,最后一节课结束后,学员们的心都飞了,但是还得强压着蠢蠢欲动的玩心等着教官宣布成绩。

    张亚森黑着脸拿着一张纸走进了大教室,干咳一声道:“你们这一期,是我见过素质最差的!化课一塌糊涂!得亏是让你们当防暴警,要是干刑警、缉毒警,就你们这智商,死八百回都不多!”

    大家都深深低下了头。

    “我宣读一下这次考核的名次,考得好的不要骄傲,考的不好的也不要灰心丧气,第一名,刘汉东,95分……”

    掌声响起,只有林连南一个人鼓掌,别人都像看傻逼一样看着他,林连南赶紧停手,将头埋进了裤裆里。

    张亚森威严的扫视一周,继续宣布成绩,一百五十名学警,三十人没考及格,及格的人里,六七十分的居多,考到九十分以上的奇葩就五个人,除了刘汉东之外,都是女生。”

    林连南考及格了,因为他坐的离刘汉东很近,眼睛斜一斜,dá àn就来了,所以考了个七十五分,常进和隋慕新就没这么xìng yùn了,只考了五十几分,好在这次kǎo shì不是最终考核,否则直接tuō yī服滚蛋。

    假期开始了,学员们换上便装,陆续离开校园,警官学院的普通学生早就放寒假了,所以校门口冷冷清清,连辆黑车都没有,大家缩着脖子跺着脚,在公交站台上苦苦等待着,这里地处郊区,公共qì chē半小时才能来一班,地上满是积雪,天冷路滑,车不知道啥时候才能来。

    也有不少学员是有车的,比如常进,他开一辆本田CRV,隋慕新神气活现的坐在副驾驶位子上,两人商量着要带几个女学员进城,顺便拉进一下关系。

    “那个小妞叫赵良璇,她爸是海关的,估计培训完她就进出入境管理局了。”常进对这些同学的社会关系门清的很。

    “那必须得联系一下啊。”隋慕新道。

    “必须的,咱们现在就得编织关系了,再说这小妞长得不错,哈哈。”常进驱车过去,探头出来:“měi nǚ,要搭车么?”

    赵良璇喜滋滋道:“不用,我们有车。”

    正说着,一辆车身上涂着北斗七星的白色富康从校园里出来,车门打开,三个女学员喜笑颜开的钻进了后排,坐在驾驶位上的正是刘汉东,抬头给常进打了个招呼:“不好意思,先走了。”

    “**!”常进狠狠一砸方向盘。

    “进哥,那边还有几个妞。”隋慕新指着远处几个眼巴巴的恐龙道。

    “你怎么不去死。”常进没好气的踩油门开车走了。

    “进哥,你打听清楚了么,刘汉东什么背景?”隋慕新问道。

    “听说是宋剑锋打过招呼的人。”常进愤愤然道。

    “那不好弄啊。”隋慕新倒吸一口凉气。

    富康车里,三个女学员叽叽喳喳,欢笑连连,刘汉东又高又帅学习又好,是这一批学员的佼佼者,自然最受女学员欢迎,连带着林连南也跟着沾光。

    “其实我是宋厅长介绍来的,宋厅的ài rén是我三姑,一般人我不告诉他。”林连南显摆着自己的路子,有些直白,但很有效果。

    “呀,那你培训结束肯定要分到好单位去了。”一个能打七分的女学员毫不掩饰羡慕的心情。

    “我倒是想锻炼一下自己,先干一段时间的特警,有了基层的工作经验,才能更好的提高自己,我的目标不高,三十岁以前到正科。”林连南发扬退伍兵的光荣传统,吹起牛逼来不打草稿。

    刘汉东听了偷笑,也不拆穿。

    上回两人聊起来,林连南说了实话,宋厅的ài rén确实姓林,但和林连南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倒是刘汉东亮出西服衬里上丝绣的宋剑锋姓名拼音和公安厅监制的字样,把林连南吓得差点尿了。

    把女学员们和林连南送回了家,刘汉东自己也开始准备回家过年。

    铁渣街上,屠记牛肉村已经关门,山炮带着老婆和小舅子搭乘阚万林的车回老家过年,住在楼下的小丽也房门紧锁,早早回乡了,朱小强已经买到了回安徽老家的车票,优哉游哉的打着游戏,见刘汉东回来,有些局促:“东哥,借你那四百块钱,还得过一段时间才能还。”

    “不忙,等你找到工作再说吧。”刘汉东回屋收拾了行李,下楼和火联合夫妇告个别,又给马凌打了个diàn huà,这就要踏上回家的旅途。

    忽然他发现梅姐的洗头房已经开着门,将车停在门口,进去一看,屋里堆着大包袱小行李,梅姐正蹲在椅子上抽烟,浣溪可怜巴巴的站在一旁。

    “咋回事?”刘汉东问道。

    “刚从长途qì chē站回来,人山人海啊,听说路上下雪,很多车次都晚点,我一生气退票了。”梅姐道。

    “不回家怎么过年?”刘汉东摸摸小燕儿的脑袋。

    “就在铁渣街上过,买点菜打点酒,不就是过个年么。”梅姐吞云吐雾,说得轻松,但从她眉宇间能看到深深的乡愁。

    浣溪嗫嚅道:“姐,再等等兴许车能来。”

    “来了也不坐,气死个人。”梅姐依然气呼呼的,大概是个车站工作人员吵架了。

    刘汉东哈哈大笑:“坐我车走啊,不收你钱。”

    梅姐笑了:“那怎么行,姐让你摸一把,抵车费。”说着用大胸顶了顶刘汉东的胳膊。

    “免了,你这个车费太多了,我还得找钱。”刘汉东拎起行李,“要走趁早,我看这天还得下雪。”

    梅姐的行李不少,浣溪只有简单的一个小包,东西统统塞进后备箱,后排座椅上也放了不少,梅姐抱着小燕儿坐在后面,浣溪坐在副驾驶位,刘汉东给车轮安装上橡胶防滑链,开始艰难的回家之旅

    浣溪和梅姐都是平川人,平川市虽然地处江南,但经济不发达,不通高公路,连天大雪导致道路结冰,湿滑难行,到处都是抛锚的qì chē和交通事故,即便是刘汉东这样的老手,也只能保持在五十公里的时。

    半夜一点,终于抵达平川市,距离梅姐和浣溪的老家还有上百公里,为了节省住宿费,刘汉东喝了罐红牛,继续上路,连夜赶路。

    路越来越难走,车越来越稀少,刘汉东却终于找到了当年在高原雪路上行车的感觉,越开越精神,小燕儿和梅姐早已呼呼大睡,浣溪却一直醒着,陪刘汉东说话,讲故事,猜谜语,生怕他打瞌睡。

    凌晨时分,终于抵达一个小镇,白色富康已经看不出颜色,车身上满是污雪和烂泥,劣质防滑链也坏了。

    小镇的泥泞道路上,一辆装着高音喇叭的小货车缓慢驶过,喇叭里传出非标准普通话:“迎春节大酬宾,县光荣商场所有商品一折起……”

    灰色建筑物墙壁上,刷着广告和计划生育的标语,唯一亮色是一面广告牌,上面印着海景别墅和大片的薰衣草,下面是一排字:普罗旺斯花园,五千元/平方米起。

    梅姐不知道啥时候醒了,倚在车门上点燃一支烟,“我的理想就是回家买上一套这样的房子,再开个小服装店,供小燕儿上大学,嫁个好人家,我就在老家安安稳稳,幸幸福福的过下半辈子。”

    风吹起她的头发,梅姐的眼神有些迷离,显然是陶醉在自己的国梦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