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招警

    在省公安厅件指示下,近江市公安局面向退伍军人、大学毕业生公开招募特警,名额足有一百五十人,一时间市局门口排起了长龙,都是报名的男女青年。

    招警标准很严格,视力不能差,男的身高不能低于一米七五,女的不能低于一米七零,体重也有标准,太轻太重都不行,否则第一关就给刷下来。

    已经是初冬季节,天气有些凉,刘汉东带着自己的**、退伍证站在队列百无聊赖,忽然有人过来拍自己肩膀:“一班长!”

    回头一看,是战友林连南,这小子和刘汉东一个连,算是江东老乡,平时多有照应,一起打过架喝过酒扛过枪,算是铁哥们了。

    “小林你怎么来了?”刘汉东和他热情握手,“这一批战友回来的不少吧。”

    “也就那些个,咱们团士官多,义务兵退伍的没多少……你也报考特警啊,一班长,就凭你的素质,绝对能过关,我又能在你领导下工作了。”林连南一番吹捧,让刘汉东有些飘飘然,拿出红梅来发给林连南一支。

    “一班长,怎么还抽红梅。”林连南掏出自己的苏烟,整包塞给一班长。

    两人吞云吐雾,聊了起来,林连南看看周围这些人,压低声音道:“你看,退伍兵没多少,大学生倒不少,没关系没路子,谁敢报名,这就是上面为安插关系户搞得招聘,一班长,你有路子么?”

    “我?”刘汉东笑笑,“我认识公安厅长,算路子么?”

    “你牛!”林连南呵呵笑,“其实我也有路子,我有个表姑姑,是宋厅长的ài rén。”

    前面开闸放人,又是一拨人进了报名处,外面依然排着数千人,乌压压一片直到马路尽头。

    刘汉东和林连南都填写了报名表,出来后找了个茶馆先坐坐聊天,晚上又喊了几个刚回来的战友去喝了一场。

    酒逢知己千杯少,刘汉东喝得不少,回到铁渣街的时候已经是半夜时分,在街头遇到了张爱民的出租车,就随便聊了几句,得知那天拔刀相助的确实是马伟,因为寻衅滋事已经被派出所抓了,行政拘留十五天,罚款赔偿另外算。

    “小马脾气太暴了,不过人品不错,仗义,讲究,车队的小伙子们都服他。”张爱民叹息道。

    ……

    又过了三日,招警笔试在省公安干校进行,kǎo shì很严格,排场搞得和高考差不多,甚至还抓出几个夹带纸条、无线电收讯机的zuò bì分子,当然是被驱逐出场,取消资格。

    刘汉东化基础不错,考前又恶补了几天,笔试对他来说不在话下,一些考察学院逻辑思维能力的题目做起来就和脑筋急转弯一样,很轻松就做完了试卷,交卷离场。

    他觉得自己算交卷早的,没想到外面已经有不少交卷的考生,并且纷纷说kǎo shì太简单,没难度,担心竞争会更加激烈。

    想想也是,又不是公务员kǎo shì,公安局内部招聘而已,而且招募的是防暴特警,就是纯粹的打手,化kǎo shì整得太复杂没有什么意义,刷人的关口估计现在体能和面试上。

    体能测试在一周后,一共四个项目,10米X4往返跑,1000米长跑,立定跳远和引体向上,男女标准不同,以引体向上为例,十个就算合格,对于刘汉东这种动辄就能做几百个的猛人来说,简直小菜一碟,长跑短跑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和儿戏差不多,就这样的标准,还是刷掉了不少考生,尤其一千米跑,很多人累得气喘吁吁,扶着腰蹒跚而行,没能达标,不少女考生当场就哭了。

    体能测试的标准虽然低,但是却很重要,不是说达标就能通过的,要按照分数来排名次,比如说在规定时间内拉一百个引体向上的,和拉十个的人,自然不能相提并论。

    测试成绩报到市局,抄报省厅,沈弘毅看到体能测试第一名是刘汉东,丝毫也不惊讶,他看过刘汉东的档案,在部队就是军事比武冠军,体能极佳,不过奇怪的是,他一直在普通部队服役,按说这种水平该被军区挑到特种大队去的。

    宋剑锋解开了他的疑惑:“基层部队也要留人才啊,好苗子都被特大挑走,部队比武、竞赛什么的,谁来拿奖?我听他们军转干部说,特种部队下基层挑人的时候,好苗子们都是藏起来的,被挑走的往往是不溜的兵。”

    面试的时间在元旦后,这段时间正是考生家长们大显神通之际,刘汉东身边的人也开始紧张起来。

    黄花小区,休班的马国庆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女儿走过来,晃着他的胳膊:“爸,打听点事,这次招警,有hòu mén么?”

    “胡闹!哪有什么hòu mén,这是政法机关的公开招聘。”马国庆摘下眼镜,正色道。

    “那我就放心了。”马凌拍着胸口,虽说刘汉东也有关系,但谁能预料不途出点什么幺蛾子。

    “刘汉东体能测试第一名。”马国庆多少年的老公安了,焉能猜不出女儿的心思,索性直接告诉她了。

    “太好了。”马凌喜不自禁。

    有人敲门,马凌过去开门,外面站着的是穿着考究羊绒大衣的吕建贤和黑丝皮靴打扮的钱眉,手里拎着转基因调和油和一口袋大米,老年牦牛壮骨粉、桂圆红枣等礼盒。

    “王阿姨在家么?”吕建贤笑眯眯的问道。

    王玉兰闻讯从厨房里疾步出来:“哎呀,是小吕和小钱啊,快请进,你们这是干什么,来就来,还提东西,下次不许这样了。”

    吕建贤笑道:“阿姨,我们是代表汉威公司来给您拜年的,元旦来,春节还得来呢,这些礼物不是我私人的,是公司感谢每一个客户的。”

    王玉兰热情招呼他们进来坐,马国庆也很客气,马凌正要躲回房间,被妈妈喝止:“凌儿,给你吕哥倒茶。”

    “不用了,我们坐一会就走了。”吕建贤赶紧推辞,马国庆掏出烟来:“吕经理,抽烟。”

    “叔叔,我不抽烟的。”吕建贤道。

    “啧啧,没有不良嗜好,真好。”王玉兰两只眼睛笑成了月牙,简直太满意了,恨不得立刻抓来当女婿。

    吕建贤看看四周:“房子挺好的。”

    “好啥啊,不到八十平米,早想换大房子了,就是没钱。”王玉兰提到房子就一肚子气,吴大姐最近搬家,一百二十平方的小高层,全新装修那叫一个气派,黄花小区已经十几年房龄,设施老化,小区物业管理也不好,住的一点不舒服。

    “我们公司今年准备开几个短期理财投资项目,回报率很高,阿姨可以试试。”吕建贤不失时机的发展起新业务来。

    “行,阿姨一定认真考虑。”王玉兰喜笑颜开,对吕建贤的话她向来坚信不疑。

    “如果做得好的话,直接就能换大房子了哦。”吕建贤看看手表,赫然已经从浪琴换成了欧米茄蝶飞,“时间不早了,还得赶下一家,我们走了。”

    “再坐会吧。”王玉兰客气着,猛给女儿使眼色,“凌儿,送送人家。”

    马凌无奈,只好送吕建贤下楼。

    门一关上,王玉兰就扑过去:“老马,你看小伙子人怎么样?”

    “还行,斯斯的,很有素质,就是这个汉威公司,老板是龙开江那就是个老混混,我有些不放心,玉兰,你投了多少钱进去?”马国庆道。

    “没多少,家里的事情我做主,你不要管了,我就问你小吕这人你能相不?”

    “干嘛,你要给凌儿介绍?”

    “小吕对凌儿有点意思,不过凌儿没啥感觉,咱们得劝劝。”

    “随缘吧,这种事儿不能急。”马国庆以他二十多年老公安的眼光来看,总觉得吕建贤这小子身上缺点什么东西。

    ……

    元旦过后,面试终于要开始了,经过两轮淘汰,考生已经从数千人降到了四百五十人,等待他们的将是严格的面试,据说省厅领导要亲自担任考官。

    面试前一天,马凌陪着刘汉东到服装街上,花八百元买了套黑色西装,又到商场买了件打折的雅戈尔白衬衫,当做面试的正装。

    他俩顺道又去看了那件摆在橱窗里的A2马皮夹克,依然馋涎欲滴,依然囊羞涩。

    “不错是不错,就是太贵了,三千块我都能一狠心买了。”马凌这样说。

    “走吧,淘宝上看看有没有便宜的同款衣服。”刘汉东拉着她走了。

    回到铁渣街,一辆橘红色的雨燕停在门前,见富康驶来就猛按喇叭,原来是宋双,她喜滋滋的冲刘汉东招手:“来,给你带了样东西。”

    摆在雨燕后座上的是一件罩着袋子的藏青色西装,纯羊毛质地,没有商标,是公安厅内部定做的便装,宋剑锋身材魁梧,和刘汉东差不多,这套从没穿过的衣服便被女儿偷偷拿出来做了顺水人情。

    “预祝未来的刘警官面试成功。”宋双向他伸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