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毛脚女婿shàng mén

    王玉兰正坐在沙发上看杂志,听女儿开自己的玩笑,立刻将手的《知音》卷起来打过去:“死丫头,敢和你亲娘逗闷子了,看我不打死你。”跑过来的时候拖鞋都掉了。

    马凌笑着躲到了一边,王玉兰重新趿拉上拖鞋,正色道:“凌儿,这小伙子是农行的科长,现在汉威当理财经理,我觉得和你满般配的。”

    “妈,你想女婿想疯了吧,改天我带一个来算了。”马凌半真半假道。

    “真的?哪个单位的?”王玉兰的耳朵似乎都竖了起来。

    “不就是上回说的那个特警么。”马凌大大咧咧道,偷眼观察妈妈的神情。

    王玉兰大为紧张:“闺女,你不会真的吧,到什么地步了?”

    “没到什么地步,就是去了一趟江北,见了他家人。”马凌若无其事道,心里却在打鼓。

    王玉兰并没有发飙,经历了今天的投资大事考验之后,她颇为自得,认为自己的智力和决策能力都有了几何级的突飞猛进,女儿还不懂事,性子又冲动,只能智取不能强攻,想到刚在知音上看的凄美家庭伦理小故事,她灵机一动,计上心来。

    “凌儿啊,妈给你讲个故事。”王玉兰干咳一声,盘腿坐在了沙发上。

    马凌坐在饭桌前开始吃饭:“妈你讲吧,我听着呢。”

    王玉兰声情并茂道:“你妈我年轻的时候,也算是公交系统五朵金花之一,刚参加工作在2路车上卖票,有几个小liú máng坐车不给钱,还想调戏你老娘我,结果来了一个年轻英俊的小伙子,上白下蓝一身警服帅到冒泡,三下五除二将liú máng们揍得满地找牙。”

    马凌放下筷子道:“不用问,这位英俊jǐng chá就是我爹了。”

    王玉兰道:“对,就是你爸爸马国庆,那年他还是警校的学生,喜欢穿白衬衣,蓝裤子,皮鞋永远是锃亮的,那年严打,整天大街上过卡车,一车车的拉去枪毙人,公安民警是最威风的,我就是那时候被你爸爸给骗到手的。”

    马凌说:“然后就有了我,这故事很浪漫哦,没想到老妈你也是讲故事的高手。”

    王玉兰却摇了摇头说:“**还没到呢,你听我说,其实我是顶着压力嫁给你爸爸的,当年追我的人不少,有个小伙子人很不错,在市团委工作,可惜你妈我迷恋马建国那身警服,哭着喊着要嫁给他,我们结婚的时候,他是派出所基层民警,现在你都工作了,他还是基层民警,咱家的房子不到八十平方,存款十来万,平时吃个排骨都要算计半天,你妈我,命苦啊。”

    马凌眨眨眼睛:“妈,你啥意思呢?”

    王玉兰道:“别急,**现在才来,当年追求你妈我的那个团委小干事,因为被拒绝而发奋图强,现在已经是堂堂的近江市长了,手握重权,说一不二,进省委班子那是早晚的事儿。”说到这里,为了增强效果,她还擦了擦眼角不存在的泪水。

    马凌张大了嘴巴,从没听说过妈妈以前和金沐尘市长谈过恋爱啊,本以为是个浪漫故事,其实是个**丝逆袭的励志故事啊。

    王玉兰颇为得意,将《知音》杂志往屁股后面塞了塞,痛心疾首道:“凌儿,你妈当初要是明智些,选了金沐尘,你现在就是市长家的千金了。”

    马凌若有所思,停下筷子不再吃饭。

    “女儿,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找男人就要找个有出息的,长得帅,会打架,那都不能当饭吃。”王玉兰走过来,神情的揽住女儿的肩膀,语重心长。

    马凌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妈,你知音体看多了吧,自己都会编故事了,金市长是外省调来的干部,年轻时候根本不在江东。”

    被戳穿了谎言的王玉兰怒道:“反正就是不许找那个开黑车的小子,整天闯祸,早晚出大事。”

    “妈我吃饱了。”马凌将饭碗一推,躲进屋里去了,拿出shǒu jī啪啪给刘汉东发信息,让他做好准备,明天就登门拜访未来的岳父母。

    以母亲的态度来看,是要来点强硬的招数了。

    ……

    刘汉东接到马凌的指示后立刻开始行动,毛脚女婿shàng mén,一身出客的衣服是必须的,可是自己这些衣服不是旧军装就是磨出洞的破牛仔裤,拿不出手啊。

    想了一下,山炮倒是有几件新西装,可他太矬,衣服没法借来穿,倒是火雷和自己身材相似,衣服应该可以通用,当即下楼找火雷商量,他人不在,不过没关系,火颖在家,这丫头最近不大出去蹦迪泡吧了,似乎有太妹向良家转变的趋势。

    “火颖,你哥有喝茶的衣服么,借来穿穿。”刘汉东开门见山。

    “有,我给你找找,要西装还是要夹克?”火颖很热心。

    “不用太正规吧,干干净净的,适合正式场合的就行。”刘汉东挠挠头,对于打扮,他不在行。

    火颖进了哥哥的房间,打开大衣柜,像土匪一样将里面的衣服一件件往外扔,翻出一件全麻质地的蓝色休闲西装来,又翻出一件米色的短风衣,两条里维斯的牛仔裤,几条腰带,又钻到床底下拿出两双皮鞋来。

    “里面可以穿深色的修身衬衫,这一件不错,就穿过一水。”火颖又挑了一件深紫色的修身纯棉衬衫来。

    “都挺好的,要不我拿上去试试。”刘汉东道。

    “还上去干嘛,怕我偷看你啊,我哥屋里有穿衣镜,你换上就是。”火颖转身出门,带上了房门。

    刘汉东也不客气,脱了衣服换上火雷的行头,对着镜子左顾右盼,忽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门已经开了,火颖靠在门框上正笑眯眯看着自己。

    “帅爆了。”火颖伸出大拇指道。

    “有么?”刘汉东得意洋洋,拿出shǒu jī对着大衣柜镜子里的自己自拍了一张,然后给马凌发了过去。

    火颖跳过去抱着刘汉东的胳膊探头道:“我看看拍的怎么样。”

    忽然火雷闯了进来,见mèi mèi搂着刘汉东,急忙捂住眼睛道:“我啥也没看见,走错门了。”

    转身疾走,忽然醒悟过来,又回转:“不对啊,我没走错啊,这是我的屋,你们在我屋里干嘛呢。”

    火颖道:“东哥要见丈母娘,借你衣服穿两天,怎么?不服啊?”

    “那必须服啊。”火雷道,上下打量刘汉东,“比我还帅那么一点点,和凌姐站一块儿简直绝配。”

    ……

    第二天,刘汉东又去超市买了四瓶五粮春,两条芙蓉王,烟酒不适合去医院瞧病人,拜望老丈人还是必须的,加上先前买的黄金搭档人参鹿茸冬春夏草等补品,堆满了富康的尾箱。

    下午五点半,刘汉东穿着一身崭新的行头驱车去公交公司接了马凌,一起前往黄花小区马凌的家,路上马凌打了个diàn huà给家里:“妈,我爸回来了么?好,你们在家等着吧,我带个朋友回去,多做几个菜啊,不说了,话费没了。”

    刘汉东一阵心虚:“你这是让我做不之客啊。”

    “就得这样,等着他们请你shàng mén,得下辈子,过会儿记得嘴甜点,多叫人,脸皮厚点,我爸妈都是老实人,好哄的很。”

    “嗯,记住了,脸皮厚点。”刘汉东道。

    到了楼下,将车停稳,刘汉东拿了东西,跟在马凌身后上楼,马家在五楼,没有电梯,每层两户人家,正是下班时间,来来往往的邻居都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刘汉东,让他如芒在背。

    到了五楼,刘汉东的心开始砰砰乱跳,马凌掏出钥匙打开防盗门,推门进去喊道:“妈,爸,客人来了。”低头找了双拖鞋给刘汉东。

    客厅里气氛有些不对,餐桌上摆了两盘菜,妈妈却穿着围裙抱着膀子坐在椅子上,爸爸冷着脸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想必是做菜做到一半,听说刘汉东要来,都没心思继续做下去了。

    “妈,刘汉东来了。”马凌低声道,扯了扯刘汉东的衣袖,猛使眼色。

    “阿姨好,伯父好。”刘汉东道,换了拖鞋,将礼品提了进去,放在墙角,马凌跑进厨房喊道:“辣子鸡,怎么还没下锅,是不是等我们呢?”

    王玉兰冷哼一声,背转身去。

    刘汉东呵呵笑着,拿出一包华,这还是上次从王星车里拿的,一直没舍得抽,走向马国庆:“伯父,抽烟。”

    “不会。”马国庆挡了回去。

    茶几上的烟灰缸里,满满当当都是烟蒂和烟灰。

    刘汉东尴尬的笑笑:“呵呵,我去厨房看看。”

    走进厨房,马凌正试着要炒菜,刘汉东接过来道:“我来吧,你陪爸妈说会话。”

    “你行么?”马凌奇道。

    “我在炊事班帮过忙。”刘汉东单手拿起两只鸡蛋,轻轻一捏,蛋黄蛋白落在碗里,功夫不错。

    “那行,菜都预备好了,你下锅炒就行,我和爸妈谈谈。”马凌将围裙递给刘汉东,走向客厅。

    “凌儿,你跟我来一下。”马国庆沉着脸将女儿带到了卧室阳台,开始谈心。

    客厅里没有其他人,王玉兰悄悄用脚挑开购物袋,鄙夷地看了看刘汉东带来的礼品,尽是些超市买的东西,什么冬春夏草鹿茸燕窝,看着盒子挺漂亮,其实三钱不值两钱,烟酒也都是档价位的货色,这小子,没啥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