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北斗七星车

    虽然妈妈的伤势不算严重,刘汉东还是在医院陪护了几天,继父买菜做饭,骑着自行车到医院送饭,期间爷爷还来探望了一回,大伯一家人一直没露面,据说太忙抽不出空。

    “小东,你回去吧,这儿有你贺叔在就行。”妈妈不放心儿子的工作,再三催他回去上班。

    刘汉东找不到借口留下,只好拿出一千块钱放在床头柜上,妈妈一看就急了:“你在省城开销大,怎么能要你的钱,拿走拿走,我有医保的。”

    继父也说不用你的钱,家里钱够用。

    刘汉东很羞愧,妈妈住着八人间的大病房,条件很差,一到晚上陪床的住院的,呼噜声不断,很难休息好,可是自己没能力让妈妈住单人间,就连这一千块钱还是借人家火颖的,富康损坏维修的钱还没算呢,估计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那我先走了。”刘汉东低头离去,一出病房门,看到走廊尽头有个熟悉的身影,竟然是马凌。

    马凌正向护士打听着什么,抬头看见刘汉东,急忙跑过来,手里拎着花篮和糕点盒子。

    “你怎么来了?”刘汉东惊喜万分。

    “怎么,不许我来啊?”马凌嗔道,赏他一个白眼。

    妈妈受伤的事情刘汉东通过diàn huà告诉了马凌,但是没料到她竟然直接跑来探望了,这就意味着公开两人的亲密关系,自己求之不得哩,妈妈满心盼着娶儿媳妇,见到马凌心情肯定大好,心情一好伤势痊愈的就快,马凌功德无量啊。

    刘汉东急忙赔礼道歉:“许,太许了,走,这边。”

    带着马凌走进病房,妈妈正在贺叔的搀扶下起床要上洗手间,见到儿子带了个高个子姑娘进来,顿时迷惑起来:“这是?”

    “阿姨,我叫马凌,是刘汉东的朋友。”马凌倒是一点不认生,大大方方地说道。

    “小马啊,见过zhào piàn的,哎呀,你真人比zhào piàn还好看,我差点没认出来,快坐,我先去洗个手。”妈妈惊喜万分。

    “我扶着您去吧。”马凌不由分说,搀起妈妈另一边的胳膊,扶着她向走廊里的洗手间而去。

    “这闺女,真好。”妈妈乐不可支,没有拒绝。

    过一会两人回来了,继父让出板凳,邻床的病友也很识趣的出去散步,把空间让给他们。

    马凌坐下来,问候了阿姨的伤情,一口省城口音的普通话让妈妈自豪万分,骄傲的眼神不经意的瞄着病友们,大意是说我儿子找的是省城的女朋友哦。

    “小马,吃水果,老贺,去洗几个苹果来。”妈妈乐得合不拢嘴,继父也忙的不轻,去盥洗室洗了三个苹果,坐到病床前用水果刀削着苹果皮,他削出的苹果皮薄而不断,整个一条落入垃圾桶。

    继父连削了三个苹果给大家,自己却不吃,在一旁沉默寡言。

    聊了一阵子,妈妈还是劝儿子回去:“人家小马请假来一趟不容易,你带她在咱江北转转,旅游一下,快去。”

    拗不过妈妈,刘汉东只好带马凌去市内游览。

    等小两口走了,妈妈支使继父:“老贺,你赶紧回家收拾收拾,打扫干净,孩子们要住。”

    继父点点头要走。

    “那些破烂都扔了,烂电视旧冰箱什么的,还有那个五斗橱,腿都断了还舍不得扔,让人家小马看见多不好。”妈妈又交代了一句。

    “知道了。”继父道。

    ……

    刘汉东和马凌在滨江大道上漫无目的的溜达着,天色已晚,江岸边一座霓虹闪烁的大楼上是“夏日假日酒店”的招牌。

    “明天再回去吧,给你开个房间休息。”刘汉东指了指酒店。

    “臭liú máng,你想得美,晚上动车票都买好了,我明天早上五点就要发首班车,不能耽误的。”马凌打了他一下。

    刘汉东扼腕叹息。

    手机响了,是妈妈打来的:“小东,别浪费钱住旅社,家里又不是没房子,我让你贺叔去打扫了,晚上住家里,听到没?”

    “马凌晚上坐火车回去,明天还要上班呢,您就别操心了。”刘汉东说完挂了diàn huà。

    “你妈说什么?”马凌问。

    “我妈怕我们开房浪费钱,让我带你回家住呢。”

    “还真是你亲妈啊。”马凌狠狠在刘汉东胳膊上拧了一把。

    晚上八点,刘汉东请马凌吃了饭,送她上了火车,在月台上少不得缠绵一番,列车准点发车,刘汉东出了车站,正想打车回去,一辆警车停在面前,车里坐着的是竟然是韩光和王星。

    “家里的事儿处理的差不多了吧?”王星问道。

    “你的奥迪已经送到4S店去了。”刘汉东道。

    “我又没问你车的事儿,有保险罩着呢,你不用担心,你在高公路上闯出这么多祸,是不是觉得该去公安局说明一下情况呢?”王星坏笑着说道。

    刘汉东哈哈大笑,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对方很人性化,给自己留出足够的时间照顾家人,足足过了三天才去做笔录,很够意思了。

    王星递过来一个信封,刘汉东接了,里面是一叠钞票,目测起码两千块。

    “几个意思?”

    “这是宋厅的意思,因为警方的工作不到位,导致你母亲受伤,一点表示,一定要收下哦。”

    “合着他们早就知道古长军没死?”刘汉东大怒。

    “知道,但不能确定位置,也没料到会使出调虎离山之计,所以……总之这是警方表达的歉意。”

    韩光也说道:“罪犯在暗处,警方不可能面miàn jù到,把所有涉案人员的亲属都保护起来,出现这样的事情谁也不愿意,万幸没出人命,小刘你要理解他们。”

    刘汉东还是收下了这笔钱,但心里却将省城刑警们骂了一个遍。

    王星的奥迪车产权归青石高科,买了足够的保险,维修费用不用担心,刘汉东的富康就得自己修了,他先去了刑警队录了口供,直到夜里一点才录完回医院继续陪护。

    第二天一早,妈妈醒来后告诉刘汉东,公安局的人来过了,还送了花篮和水果,一个领导说你儿子帮我们抓到了罪犯,值得表扬,还说公安队伍需要这样的年轻人哩。

    领导还挺会灌**汤,刘汉东心里的气又消了一些。

    妈妈说:“我这刀口好的快,下个月就能去省城了。”

    刘汉东纳闷:“妈,你去省城找谁?”

    “见亲家啊,人家小马都来见过我了,咱们不能失了礼数,双方家长也该见面了,明年五一结婚,后年就能抱孙子了,我熬了这么多年,终于熬到头了,也算对得起你爸爸,对得起你们老刘家了。”妈妈先是一脸憧憬,说道到后面却抹起了眼泪。

    刘汉东话到嘴边又咽下,此时此刻,他怎么忍心打击妈妈,说马凌家里根本不同意两个人的交往。

    ……

    上午,刘汉东去交警停车场将富康领了出来,因为油箱损坏,还是王星给联系了一辆拖车,把车送进了一家小修理厂。

    这家修理厂名叫“玄超”汽修,据说以前的老板生意做大了,已经移民海外,现在的老板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穿一身满是油渍的壳牌工作服,名字很有特色,和三国时期蜀汉五虎上将之一重名,姓马叫马超。

    马超摸了摸车身上的空洞,问:“shǒu qiāng打的吧?”

    “对。”刘汉东不想多说什么,怕吓着对方。

    “我看就像是shǒu qiāng打得,步枪的弹孔要大一些。”这位修理厂小老板貌似见多识广的样子,也没多问,直接让小工开修。

    富康的油箱是聚乙烯材质的,被子弹穿了洞就换整个油箱太奢侈,马超建议修补,刘汉东表示接受。

    “车身上的窟窿只能抹腻子再喷漆了,不过会有色差,除非做个全车喷漆。”马超围着富康打转,托着下巴道。

    “不用补了。”刘汉东道,递给马超一支烟,“车不值钱,牌子也是假的,没必要补,回头我拿创可贴挡上窟窿就行。”

    马超接了烟夹在耳朵上,围着富康转了两圈,道:“不如我给你装饰装饰,能掩盖过去,你放心,朋友介绍的,免费给你弄。”

    “那就谢了。”刘汉东心说王星的朋友真多。

    马超拿了油漆和画笔,在富康车身上又画了四个惟妙惟肖的弹孔,正好和原来的三个弹孔形成北斗七星之态,配上一些黑色和红色的色调渲染,立刻铁血味道就出来了。

    脏兮兮的小工拎着扳手在旁边指指点点:“车身上再写几个字就齐活了,宁可大陆不长草,也要收复钓鱼岛。”

    “滚!”马超一脚将小工踢开。

    富康就这样修好了,一共只花了几十块钱,刘汉东驾驶着这辆侧面绘有北斗七星状弹孔的qì chē招摇过市,先去滨河小区爷爷家里坐了一会儿,又到医院和妈妈道别,驾车回省城去了。

    为了下个月妈妈造访省城,他必须解决两件事,一是摆平马凌的父母,二是把自己工作上的谎给圆了。

    刘汉东小时候经常撒谎骗妈妈,说学校收书簿费什么的,拿了钱买冰糕吃,打游戏机,没想到二十大几岁的人了,还要继续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