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高层变动

    郝光辉再打过去,儿子已经关机了。

    郝帅从十六岁去加拿大,已经六年了,这些年光生活费就花掉不下五百万,远非郝光辉的收入可以承受的,这也是古长军拿来要挟自己的把柄之一,这家伙非常聪明,将所有证据放在秘密的地方,交给可靠的人保管,出现任何意外就会公布,郝光辉过于相信自己的能量,权衡利弊后铤而走险,没想到这步棋最终害了自己。

    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只要逃出国,大不了从头再来,外逃官员成千上万,抓都抓不过来,不在乎多自己一个,郝光辉叹口气,放下手机专心驾车,向机场高路驶去。

    车流汹涌,郝光辉没有发现跟踪车辆,一路开到近江国际机场的停车场,将伊兰特停入政府专用预留车位,保安立刻上前交涉让他离开,郝光辉亮出警官证斥退保安,快步离去。

    奔驰车慢慢开过来,车内便衣向上级报告说:“目标上了二号航站楼。”

    “继续监视。”上级发来指示。

    郝光辉来到机场商店,买了一副墨镜,一个拉杆箱,几件衣服胡乱塞在xiāng zǐ里作为掩护,因为一个不带行李出国的人势必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然后他来到江东航空的柜台,买了一张飞韩国济州岛的机票,这是最早离境的航班,而且济州岛是免签的旅游胜地,用什么护照都行。

    藏在人群的便衣紧盯着郝光辉,将他的一举一动报给了正在省厅会议室亲临指挥的宋剑锋。

    省厅八楼会议室,宋剑锋向在场众人道:“郝光辉涉嫌多项犯罪指控,现在预谋叛逃,我建议立刻对他采取措施。”

    郝光辉是省管正处级干部,在场的省纪委负责同志当即表示支持宋厅的决定。

    “进行抓捕!”宋剑锋亲自将一线侦察员发出指令。

    郝光辉没有急着过安检,进了里面就是瓮之鳖,想跑都跑不掉的,他坐在外面的长椅上,警惕的打量着四周,时不时看看手表,半小时后飞机开始登记,他准备等最后十分钟的时候利用自己的公安局副局长身份走特殊通道进入,迅登机起飞,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近江,离开国。

    欧米茄星座玫瑰金手表的指针啪啪的走着,郝光辉心急如焚,心里默默祈祷,老天保佑不要出事。

    忽然,眼角余光瞄见不远处有两个人走过来,都是精壮汉子,再看另一个方向,也有两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不紧不慢的走过来。

    老公安的警觉让郝光辉知道,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他定一定神,拖着拉杆箱向洗手间方向走去,拿出手机利用镜面屏幕偷眼观察,四个男子果然跟了过来。

    可以确定是来抓捕自己的便衣!

    郝光辉松开拉杆箱,忽然猛跑起来,四个男子见状也撒腿紧追,其一人按着耳朵上的蓝牙耳机大声说着什么,大概是在向领导报告。

    郝局长虽然胖,但是跑得很快,他边跑边拿出手机重拨了儿子的号码,儿子果然重新开机了,但就是不接自己的diàn huà。

    前面出现了两名机场特警,按着枪套jǐng gùn对讲机迎面奔来,郝光辉见状急忙向另一个方向跑去,前面是一扇玻璃门,他不假思索的推门跑进去,顿时傻眼,外面是天台,下面是车流来往的机场高路。

    郝光辉没有犹豫,上前几步骑上了天台护栏,冲紧随而来的jǐng chá大喊一声:“不要过来,不然我跳下去!”

    jǐng chá们果然止步,一个年便衣说:“郝局长,你不要冲动,我们不是来抓你的,是请你回去协助调查的。”

    郝光辉凄然一笑,这种话骗鬼都不信,东窗事发,死罪难逃,最担心的还是远在多伦多的儿子,手机里依然传来嘟嘟的长音,儿子就是不接diàn huà。

    “郝局长,你先下来,咱们慢慢说。”便衣语气很柔和。

    郝光辉将手伸进西装内袋。

    jǐng chá们立刻举起shǒu qiāng,戒备万分。

    郝光辉冷笑一声,拿出的是香烟和打火机,他就这样坐在护栏上,点燃了最后一支香烟,思绪万千,从自己从警的那一天起,这些年来的风风雨雨历历在目,好事自己做过,坏事也做过,jǐng chá这个行当是要和罪恶打交道的,老好人是没法做出成绩的,早期是为了打击犯罪,后来是为了得到提拔重用,郝光辉做过不少昧良心的事情,也掌握着不少高层领导的把柄。

    身为一名政法口的干部,郝光辉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双规、没日没夜的讯问,移交司法,起码二十年徒刑,这种暗无天日的生活不是自己想要的,更重要的是自己无法保证不交待出更高层领导的罪行,如果那样的话,儿子的生活就没了保障。

    手机还在嘟嘟响着,diàn huà那端,多伦多某家夜总会内,光怪陆离的霓虹将每个人的脸照的五颜六色,郝帅用一根吸管将纸上的一堆粉末吸进了鼻子,舒服的流下了眼泪。

    “你的diàn huà。”同伴指着闪着不停的手机道,上面显示:老豆来电。

    “不用理他,烦死了。”郝帅道,揽起身边洋妞的腰,“走,跳舞去。”

    这边,机场航站楼天台上,郝光辉抽完了最后一口烟,毫无预兆的翻身跳下,头朝下落下机场高路上,当场摔成了烂西瓜,一辆机场大巴刹车不及从上面压过去,将尸体压成一滩烂泥。

    侦察员们趴在护栏上向下望去,无不跺脚痛骂。

    省厅会议室内,宋剑锋平静的说:“郝光辉跳楼自杀,当场身亡。”

    大家交头接耳嘀咕起来。

    郝光辉这条线索断了,只能寄希望于焦世宏方面打开突破口。

    此时焦世宏已经由警方移送检察院,他该交代的基本都交代了,不需要纪委双规的环节了,下一步就是反贪局来深挖,争取抓出背后的人物。

    宋剑锋前去省委大院向郑书记报告,他是省内为数不多的几个可以不经预约直接面见省委书记的干部之一。

    丁mì shū微笑着将宋剑锋请进了郑书记的办公室,郑泽如正在窗前俯视着城市浓郁的秋色。

    “小宋来了,坐吧。”郑泽如回身来到沙发前,陪宋剑锋坐下,从茶几下拿出一盒白色无商标的特供香烟,“尝尝这个,海里特供的。”

    宋剑锋是刑警出身,烟瘾很大,接过香烟端详一番,过滤嘴占到香烟长度的一半,不禁笑道:“这种烟太淡了,不过瘾啊。”

    郑泽如爽朗大笑:“到底是刑警本色啊,不过小宋啊,你现在已经是副省级的领导了,凡事要着眼于大局,不能盯着具体案件,该放手的要放手。”

    宋剑锋道:“郑书记您的意思是?”

    “我可能在江东的时间不多了。”郑泽如弹出一支烟来,宋剑锋急忙拿出打火机凑上去帮领导点燃。

    “看来传言是真的了?”宋剑锋道,此前省委大院就有传言说郑书记要调回央,自己还不相信。

    郑泽如本来就是央下来的高级干部,不但有全局领导能力,更是一名精通经济金融的高级知识分子,据说国家对外经济工作出了问题,要调精兵强将上去顶着,没想到是郑书记当此大任。

    宋剑锋有些踌躇,他是郑泽如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几年前他还只是江北市的公安局长,现在已经是副省级的公安厅长了,但厅里的人事还没完全摆平,郑书记调走,自己的根基又不稳,如何立足?

    郑书记的意思他很明白,在调任前夕,省里不要出什么大事,尤其是这种高级别的干部贪腐大案,宋剑锋剑指的是金沐尘,而金市长是朱家政省长的人,郑书记调走,朱省长担任书记的话,宋剑锋的好日子可就到头了。

    “放心,人事方面不会有太大的变动,要相信组织。”郑泽如的话不多,但很值得回味,要回去慢慢领悟学习。

    “郑书记,我明白了,案子不急于一时,要慢慢养,根据需要作出决策。”宋剑锋道。

    “那我就不留你了。”郑泽如和宋剑锋握了握手,让mì shū小丁带他出去。

    ……

    郑书记要调走的事情已经在省委大院传开,传的是有鼻子有眼,有人说郑书记要接任投董事长,也有人说下一个职务是新设立的国家能源战略委员会主任,总之郑泽如调回央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谁来接任省委书记是个大问题,照例是该由省长朱家政接任的,但是朱省长的资历甚浅,如果不是一些特殊原因导致前省长麦援朝提前二线,怎么也轮不到他来当这个省长。

    谣言满天飞,小道消息遍地传,近江市长金沐尘也在不遗余力的打探着消息,不过是另一方面的消息,郝光辉自杀了,现在担心的只有交通厅的焦世宏,万一被他咬出上家,拔出萝卜带出泥,难保不牵连到自己。

    令人庆幸的消息传来,交通厅一位副厅长因抑郁症而服用大量镇静类药物自杀,金市长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自己又安全了。

    mì shū前来报告:“金市长,本市一家融资担保公司邀请您参加新办公楼落成剪彩仪式,这是请柬。”

    通常这种小事儿mì shū不会来烦自己,金市长拿起请柬看了看,署名是龙开江,龙爷的面子必须要给,便点头道:“好,你安排一下日程吧。”

    ……

    江北市立医院住院部,刘汉东坐在母亲的病床前削着苹果,继父正从保温桶里往外倒饺子。

    “小东,你回去吧,单位里忙,别耽误工作。”妈妈还以为儿子在交通职业学院开车,生怕影响了工作。

    “没事,我请假了,对了,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可能要当jǐng chá了。”刘汉东本来想等事情确定再说了,但是妈妈受伤,需要好消息来安慰她。

    “真的?”妈妈果然兴奋起来,牵动伤口疼的哎哟一声。

    “别激动,躺好。”继父赶紧上前扶着。

    “当然是真的,今年底明年初就能落实,不过不是正规编制,是聘用制。”刘汉东道。

    “聘用制也行啊,儿子啊,穿上警服一定要到菜市场来转一圈啊,我看以后谁还敢欺负我。”妈妈高兴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