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雨一直下

    洗头房里的卡拉OK一直持续到傍晚,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宋双的手机响个不停,是妈妈打来的diàn huà,催她回家吃饭。

    刘汉东送宋双回家,顺便将凌子杰一起捎带,雨后的街道上积水很深,刘汉东开的很慢,一路上见到不少抛锚的qì chē,低洼处尽成泽国,隧道成了河流,公共qì chē顶上站满了被困的旅客。

    雨水敲打着车窗,宋双一直望着外面,没和凌子杰说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刘汉东先将凌子杰送到青年旅社,送宋双到公安厅家属区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宋双道声谢,进了大院。

    宋双的妈妈林虹是江北师范学院的老师,每个周末到近江来看望丈夫和女儿,此时她已经做好了满桌饭菜,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52寸液晶电视正在播放近江新闻:今天,近江市遭遇历史上百年难遇的特大暴雨,市气象台发布橙色预警,市委书记曹斌,市长金沐尘,分别探望并慰问了坚守在工作第一线的市政工人和交通jǐng chá……

    门开了,女儿走了进来,林虹说:“双双,下大雨的时候你在哪儿,可担心死妈妈了。”

    “没事,我在朋友那儿唱歌呢。”宋双坐到了餐桌前拿起筷子,夹了两口菜吃,“妈妈做的菜就是好吃。”

    “别急,等你爸爸来了一起吃。”林虹道。

    宋双又夹了两筷子才放下,说:“妈,我想学开车。”

    “行啊,让你爸安排,大学生应该掌握一技之长。”林虹很赞成。

    “那您批准了哦,先赞助学费吧,我的零花钱用光了。”宋双伸出手来。

    林虹拍了一下女儿的手掌:“妈妈没钱,找你爸去。”

    宋双说:“学费你出,买车的钱爸爸出,我都算好了。”

    林虹惊讶道:“你还是学生,开车上学影响不好的。”

    宋双不在乎道:“打车这么难,还是自己开车方便,再说我们同学好多都有车。”

    林虹心疼女儿,立刻妥协:“妈妈同意,可你爸爸这一关可不好过,你打算买什么价位的车?”

    宋双说:“芃芃那样的……”

    林虹皱起眉头,那可是二十万以上的好车,宋剑锋律己甚严,绝不会让女儿开这种好车的。

    “是绝对不要的,我只有一个要求,手动挡。”宋双话锋一转,笑嘻嘻道。

    “嘘,看电视。”林虹拿起**调大了电视机音量,记者穿着雨衣在进行现场直播,说有一名十一岁的儿童落入下水道失踪,相关部门正在紧急营救。

    “造孽啊。”林虹叹息道。

    一直等到八点半,宋剑锋还没下班,想必是下基层视察去了,这场特大暴雨给近江市带来重大灾害,今夜注定很多人无眠。

    ……

    马凌今天累的够呛,她驾驶的520公交车没按正常线路走,为了避开隧道绕了个弯子,路上又搭救了一些被水围困的人,下班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九点,拖着疲惫的步伐进了家门,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不想动了。

    王玉兰将饭菜端过来,笑眯眯道:“乖女儿,上回给你说的事儿考虑的怎么样了?”

    “什么事?”马凌一脸茫然。

    “就是交通局副局长的司机,小伙子人不错,人虽然矮点但是长得很精神,家里条件也可以,有房有车,最主要是前途远大,三十五岁之前肯定能上正科级。”王玉兰凑到女儿跟前,眉飞色舞。

    马凌觉得很烦,她正色道:“妈,我已经找好了,你就不要费心了。”

    王玉兰眼睛瞪得铜铃大:“找好了?哪个单位的?什么条件?”

    “江北人,特警,个头蛮高,一米八。”

    “没听你说过啊,啥时候认识的,谈了多久了,是不是大学毕业,家里有房子么?”王玉兰很感兴趣,连珠炮一般问道。

    正好马国庆下班回来,提着**的雨衣进门,王玉兰嚷道:“老马,闺女谈了个当特警的男朋友你知道么?”

    “是刘汉东吧,且不说他还没穿上警服,就是穿上这身衣服,我也不同意,家里又一个干jǐng chá的就够了。”马国庆冷冷道,将雨衣丢进卫生间,走进厨房盛饭。

    王玉兰转念一想:“对啊,jǐng chá太辛苦了,整天不着家,凌儿你再考虑考虑吧,妈觉得还是交通局那个小伙子合适。”

    “吃饱了。”马凌将空碗一放,进了自己房间。

    ……

    第二天,雨终于停了,经过市政工程人员的努力,各处积水基本被排空,马路上到处都是进水的qì chē,黄花小区内的市民广场上依然残留着污泥的痕迹,红歌团的老年们就迫不及待的打开音响,以革命歌曲迎接新的一天。

    那边歌声阵阵,隔着一条马路的农业银行门前排起了长龙,尽是些退休老头老太太,他们有大把的时间,每天早早起来不是挤公交车去免费公园锻炼,就是去超市大卖场买特价鸡蛋,或者拿着小马扎到银行领取退休工资,虽然要排半天的队,但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社交与休闲huó dòng。

    王玉兰就排在队伍当,和同事吴大姐聊得正欢。

    “小王,你家马凌找好对象了么?”吴大姐很喜欢做媒,以前在单位是妇联主任。

    “差不多了,有几个候选目标,我正在替她把关。”王玉兰很骄傲,她生了个漂亮的女儿,这就是资本。

    “哎,我听单位里老李说,你闺女谈了一个开黑车的哦。”吴大姐神神秘秘道。

    “不会吧。”王玉兰愣了。

    “真的,上回还把卞旭强给揍了一顿,现在的年轻人啊,动不动就打人,真没素质,尤其这些开黑车的,听说都是江北乡下来的,可粗野了。”吴大姐侃侃而谈,注意王玉兰的脸色已经变了,干咳一声改了话题。

    “小王,现在利率这么低,得想办法投资才行,股市半死不活,房子买不起,银行的理财项目也都不靠谱,我认识一个朋友,把钱放在他那里,利息比银行高多了……”

    “哦,可靠么?”王玉兰又来了兴趣。

    “切,不可靠的我能介绍给你,咱姊妹是多少年的关系了,一般人我还不告诉他呢,这家公司是很正规的投资公司,老板家里奔驰宝马好几辆,财力绝对雄厚。”

    王玉兰动了心:“我手头倒是有十来万准备给女儿当嫁妆的,就怕人家嫌少。”

    “不算少了,我也不过投了二十万进去,回头我帮你问问。”吴大姐很热心。

    广场上的歌声终于停歇,红歌团的成员们收拾东西各自回家,火联合走到报摊前买了一份环球时报,一份参考消息,这两种报纸是他的精神食粮,少买一天的浑身不舒坦。

    拎着报纸往家走,路上接了个diàn huà,是刘汉东打来的,向他表示感谢,说昨天看的房子已经定下来了,租客愿意先租两年。

    “客气啥,都是自己人。”火联合很高兴,一队十三号的房主是村里的邻居,这处房子原来是老夫妻在住,后来家里出点事就搬走了,房子空了好多年,陆续有些租客,但都反应这房子不干净,一来二去就更没人住了,如今能五百块一个月租出去,也算大功一件。

    火联合早就在单位办了内退,每月退休工资两千多块钱,家里房子出租能有不少收入,一双儿女都长大了不用操心,小日子过的优哉游哉,除了参加红歌团,就是提着鸟笼子到处转悠,打牌下棋和一帮退休老头胡侃天下大事。

    昨天一场特大暴雨,火家的房子多处漏雨,火联合找了街上专修房顶漏水的安徽人,给自家四楼房顶上刷沥青,瓦片下面垫上一层油毡,他家的房子是年年修,年年漏,火联合不想在这方面多花钱,反正早晚这儿是要拆迁的。

    今天是星期一,宋双有课不能来,小动物保护协会的工作人员来和房东签了合同,交了半年的租金三千块钱,陆陆续续会有流浪猫狗进驻,火联合做介是义务的,就图个心里高兴,屋顶上安徽工人干着活,他坐在楼下看环球时报,看着看着就义愤填膺起来:“这些东南亚小国实在欺人太甚,当咱国家的航空母舰是吃素的么?”

    正好朱小强拎着刚买的方便面和营养快线进来,忍不住插嘴道:“咱国家的航母形成战斗力还得至少五年,现在只能忍,毕竟C字形包围圈是没那么容易突破的。”

    火联合平时总是和一帮没化的退休老头聊天,找不到旗鼓相当的聊友正郁闷呢,忽听朱小强发表如此内行的见解,大有子期遇伯牙之感,便道:“只要台湾解放,C字形包围圈就破了,咱们的海军就能毫无阻碍的进入太平洋了,不过国家的对外政策实在是太软了,简直憋死人。”

    朱小强冷笑道:“小白兔腹黑,你不懂的。”

    火联合一头雾水:“什么小白兔,什么腹黑?”

    朱小强显然不屑于和火联合这种大叔级的初级军事爱好者聊天,拎着东西上二楼去了。

    四楼出租屋内,刘汉东还在睡觉,屋里到处漏雨,找了四个盆接水都不够,搞得他直到后半夜雨小了才睡着,早上六点钟定好的手机闹铃传出起床号的声音,根本吵不醒他,安徽工人在屋顶上大动干戈,扑簌簌往下掉灰,弄他个灰头土脸,才从床上爬起来。

    忽然手机铃声响起,刘汉东抓起手机:“喂,谁?”

    “我王星,你当心点,古长军很可能没死!”王星的声音很急促焦灼,说完就挂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