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一步通天

    马凌还在班上,兜一圈就得回去发车,刘汉东骑着摩托回到铁渣街,宋双他们还在,凌子杰似乎不打算走了,和失足们相谈甚欢,梅姐拿着手帕擦着泪,叨逼叨说个不停,似乎遇到了知音一般。

    午饭时间到了,刘汉东说我请大家吃饭吧,梅姐当即反对:“说啥也不能你请啊,要请也是我请,屠记狗肉馆,我安排。”

    宋双微微皱眉,她最排斥狗肉馆了。

    老实说,屠记狗肉馆算得上铁渣街比较好的饭馆了,生意火爆,去晚了都没位置,梅姐选择在这里请客是一番好意,但她却没顾及到宋双的感受,人家可是小动物保护协会的副会长,怎么可能去吃狗肉。

    刘汉东说:“吃什么狗肉啊,上火,换一家吧,我带你们去。”

    宋双向刘汉东投去感谢的一瞥。

    娜娜小雅推辞不去,她俩很有眼色,知道自己不是主角,梅姐和浣溪代表就行了,刘汉东也不强求,让凌子杰坐副驾,梅姐浣溪宋双朱芃芃四个女的挤在后排,好在她们体型都是偏瘦的,短途倒也能忍受。

    途径狗肉馆的时候,笼子里的肉狗们可怜巴巴的望着行人,宋双将脸转了过去不忍心看,忽然刘汉东一脚刹车停下,说道:“都下车!”

    原来山炮抱着小月从店里冲出来,小月手里还拎着刀,身上都是血,不知道是狗血还是人血。

    “你来的正好,小月流产了。”山炮急的满头大汗,午正是最繁忙的时候,小月在后院剥狗皮,忽然就有反应了,此时距离预产期还早,怕是要危险。

    众人急忙下车,山炮将小月放进后排,梅姐拉开车门又坐了进去,不由分说道:“我来照顾,山炮你坐前面。”

    “哎”山炮坐进副驾位置,刘汉东一脚油门疾驰而去。

    “算了,咱们自己找地方吃去。”凌子杰道。

    “再见,谢谢你们了。”浣溪向他们鞠躬道谢。

    “你别走啊,找个地方吃饭,我还要采访一下你呢。”凌子杰道。

    ……

    小月的孩子没能保住,还好大人没事。

    山炮蹲在妇产医院某墙角抽烟,垂头丧气,刘汉东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没说话,这种时候任何语言都是多余的。

    “我造的啥孽啊,老天爷个***这么整我?**他大爷的!”山炮愤愤不平的将烟蒂扔向远方。

    梅姐走了过来,叹气道:“山炮,不是姐说你,你杀孽太重,老天爷这是在惩罚你哩,你想啊,你们两口子每天杀多少狗,剥皮抽骨,血流满地的,老天爷一笔一笔都给你记着哩。”

    山炮痛苦的抱着头,沉默半晌抬起头来:“要是不杀狗,老天爷能放我一马么?”

    梅姐说:“那我不知道,少杀生,积德行善,总归是有好处的。”

    山炮若有所思,点燃一支烟却忘了抽,烟灰老长也不掉。

    孙佳涛和孙纪凯俩小子安顿好店里的事儿也赶了过来,刘汉东和梅姐安慰了屠洪斌几句,先回去了。

    已经是下午五点,宋双和朱芃芃回去了,只留下凌子杰继续采访,看他这意思是准备住在铁渣街了,见刘汉东进来,浣溪高兴地说:“凌大哥要帮我复读,明年再考大学。”

    凌子杰拿出单反相机:“浣溪,别动,我给你拍几张。”

    刘汉东挡住镜头盖:“这位同学,借一步说话。”

    将凌子杰拉到一边,刘汉东道:“你拍她做什么?”

    “做调查报告啊,总不能凭空捏造吧,这些都是最基本的素材。”凌子杰道。

    “不行,浣溪和她们不同,她还没正式入这一行,你拍了她的zhào piàn到处发,让她以后怎么做人?她的人生道路还很漫长。”

    凌子杰明白了,收起了相机。

    “刘汉东,你是个好人,我的课题需要长期跟踪失足妇女的生态情况,打算在这条街上一段时间,你能帮我联系租房么?”

    刘汉东点点头:“没问题。”

    凌子杰最终还是没住在铁渣街,这里的基础条件太差了,没有独立卫生间,不能洗澡,街上噪声很大,环境也不够卫生,影响写作,他还是回青年旅社去住,每天到这儿来贴近观察最底层的洗头房知足妇女的生活状态。

    ……

    第二天,马凌休息,刘汉东骑着摩托带她到处兜风,过足了瘾,午一起吃了饭,在饭桌上将摩托车钥匙推了过去。

    “干啥?车送我?”马凌飞了他一眼,心里甜丝丝的。

    “我平时有车开,摩托利用率太低,你拿着玩呗。”刘汉东将行驶证也推了过去。

    马凌拿起行驶证念道:“宋双,就是宋厅长的女儿吧,你可要巴结着点人家,大领导一句话,你的前程就有了,工作房子老婆都不成问题,搞不好当厅长女婿哩。”

    刘汉东赶紧撇清:“没有的事,人家哪能看上我这样的人。”

    马凌柳眉倒竖,一把揪住刘汉东的耳朵:“这么说你还是想过的喽?”

    “没有没有,这不是你提起来的么,我就是这么一说。”刘汉东慌忙解释。

    马凌松了手:“谅你也不敢。”事实上她一点也不担心,就像刘汉东说的那样,公安厅长家的千金xiǎo jiě怎么可能看上一个开黑车的家伙。

    吃完饭,两人又兜了一下午,直到晚饭时间才往回赶,因为马凌家教严,必须回家吃饭。

    路不大好走,刘汉东时不时急刹车,马凌被惯性向前甩的往前冲,胸部在刘汉东背上顶了好几下。

    “这么软,是什么?”刘汉东不怀好意的问。

    “liú máng!”马凌掐了他一下。

    刘汉东放慢车,飞快回头看了一眼:“好像比以前大了,咋回事。”

    “垫的海绵。”马凌无可奈何地说,这是她最自卑的地方,胸部不够大。

    忽然她想到一个问题,恶狠狠地问道:“那个宋双,是不是很大?”

    “比你还小。”刘汉东尽捡好听的说,却又得罪了马凌,“好啊,你尽盯着人家宋双的胸部看,臭liú máng啊。”

    一路吵闹,回到黄花小区,刘汉东把摩托给了马凌,没敢在楼下多停留,直接回去了,马凌将摩托推进停车棚,锁好,出来正遇到马国庆。

    马国庆静静看着女儿:“凌儿,摩托车哪来的?”

    “借的。”马凌的目光躲躲闪闪。

    马国庆说:“让你不要和刘汉东来往,你就是不听,还要他的车,赶紧给我送回去。”

    马凌说:“这不是刘汉东的车。”

    “行驶证拿来。”马国庆一伸手,女儿的小伎俩怎么能瞒得过老公安,这辆车九成九是刘汉东的。

    马凌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干啥啊,你又不是交警。”

    “拿来!”

    马凌掏出行驶证丢给父亲,径直上楼。

    马国庆打开行驶证,登记人真的不是刘汉东,而是一个叫做宋双的女孩,登记地址是省公安厅家属区。

    老公安皱起了眉头,这是怎么回事?女儿没有这类朋友啊。

    “你回来,这到底是谁的车?”马国庆叫住了走进楼道的马凌。

    马凌站住,说:“车本上不是有名字么,还有**号呢,你查一下就知道。”说完噔噔噔上楼去了,家里饭菜已经摆好,妈妈王玉兰坐在电视机前看甄嬛传(我靠又是甄嬛传),见女儿回来便一脸喜色道:“闺女,你李阿姨给介绍了一个对象,男的是交通局副局长的司机,小伙子人不错,家里条件也不错,他爸妈都是机关单位退休的,我看可以见见。”

    马凌端起碗来吃饭,不屑道:“妈,你不是说非公务员,非副科级以上不配当你的女婿么,怎么自降身价了?”

    王玉兰道:“你不懂,领导的司机可不一般,虽然现在没转正,只要有机会就能进编制,将来安排个实职什么的还不轻松得很,你知道么,交警支队长以前就是那谁的司机哩……”

    马凌胡乱扒了几口饭,把碗筷一丢:“吃饱了。”回房间躺床上玩手机去了。

    再说马国庆,来到所里值班,打开电脑上内查这个宋双,一查不要紧,吓了一大跳,宋双居然是宋剑锋的独生女儿!

    宋剑锋是什么角色!江东省公安厅一把手,副省级的大领导,年岁不大还有高升的可能,女儿怎么和宋家扯上的关系?

    一个相熟的民警走了进来,叹气道:“这回孟所怕是要受处分了。”

    “咋的了?”这两天马国庆休班,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交通厅一个处级干部,也不知道脑子怎么进了水,雇人差点把宋厅的女儿杀了,闹得满城风雨,听说起因是宋厅的女儿要调查这个处长嫖娼的丑闻,那几个卖-淫的又是被咱们所抓的,就是铁渣街上那个叫梅子的,被抓的时候漏了个三岁的娃娃在家,差点饿死,现在弄的厅里都下来人调查了,幸亏没死人,不然孟所就得tuō yī服了……”

    马国庆问:“梅子和刘汉东好像认识,这里面有他什么事儿吧?”

    同事道:“你说对了,这里面太有他的事儿了,就是他救得宋厅的女儿,你说这小子是不是该去算算命啊,上个月救了夏青石的女儿,这次又是宋厅的女儿,天生就该他英雄救美啊?怎么这好事就摊不到我头上?”

    “那宋厅不得感谢刘汉东?”马国庆道,此时他已经有些明白了,这辆摩托是宋双感谢刘汉东的,而刘汉东又借给自家女儿。

    “那必须的啊,这小子算是一步通天了。”同事抱着茶杯,摇头晃脑的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