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可以当jǐng chá

    刘汉东还没有什么表示呢,宋双的眼睛就先亮了:“刘汉东车技很好,身手也好,这样的人不当jǐng chá都可惜了,沈mì shū,什么时候可以让他穿上警服?”

    沈弘毅笑了笑:“现在行政编制卡得很死,刘汉东只是高学历,想当jǐng chá其实不那么容易,厅里有考虑,明年初,也就是等这一批退伍兵下来之后,招募一批防暴特警,门槛比较低,虽然只是聘用制,但也比协警临时工要强的多,慢慢再想办法嘛。”

    言下之意很明显,有宋厅长罩着,混个正式编制不成问题。

    刘汉东没有拒绝,点头道:“谢谢,我会考虑的。”

    宋双也很高兴:“你嫉恶如仇,jǐng chá这份工作最适合你。”

    “谢谢。”刘汉东不是傻子,他知道如果不是因为宋双的缘故,这样的好事是轮不到自己的,虽然当jǐng chá并不是自己的理想,但这是一份被社会认可的好工作,妈妈会高兴,马凌会高兴,马凌的妈妈也会满意,为了她们,自己也要接受。

    梅姐抱着小燕儿远远蹲着,不敢和他们说话,因为她能察觉到,这些人的身份地位和自己天壤之别。

    不大工夫,娜娜、小雅、小丽,还有蓝浣溪被jǐng chá带来,都穿着橙红色的马甲,低着头。

    当听到可以提前释放的消息后,她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过看到刘汉东在场,她们又相信了,东哥威武,路子真野,都能从拘留所捞人了。

    手续很快办妥,名义上这几个失足发回派出所重新取证,实际上已经获得了自由。

    沈mì shū在车上就给她们做了笔录,主要询问当日在水都大酒店发生的事情,经此劫难,梅姐自然是有一说一,交代了赵玉峰的皮条客身份,也承认自己带浣溪过去卖处,但途良心发现止了交易,这些情况与警方掌握的一致,梅姐没说谎。

    回到花火派出所,沈mì shū调阅案卷,一眼就看出不对头的地方,这几个失足都被拘留罚款,还申请了劳动教养,而嫖娼者却没事人一样,这分明是钓鱼执法。

    不过沈mì shū没说什么,他只是省厅领导的mì shū,又不是警务督察,但他脸上的表情让孟宪国、胡铁军他们诚惶诚恐,沈弘毅一句话就能让他们扒衣服,这不是开玩笑的事儿。

    “传讯赵玉峰。”沈mì shū说。

    此时赵玉峰正在花豹的公司里打牌,自从得罪了焦世宏,姐夫就对他横挑鼻子竖挑眼,嫌他不会办事,焦主任那是顶着天的大财神,手指缝漏一漏就是几千万的资金,巴结都来不及,还惹人家生气,这不是和钱过不去么。

    这几天,花得意一直在托人递话,想找机会和焦主任一起坐坐,弥补一下关系,为此花得意还从乡下弄了个十四岁的小妞儿,绝对的新鲜货色哩,不过话还没递过去,焦主任就落马了。

    消息传来,花得意颇为感慨:“这年头,领导干部也是高危职业,不是落马就是跳楼,幸亏***出事早,不然钱就打了水漂。”

    一码归一码,梅子让花得意丢了面子,必须要办她,已经和所里打了招呼,把她劳教个一年半载的,等出来再慢慢收拾。

    对花得意来说,此事就算告一段落了。

    派出所一个diàn huà打过来,让花得意通知赵玉峰到所里来一趟,孟宪国口气很硬,花得意心暗道不妙,亲自带着花豹和赵玉峰来到派出所,居然见到了本应在拘留所的梅姐等人。

    孟宪国宣布,赵玉峰涉嫌介绍mài yín嫖娼,予以拘留。

    花得意掏烟,说情,孟宪国铁面无私,严词拒绝。

    胡铁军将花得意和花豹拉了出去,低声道:“没点眼色,省厅领导都到了。”

    花得意奇道:“那个穿警服的是省厅领导?太年轻了吧。”

    胡铁军道:“妈的,那是厅里一把的mì shū,副处级,放下来都是分局局长的级别,你说算不算领导。”

    花得意更纳闷了:“他来干什么?”

    胡铁军恨不得一脚踹过去:“**的,不就是你惹出来的祸么,现在就看领导的心情了,搞不好大家一起完蛋。”

    “有这么严重?”花得意还是不解。

    “操,梅若华有个三岁的女儿,当时没注意,差点饿死在家里,真要死了人闹大了,我和孟所不但要tuō yī服,还得进去!”

    这下花得意终于知道怕了

    “事儿怎么传出去的?”花得意小心翼翼地问。

    “我他妈怎么知道,还不是你惹出来的祸,对了,你认识焦世宏不?”

    “不熟,有一点业务上的联系。”

    “不止一点吧,焦世宏买凶shā rén,差点把宋厅的闺女害死,现在上面雷霆震怒,不少人要倒霉,姓焦的这回是彻底完了,沈mì shū来所里调查他嫖娼的事儿,看来是要往死里办他了,任何一点罪过都不放过。”

    花得意咽了一口唾沫,赵玉峰可是在自己的授意下给焦世宏安排xiǎo jiě的,这算是行贿罪吧,搞不好连自己都得折进去。

    “胡所,您多费心,有什么事提前通知一声。”我先走了,花得意说完,拉着花豹迅离开。

    出门上了车,花得意交代道:“我出去避避风头,有事儿diàn huà联系。”

    “大哥,有这么严重?”花豹面色严峻。

    “以防万一吧。”花得意叹口气,这真是倒霉催的,流年不利啊。

    “还有,别招惹那几个婊-子,上面已经注意了。”花得意又道。

    花豹点头如捣蒜:“大哥,我知道了。”

    “我这就走,你送我去火车站。”花得意道。

    宝马车径直驶向火车站。

    ……

    梅姐等人重获自由,回到洗头房,感觉就像是做了一场梦。

    凌子杰他们也跟着来了,要采访梅姐,怎么说人家也是恩人,梅姐自然知无不言,敞开话匣子从自己悲惨童年开始说起,凌子杰打开手机录音,时不时发问,这些都是难得的第一手材料。

    刘汉东见大事已定,就要离开,却被宋双叫住:“等一下,东西马上就到。”

    过了十分钟,一辆小货车开到门口,车厢里用绳子固定着一辆威武霸气的军绿色两轮跨骑摩托车,嘉陵JH600摩托车。

    刘汉东围着小货车转了好几圈,赞叹道:“铁骑啊。”

    他在部队当过一段时间的通讯员,开的就是这种摩托车,不过军版和民版还有区别,当然能弄到民版也算不错了,毕竟是600CC的大排量摩托,况且还上了市区牌照,光这一套牌照,价值都不能用人民币来衡量,一句话,有钱都买不到。

    刘汉东找了块木板搭在车厢上,将摩托车推了下来,发动起来,倾听着引擎欢快的声音,忍不住骑上去兜了一圈回来,简直一副爱不释手的表情。

    宋双很欣慰,这辆车选对了。

    “这是行驶证、登记证、购置税**,用的是我的名字,分分钟可以过户。”宋双递上全套手续。

    “谢谢。”刘汉东接了这些东西,拿出手机给马凌打diàn huà:“喂,我得了个好东西,你下班快来看吧,算了,我待会去找你。”

    宋双一阵不舒服,他猜的出刘汉东是打给女朋友的。

    但不舒服又能如何呢。

    “我有事先走。”刘汉东驾着摩托轰隆隆开跑了。

    ……

    刘汉东骑着崭新的嘉陵600来到520终点站,等马凌的车过来,上前狠狠地显摆了一把,马凌也是摩托车爱好者,不由分说将刘汉东推下去,自己跨上兜了一圈,品评道:“马力是够大了,总觉得差点意思,比进口货少点什么。”

    刘汉东将她推下去:“你这是崇洋媚外,坐后面,抱紧我腰,我带你兜风。”

    找了一条宽阔笔直的道路,刘汉东猛拧油门,嘉陵600向着前方疾驰而去,风吹起他的头发,马凌紧紧搂着他的腰,将脸贴在他后背上,享受着风驰电掣的感觉。

    忽然,马凌觉得有湿漉漉的感觉,刘汉东肩胛上的伤口渗出血来,赶紧拍肩膀让他停下。

    “你伤口破了,我来。”换马凌来开,这回度放慢了许多,行驶在田间地头,两边是茂盛的野草和树木,秋日的太阳高照,风暖洋洋的。

    “马凌,有件事告诉你。”

    “好事还是坏事?”

    “好事。”

    “你说。”

    “我可能要当jǐng chá了。”

    马凌一捏刹车停下,猛回头:“真的么?”

    刘汉东说:“应该假不了,我昨天不是见义勇为来着么,救得是省公安厅领导的女儿,他们说明年可能要招收一批防暴特警,让我报名来着,估计没悬念。”

    马凌欣喜万分:“太好了,jǐng chá可是好工作,虽然辛苦点,危险点,但待遇也不错,你有编制么?”

    “沈mì shū说先是聘用制,然后慢慢想办法。”

    “那也很好了,多少人想进都进不去呢,哎,你怎么不大高兴啊?”

    刘汉东苦笑:“我没不高兴,只是没那么兴奋,我当了八年兵,穿够zhì fú了。”

    马凌打他一下:“别矫情了,穿zhì fú有什么不好,最起码一条,你可以正式去我家见我爸妈了。”

    刘汉东嘿嘿笑了:“就这条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