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宋双的赔偿

    花得意的招数也不是很好使,因为梅姐租住房子的房东不在本地,跟儿子到外国享福去了,租房合同签了一整年,还有大半年呢,想撵人家也撵不走。

    一计不成,再生一计,花得意给花火派出所的一把手孟宪国打了个diàn huà,让他收拾铁渣街上几个卖**,最好能办个劳教什么的就解气了。

    这种事情对于孟所长来说简直小菜一碟,洗头房的失足们就是案板上的肉盘子里的菜,想收拾她们就是一句话的事儿,当然现在干什么都要讲证据,还需要花得意配合做个局才行。

    两人在diàn huà里三言两语就商量好了,过两天找几个人去洗头房消费,到时候jǐng chá冲进去扫黄,掌握了罪证,把梅姐办一个容留他人mài yín的罪,别说劳教了,都能判重刑!

    为麻痹梅姐等人,花得意指示花豹,这两天消停点,不要出手。

    阴云渐渐在铁渣街上空密布起来,而梅姐等人紧张了两天没等来后续的报复,渐渐放松了警惕。

    ……

    这几天,宋双一直在筹划如何赔偿刘汉东,她和朱芃芃都是娇生惯养的**,根本不知道哪儿能买到刘汉东那样的三轮摩托车,不过芃芃有办法,她爸爸是交警总队长,请他帮忙肯定没问题。

    朱华标听说宋厅长的女儿想买摩托车,立刻找了个懂行的来做顾问,这人叫陆士鹏,是总队直属礼宾摩托队的队长,开了十几年摩托,绝对的专家。

    接到总队长的命令,陆士鹏立刻在第一时间赶到总队长办公室,能帮总队长的家属办私事,这可是求都求不来的好事儿,比涨工资还令人欣喜哩。

    朱总队简单交代了两句,陆士鹏就怀着激动的心情带着两个女大学生去看摩托了,当然主要以伺候朱芃芃大xiǎo jiě为主,捎带着回答宋双几个问题。

    “陆警官,这是宋双,宋厅是她爸爸。”芃芃感觉到陆士鹏对宋双有些许的怠慢,找了个机会向他说明。

    陆士鹏心里一颤,心说这回还真是艰巨万分的政治任务,俩都是千金xiǎo jiě,谁也得罪不起啊。

    宋双倒不是很在意,她满心思都是怎么赔偿刘汉东的事儿,这几天连觉都没睡好,生生瘦了好几斤,倒是芃芃没心没肺,该吃吃,该喝喝,没事人一般。

    陆士鹏说:“你们想买一辆什么类型的摩托?做什么用?是谁开?说的越详细越好,我才能帮你们介绍。”

    宋双说:“要一辆好点的摩托,男款的,式样嘛,三个轮子还带车厢的。”

    陆士鹏犯了难,宋双说买男款摩托,还要好点的,应该是买给男朋友的,这倒是不难,大把的进口豪华摩托车,十万以上价位的都有,可是三个轮子还带车厢的就罕见了,莫非是宝马最新出的高级款型?”

    “宝马有一款偏三轮,带封闭式车厢,价格很高,江东省内没有卖的,想买的话要去香港了。”陆士鹏答道。

    “没那么高级,就是大街上经常见的那种。”宋双比划着,耐心解释,照她的说法应该是正三轮,而不是偏三轮。

    陆士鹏更糊涂了,大街上哪有这样的高级摩托啊,他很无奈地说:“真不好意思,我孤陋寡闻了,没见过这样的摩托,要不上搜一搜吧。”

    芃芃急了:“就是拉客的三蹦子。”

    陆士鹏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公安厅长家的千金要买三蹦子,说出来谁信啊,一定是打开方式有误,耳朵出故障了。

    芃芃接着说:“前几天一个朋友的三轮摩托被交警销毁了,这事儿怨我们,所以想赔他一辆新的。”

    陆士鹏终于明白了,“这样啊,这种能载客的三轮车倒是有卖的,不到一万块钱的样子,不过交警部门正在打击这种违法营运的机动三轮,你们买了给他,他也不能开啊。”

    芃芃和宋双交换了一下目光,“是啊,买了也不能开,那不是白买。”

    宋双很快做出决定:“那就赔他一辆好点的摩托车。”

    陆士鹏说:“要什么品牌,多大排量?什么款式?公路赛还是越野,或者大踏板?”

    宋双摇头:“我不懂哎。”

    陆士鹏无奈,“那你说多少价位的吧,有什么要求。”

    宋双想了一下说:“三万以内吧,我只有这么点钱了,要求嘛……他一米八的身高,肤色偏黑,爱穿牛仔裤和机车靴,很酷,要配得上他的气质才行。”

    陆士鹏挠挠头,这活儿真有难度,不过还难不倒自己。

    “有这么一款车,我估摸着挺合适的,国产嘉陵JH600,是国内排量最大,价格最高的摩托车,造型很威猛,适合你这位朋友。”

    宋双立刻拿出Ipad上,百度嘉陵600,翻出一些tú piàn来看了,和芃芃讨论了一下,作出决定,就买它了!

    近江市是禁摩城市,摩托车zhuān mài店都开在郊区,主要卖给县里的农民,来到嘉陵zhuān mài店,店里只有一架作为镇店之宝的JH600军绿色单车,经理直接开价四万九千八。

    宋双慌神了,说没有这么多钱,芃芃问经理能不能便宜点,经理笑着摇头,那架势摆明了就是不想卖。

    陆士鹏冷笑一声,拿起shǒu jī开始打diàn huà,他是奉旨办事,整个交警系统的资源都能派得上用场。

    不出十分钟,经理的shǒu jī就响了,接了之后脸色大变,迅变成谄媚无比的嘴脸,表示这是一辆展示用车,折价一万九千八就可以chū shòu,奉送伍佰元油票,以及随车工具、备件、头盔等物,还给包办县区牌照。

    陆士鹏笑道:“牌照的事儿经理就不用操心了,我们上市区牌照。”

    经理当场就被震撼了,近江市虽然禁摩,但只是禁止上新牌照,报废一辆消失一辆,总量不会增加,这位爷张嘴就是上市区新牌,可见能量之大。

    陆士鹏心暗笑,难道这两位xiǎo jiě一个是厅长千金一个是总队千金这样的秘密我会到处乱说?

    宋双拿出银行卡,当场付账,买走了这辆镇店之宝。

    俩女生不会开这种跨骑摩托,交给陆士鹏开到车管所去上牌,后续一切事宜根本不需要她们操心,陆士鹏把所有手续,包括购置税、新车牌、行驶证、市区禁区通行证,全部**办妥,只花了一下午,其一多半还是在车管所吹牛抽烟的时间,具体事务自有下面小虾米跑腿。

    车买好了,如何交给刘汉东又成了大问题,宋双不知道刘汉东住在哪儿,给他发微信也不回,想到前几天王星说安排刘汉东去了青石高科上班,于是宋双带着运载着摩托的小货车,和芃芃一起开着迷你酷派来到了青石高科。

    结果她们连大门都没进去,人家说确实曾有刘汉东这个人,但现在已经被辞退了,至于为何辞退,住在哪里,都无可奉告。

    “这下完了,找不着人咋办?”芃芃一摊手。

    “有办法。”宋双拿出shǒu jī给王星发信息,问他刘汉东的地址。

    很快信息回复,说是在东南郊的花火村铁渣街上。

    “走,去铁渣街。”宋双不达目的不罢休。

    忽然芃芃的shǒu jī响了,是学生会打来的diàn huà。

    “双双,学生会让咱们过去呢,国际大专辩论会闭幕式,不去不好。”芃芃放下diàn huà说。

    “好吧,先去辩论会现场,然后再去铁渣街。”

    ……

    梅姐的十元休闲洗头房歇业了两天,见没什么动静,悄悄又开了门,刚把卷帘门打开不到半小时,生意就shàng mén了,是四个生面孔,穿着打扮很土鳖,符合洗头房的客户定位。

    “敲大背多少钱?”来人似乎很熟悉这一行的门道,进门就直奔主题。

    “二百。”小雅弹弹烟灰,抛了个媚眼过去。

    “俺们四个,能打几折?”

    “大哥,政策不允许啊,下回再来给你八折好不?”

    汉子们直往里走,咋咋呼呼,手里捏着打开shè xiàng功能的shǒu jī,梅姐迎出来,搔首弄姿,挽起汉子的胳膊往自己屋里拉,正坐在小板凳上钓鱼玩的小燕儿趴在门缝上看看,知道妈妈要做生意了,迅打开柜门蹲了进去,伸出小手关上柜门,将自己关进了无尽的黑暗。

    来了四个人,洗头房只有三个人应付不来,浣溪又不做这种生意,梅姐使了个眼色,娜娜迅跑了出去,到五十米外的另一家发廊将小丽喊过来救场。

    小丽颠颠的跑来,娜娜探头四下里望望,将卷帘门拉了下来,以免有人来打扰了客人的雅兴。

    街对面一辆民用牌照面包车里,便装男子拿起对讲机:“各小组预备。”

    梅姐将一个汉子拉进卧室,将裙子往上一提,里面没穿内裤,在水盆里洗了一把,往床上一躺,四仰八叉:“大哥,日吧。”

    汉子解开皮带,腰带上一大串钥匙哗哗直响,脱了裤子刚爬上床,外面就响起剧烈的敲门声,紧接着内院hòu mén被踹开,一群戴钢盔穿迷彩服拿橡皮棍的协警冲了进来,踢开所有的房门,将嫖客和失足控制起来。

    梅姐还没来得急将裙子卷下来,就被那汉子按在了床上,一群人冲进来,拿着照相机啪啪的拍照,床头上的安全套被当做证据收了起来,协警将梅姐揪下来,上了背铐押了出去。

    出门的一瞬间,梅姐回头看了一眼柜子,生怕小燕儿叫出声来。

    小燕儿蹲在漆黑的柜子里,一声不吭。

    其他房间里的人全被抓了出来,协警们威严的呵斥声不绝于耳,浣溪正在厨房淘米做饭,突发事件让她不知所措,忽然有人踹开厨房的门,上前薅住她的头发直接往外拽,大喊道:“这儿还有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