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姐也英雄一回

    一辆黑色奥迪车停在水都大酒店门口,fú wù生拉开车门,一个肥头大耳的男子下了车,大概是喝了酒的缘故,他的脸膛通红,步伐轻飘,白衬衣黑西装,低调的万宝龙腰带和腕上的格拉苏蒂参议院金表都显示他是一名高级公务员。

    梅姐以她多年从业经验,一眼就看出此人正是买浣溪chū yè的人,因为只有官员才最热衷“破-处。”有钱的商人们反倒不怎么挑食,更喜欢**演员之类能显示自己实力和身份的女人。

    而且,这个体重超过二百斤的胖子一定是处级官员。

    梅姐猜得没错,来的正是江东省交通厅建设管理办公室的焦世宏主任,正处级官员,他刚从酒场上下来,现在央严禁大吃大喝,宴请都改在内部食堂或者不对外的私房菜馆,档次反而比以往更高了,喝的酒也更好了。

    焦世宏喜欢喝陈年芝华士,一瓶下肚如同腾云驾雾,按照老规矩他要到自己弟兄开的水都大酒店来泡个温泉,顺便享受一下新鲜土鸡的滋味。

    处级官员们都有个崇高而伟大的梦想,就是争取早日pò chù,担负起更重的担子,在副厅级的职务上为人民fú wù,焦主任也不例外,不过最近从小学找新鲜货有些不保险了,万一事发,乌纱不保,别说副厅,直接一撸到底,未免得不偿失,所以他采取了稳妥的办法,让下面人去淘宝,从街边洗头房或许能淘出嫩货来。

    今天这个妞儿是火花村的党支书兼村委会主任花得意安排的,绝对可靠,可以放心享用,焦世杰没带mì shū,下了奥迪后让司机先回去,随即迈着沉重的步伐上了电梯,按了十六楼,摸一摸衬衣口袋里的房卡。

    梅姐在犹豫,几次站起又坐下,终于还是起身向电梯走去。

    “死就死吧,姐今天也傻逼一回!”

    叮咚一声,电梯到了十六楼,焦世宏迈着八字步来到1618房门前,摸出房卡打开门,套房沙发上坐着一个女孩,十七八岁年纪,苗条白皙,白衬衫下小胳膊纤细无比,正是焦世宏最喜欢的类型。

    焦世宏走进门,反锁房门,自顾自脱了西装挂在衣橱里,从包里拿出软华和一台wēi xíngshè xiàng机,打开调试着,随口问道:“小mèi mèi叫什么名字?”

    “蓝浣溪。”

    “欢喜,这名字喜庆,好听。”焦主任很高兴,将打开的shè xiàng机放在了正对大床的合适位置,命令浣溪:“小mèi mèi,把窗帘拉上,浴缸放水。”

    浣溪迟疑着不动,这个男人又肥又壮,酒气熏人,想到今晚要沦落在他身下,浣溪就忍不住想干呕。

    焦主任有些不高兴,这个丫头虽然合胃口,但是不怎么伶俐,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种雏儿没经过事儿,没伺候过人,这才是清纯本色啊,好!花得意会办事!

    浣溪还是走过去将窗帘拉上了,焦主任从包里拿出超薄冈本、伟哥药片、印度神油等物,亲自走进里间,打开镀金水龙头,放出来的都是热气腾腾的温泉水,先将满身酒气洗净,再来个一树梨花压海棠,岂不美哉。

    焦世宏开始tuō yī服,先将白衬衣脱下,露出凉粉一般的大肚皮,然后脱皮鞋和裤子,这丫头就是没眼色,看到领导tuō yī服都不知道帮一下。

    “小mèi mèi,你也脱了吧,一起戏个水。”焦世宏笑眯眯道。

    浣溪抿着嘴,紧张的捏着衣角。

    忽然房门被敲响,一个尖锐的女声响起:“浣溪,妮儿,开门!”

    浣溪几乎是扑过去,将反锁的房门打开,站在外面的是梅姐。

    焦世宏沉下脸,穿上了白衬衫,怒色满面。

    “妮儿,咱走,这生意不做了。”梅姐拉着浣溪就走。

    浣溪跌跌撞撞跟着梅姐往外走,嘴里道:“姐,书包没拿。”

    “不要了。”梅姐匆匆而行,心里在打鼓,得罪了嫖客就是得罪赵玉峰,今后的日子难过了。

    焦世宏无比愤怒,上位者的尊严被触动,小小的卖-**也敢戏耍自己,简直忍无可忍,他立刻打diàn huà给花得意,diàn huà拨过去,那边立刻就接了,诚惶诚恐问道:“焦主任,有什么指示?”

    “指示你妈逼!你干的什么事儿,操!”焦主任吼了几声,挂了shǒu jī,穿衣服走人,临走不忘将shè xiàng机关了带走。

    操***花得意,道路拓宽工程他别想插手了!

    花火村党支书兼村委会主任花得意正在温泉镇一处会所和本家兄弟花豹谈生意,接到焦世宏的diàn huà万分惊诧,他可是花了好大的代价才请了焦主任一顿饭,而且得到了孝敬他老人家的机会,没想到却出了岔子,惹得领导暴怒,这到底怎么回事?

    花得意立刻给具体办事人赵玉峰打diàn huà,劈头盖脸就骂:“赵玉峰你办的什么事!你把焦主任得罪狠了,你他妈找死是吧,赶紧给我赔礼道歉去!”

    赵玉峰正在地下娱乐会所赌钱,接到diàn huà立刻出来,直奔上楼,正遇到梅姐带着浣溪从电梯里出来,顿时急眼了!

    焦主任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十几秒解决问题倒在情理之,但领导还有各种小情趣哩,不折腾个三四个小时完不了事儿,这些轶事赵玉峰也是听说过的,这才几分钟,梅姐就带着浣溪从楼上下来,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事儿黄了!

    “站住,怎么回事!”赵玉峰拦住去路,叉腰怒喝。

    “不怎么,这生意姐不做了。”梅姐从容拿出捆扎起的一万块钱,丢给赵玉峰。

    “**的,你玩我!”赵玉峰扬起了巴掌。

    一只大手捏住了赵玉峰麻杆一般的小胳膊,刘汉东回来了。

    “别动手啊。”刘汉东将赵玉峰推到了一边。

    “没你的事儿!”赵玉峰气的眼睛都红了,为了巴结焦主任,村长花了很大代价,千方百计才搭上线,被梅姐给搅黄了,这可是几百上千万的损失啊!

    “浣溪喊我一声哥,你说有我的事儿么?”刘汉东高大的身躯挡住赵玉峰,让他无计可施,只能放了一句狠话:“梅姐,你等着,有你后悔的!”拿出shǒu jī给村长打diàn huà汇报。

    刘汉东冲梅姐和浣溪道:“走!”

    两人匆匆而出,上了门口的富康,刘汉东上车启动,绝尘而去。

    赵玉峰拿着shǒu jī在大堂里跟没头苍蝇一般走来走去:“村长,梅子那个逼养的脑子进水了,事到临头把小丫头叫下来了,把钱也退了,说是不做这生意了,*****,我估计焦主任裤子都脱了,这不是玩人家吗!

    说话间焦世宏已经坐着电梯下来了,赵玉峰赶紧颠颠迎上去:“焦主任,别生气,我再安排,十分钟就到,十分钟!”

    焦世宏板着脸将他推开:“我不认识你。”

    赵玉峰无奈,站在大厅里冲焦主任背影喊了一嗓子:“这事儿不赖我啊。”

    这一幕,都被大厅角落里喝咖啡的凌子杰看到。

    ……

    富康在道路上疾驰,梅姐的心还在剧烈的跳动着,对于一个弱女子来说,刚才的疯狂举动已经严重超出她的勇气范围,赵玉峰安排接待的肯定是大领导,这不是退钱就能解决的问题,兴许会给自己,给浣溪带来难以预料的dà má烦。

    浣溪也很紧张,本来说今天出来做生意接客,报酬丰厚,足有一万块,两千给梅姐当介费,八千给自己,明天就能汇给家里,可梅姐突然变卦冲进来将自己带走,她又庆幸又担心,庆幸自己没有被那个胖子玷污,担心梅姐因此而倒霉。

    梅姐点了支烟定神,问刘汉东:“你咋回来了?”

    刘汉东板着脸说:“我是回来救浣溪的。”

    梅姐吐出一口烟,叹气道:“大兄弟,你还是年轻啊,你这不是救她,是害她。”

    “那你呢?怎么变卦了?”刘汉东问道。

    梅姐一只手放在车外,眼神迷离:“我他妈也是傻逼了,好好的钱不赚,装什么逼啊,不管了,反正事儿也做了,后悔也来不及,我想好了,大不了换地方干,我供妮儿重读一年,明年继续考大学,只要能考上重点大学,四年学费我包了,姐活了半辈子了,今天也英雄一回!”

    刘汉东猛扭头,看了梅姐一眼,眼尽是诧异。

    “看什么看,没见过měi nǚ啊?”梅姐给他了一个白眼。

    “学费算我一份。”刘汉东道。

    “你小子够意思,不枉妮儿喊你一声哥。”梅姐笑着猛拍刘汉东的肩膀。

    后座上的浣溪强忍着不哭,可是泪水依然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倾泻而出,泣不成声,进而嚎啕大哭,十八岁的浣溪背负了太多太多的压力与负累,如今终于有人能帮她分担了,她的大学梦,终于也可以圆了。

    梅姐回头摸着浣溪的头发:“妮儿,不哭,好好学习,明年咱考北清大学,至不济也要上个江大,咱也参加国际大学生辩论会,到时候姐去会场给你摇旗助威,咱也威风一回,得瑟一把。”

    浣溪哭的更厉害了。

    梅姐柔声道:“妮儿,你可得争气,姐这辈子是完了,你不能像姐一样坠落啊。”

    刘汉东想纠正梅姐,是堕落不是坠落,但是鼻子酸酸的,生怕一开口就哽咽,毁了自己的硬汉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