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刘司机

    王星赶紧下车,围着宋双转了一圈道:“减肥效果这么明显?喝的哪个牌子的减肥茶?”

    宋双笑的很勉强:“王叔别开玩笑,有事你说吧。”

    王星说:“刘汉东明天就去青石高科报到,他会开车身手利落,当个特保绰绰有余,估计月薪八千起步,五险一金什么的都不成问题。”

    宋双点点头:“他救过舒帆,夏家应该感谢他的,是安馨安排的吧?”

    王星笑了:“对,是安馨安排的,我不过是传个话而已,总之他的工作问题是落实了。”

    宋双道:“那我就放心了。”

    王星道:“双儿,你怎么了,几天没见这么憔悴,有事儿和叔说啊。”

    宋双摇头:“真的没事,就是协会的事务忙了些。”

    这种初级谎话怎么能骗得了刑警出身的私家侦探,王星知道宋双心里肯定有了秘密,或许和刘汉东有关。

    ……

    次日,王星驾车来到了市北郊开发区的青石高科,刘汉东已经等在这里了,他没有门禁卡,也不认识里面的人,根本没法进去,只好再大门外干等。

    王星招呼刘汉东上车,拿出自己的金边门禁卡在门口的非接触式门禁装置上晃了一下,电动大门就缓缓打开了,奥迪车驶了进去,青石高科园区内整洁美观,大块的草坪绿地,自动升降式喷水器三百六十度旋转洒水,远处办公楼造型科幻,尽显高科技企业的风采。

    奥迪停在楼下,王星下来,摩挲一下新剃的秃头,整理一下崭新的黑西装,戴上墨镜,领着刘汉东进了自动大门,门内还有安检门,王星经过的时候警报灯亮起,zhì fú保安彬彬有礼道:“对不起,请将wǔ qì卸下。”

    王星撩起西装上衣,取出腰间的ASP甩棍,正巧保安看到他的金边门禁卡,便道:“不好意思,您是保安主管级别,可以携带wǔ qì进入公司。”

    “谢谢。”王星收起甩棍,大步流星带着刘汉东走在空旷的大厅里,大理石地面光洁无比,玻璃幕墙上方是模拟的浩瀚星空,六部高电梯旁边是不锈钢牌子,标示着各楼层办公室方位,两人去的是十楼的人力资源部。

    总裁办已经打过diàn huà,刘汉东出示了**bàn lǐ了入职手续,签合同、拍照制作门禁卡,**下来也要整个上午的时间,公司里不乏像刘汉东这样的退伍兵,基本上都是从事保安或者司机,刘汉东有A2驾照,又当的是qì chē兵,自然被分配到车队,担任客车驾驶员。

    “月薪六千,包括五险一金,上班要穿工作服,不得迟到早退,工作期间不得喝酒抽烟,具体的规章制度都有,回去慢慢学习吧。”HR将制作出来的门禁卡和规章手册递给刘汉东,让他去综合部领取工作服,今天就算正式上班了。

    办这些手续的时候,王星翘着二郎腿在一旁等着,还拿出手机拍了几张zhào piàn给宋双发过去,他本来想去找安馨聊聊,可是安总助这会不在,只好作罢。

    “刘汉东,好好干,有发展前途。”手续办完,王星过来和刘汉东握手,淳淳教诲道。

    刘汉东说:“对了,上次我砸人家瓷砖、电动车的事儿,怎么了结的?”

    王星一脸鄙夷:“你还记得啊,当然是赔钱了,宋双出的钱,我出的面子,要不然你以为人家能轻易放过你?”

    刘汉东没说什么,暗道宋双这丫头心地其实不算坏,为啥要让交警查自己的三轮呢?

    “行了,我走了。”王星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司机的工作服是黑色西装白衬衣,配黑领带黑皮鞋,一顶黑色的制帽,帽墙上有青石高科的徽记,刘汉东在更衣室换好衣服来到地下车库,行政部分配给他的车是一辆碧莲轻型客车,21个座位,用来接送员工上下班的专车。

    同事们都很热情,得知刘汉东是退伍兵出身,立刻战友长战友短的唠起来,向他介绍工作经验,当客车司机比较清闲,早上接一趟,下班送一趟,平时待命就成。

    “咱单位虽然是民营企业,但很正规,该买的保险一份不差,加班有加班费,逢年过节还有福利哩,对了,你是怎么进来的,谁介绍的?”同事苏强对刘汉东的来历有些好奇。

    “一个朋友介绍的。”刘汉东含糊其辞的敷衍过去。

    午吃工作餐,刘汉东跟着苏强来到食堂,在这儿吃饭的都是保安、司机、清洁工、修理工之类后勤人员,饭菜很丰盛,不锈钢餐盘里盛着四菜一汤,还有饭后水果,只要刷门禁卡就可以享用,刘汉东饱吃了一顿,感慨道:“单位待遇真不错。”

    苏强道:“这算啥,工程师们吃的才叫好,走,我带你见识一下去。”随后领着刘汉东来到后面一座楼,楼前是个小花园,遮阳伞下,穿着t恤牛仔裤的技术人员们正在吃午饭,他们的饭菜和后勤人员大不一样,采取自助餐形式,餐西餐俱全,还有厨师在一旁包馄饨、煎鸡蛋,甩印度飞饼,饮料也比后勤食堂的丰富,红白葡萄酒香槟威士忌清酒老白干都有,光矿泉水就不下十个种类,冰淇淋是哈根达斯的,香烟雪茄也不限量的tí gòng,更离谱的是,脚下还有猫狗兔子小香猪之类的宠物乱钻乱爬。

    刘汉东都看傻了,苏强得意的碰碰他的胳膊道:“怎么样,还是工程师待遇高吧,起步都是万元月薪,不过门槛也要,211,985的毕业生才行。”

    一下午依然没什么事儿,刘汉东捧着手机给马凌发微信玩儿,耗了几个小时终于到了下班时间,,他站起来伸个懒腰道:“可以走了吧?”

    苏强道:“走?你想得美,这才五点半,起码十点才能走。”

    刘汉东奇道:“怎么加班这么晚?”

    苏强道:“要不然哪有那么优厚的待遇啊,顿顿好吃好喝,还能在办公室养宠物,他们加班,咱们这些后勤也得跟着熬,不过加班费少不了你的,放心好了。”

    晚饭依然在食堂吃,到了九点半,终于有人下班了,刘汉东他们负责的高级科研人员的接送,车上位子都是固定的,坐了十五个人之后,苏强就上了驾驶座发动了qì chē,刘汉东问他怎么不等坐满。

    “那些都是彻夜加班不回去的,公司有宿舍可以住。”苏强解释道,这一趟他先开一次示范,给刘汉东讲清楚沿途有哪些停靠站,把工程师们一一送到小区门口,然后再把车送回公司,自己才能下班。

    忙完这一圈,已经半夜十二点了,碧莲轻型客车在夜幕下驶入了青石高科园区,十八层总裁办落地长窗前,一身干练职业装的安馨拿着迷你PAD正在和夏青石进行shì pín通话。

    “已经安排到后勤部做司机了,如果他干得好,会破格给他加薪升职,如果干得不好,也会尽力照顾的。”

    夏青石很满意:“不错,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样比给他一笔钱要强得多,下周我和华尔街投资银行有个谈判,暂时还回不去,安馨你多担待点。”

    望着夏青石清瘦的面庞,安馨有些伤感:“青石,别太累了,照顾好自己。”

    楼下,碧莲驶入车库,刘汉东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可以下班回家了,他给马凌发信息:“下班了,马司机来接我吧。”

    马凌立刻回复:“你才是司机,你们全家都是司机。”

    刘汉东回:“可不就是么,咱们现在都是司机了。”

    “伙计,我先走了。”苏强骑着电动车先走了,刘汉东也换了衣服打算下班,忽然外面风风火火进来一个人,是行政部的副部长孙海,一身的酒气,但神志很清楚,喊了几声苏强,没人答应,急的乱跳。

    “小刘你没走啊,快跟我来,有重要的事儿。”孙海忽然看见了刘汉东,立刻不由分说将刘汉东拽到外面,门口停着一辆没熄火的大众迈腾。

    “快,你开车,去城南大转盘。”孙海急促道。

    刘汉东赶紧上了车,系上安全带,开出园区,深夜时分路上车辆很少,度很快上到一百二,孙海还嫌慢,不住的催:“快,再快点。”

    手机铃声响起,孙海慌忙接了,语气很恭敬:“马上就到,交警方面已经在联系,不知道怎么回事,王支队一直不接diàn huà。”

    对方似乎很生气,手机里的声音大了起来,孙海不停擦汗,解释道:“夏董,我也刚喝了酒,心有余力不足啊,你放心,我一定尽我最大努力把事儿摆平。”

    接完这个diàn huà,孙海又连续打了几个,都没人接,最后一个终于有人接了,孙海说:“夏少,我孙海啊,我五分钟后到,你千万不要下车,也不要和jǐng chá说话。”

    打完这个diàn huà,孙海长出一口气,看了看刘汉东,语气诚挚的说道:“小刘,帮哥哥一个忙,夏董的儿子喝酒出了点事儿,你帮他顶一下,就是一般交通事故,不会吃官司蹲监狱的,记住哦,就说是你开的车,别的一概不回答,等律师到了再说,懂了么?”

    刘汉东有些不爽了,对青石高科的好印象瞬间跌到谷底,他冷笑道:“我今天第一天上班,就帮人背黑锅,不大好吧?”

    孙海道:“这你就不懂了吧,别人想求这样的机会还求不来呢,你帮夏少顶缸,还能少得了你的好处?起码这个数!”他伸出一根手指头,“十万!小刘你也是个有福的,今天你是了彩票了。”

    刘汉东嗤之以鼻,但还是驾车将孙海送到了城南大转盘,这里其实是四环路上的一个十字路口,这里已经聚集了一批人,路上停着一辆卡宴,车头撞瘪,几十米外有一辆严重变形的嘉陵摩托车,地上斑斑血迹,有两具尸体倒卧,用雨衣盖着,其一具身形很短,像是幼儿,地上丢着一件沾血的小斗篷,一只女鞋。附近停着三辆警车,聚集了大批群众。

    迈腾靠边停下,孙海下车,再次低声叮嘱:“就说是你开的车,见撞死人一时害怕下车跑了,现在回来自首,记清楚了么,十万块!”

    刘汉东没理他,径直走过去,卡宴里坐了三个人,一男两女,紧闭车门车窗拒不下车,还一脸的嚣张跋扈,冲车外的交警比出指。

    围观群众说,这辆车把停在路口等红灯的摩托车撞了,驾车的男人重伤,坐后座位的一对母女当场死亡,孩子才三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