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十元休闲

    花豹是老江湖,蹲过监狱卖过黄碟,社会上什么人没见过,他能看的出来,刘汉东说的这些话,没有一句是假话。

    铁渣街枪战案,派出所的朋友给他提过,是老民警马国庆和一个住在出租屋的小子联手对抗八个shā shǒu,长短火都有,开了几十枪,满地的子弹壳,当场死了六个,基本都是一枪爆头。

    当时花豹就有心想结识一下这位过江猛龙,兴许哪天能用得上,可是那人没回家,直接被关看守所去了,道上又有传闻说世峰集团的古长军兄弟俩都挂了,集团办公楼也让人砸了,还死了一条杜宾狗,这些都是实打实的真事,没人敢主动往自己身上揽,因为招惹了世峰集团,就是死路一条。

    眼前这个小子,能看出身手不错,花豹的贴身保镖兼司机刚子,是体校散打运动员出身,被他一膝盖顶的半天站不起来,很能说明问题。

    还有这个开狗肉馆的家伙,人如其名,壮的像个山炮,花豹也是从小混混起来的,知道什么人能欺负,什么人不能欺负,山炮这种头脑简单的粗人,逼急了绝对敢动刀子shā rén。

    最重要的是一点是,自己和这两人没有任何利益上的冲突,为了不争气的小舅子和人家动刀子拼命,最后死的还不知道是谁,花豹几十年老江湖了,没这么愚蠢。

    这些念头在花豹脑子里只是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他已经做出了决定。

    “你还当真啊,哈哈,哥哥和你开个玩笑的,这个事儿,是赵玉峰不对,哥替他向你们赔礼道歉了。”花豹拿起烟盒,抽出两支递过去。

    刘汉东见好就收,接了烟,就着豹哥的打火机点燃,抽了一口道:“那这事儿怎么了结?”

    花豹道:“砸坏的桌椅板凳,我让赵玉峰赔你们,以后这小子再敢去捣乱,打我diàn huà,我立刻、直接、亲自过去打断他的腿。”

    说完又走过去削小舅子:“**你姐的,尽给我添乱。”

    赵玉峰很识相,立刻赔礼道歉:“大哥我错了,对不起。”

    花豹道:“你错了就行了?赔礼管**用!砸坏人家的东西,你得赔!”

    赵玉峰道:“我赔。”

    忽然山炮和赵玉峰的shǒu jī同时响起来,两人都拿出shǒu jī接diàn huà。

    “店里失火了,放火的已经逮到的。”山炮道,他早有准备,但店子还是让人烧了。

    赵玉峰拿着shǒu jī,求救一般看着花豹:“小亮让jǐng chá抓了。”

    花豹多年老油条了,立刻猜出发生了什么事,小舅子找人把狗肉馆给烧了,这小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简直坑爹!

    “操你姐的!”花豹上去就是一脚,拿起桌上的手包道:“走,去现场。”

    刘汉东和山炮交换一下眼色,店里贵重物品都转移了,煤气罐也挪到外面去了,损失不会太大,两人都没说话,板着面孔跟着花豹下楼,上车直奔铁渣街。

    到了地方一看,火已经被扑灭,消防车和警车都在现场,孙纪凯和孙佳涛拿着灭火器和大扫把,一脸自豪,周围大批群众围观,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宝马5停在路边,花豹下车,先找带队警官,今天出警的是花火派出所副所长胡铁军,他和花豹是十几年的老相识了。

    “咋回事,胡所。”花豹先递烟。

    “群众报警说逮到纵火犯,你看看是不是你的人?”胡铁军没接烟,大庭广众之下影响不好。

    花豹搭眼一看,坐在车里鼻青脸肿的正是赵玉峰的一个手下,被人家逮了个现行。

    “这不是老王家的二小子么,他怎么可能是纵火犯呢,肯定弄错了。”花豹道。

    胡铁军面无表情:“先带所里再说吧。”

    花豹心有数,因为这种事儿和派出所打交道不是一次两次了,他看来一下,狗肉铺损失不大,就是烧了一些桌椅板凳,门头广告牌也掉了,满打满算不超过一万块,只要肯花钱就能摆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花豹从包里拿出一万块xiàn jīn,直接塞给山炮:“兄弟,对不住了,这事儿怨我,没管好兄弟,所有损失我来负责,这是压惊的钱,店面装潢不要你管了。”

    山炮也不客气,收了一万块。

    花豹道:“那俩小子是你小兄弟吧,帮个忙。”说着在山炮耳畔嘀咕了几句,山炮点头道:“好。”

    “谢了,兄弟。”花豹又过来和刘汉东握手,“今天晚了,赶明我安排。”

    刘汉东点点头,没说话。

    山炮过去和俩小舅子嘀咕了几句,俩人一脸不高兴,山炮吹胡子瞪眼,两人才泄了劲,点了点头。

    消防车先离开了现场,警车也走了,带走了孙纪凯兄弟俩。

    花豹等人走了,临上车前,花豹还踹了赵玉峰一脚。

    铁渣街渐渐恢复了平静,看热闹的人散去了。

    “花豹刚才和你说什么?”刘汉东问。

    “他说,让我俩小舅子别给jǐng chá说实话,那个放火的才二十岁,不想让他蹲监狱。”

    “你答应了。”

    “那还不答应么。”山炮忽然兴奋起来,拍打着手的一万块钱道:“走,吃烧烤去!”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烧烤摊子生意正火,山炮到冰柜前点了一堆肉筋、羊球羊鞭羊腰子,两大杯扎啤,小桌子前坐定,喝酒吃肉,好不快哉。

    他媳妇小月打来diàn huà,山炮三言两语打发掉,道:“今天这个事儿全靠大哥你了,以后有啥事,刀山火海一句话!”

    刘汉东端起酒杯:“啥也别说了,喝!”

    心情一放松,这酒就下的快,扎啤跟凉水一样往下灌,烟酒不分家,山炮又拿了一盒苏烟,两人吞云吐雾,很快扎啤喝完了,山炮让老板拿了一瓶白酒过来,说啤酒不过瘾,来点劲大的。

    很快,一瓶白酒也干光了,山炮斜眼瞅瞅远处红灯阑珊处,说:“大哥,你屋让我媳妇住了,咱晚上找个地方将就一下吧。”

    刘汉东说:“好,你安排,随便找个洗浴心,在大厅里躺一晚上就是。”

    山炮笑了:“大哥你又骂我了,你帮我这么大忙,我能让你睡澡堂子?走,咱先àn mó去。”

    刘汉东有些犹豫:“不好吧。”

    山炮笑道:“好得很,去了你就知道了,正规àn mó。”

    结了帐,两人走在铁渣街的夜路上,普通店铺都关门上板了,只剩下“夫妻保健”和“十元休闲”的招牌亮着暧昧的红灯。

    山炮很熟门熟路的推开一家十元休闲小发廊的门,两个穿黑色紧身一步裙的老娘们正叼着烟看甄嬛传呢,听见有人进来急忙起身招呼:“大哥来了,坐吧。”

    “梅姐呢?”山炮问道。

    “来了来了。”后面过来一个娘们,风骚无比道:“哟,这不是屠老板么,有个把星期没来了,是不是有别的相好的了?”

    山炮道:“别瞎说,我是正派人,那啥,晚上没地方住了,借你地儿睡一夜。”

    梅姐从山炮兜里摸出苏烟来叼上,道:“你媳妇把你打出来了?光借地儿,还借别的不?”

    另两个老娘们冲刘汉东抛着媚眼,搔首弄姿。

    山炮道:“过来我给你说点事。”将梅姐拉到一旁,挤眉弄眼说了一会儿。

    梅姐道:“行,借你住一晚,要不要加被?”

    山炮道:“加毛,先把我大哥伺候好了。”

    梅姐进了后院,过了一分钟才出来,冲刘汉东一勾手:“帅哥,这边来。”

    刘汉东看看山炮,这阵仗他不是没经过,在部队没少半夜往外跑,不过这地方怎么看怎么不干净啊。

    山炮道:“在这将就一夜吧,反正也没地方去了。”

    梅姐生拉硬拽,将刘汉东拉到了后面,这也是村民自建的出租屋,前面临街的是门面,后面隔了院子是xiǎo jiě们的卧室,梅姐将刘汉东推进了一间屋。

    屋里陈设简单,只有床、桌椅,收拾的很干净,墙上贴着周杰伦的海报,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怯生生站在床边,低着头不敢看刘汉东。

    刘汉东有些尴尬,他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山炮为了感谢自己,安排了陪床的人。

    “大哥,洗洗吧,我洗过了,”女孩身旁的凳子上有一盆水,里面大概加了消毒液之类的东西,有些味道,是办事之前洗下面用的。

    “水是干净的,我没用这个盆。”女孩见刘汉东不动,又说了一句。

    刘汉东打量着她,女孩很瘦,没什么身材可言,低着头,能看见长长的睫毛在颤抖。

    “你叫什么名字?”刘汉东问。

    “浣溪。”女孩声音很低,有些沙哑。

    “怎么写的?”刘汉东问。

    “浣溪沙的那个浣溪。”

    “嗯?”

    “就是词牌名。”

    “你姓什么?”刘汉东很疑惑,一个发廊xiǎo jiě居然知道浣溪沙的词牌名。

    “蓝,蓝色的蓝。”

    “蓝浣溪,很美的名字,你会背浣溪沙的词么?”刘汉东搬了把椅子坐下。

    “比较有名的是晏殊和苏轼的词,你想听哪一个?”女孩的声音似乎平静了一些。

    “我更喜欢辛弃疾,你会么?”

    “浣溪沙.常山道即事,北陇田高踏水频,西溪禾早已尝新,隔墙沽酒煮纤鳞,忽有微凉何处雨,更无留影霎时云,卖瓜声过竹边村。”

    女孩的声音婉转清脆,平仄掌握的很好,背词的时候,似乎突然换了一个人一般,像课堂上背书的高女生,像父亲面前拿着宋词三百首的乖乖女儿。

    隔壁传来山炮和梅姐的啪啪声,浣溪又端起了水盆,羞涩道:“大哥,要不我帮你洗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