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旺财的爸爸妈妈

    王星正在铁渣街屠记狗肉馆调查,他在垃圾堆里找到一个牛皮项圈,上面刻着可可的名字,于是立刻询问狗肉馆伙计,塞了二十块钱后,伙计告诉他带着个项圈的狗是狗贩子送来的,不过前天开笼子的时候跑丢了。

    “跑了……”王星扼腕叹息,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又断了,不过起码证明可可没死,倒也是一条好消息。

    伙计干咳一声:“其实跑也没跑远,我知道这条狗在哪儿。”

    王星很有眼色,立刻掏出一张百元大钞。

    “被一个开三轮的小子捡走了,早上还和我们老板干了一架。”伙计伸手想去接钞票。

    王星往回一抽:“开三轮的多了去了,你让我怎么找。”

    “我记下了车号。”伙计道。

    “多少?”王星大喜。

    伙计报出一个车牌号,竟然是邻省一个县级市的农用车牌照,这种号牌形同虚设,即使查出登记人,也不等于就是使用人,线索再次渺茫起来,但是王星还是给了伙计一百块钱。

    正在这时,宋双的diàn huà进来了,声音很兴奋:“王叔,可可找到了,在丽水雅居十三号楼下。”

    “我马上到。”王星回答。

    宋双打完这个diàn huà,又给同学打diàn huà:“芃芃,赶紧报警,千万不能让坏人伤害到你们。”

    芃芃答:“放心,已经打110了。”

    万旭东道:“双双,可可找到了?兴师动众干嘛,你万叔出马就足够了。”

    宋双笑得很甜:“谢谢万叔。”

    万旭东拿出一个警报器按在车顶,鸣响了凄厉的警笛,社会车辆纷纷靠边让道。

    ……

    丽水雅居小区,1803室内,刘汉东举着一箱瓷砖,眼睛也不眨,直接抛出了窗口,几秒钟后,一声巨响,紧接着是电动车的警报声。

    妇女扑到窗口看下去,一箱瓷砖摔成了千万片,正砸在她的电动车上。

    “你干什么!停下!”妇女怒喝。

    刘汉东继续搬起一箱瓷砖,再次抛出窗口。

    又是一声巨响。

    妇女气急败坏,上去抓挠刘汉东,无奈个头太矮,根本够不到人,刘汉东再次搬起瓷砖,丢出窗口。

    俩贴瓷砖的民工干脆停了下来,点烟看热闹。

    妇女开始打diàn huà,先打给自己的老公,然后拨打了110。

    “继续,你继续扔,我让你赔的倾家荡产!”妇女忽然变得气定神闲起来。

    刘汉东也不含糊,将自己搬上来的所有瓷砖全部丢了下去,拍拍巴掌就要走。

    “想走没门!等jǐng chá来!”妇女拦在了门口。

    刘汉东将她拨开,扬长下楼。

    “打人了!报警啊!”妇女杀猪一般嚎叫着,看向俩民工,“你俩看见了,帮我作证。”

    俩民工不理她,收拾工具准备走人。

    刘汉东快步下楼,十八层转眼就到,只见两个女生正站在自己的三轮车目瞪口呆,估计是刚才连续掉下来的瓷砖把她们吓到了。

    正要上车,俩女生拦住了去路:“不许走!”

    刘汉东纳闷,难道这俩小姑娘是物业管理,不像啊,又或是那刁蛮妇女的亲戚,这倒是有可能。

    “偷狗贼,我们已经报警了,还记下了你的车号,你跑不掉了!”女生凶神恶煞道。

    刘汉东明白了,狗的主人找来了,不过他并不轻信对方,问旺财:“你认识这俩姐姐?”

    旺财不动,也不叫。

    “狗都不认识你,还想骗我,现在的人心思怎么这么坏?”刘汉东想起房东的女儿,早上还想三百块强买旺财来着,这俩女生想必也是见旺财英俊无比,起了贪念,想讹自己一把。

    “不许走,这不是我的狗,是我同学的狗,你等她来了再说。”俩女生一前一后挡住三轮车,誓死不退的架势让刘汉东也犯难,娇滴滴的女孩子,又不是房东女儿那样的太妹,打不得骂不得的,如何是好。

    这时候1803的刁蛮妇女也下来了,上前大骂:“砸我的瓷砖,还想跑!我让你进监狱,吃牢饭。”

    说着扑了过来拽刘汉东,年妇女泼劲上来,好汉都招架不住,旺财上前护主,被妇女一脚踢开,惨叫一声躲到一边去了。

    “你怎么踢我们家可可!”俩女生上前质问妇女。

    妇女大骂:“你俩个小破鞋,跟谁不好,跟个拉三轮的农民工,还要脸不要……”

    俩女生气的脸通红,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

    一辆桑塔纳警车开了过来,110出警到了,一个jǐng chá带着两个协警前来协调,妇女骂,女生哭,一条狗汪汪叫,乱成一片,jǐng chá也头大。

    正乱着,一辆公安牌照的帕萨特开了过来,万旭东从车上下来,向110民警出示了自己刑警证件。

    另一侧车门打开,宋双冲了下来,一眼看到可可,扑上去泪如倾盆:“可可,终于找到你了。”

    可可很善良的舔着宋双脸上的泪水。

    俩女生气鼓鼓看着刘汉东,那意思是,看你怎么收场。

    宋双看到自己的爱犬身上伤痕累累,涂着碘酒,毛也掉成了斑秃,还绑着一条麻绳,不禁怒从心头起,猛地站起来瞪着刘汉东:”就是你偷我的狗!”

    刘汉东恼了,自己好心好意救了旺财的性命,怎么就成了偷狗贼了,他大喝一声:“旺财,到爸爸这儿来!”

    旺财真的小跑着过来,还要舔刘汉东的手。

    宋双气的叉腰嚷道:“可可,到妈妈这儿来!”

    狗左右为难,无辜的眼神看看刘汉东,又看看宋双。

    万旭东走过来道:“哟,怎么是你?”

    刘汉东道:“万处长你好啊,真是何处不相逢。”

    万旭东道:“先不扯别的了,人家把你告了,派出所解决去吧。”

    妇女恶狠狠看着刘汉东,恨不得生吞了他。

    刘汉东和那妇女被带上警车,宋双带着俩同学和可可上了万旭东的帕萨特,一个协警帮刘汉东将没油的三轮推到派出所去。

    派出所就在附近,所长听说省厅一把手家的千金驾到,急忙亲自处理案件,让大家依次说出情况。

    “我先说!”妇女抢了先,将刘汉东如何蛮不讲理的从十八楼扔下十几箱瓷砖的事情道来,愤愤道:“价钱谈不拢就扔人家的东西,简直是强盗!”

    三个女生都看向刘汉东,眼神充满义愤。

    刘汉东理都不理。

    “她说的是不是实情?”所长问道。

    刘汉东点点头:“没错。”

    这一桩案子就算搞清楚了,再问宋双关于狗的事情。

    “是这样的,我家的狗前天被人偷去了,我在上发了好多帖子找可可……”宋双喋喋不休的从头说起,说到伤心处忍不住眼圈又红了,换了别人早不耐烦了,可这是宋厅的千金啊,所长和民警们都耐心听着,跑来凑热闹的女户籍警还流下了同情的泪水。

    “就是他,偷了我们的可可还不承认!”芃芃愤怒的指着刘汉东,进行控诉“他还厚颜无耻的说,可可是他的狗!”

    “就是,他还给可可起了个难听的名字叫旺财!”另一个女生也怒道。

    “说说吧,你怎么偷得狗,除了狗,还偷过什么?这辆车是不是你的?”所长到底是老公安,举一反三,经验告诉他,刘汉东这样作奸犯科的无业游民,身上指不定背着什么案子呢。

    “狗是我捡的,车是邻居王大哥的。”刘汉东道。

    “小李,把他带下去慢慢问,先铐一晚上再说。”所长一挥手,民警将刘汉东押了下去。

    妇女道:“所长,得让他赔偿我们家损失,耽误了我儿子结婚,损失大了,光婚宴一桌就三千八,全都得退掉,损失太大了。”

    所长道:“大姐,你回去等通知,我们会处理的。”

    万旭东和所长握手:“谢谢了,那我们先走了。”

    “慢走不送。”所长嘴里说不送,还是将他们送到了大门口。

    可可呜咽着,不时回头张望,宋双抱着它的脖子眼泪婆娑:“乖可可,这几天你可受苦了,坏人把你打成这样,妈妈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万叔叔,像他这样的,能判刑么?”宋双咬牙切齿问道。

    “偷狗不是拐卖妇女儿童,算是盗窃罪,当然也要看财物的价值么,可可值多少钱?”万旭东道。

    “可可是无价的。”

    “我的意思是说,同等品种的苏牧,市场上大概多少钱?”

    “一般化的两三千,可可这样有血统zhèng shū的,要上万了。”

    “哦,那可以办他了。”

    万旭东看着后视镜里的牧羊犬,心里有些狐疑,以刑警的思路来分析,这狗未必是刘汉东偷的,不过这话暂且不能提。

    回到家里,宋双帮可可重新处理伤口,又送到宠物医院做了全面检查,弄了一堆美食喂可可,可是苏牧却像惦记着什么人似得,时不时看着门口,呜咽两声。

    “可怜的可可,妈妈再也不会把你丢掉了。”宋双以为可可是害怕,赶紧上dìng gòu了一条带GPS芯片的项圈,顺手打开了微博。

    有一条@自己的微博,这是一条带shì pín的微博,点开shì pín,上坡路上,一人一狗辛苦的拉车,费劲千辛万苦拉上去之后,人和狗共享一瓶水,其乐融融,令人感动。

    底下有不少评论:

    “不知不觉,眼眶就湿了。”

    “令人感动的人和狗啊。”

    “男的帅到爆,狗狗萌到掉渣。”

    “在这个尔虞我诈,道德沦丧的社会,能看到这样感人的一幕,相信最冷漠的人心底也会被触动,有时候,人还不如狗。”

    “这拉车的汉子和这条狗之间究竟有着怎样感人至深的故事啊。”

    宋双流着泪,一遍又一遍的看着shì pín,她认出那个肌肉紧绷,不屈不挠的前行者正是偷狗贼,而那个肩上绳子紧绷着,卖力的拉车狗正是自己的可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