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治安拘留十五天

    安馨并没有陪舒帆一起登上飞机,王星问她:“安总,你怎么不上飞机?”

    “这里更需要我,对了,十万元要开**,明天送到我公司财务部来,谢谢。”安馨礼貌的和王星握了握手,又和宋双握手道谢,然后转身离去。

    “安总,有件事没告诉你,其实救下舒帆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如果没有刘汉东,后果不堪设想,但他现在被世峰集团告了,恐怕要倒霉。”王星道。

    安馨停下脚步,回头看过来:“刚才怎么不说?”

    “我怕舒帆不肯走,这丫头很重情义。”王星解释道,他可惦记着舒帆承诺的一百万呢,如果刘汉东有个三长两短,这钱肯定是狗咬猪尿袍一场空。

    安馨皱了皱眉:“我会处理的,王先生你很善良,谢谢。”说完再度离去。

    王星抬手嗅了嗅,刚才和安馨握手的右手,残留余香。

    “王叔叔,闻什么呢?”宋双在一旁歪着头看他。

    “哦,没啥,你怎么来的?”王星赶紧岔开话题。

    “我坐他们的车来的。”宋双道。

    “叔叔送你回学校。”王星带着宋双去了机场的地下停车场,他的捷达停在很远的地方,而安馨的奔驰车则停在距离候机楼入口最近的贵宾车位,正遇到奔驰开出来,安馨降下车窗问道:“宋xiǎo jiě,我送你吧。”

    “谢谢,不用了。”宋双摆手目送奔驰车离去,跟着王星走了很久才上了捷达,车里一股浓烈的香水味,是为了掩盖古长军屎尿臭味撒的,反而更刺鼻了。

    宋双耸耸鼻子,没说什么。

    王星降下车窗,启动qì chē开出了停车场,风吹进车里,气味稍减,宋双的短发被吹起,若有所思,忽然问道:“王叔叔,刘汉东是个什么样的人?”

    “一个退伍兵,没啥出奇的地方,哦,长得像个明星,名字忘了。”王星边开车边拿出烟来点上,他和宋双很熟,用不着假客气,“怎么,感兴趣?”

    “不是,我听舒帆讲了很多他的故事,你不知道,可浪漫了,我都想写成小说了。”宋双一脸的向往。

    王星哼了一声:“舒帆小丫头没见过世面,你都大学生了怎么还这么幼稚,浪漫……想找浪漫的素材,问你叔我啊,我和你婶子当年谈恋爱的故事,不知道比他们浪漫多少倍。”

    宋双嬉笑着说:“把漫字去掉才对吧。”

    王星佯怒:“这丫头,找打。”

    宋双收起笑容道:“王叔,你说刘汉东被世峰集团告了,是怎么回事?”

    “刘汉东大闹天宫,把世峰集团砸了,还抓走了世峰的保安主管古长军,昨天晚上,古长军在公安局内猝死,以王世峰的能量,虽说不敢和政府对着干,但是整死个把人还是绰绰有余的。”王星叹了口气,他是心有余力不足,对方走的是正当法律途径,通过开发局公安分局拘留了刘汉东,那边人头不熟,说不上话。

    宋双道:“他们最好老实点,不然我告诉爸爸,让什么王世峰吃不了兜着走。”

    王星笑笑没说话,宋双年纪轻,不知这里面盘根错节的关系,世峰集团和省里市里关系都不浅,就算是宋剑锋想办,也得瞅机会才行,绝不会为一个平头百姓随便出手。

    将宋双送到江东大学校门口,王星开车去忙自己的事儿了,他的明镜调查咨询公司虽然进行了工商注册,但没在税务局购买**,得抓紧办才行,要不然客户都要**,业务就不好开展了。

    宋双家住省城,放学后不住宿舍,直接回家,半路上接到一个diàn huà,是小动物保护协会打来的,让她赶紧去一趟,说是捡了一条生病的金毛寻回犬,需要救治,宋双是协会的副会长,当仁不让,立刻赶了过去,等她忙完回家,父亲已经出差了,据说是去北京公安部开会。

    青石高科,总裁高级助理安馨安排了法务部,对刘汉东进行法律援助,法务部立刻聘请律师赶到开发区公安分局,刘汉东仍拘留在这里,jǐng chá没有打他,也没难为他,这件案子很清楚,shì pín证据显示刘汉东确实把世峰集团闹了个天翻地覆,律师也无能为力,只能等着开庭为他辩护。

    ……

    医大附院,花火派出所的几个同事来探望马国庆,顺便提到了刘汉东,在旁帮伺候的马凌顿时竖起了耳朵。

    “开发区把他提去,倒不会怎么着,关键还是在看守所里下工夫,世峰集团找几个人把他打残废了,大不了处理几个犯人……”几位jǐng chá都是老油条了,对这些路数清楚的很。

    马凌手里的脸盆差点落地,她顾不上矜持了,直接问道:“就不能想想办法,救救他么?”

    叔叔们都摇头:“人家走的是正常程序,谁也说不出个不字,再说了,咱们和看守所那边也不熟啊。”

    马国庆道:“大人说话,小孩子一边去。”

    医大附院重新给他做了全面检查,所谓胃癌纯粹是误诊,马国庆只有慢性胃炎而已,获得新生的他精气神完全提了上来。

    马凌放下脸盆出去了,心一团乱麻,她从小将父亲视为英雄,长大参加工作之后才明白社会的险恶与艰难,父亲不过是个普通jǐng chá而已,根本管不了天下不平之事。

    这事儿还是要靠自己。

    她来到住院大楼十五层的心血管病房,找到了护士长向丽,向丽见到她就抱怨:“小马,你爸爸住院怎么也不和我打招呼,没病房姐给你安排啊。”

    马凌道:“不想麻烦大姐,再说又不是一个病区的。”

    向丽道:“你又客气,你对我是救命之恩,这点小事还帮不上么,对了,有事么,尽管说,大姐给你办,是不是大叔病情有什么变化?”

    马凌道:“不是我爸爸的事情,是一个朋友的事情,犯了点事被公安抓了……”

    向丽道:“这样啊,来,办公室里面说。”将马凌拉进了办公室,关上了门。

    护士站里,年轻护士问老护士:“老师,护士长怎么说那人对她有救命之恩?”

    老护士道:“去年有个病人死在医院,家属闹事一群人拿着斧头kǎn dāo到处打人,要不是小马及时出手,护士长就被他们逼得从十五楼跳下去了。”

    小护士咋舌:“这么恐怖。”

    老护士道:“这些年被砍死的医生还少啊,医闹都闹出经验来了。”

    十分钟后,马凌出来了,向丽拿起diàn huà打给了自己老公。

    江东天堂进出口贸易总公司董事长办公室,皮天堂正将两条腿翘在大班台上,同两个西萨达摩亚客人探着轻纺和小五金出口的买卖。

    “我和你们皇上,丞相都是老交情了,这已经是最dī jià了。”皮天堂满脸诚挚的说着,忽然diàn huà铃响了,拿起手机瞄了一眼,见是老婆打来的,赶紧跳起来接了diàn huà,走到走廊里。

    “媳妇,啥事,正和外商谈判呢。”皮天堂煞有介事道。

    diàn huà那头说:“我不管,天大的事儿也得先办我的事儿,小马你记得吧,就是救我那个小妹子,公交公司的,她朋友摊上事进去了,你不是成天吹牛说自己认识这个那个,混的多好多好,这事儿就交给你处理了。”

    皮天堂道:“小马的朋友啊,是普通朋友还是男朋友?犯的什么事?”

    “听那意思,是男朋友,犯的事不大,就是把世峰集团大楼给砸了。”

    “呵呵,挺有种的,你告诉她,她男朋友在窑里掉一根毛,我赔她一百万,对了,那伙计叫什么名字?”

    ……

    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条,刘汉东损毁他人财物,被处以治安拘留十五天,这个结果对刘汉东来说已经是最好的了,他不怕拘留就怕罚款,让家里人担心自己。

    刘汉东没有申请复议,也没有让警方通知家属,爽快的签字画押,当晚便住进了近江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

    治安拘留属于行政处罚,和刑事拘留不一样,关的都是小偷小摸、打架斗殴、酒后驾驶之类的轻微违法者,刘汉东对牢房并不陌生,他在部队蹲过禁闭室。

    被民警带进囚室之后,刘汉东很知趣的蹲在门口角落里,打量着屋里的情形,大通间,两边是水泥台子铺位,尽头是洗漱间,有马桶和水龙头,屋里坐满了犯人,正在背诵着什么,比小学生还乖。

    一条膀大腰圆的黑汉盘踞在铺位上,两边有人替他捏着双肩捶着背,旁边放着手机、华烟和镀金打火机,想必这位就是传说的狱霸牢头了。

    “新来的,叫什么名字,犯得什么事儿?”有人颐指气使的问道。

    “报告,我叫刘汉东,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条,毁坏他人财物,被处于治安拘留……”刘汉东站起来说道。

    “小子还挺懂规矩,就是你砸了王世峰的大楼?”黑大汉问道,说话之间,肚皮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下山猛虎都跟着乱晃,身旁一帮狗腿子都摩拳擦掌瞅着他,就等老大一声令下了。

    刘汉东深吸一口气,捏紧了拳头准备动手。

    黑大汉将身旁的小厮一脚踢开,拍拍空铺位道:“新来的,你睡这儿。”

    刘汉东有些纳闷,犯人们也都面面相觑,新来的犯人向来都是戏弄欺负的对象,怎么老大这回这么照顾,把最好的位置都给这小子了。

    黑大汉道:“敢闯世峰集团,是条汉子,我叫孟知秋,谁敢欺负你,报我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