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癌症乌龙

    刘汉东伸出了双手:“铐吧。”

    韩光道:“你又不是罪犯,戴什么shǒu kào,请你回去协助调查的,你小子挺厉害的啊,在部队服役的时候是特种兵?”

    刘汉东道:“qì chē兵。”

    韩光愣了一下,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比特种兵还能打的qì chē兵。”

    刘汉东道:“那是因为你认识的特种兵没打过仗。”

    “你打过仗?”韩光似乎有些明白了,这个qì chē兵不同于内地部队机关小车司机,而是边疆一线部队战士,经历过战火考验的,怪不得临危不乱,枪法精准,他是干刑警的,知道枪法再好,临战状态下能发挥出三分之一就算不错,心理素质才是一个士兵最重要的东西。

    ”有点意思。”韩光拍拍刘汉东的肩膀,冲路边一招手,一辆布满灰尘的爱丽舍轿车开了过来,如果不注意,还以为这辆车停在这里很久呢,看来刑警二大队为了等自己,费了不少工夫。

    “从什么时候盯上我的?”刘汉东问。

    “你进滨河小区的时候。”韩光拉开车门。

    “怎么早不来找我?”刘汉东明知故问。

    “好不容易回家一趟,不见见家人怎么行。”韩光道。

    两人坐进了车里,刘汉东注意到农贸市场附近有几辆车陆续撤离,想必都是便衣刑警。

    “你们对所有人都这样?”刘汉东问。

    韩光想了想,道:“不一定,看情况,有个shā rén犯,跑了十年,熬不住了,回家过年,我们的侦查员在他家门口等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才带他走的。”

    刘汉东道:“你是个好jǐng chá。”

    韩光一笑,拍拍司机肩膀:“开车吧。”

    qì chē启动,直接向南,过江上高公路,直奔省城近江市而去,路上韩光问了一些关于昨天傍晚枪战的经过,这案子不归江北刑警管辖,他只是纯粹出于好奇才问的,刘汉东将事情经过原原本本告诉了他。

    韩光哑然失笑:“王星这小子也参与了啊,还行,没给我们二大队丢人。”

    刘汉东奇道:“王星和你是同事?”

    韩光道:“他是江北走出去的刑警,以前当过卧底侦察员,是很好刑警苗子,可惜啊可惜……”

    刘汉东点点头,没说什么,看着窗外的景色。

    “小张,前面fú wù区停一下,放水。”韩光道。

    爱丽舍驶入fú wù区,韩光和刘汉东下车上厕所,司机熄了火,在车旁边抽烟。

    两人从厕所出来,fú wù区小超市里买了几瓶水,上车继续前进,省厅领导发话,让韩光亲自送刘汉东过来,任务很紧张,耽搁不得。

    司机发动了qì chē,爱丽舍哼哼了几声,熄火了。

    再次发动,打着了,前行了十几米,再次熄火。

    司机下车,掀开引擎盖,骂道:“老爷车关键时刻掉链子,**!”

    韩光皱起眉头:“赶紧修,不行再调一辆车过来。”转头对刘汉东道:“刑警队资金紧张,几辆好车都执行任务去了,只剩下这辆破车了。”

    刘汉东一言不发,下车走到车后蹲下闻了闻,又趴下看了看,道:“我试试。”

    司机半信半疑,韩光点点头。

    刘汉东上了驾驶座,启动了几次,点着火,大脚油门猛踩,爱丽舍轰鸣着,引擎渐渐恢复了正常。

    “怎么回事?”司机问。

    “能启动,就不是电路故障,没生油味,地上没漏油,说明喷油器没阻塞,油管也没破损,那惟一的可能性就是输油压力过低,燃油压力调节器可能坏了,不过影响不大,转慢慢提上来就好了,多轰一会儿。”刘汉东解释道。

    “哥们,可以啊。”司机递过来一支烟。

    “小刘,修车的技术不赖啊。”韩光也赞道。

    “不值一提,我可是qì chē兵。”刘汉东有点小得意。

    爱丽舍再次上路,三个小时候,驶入了近江市公安局,省厅将9.2枪击大案列为督办案件,责成刑警支队三日内破案。

    对口的刑警支队警官万旭东接待了韩光一行,他俩是警校同学,关系很好,双方握手寒暄,将刘汉东移交。

    “韩光,晚上一起吃个饭,喊着王星。”万旭东道。

    “不了,急着回去,还有几个案子上面催着呢。”韩光推辞道,当刑警的都忙,万旭东很体谅,哈哈一笑道:“那就下回。”

    韩光将万旭东拉到一旁道:“照顾着点,小伙子不错。”

    万旭东笑道:“你放心,省厅一把都发话了,谁也不敢动他。”

    韩光道:“宋厅这么给面子。”

    万旭东道:“这案子很重要,下回再说吧,上面急等着口供呢。”

    ”行,你忙吧,我回去了。”

    两下告辞,刘汉东被请进会议室,万旭东给他做笔录,将这几天遇到的事情做了详细的记录,笔录在第一时间送到了公安厅长宋剑锋案头。

    宋剑锋看完笔录,眉锋一挑,刘汉东的经历让他想起一位老朋友,也是如此横空出世,犀利彪悍,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窗外万家灯火,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宋剑锋带着笔录下楼,司机打开奥迪A6的车门,将宋厅长送到不到十分钟距离的公安厅家属区,这里警卫森严,灯火通明,是省城最安全的所在。

    宋厅长家住在一楼,宋剑锋进了屋,接过mì shū手的公包道:“小李,你先回去吧。”

    mì shū退了出去,轻轻带上了房门,一条苏格兰牧羊犬叼着拖鞋颠颠过来,宋剑锋换上拖鞋,摸摸狗头:“可可,姐姐在家么?”

    苏牧回头叫了两声,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少女从书房出来:“爸爸你回来了。”

    “双儿,人呢?”

    “在屋里呢。”宋双招招手,舒帆从屋里走出来,身上穿的衣服略微显大,想必是宋双借给她穿的。

    时间倒回到昨天晚上,医大附院停车场上,舒帆以一百万的天价雇佣王星去救刘汉东,经过半秒钟的天人交战,王星终于接了这单生意,两人拉钩成交,但此去刀山火海,带着一个小女孩显然是累赘,如何将舒帆安置到安全的所在,成了一个大问题。

    王星脑子转的很快,舒帆的伯父家肯定是不安全的,自己家也不行,老婆大着肚子哪有精力照顾她,最稳妥安全的地方莫过于公安厅家属院,这里防卫森严,墙头上拉着电子围栏,shè xiàng头密布,保安尽职尽责,陌生人进出大门都要登记,更重要的是这里住的都是公安系统人员,犯罪分子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到这儿撒野。

    他本来打算把舒帆送到老同学万旭东家里,没想到在大门口登记的时候,遇到了宋厅长的宝贝女儿宋双,宋双认识王星,探头喊道:“哟,寒羽良来了,找我爸?”

    王星忙答:“我可不是城市猎人,我被人家猎还差不多。”

    宋双看到后座上的舒帆,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问王星到底咋回事,王星将事情简单介绍一下,宋双当即大包大揽:“送我家去吧,我来保护这个mèi mèi。”

    于是,舒帆就成了宋厅长家的座上客。

    宋剑锋昨天就和舒帆聊过了,对于案件有了更清晰的认识,他并不反对舒帆住在家里,因为青石高科是本省纳税大户,夏青石更是国际能源领域的领军人物,论起社会地位,丝毫不比厅局级干部差。

    舒帆还是不爱说话,但见到宋剑锋,眼明显流露出关切的神情,她在关心刘汉东的安危。

    “放心,刘汉东已经在省厅的保护下了,你爸爸乘坐的航班也快到江城机场了。”宋剑锋道。

    舒帆松了一口气,终于笑了。

    ……

    医大附院住院部,洗漱间,马凌帮父亲洗着带血的衬衫,这件衣服上虽然有枪眼,但洗洗还能穿,忽然她发现口袋里有一张纸,拿出来一看,虽然被水泡得模糊了,但字迹依稀可辨,胃癌,晚期。

    晴天霹雳!马凌的手在颤抖,眼泪啪啪的落在水池里,她忽然明白,一向循规蹈矩、默默无闻的父亲为什么这次如此搏命,单枪匹马和歹徒驳火街头,原来他知道自己身患绝症,已经没有多少日子了。

    马凌将诊断书收了起来,强作笑颜回到病房,可是眼圈却是红彤彤的,马国庆已经醒来,因为胃部枪,他现在只能吃流质食物,同事们送的水果补品都让马大嫂拿回家去了,还有大堆的鲜花,直接让医院门口的花店来收走,只留下几个省厅市局支队领导送的花篮充场面。

    “小凌,咋哭了,谁欺负我的宝贝闺女了。”马国庆抬手要帮女儿拭去泪痕,这个动作更让马凌难过,父亲已经是癌症晚期,再也不能疼爱自己,宠着惯着自己了。

    她趴在病床上嚎啕大哭,正巧查房医生进来,问道:“哭什么,病人恢复的不错啊。”

    马凌擦擦眼泪,道:“医生,救救我爸爸。”

    医生道:“手术已经做过了,很成功啊,只是挨了一枪而已,人家胃切除的都没事呢。”

    马凌将医生拉出病房,拿出诊断书,抽泣着说:“我爸爸……晚期了。”

    医生接过来瞄了两眼,推了推眼镜:“不对啊,手术的时候没发现肿瘤迹象啊,是不是误诊了。”

    “误诊……”马凌石化状。

    “现在也不能完全确定是误诊,你爸爸慢性胃炎倒是挺严重的,这样吧,回头做个切片检查一下,也好让病人和家属放心。”医生说的什么,马凌基本没听见,大喜大悲,又大悲大喜,她的脑子短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