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暴烈男女

    时间倒回一小时前,枪战刚结束,大雨依然如注,王星冲院里喊道:“刘汉东,是你么?”

    刘汉东心里一惊,刚才他亲眼目睹外面的人打倒了两个shā shǒu,应该是帮自己的,但警惕性让他不敢轻信任何人,便道:“你是谁?”

    王星道:“我是夏青石委托保护舒帆的私家侦探,我叫王星。”

    刘汉东道:“我凭什么相信你,你先把枪放下。”

    王星喊道:“你先证明自己是刘汉东,我再把枪放下。”

    刘汉东大怒:“怎么证明,难道拿**给你看?”

    王星曾详细调查过刘汉东的档案,略一思忖想到一个验证办法,道:“你爷爷五五年授的什么军衔?”

    “陆军校。”刘汉东答道,再看马国庆,血还在流,怒道:“再啰嗦这jǐng chá就没救了。”

    小帆从马国庆兜里摸出一本带血的警官证展示给刘汉东看。

    “花火派出所的马国庆,枪大失血,就快死了。”刘汉东喊道。

    王星从qì chē后站了出来,高举双手显示自己没有wǔ qì。

    “我过来了,别开枪。”

    刘汉东手持自动步枪,扫视着大街,示意小帆躲起来,他有些紧张过度了,对方只是业余级别的shā shǒu,没有牛逼到配备狙击手的地步。

    王星走进了院子,看见躺在楼梯上的马国庆,疾步奔过去:“老马,你怎么了?”

    马国庆还清醒着,低低道:“小王,我挺得住。”

    刘汉东松了一口气,马国庆认识这个人,至少可以相信他一半。

    王星左顾右盼:“舒帆呢?”

    刘汉东的枪口依然对着王星:“你还没证明自己的身份。”

    王星小心翼翼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苹果手机:“我可以让舒帆和她父亲通话。”

    刘汉东点点头,王星拨通了FaceTime,几秒钟后,通讯接通,屏幕上是一个女人俊秀而威严的脸。

    “我找到舒帆了,她要和夏总通话,不然不肯现身。”王星道。

    “稍等。”那女人拿着手机在走路,很快进入一间病房模样的屋子,屏幕上出现了一个消瘦男人的面孔。

    “爸爸的乖女儿在哪里?”男人声音很慈祥。

    小帆从楼梯间里冲了出来,满眼都是泪水,拿着手机,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发出了声音:“爸爸,我害怕。”

    手机里,夏青石惊喜万分,患自闭症的女儿竟然能说话了,隐约能听见他的声音:“安馨,给我订最快的机票,不,包机,有什么飞机包什么飞机,我要回去。”

    雷雨天,3Gxìn hào很不好,时断时续,刘汉东已经相信了对方的身份,收起枪道:“这儿不安全,这jǐng chá也撑不住了。”

    王星道:“我有车,先送老马去医院。”

    刘汉东道:“你抱他,我开车。”

    王星知道对方还保持着警惕性,便把车钥匙丢过去:“外面的白色捷达。”

    刘汉东丢下已经打空子弹的自动步枪,带着小帆先出去了,王星抱起马国庆随后走出来,再找那个腿上枪的shā shǒu,已经不见了,不过此时也顾不上抓他了,大家上了捷达,刘汉东道:“坐稳了。”话音未落,大家就感到一股强烈的推背感。

    距离最近的省医科大附属医院,刘汉东驾车风驰电掣开过去,一路积水很深,修路造成的烂泥潭比比皆是,王星催促道:“快点,再快点!”

    “要不你来开。”刘汉东一脚油门踩下去,和对面一辆卡车擦肩而过,间隙不超过五厘米。

    王星顿时不言语了。

    马国庆伤口还在冒血,小帆的衣服都沾满了血迹,捂住伤口的毛巾已经浸透,捷达车里有急救包,小帆在王星的指导下有条不紊的处理着,忽然马国庆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小帆接了,是个焦急的女声:“爸爸,你在哪儿!”

    小帆看向刘汉东,刘汉东点点头。

    “我们正在去医院的路上,医大附院。”小帆的声音很好听,清脆婉转,说的是标准普通话,而非近江土话。

    刘汉东车技很好,毫不顾忌交通规则和xìn hào指示灯,连闯三个红灯外带逆行,看的王星直咧嘴,新交规这么严格,恐怕自己驾照的分数都不够扣的。

    医大附院很快到了,刘汉东将车停在急诊科门口,和王星一起将满身鲜血的马国庆抬了进去,医生护士急忙上前接应,伤员被迅推入手术室,沾了血的衣服就丢在门口。

    急诊科门外传来一阵强劲马达声,一辆造型狂野彪悍的红色雅马哈越野摩托车停下,穿着t恤热裤拖鞋的女孩子从越野车上下来,进门就问:“刚才有没有送来一个受伤的jǐng chá。”

    刘汉东认出这女孩正是520路公交女司机马凌,心道真是无巧不成书,想必她就是马国庆的女儿。

    “你爸爸刚进手术室,别担心,枪打在肚子上,不是要害。”王星站起来说道。

    “王叔。”马凌匆匆打了个招呼,又看看刘汉东,认出他来,但没说话,直冲手术室,很快就被护士推了出来。

    “王叔,是谁开枪打我爸爸的?”马凌怒不可遏,那副样子恨不得要撕碎几个人。

    “开枪打你爸爸的,当场就被你爸爸爆头了。”刘汉东答道,当时的情况他是亲眼目睹的,最激烈的枪战过程不超过十秒钟,生死皆在一线之间,如果不是老马配合得当,充分信任自己,怕是这会儿躺在手术室里的不止一个人了。

    王星伸出手道:“车钥匙该给我了。”

    刘汉东将捷达钥匙丢过去。

    “走,出去抽支烟。”王星冲刘汉东眨眨眼,马国庆已经被送进医院,家属也到了,他们继续留在这里毫无益处。

    刘汉东会意,拉起小帆出门,到了车前,王星掏出香烟丢给刘汉东一支,看看小帆身上沾满血迹的衣服,皱皱眉道:“等我一下,买件衣服去。”

    他匆匆奔着医院门口的超市去了,刘汉东站在车旁抽烟,忽然一阵兹兹拉拉电流声,丢在车里的警用频道对讲机里传出指挥心的命令:各单位注意,密切留意一名持枪嫌疑犯,疑犯持刘汉东**,体貌特征是身高一米八二,体重约八十公斤……很可能有一名十四岁女童与之随行,疑犯极度危险,必要时可以开枪将其击毙……”

    刘汉东的手在发抖,警方在通缉自己,shā shǒu要打死自己,这他妈到底是招谁惹谁了!他看看王星远去的身影,这个人不在体制内,应该是可以信赖的。

    “小帆,跟着这个人,他会保护你的。”刘汉东双手放在小帆肩膀上,郑重无比的嘱咐道。

    小帆眼泪汪汪,拉着刘汉东的衣襟不撒手。

    “别跟着我!”刘汉东吼了一声,吓得小帆一哆嗦,撒开了手。

    远处红蓝警灯闪烁,一辆警车驶入医院大门。

    刘汉东扭头就走,避入急诊科大门。

    马凌迎上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谁干的?”

    刘汉东道:“借你摩托车用用。”

    马凌拿出钥匙:“告诉我谁下的黑手,就把钥匙给你。”

    “世峰集团的古长军,他雇佣的shā shǒu打伤了你爸爸,我现在就去找他,钥匙。”刘汉东伸手去接钥匙,马凌却收了回来,“我改主意了,和你一起去。”

    刘汉东回头看去,警车开到了急诊科门口,再去开摩托已经来不及了,他一跺脚,径直往急诊科里面走。

    警车停下,两个交警从车上抬下一名伤员,原来这警车是送交通事故伤者急诊的,而非缉拿刘汉东而来。

    刘汉东不知道jǐng chá的来意,避入了急诊科留观室,掀开窗帘开外面,见是交通jǐng chá,松了一口气,正要出门,忽然想到了什么,回头看去,观察病床上躺了一个人,正是那晚拿绳子勒自己脖子的家伙,他头上绑着一圈圈绷带,挂着吊瓶,连着心电监护和氧气,***居然没死!

    伤者躺在病床上,如同案板上的肥肉,刘汉东上前一把拽下他的氧气管,心电监护,扯开绷带,用手抠开已经缝合的脸上钢筋贯穿创口,疼的那小子惨叫一声,可是嘴巴被刘汉东捂住,叫声发布出来,咽回到肚子里,他一双眼睛都快瞪出眼眶,惊恐万分看着刘汉东。

    “记得我么?我问你,古长军住在哪里?你敢说个不字,我就撕开你的脸!”刘汉东低声威胁,他可不是吓唬人,而是玩真的。

    “我说。”那人被他狰狞的嘴脸吓住了,立刻说出了古长军的家庭住址和单位地址,刘汉东又问:“古长军为什么要杀我?”

    “他弟死了。”那人道。

    刘汉东忽然醒悟,坐在副驾驶位子上拿bǐ shǒu的家伙和古长军面貌酷似,应该就是古长军的弟弟,怪不得啊,这血海深仇是结上了。

    一拳打去,那小子一声不吭昏过去,刘汉东出了门,没走正门,从急诊科hòu mén出去,只听一阵有力的轰鸣,一辆大排量雅马哈越野摩托车停在了面前。

    车手摘掉头盔,露出马尾辫,是马凌。

    “上车!”马凌英姿飒爽。

    刘汉东没有犹豫,坐上了摩托车后座。

    马凌猛拧油门,摩托车前轮抬起,如同猎豹般呼啸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