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反客为主

    “嗯?……你……是怎么知道我每天在坚持服用鹿茸的?还有……最近我的确熬夜严重,其实也不算是熬夜,因为我由于某些缘故,出了一趟远门,倒时差让我睡眠不规律。”

    周永福心中惊讶。

    作为一名合格的医生,能够看出来自己熬夜状况,心律不齐,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是他连自己每天都在坚持服用鹿茸羹的事情都知道!!——这些,仅仅是一个号脉就看出来了吗?!

    看到周永福惊讶的样子,原本准备好好修理一下楚南的高夕,也是顿然愣住了。

    这……???还真被这个家伙给说中了???

    叶瑶此时也是面露惊讶之se……楚南,刚才说的……是真的吗?看周老先生的反应,似乎真的没错!

    然而,当惊讶一旦开始的时候,上天将注定会引导各种更加惊讶的事情出现,从而达到震惊的效果。至少在这一刻,上天已经完全站在了楚南这边。

    “小伙子……那你说我该怎么办?鹿茸羹不是大补的么?”被楚南一口说中,周永福则是瞬间就对楚南充满了信心。

    无论是多么牛逼的人物,当他知道自己的xing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将会出现疾病乱投医的心态。而楚南刚才有些令人惊讶的行为,则是让周永福仿佛瞬间就抓紧了一个救命稻草一样,眼神中充满了十足的希望。

    “鹿茸固然是上好的补品,但毕竟太暖,摄取过多,是会非常伤身的。”

    “不过我每天都只是喝了加入少量鹿茸的汤羹,就是担心会摄取过量。”

    “自欺欺人而已,每个人每天能够摄取的营养是有极限的,超标了,身体就吸收不了,是会憋出内伤的。而且……恕我直言,以老先生您现在这个年纪,新陈代县已经很缓慢了,每天定时摄取过量的补品,不仅是不好吸收,更是难以消化和排泄。我不清楚当时是哪个人建议您这么做的,但是我不客气的说一句,这个人应该是智商有些问题,他险些要了你的命。”

    楚南说完这话,他不知道,身后的高夕明显身形一顿,脸上的尴尬神se显而易见!

    而此时周永福也是下意识的朝高夕看了一眼,眼神中充满了复杂,说不出来什么感觉,但很快,他又立刻将眼神收回。站在一旁的叶瑶,非常机灵的注意到了这一幕,很显然……楚南口中的那个智商有些问题的家伙,就站在他的身后。

    看到周永福如此听信楚南,高夕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就只能暂时跟个傻子一样站在楚南身后,然后非常有毅力和恒心的用一种能够杀死人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楚南,仿佛分分钟要将他剥了皮生吃了一般。

    “那你刚才说……不用手术也能把我的病治好,是真的吗?”

    “真的。”楚南这次肯定的点了点头。

    “那该怎么做??小伙子,你说,无论多少钱,只要是你能将我这老头子的病治好,我都能给你。”

    “……这不是钱的问题。老先生,医者行医不问贵贱,这是天底下不变的定理。在你病情还没好之前,我是不会与你谈论报酬和钱财的问题的,你的病,需要绝对的静心调养。今天我会暂时用针灸帮你缓解一下症状,算是打个基础,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我会利用火疗,水疗以及气疗和药疗,对你进行全方位的调理诊治。——当然,前提是您相信我并且积极配合我的治疗,不然,我可不敢保证您的病情可以好转。”

    “好!我相信你,小伙子,你说怎么做,我都听你的!”心中抓住了一线希望,周老先生连说话的力气都明显足了很多。

    “现在,老先生你保持平躺的姿势,我先从你胸口的穴道灸起。”楚南说着,已经将自己的白大褂掀了起来。然后直接将挎在里面衣服上的布包打开,掏出了一个针灸盒。

    叶瑶在一旁忍不住再次汗颜……我的天,这个奇葩,我以为他心xing变了,把那土到掉渣的布包已经被他摘下来了,哪知道竟然藏在了白大褂里。

    如果不是现在情况有些微妙的话,她真想说楚南一句——人类已经无法阻止你随身带包了!

    “那个……小伙子,其他人需要回避一下么?”在解开上衣之后,周永福有些尴尬的看着楚南身后站着的包括叶瑶在内的四名女护士,以及旁边似乎被气憋得满脸通红的奇怪生物,试探xing的问道。

    楚南却是依旧含情脉脉的解开周永福的衣扣,头也不抬的说道:“不用。作为一名医生,看待病患,一视同仁,没有xing别差异,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的话,就不用做医生了。”

    说着,楚南仿佛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当即扭过头来,对着高夕说道:“哦,高医生,你别生气,刚才我那句话,并不是说你,千万别在意哈。”

    听到这话,高夕以为是楚南想通了要跟自己示好,但是楚南接下来的那句话,则是让他再度气的几yu吐血。

    “我的意思是说,一视同仁,不要在意xing别。但是……不同物种的话,就有情可原了。”

    我……我cao!!!!!!!!!!!!!!!!!!——

    高夕想shā rén!!真的,他很想shā rén!!他发誓他现在真的想抡起身边的椅子就往楚南的脑袋上砸去!!

    “哦,对了,高医生,在这里你的资历和经验不是最丰富的么?”楚南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高夕又懵了,心中火气十足,但却不明白楚南这句话是在奉承他还是什么目的。不过楚南这么问了,作为在场的的确确资历背景都最为强大的高夕,当然要抓住这挽回身份的机会!

    “没错!不只是在这里,在整个医院里,我都是首屈一指的中医!!所以,我告诉你……”

    不等高夕说下去,楚南扭过头去,背对着高夕摆了摆手:“哦,那好,你去找来酒jing灯,我需要对银针进行消毒。“

    什……什么?!

    高夕感觉自己的思路已经完全被楚南的套路给打乱了!

    不等他多做反应,周永福已经用他那请求的眼神,以及某种不可拒绝的口吻说道:“高医生,老头子我的病情不能再耽误了,麻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