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冰山,颤动

    这是一个关于逆袭的故事。

    只可惜,这个故事的男主角,此时脑子晕晕乎乎的,在起初的一段时间内,他根本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只是知道,伴随着某种动作和某种旖旎的声音,他感到身心舒畅,之前体内的那团yu、火,似乎正在以某种特殊的方式,一丝丝的释放着。

    “……”夏月婵隐隐听到了楚南鼻子哼哼的声音,那似乎是非常舒服的呻、吟,这种声音,让她越听越觉得脸红……

    她现在说不上自己心中是什么感觉,总之,她现在别着头,并没有看楚南,但是她一双手却依然在敬业的做着某种机械式的动作。说真的,虽然夏月婵是见惯了大场面的大měi nǚ,但对于这方面的经验,她仍然还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女子。

    就连这种单纯的机械式动作,也是她那少的可怜的这方面知识中唯一有所了解的。

    并不是说她对于这方面的事情感兴趣,而是“行走江湖”,很多方面的事情,多少都得有所触及,这就牵扯到了一个见识的问题。不要觉得知道这方面的事情好像很龌龊似的。就好比,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处女,当看到了对面有个猥琐男子正看着自己,伸手插兜晃动裤子,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么她有可能傻站在那里任由对方用意念xing、sao扰。

    诸如此类的例子,有太多了。

    不管怎么样,楚南今天得感谢夏月婵是在这方面有些常识,否则的话……他估计刚才就彻底的昏厥死翘翘了。

    而正是由于夏月婵这种泄火的动作,使得楚南的意识渐渐的恢复了清醒。

    他能够感受到某个部位有一双非常温柔但却僵硬的纤纤细手,隔着什么丝滑的东西,不停的“沙沙沙”的运动着。

    当感觉自己那火气被引导的越来越集中的时候,已经清醒了一大半的楚南,顿时一惊,然后慌忙的想坐起身来。

    “哐当。”

    一声响,楚南挣扎无果,没能坐起身来,伴随着他拉动手腕儿的动作,绑着皮带的床脚跟着猛地晃动的了一下。

    而这一声,也引得夏月婵惊了一下,她下意识的就扭过头来,但是在看到自己手中握着的那个……令人脸红不已的东西的时候,她一度不知道自己的眼睛应该往哪里看。

    也许是由于自己内心的那份天生的骄傲感,令她不愿意在楚南的面前表现出窘迫,她悄悄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涨红着脸,眼神中闪烁着某种异样复杂的神采,可能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故作镇定的声音,微微出现了一丝颤抖。

    “我说了,我会帮你解决……希望你……”

    “啪!!”

    不等夏月婵说完,一声断裂的声响,楚南竟然硬生生的将手腕上那牢牢拴着的皮带给扯断了!

    ——之前楚南之所以没有挣脱,主要是因为他意识不太清楚,而且体内的某种药力拿捏的他无法利用常理思维去做出某些行为。现在不同了,他意识很清楚,前所未有的清楚,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夏月婵给自己带来的这前所未有的刺激,令他瞬间打了鸡血,总之,他二话不说就翻身起来。

    夏月婵立刻吓得退避三舍,一双套着sī wà的纤纤细手也是高高抬起,遮挡在自己的身前,她以为楚南已经彻底兽、xing大发,要把自己给占了,作为一个冰清玉洁的女神,她能不躲闪吗?

    然而,令她没有想到的是,楚南竟然一把手将夏月婵纤细的手腕给抓住,然后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说道:“我的锦盒……我的针灸……锦盒!……”

    夏月婵闻言稍稍一顿,随即反应过来怎么一回事的她,根本就没有犹豫,立刻就扭身将身后的那盒银针给楚南递过去。

    楚南二话不说就迅速的掏出银针,迅速的就灸入了自己的小腹部位,而当他施针了之后,才恍然意识到……自己下体的那一阵凉爽……

    现在的楚南……可是将自己的最关键部位漏在外面了啊魂淡!

    “对……对不起!!”

    楚南忽然完全清楚了刚才都发生了些什么,慌忙拉了一下裤子,遮挡住关键部位,再看看夏月婵手中那一条湿漉漉的sī wà,他当然明白刚才这位女神为自己做了什么!——其实,楚南刚才忽然转醒,主要是感觉自己的反应不太对,他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元阳正在从自己的小腹部位渐渐凝聚,仿佛就要呼之yu出。

    从自己十二岁的时候,楚南就深刻的明白了一件事情——在自己通过汉留堂的线索找到完整的家族传承之前,他是绝对不能破、身的!否则,元阳泄掉,将会再次唤醒他已经被暂时压制住的家族绝脉,那样的话……楚南的小命就不保了。

    通过外力手段将自己元阳泄掉的行为,他是要一概远离的,无论这个外力方式是何种手段。

    包括……刚才夏月婵那种手段,也是不可以的。

    此时楚南有些后怕,但是反应过来夏月婵那种程度的牺牲,他是发自内心的感激和感动。

    可惜他现在可没有太多功夫去为这位美艳至极的女神交流,他感觉自己仍然处在危险边缘,于是他咬了咬牙,艰难的将金锦盒中的雕刻有龙头的那根长长的银针取出来,迅速的消毒,然后便……

    “嘶!!!——”

    面se瞬间苍白的轻呼了一声,楚南感觉到体内一阵剧烈的疼痛,长长的银针就已经灸入体内。

    “……楚……楚南……不可以的……你在泄掉药力之前,不能用针灸的手段治疗,必须先把根本……”反应过来楚南是想做什么的夏月婵,恍然想起之前她朋友的忠告,慌忙再次主动迎上来,那一对丰满坚挺的峰峦不小心挤压在了楚南的腿部。

    楚南当然不能说自己家族什么绝脉的事情……他看懂了夏月婵的意图之后,说了一个非常动人的借口。

    “夏xiǎo jiě……我很感激你!……但,即便是这样,我也不能让你牺牲自己的清白,放下身段为我做这种事情!”

    说着,楚南再次感觉浑身一阵抽痛,狠狠的咬了咬牙,嘴唇都被咬破了,鲜血溢出。他一双手尽可能的控制颤抖,不停搓动着龙阳针,和周围的细小银针。

    听到楚南这句话,看到楚南此时痛苦的样子,夏月婵脑子里嗡的一声,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一双眼睛泛着一丝水润,复杂的看着楚南。

    即便她不想承认,但是……楚南方才的那句话,已经不小心颤动了她冰山一般的芳心!

    ps:新的一周,左手求鲜花,求收藏,求票票,求盖章,各种求……各位兄弟姐妹,助左手早ri冲上新书榜榜首吧!

    ps2:看的过瘾就顶一下嘛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