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空欢喜

    之前楚南还正想着怎么样进入这寒柳堂中看一看的,结果这机会就来了。

    没有人知道楚南此时此刻的心情,他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有点后怕。

    如果之前他犹豫了一下,收下了那一百万的话,恐怕自己的整个人生气运便会发生截然不同的变化。

    一念之差,真的可以让一个人的未来的人生,天差地别。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楚南最终接下了这张名片,“那我……就去试试了。”

    紧接着,两人相视一笑。

    叶笙歌发现,楚南这个小伙子很是对他的脾胃,而楚南,也挺欣赏叶笙歌的处事风格的。两个人相互间的共同话题也是挺多的。尤其是对一些华夏国自古便有所传承的东西,叶笙歌很感兴趣,在一番探讨之下,他发现楚南竟然有一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感觉,肚子里面相当有墨水。

    当然,但凡牵扯到现代科技之类的东西,楚南就显得有些一窍不通了。

    在与叶笙歌一番交谈之后,楚南越发觉得自己现在不懂的高科技的东西,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至少知道一些皮毛,以后在很多事情上,也不至于被别人当做傻缺白痴。

    尤其是叶笙歌给楚南讲述了,他是如何利用监、控录像来记录下来他的那个狐狸jingmì shū的罪行的时候,楚南心中一阵思量。——如果有人想对自己进行这种偷偷、拍摄怎么办?那岂不是就没有**权了?

    “咦?如果我在夏月婵还有李梦茹的房间里安装一个监、控shè xiàng头,是不是比我设置的那些笨拙的机关就更有效一些?”

    楚南心中想着,转念便摇了摇头,夏月婵那个女人太聪明了,恐怕她很容易就能够发现,而且,她的心思是那样的缜密,说不定早就在这方面有什么反干扰设备。

    “嗯?小楚,想什么呢?”

    看到楚南走神,叶笙歌问道。

    “哦……没事。”楚南讪笑了一下,“总之,叶大叔,感谢你给我tí gòng这个工作机会了。”

    “呵呵,不用在意,这是我应该做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以后就把我当做忘年交的朋友吧。”

    …… ……

    和叶笙歌这种人物攀谈了一段时间,楚南感觉很不错,从叶笙歌话语之间,他不难听出,其实叶笙歌也算是一个比较厉害的人物,虽然最近几年生意不算景气,但是在整个京城的人脉却很不错,这就是典型的万事通,很多事情,找他帮忙是准没错的。

    本来叶笙歌是想送楚南直接去那个寒柳堂打声招呼的,但是被楚南拒绝了,他不想太麻烦叶笙歌,而是自己去了,并且很容易的通过了面试。也没什么特殊流程,当天就上岗了。

    “嘿,měi nǚ,咱们这个店,一直都是叫这个名字吗?没有改过名字吗?”楚南对一个长相实在是有些对不起观众的女同事问道。

    “才开几天,就这个名字,没改过。”这女同事看楚南根本就是一个穷小子,虽然长相过得去,但是她可懒得理会这样的穷小子。——可惜,这女的不知道楚南是叶笙歌介绍过来的,如果她知道的话,恐怕分分钟就扑上去发嗲起来了。

    没办法,燕京是一个充满了各种yòu huò的城市,这里沉沦了太多的灵魂,无论你当初是怀着怎么样的一个情怀而来,当你选择妥协生存了之后,那么等待你的,将是无尽的物质的沉淀。

    当然,还是有一些特例的。

    就好比楚南这种奇葩。

    他对于这个女同事的态度并不觉得怎么样,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是必须要给他好脸se看的。

    当天上岗,在寒柳堂混了一下午之后,楚南可以非常肯定的说——他娘的,猜错了。

    这寒柳堂根本就和他要寻找的汉留堂没有半毛钱关系,因为据了解,这个寒柳堂的名字,是上头公司搞的一个噱头。现在全华夏国,最有名的几个中医世家中,就有一个叫做“柳医派”,这医疗美容机构,是靠中药水疗,蒸汽和针灸之类的来fú wù顾客的,所以,就取了“柳医派”之中的这个“柳”字,至于“寒”嘛,是因为这个医疗美容机构的重要投资公司出产的一个女xing保健品,叫做“寒霜丸”。一来二去,就起了这么一个倒霉名字。

    于是……

    楚南非常无语的等到了下班,受尽了那个女同事的白眼,悻悻的乘车回去学校方向。

    “呃……真是空欢喜一场。起什么名字不好?非得叫寒柳堂。”楚南苦笑了一下,坐在公车里的他,双眼有些迷茫看向车窗外慢慢闪过的街景,“爷爷当年留下的汉留堂这三个字的线索……该怎么样才能找到啊……是不是找到了,我就能找到害死爸妈的凶手?”

    脑海中缓缓浮现出父母和爷爷的笑容,楚南恍然感觉鼻头一酸,眼角略微湿润了。

    楚南这最为脆弱的一面,只有他自己看到了,车窗玻璃上倒映出自己的苦笑。但是很快,他就再次露出了一个看上去似乎有些没心没肺的超乐观笑容。

    如果被别人看到这一幕,不知道会击碎多少感xing女生的心。

    归根究底,楚南只是一个自幼丧母,十三岁就开始du li行医赚钱生活的孤儿。现如今十八岁的他,沉浮在燕京这么一个大城市里,举目无亲。而他身上,又背负着振兴中医,重拾楚家荣耀,调查家族谜团等各种重担。这就算是换做任何一个四十岁的成年人,估计也会被压垮了。

    但是,楚南不会放弃。

    他深知这一点。

    从不言弃,是楚南从小便养成的良好品德。而这个好习惯,在某些时候,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菜市场。

    “小伙子,这几颗白菜是真赚不了你几毛钱,就九块钱,少一分都不卖。”

    楚南眼神中闪烁着永不言弃的坚毅感,认真的摇了摇头:“不,八块五,多一分都不买。”

    菜贩子最后拗不过楚南,狠狠的咬了咬牙:“擦,小子,算你狠!八块五就八块五!!没见过你这么讨价还价的!”

    …… ……

    “叮咚。”

    雅韵公寓,2107号房,楚南带着一袋袋肉食和蔬菜,按响了门铃。

    “来咯~~”房间里传来一声愉快的好听的女人声音。

    “咔啪。”门打开,李梦茹姣好的俏颜呈现在楚南眼前,但下一秒,大měi nǚ却花容失se,“你……是你这个大变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