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校花李梦茹

    楚南虽然是名门之后,但是楚家这个名门,显然是很特殊,历史上没有记载,难听的说,当年的楚天就算是个所谓的神医,那在那个乱世,也是被一些自以为出入上流社会,崇洋媚外格外推崇西方学术包括西医在内的人物们,当做是一个只会坑蒙拐骗的江湖郎中。

    反倒是一些地方传说,和一些传统帮派记载里,记载着楚家太老爷子楚天的光辉chuán qí事迹。

    楚天当年走南访北,结交了不少江湖能人和英雄豪杰,更是在很多当时如同不少传统帮派里载有响亮的名头,而这些,在如今迅速发展的华夏国中,显然是已是被遗忘的差不多了。

    更重要的一点,楚家没钱。

    楚南看病,按照祖训,一个人头就是一个数,更不可能攒多少钱。想着自己布包里那可怜的一万块钱,楚南无语凝噎。

    “楚南是吧?”

    报名处是一个带着框架眼镜的男人进行报名统计,念到楚南的名字,他眼底隐隐含着一丝笑意,显然是发现了楚南名字里面的奇特含义。

    “是的。”楚南点了点头。

    报名cao场上很热闹,周围有不少人听到了楚南的名字,轻轻的传来一阵无伤大雅的哄笑。这些学子们,排除那些有背景的子嗣不说,大多数是在高中紧绷神经学习了三年才考入理想的最高学府,压抑的青chun气息释放出来,此时笑声也会传染,有些人甚至不知道在笑什么,也跟着呵呵的傻笑。

    “拿着你的入学手续,去二楼教务处盖个章,然后去宿舍区门口的布告栏上查询你的宿舍号,明天去你的班级报到,军训服装会在明天发给你。”

    “谢谢学长。”第一天进学校,楚南还是很老实的,衣着朴素的他,挎着布包,就这么拿着入学手续朝教学楼入口走去。

    然而,就在他刚刚走了没有多远的时候,忽然,他敏锐的听觉就听到了不远处的一条长龙队伍之中,就传来一个惊艳和颤抖声音:“李……李梦茹?”

    此话一出,周围大部分报道的新生,都一阵错愕,同时看向一个方向。

    李梦茹!

    这个名字,即便是对这些第一天报到的新生来说买也是丝毫都不陌生了。

    为什么?

    京华大学这么多年历史,李梦茹,是第一个还没有来学校报到,就被所有高年级的学长一致评定为,绝对是今年新生中最耀眼的校花!

    更重要的是……

    这李梦茹就是华夏特种兵王李霸道的孙女!——楚南的未婚妻!

    …… ……

    一条条长龙队伍,很快就隐隐有一种包围的趋势,众星捧月般集中在一个方向。

    在报名处的前方,一个出落得亭亭玉立的美丽少女出现在众人的眼球之中。

    清纯,靓丽,气质动人,身材玲珑有致,一身淡蓝se的碎花连衣裙,一张俏丽又带着一丝青chun活泼气息的面庞令在场无数的男生悄悄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尤其是这位měi nǚ那一双白皙笔直高挑的双腿,更是吸引了不少自以为风流不羁的男生的眼球。

    楚南在这个时候,甚至是可以隐隐嗅到一股子弥漫了整个cao场的雄xing荷尔蒙味道。

    “我靠……至于吗……不就是一个měi nǚ吗,人群马上就成了狼窝。”楚南站在不远处张望,看向那众星捧月般存在的李家千金,心中暗暗嘀咕了一句。

    其实严格来说,李梦茹并不是楚南绝对的未婚妻。因为当时李霸道李老爷子提起这个婚事的时候,纯粹是对方一厢情愿,人家楚南是坚决不同意。说是什么喜欢zi you……其实,楚南是有一些难言之隐……那家传的该死的什么体质。

    当然了,其实楚南也是不太敢触碰这个烫手山芋,这李梦茹,去年一脚踹的赵家三公子差点儿这辈子都无法人道,那刁蛮任xing的脾xing,其他人可能不知道,但是楚南作为华夏特种兵王李霸道的救命恩人,可是非常清楚的。

    而在场的新生们,大多数也就是听过李梦茹那美貌与气质的传闻而已,没多少人知道她是华夏国大名鼎鼎的李家众星捧月的千金公主。倒是很多高年级的,还有一些身份背景不一般的富二代,官二代的公子哥们和千金xiǎo jiě们,知道李梦茹其实就是华夏国特种兵王李霸道的孙女。

    要是被这些新生们知道李梦茹的真实骇人的背景,那些此时已经悄悄在心中算计该如何跟李梦茹搭讪,甚至是怎么骗出去喝酒的男生们,恐怕能立刻吓尿。

    楚南知道李梦茹是个刁蛮公主,这从之前李霸道的面相就能看出来。

    李霸道的面相充满正气,注定一生成就不凡,这辈子不会屈服于任何人,但是晚年却是会溺爱子嗣,虽然没见过李梦茹,但是楚南但是听闻传言和观李霸道的面相,便知道这小妮子可不是那么好降服的。

    其实楚南除了医术继承了楚家真传,还继承了其他的宝贵传承。

    楚家一共有三宝。

    第一宝,当然是楚家妙手回chun的医术了,而这第二宝……则就是风水相术。

    尽管……

    此时那李梦茹表现的是如此大家闺秀,如此的文静清纯,但这都是表象啊……

    “别说,这李梦茹……果然是一个大měi nǚ,李老爷子还真没有骗我。但是好看又怎么样,就算我自身没有问题,但若是娶了这么一个刁蛮公主,那以后本帅哥的人生岂不是提早完蛋了?”楚南此时干脆站在远处不动了,托着腮帮子品头论足起来,“嗯,虽然说是měi nǚ……但是论起身材吧……跟我之前在火车上遇到的那位大nai牛,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的,嗯,其实放在李梦茹的身材也算不错了,主要是年纪还太小的原因。倒是李梦茹的样貌,跟那大nai牛算是不相上下了,一个清纯动人,一个成熟冷艳。”

    不远处,在一片簇拥和围观之下,李梦茹显得很知书达理的微笑面对和自己说话的每个人,领取完录取通知书,便转身离开,不过却没有去教学楼,而是转身走向不远处的一辆黑se商务奔驰之中,很快,就离开了大家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