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我是活雷锋

    除了这三个骗子时不时朝自己这边投来的可以杀死人一百遍的凶狠眼神,楚南再也找不到任何可以令他引起注意的事情。

    而在接下来的路途上,叶瑶也是时不时的偷偷朝楚南这边偷瞄几眼,似乎是想好好的重新打量一下这个刚才救了自己的大男孩,其实别的不说,如果这个楚南安静下来不说话的时候,看上去……还挺令人心生好感的嘛。

    就这样,火车一路行驶到了燕京站。

    车一到站,楚南就挎起自己的布包下车,然后径直朝出站口走去。

    但是在他就快要离开车站的时候,却忽然被刚才的那位大nai牛……哦,不,被刚才的大胸měi nǚ叶瑶给喊住了。

    “喂!那个谁……那个……活雷锋!请等一下!”想了半天,愣是让叶瑶给憋出了这么个称呼来喊住楚南。

    楚南闻言停下脚步,扭过身来。

    看到是之前在火车上邂逅的大胸měi nǚ,便隐约猜到了对方为什么追过来。

    “měi nǚ,我是有名字的,不是什么活雷锋,随便给别人起名字,是不礼貌的行为。要是我喊你大nai牛,你乐意不?”楚南此时脸上竟然莫名其妙的挂着一丝不悦。

    本来是兴冲冲一脸微笑快步追来的叶瑶,瞬间就被楚南这番话给一下子打闷了!

    老天啊,上帝啊,能不能告诉我,这家伙到底是什么奇葩品种?才能有如此反人类的逻辑思维?!

    虽然被楚南一句大nai牛喊得面se一红,但是已经基本了解一些楚南言行风格的叶瑶,也就勉强免疫了。

    “抱歉,之前在火车上忘了问你的名字,重新认识一下,我叫叶瑶,请问你叫?……”在基本搞清楚了楚南的言行风格之后,她倒显得比较豁达了,显得很有礼貌的伸出一只纤纤细手。

    “我叫楚南。”楚南这次倒没说什么奇葩言辞,很自然的上去和也要握手。

    “嗯?”叶瑶闻言面se一红,以为自己是没听清,“你叫什么……处……处男?”

    她心中一丝明悟!果然是个奇葩!只有如此奇葩的名字,才能配得上这如此奇葩的怪胎!

    楚南闻言竟然一不小心脸红耳赤,眼中满是尴尬……

    打小起,楚南就特在意自己的这个名字,整天处男处男的,就跟个魔咒似的,楚南想好了,如果自己这名字真成了一辈子都无法摆脱的魔咒,那么他立马就乌江自刎,然后跑yin间找那给自己起这倒霉名字的爷爷大战三百回合去!

    看到叶瑶仿佛是恍然大悟的模样,楚南慌忙解释道:“别想歪了!楚是楚河汉界的楚,南是南方的南。”

    “咯咯咯~~是是,没有,没想歪。”叶瑶看到眼前这奇葩家伙竟然面红耳赤的尴尬解释,她感觉很有意思,甚至是还有一丝丝难以言状的胜利感的喜悦。

    楚南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摆脱了方才的窘迫,说真的,活这么大,还真是第一次有一个měi nǚ,还是一个胸部疑似有36d的xing感大měi nǚ发现了自己名字上的乌龙问题。

    而这个时候,叶瑶依旧是一脸窃喜的笑容,也不知道是不是脑袋抽风了,她竟然追问了一句:“那……楚南……”

    “嗯,你说。”

    “你……还是不是处男?”

    唰!

    瞬间,楚南的脸面再次赤红,比刚才还要红!!

    而此时根本不用楚南回答,他窘迫的表情就已经告诉了叶瑶dá àn。

    虽然叶瑶也是一名光荣的处女,但是她好歹比楚南大上几岁,这方面听得也多了,自然有笑楚南的资本咯。

    这问题特么的问的也太突然了吧!楚南一点点的心理准备都没有!看到叶瑶此时一副窃喜娇笑的模样,“咯咯咯~”的耸动香肩还顺便带着她那对傲人双峰颤悠悠的晃动着,仿佛是在嘲笑鄙视自己一样,楚南就恨不得立刻就把这大nai牛给就地正法了顺便摘去这处男的帽子!

    “处男怎么了?处男又不是我的错!我叫楚南并且是个处男,也完全是个巧合,我能有什么办法?啊?有什么好笑的!”楚南生气了。这番话他本想对叶瑶说出来的,但是最后也就藏在心里呐喊了一遍。

    “没什么事的话,我走了。”楚南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眼前的这位大胸美妞了,干脆脑袋一扭,拍屁股走人!

    “诶,等等!处男,啊不是,楚南!我不开玩笑了!”叶瑶上去一把拉住楚南,然后转念认真的道。

    楚南没什么大毛病,就是平时说话不按套路出牌,其实他还是一个很善良的人的,不然他也不会从十二岁开始,就已经走乡串户的行医去了。

    “你说的,不准再开玩笑了!”楚南故意做出一副认真的表情,严肃的道。

    “是是是。”叶瑶想笑不敢想,随即深吸了一口气,面se微微泛红,双颊有些炙热,当下压低声音道,“那个……楚南,你之前在车上,说我有病……你感觉,我是什么病?”

    楚南当然是知道叶瑶是为了这个而来,所以,他也没有打算隐瞒,直话直说:“气血问题,比如你月经不调,痛经,间歇xing小腹疼痛,都和这个有关系。”

    楚南还真是开门见山,被他直接一口气说出了自己的顽疾问题,叶瑶心中猛跳,惊讶不已!

    光看气se就能知道病症!这个奇葩……看来还是很有水平的!甚至是比自己这么多年所走访的所谓名医都要有水平!不过……被一个才刚认识的大男生说中自己认为属于女人的**问题,的确是让人有些尴尬。

    叶瑶面se红晕的道:“那……有什么办法可以治好么?难不难?”

    “有,很简单。”楚南倒是很干脆,困扰了叶瑶这么多年的顽疾,到了楚南这里,竟然是如此轻描淡写的存在。

    “有纸有笔么。”

    “有!”叶瑶眼中闪烁着惊喜,慌忙从包里掏出纸笔。

    楚南结果纸笔,刷刷刷龙飞凤舞的写了一些草药的名称和剂量以及熬制方法和辅料等等,然后递给叶瑶。